【热点互动第一百三十二期】中国频繁矿难分析(下)

【新唐人】播出时间﹕2003年9月10日

主持人:李欣

特邀嘉宾:唐柏桥

特约评论员:安清

中国目前为止还没有官员为矿难辞职,这说明什么?

=======

最近几年来,各地安全生产事故越来越频繁,其危害程度也越来越大。中国每年有多少矿难? 能不能具体谈一谈中国大陆煤矿事故到底严重到什么程度?

===========

6月24日,国务院安全生产办公室副主任王德学说, 今年以来,中国矿山安全事故已达2014起,其中死亡3393人。这一数字是否真实呢?

官方公布和网上披露的矿难事故和伤亡人数带有很大水分,和实际情况相去甚远。由于腐败盛行,道德沦丧,良心泯灭,官商勾结,严重的官僚主义和地方保护主义,加上矿工因生活所迫缺乏对生命的起码自我保护意识,中国矿难存在着大量的瞒报、漏报,可谓瞒天过海。如南丹"717″矿井透水事故发生后,消息竟被封锁半个月,事发后,广西区(省)、地、县组织了包括一次由区(省)经贸委主任带队的四次大规模调查,大队人马浩浩荡荡开进矿区,结果都是:矿区局势平稳,没有伤亡事故;2000年10月,也是南丹县的一个矿因塌方死了100多人,对外公布的数字竟是"死38人";山西繁峙"622″矿难更是令人发指,"金老板"胆大妄为、丧尽天良,掩埋、藏匿、抛弃、焚毁尸体,掩盖事实,瞒报数字,省、市、县三级政府多次派工作组深入矿区调查了一周,一直维持矿主最初提供的"2死4伤,另外34人安全撤离"的结论。

为什么会出现如此众多、明目张胆的瞒报、漏报事件?难道仅仅怪罪于矿老板吗?

这又想起老百姓借纪检和监察官员的口吻讽刺中国反腐败的一句话:"抓不着腐败分子不是因为我们无能,而是腐败分子太狡猾。"情况果真如此吗?一位私营矿主一语道破天机:矿主们都形成了一套完备而行之有效的"事故经验",出了事,花钱消灾,上下打点,屡试不爽。原来"权为民所用,情为民所系,利为民所谋""执政为民"的政府官员是肥了腰包的。矿工作为一种高危职业,本身的安全系数是要比其它职业小一些。然而,人们发现,中国的矿难差不多都是人祸,连全国人大常委也不得不承认这一点。说句公道话,政府的安全大检查、整改、达标等诸如此类的活动并没有少搞,可常常是官员前脚刚走,矿难后脚就发生了;有些矿开了多年了,证件齐全,挂著响当当的"明星企业"招牌,老板还是"全国优秀企业家"、"全国劳模",出事后,猛然发现其"采矿是非法的"。这些奇怪的现象绝非偶然,说穿了,是幕后的权钱交易在作怪;如南丹"717″矿

难肇事老板黎东明一次就赠送了二十多辆桑塔纳轿车给当地有关部门和官员。每次矿难之后,只要稍微挖一挖,都能挖出腐败黑幕;资本与权力联姻成了矿难的罪魁祸首。再深层次考量,和腐败一样,中国的矿难也是不是制度性的呢?行文到此,不禁回忆起上中小学时读过的课本,讲的是旧社会中国矿工的悲惨遭遇;书中形象逼真的插图令人记忆犹新:在不足一人高的低矮的井下巷道里,一个矿工拉着一筐煤,一脸悲愤,身体与地面的角度不到45度,艰难而吃力地几乎是在向前匍匐爬行。半个多世纪过去了,中国工人阶级早就翻身做了主人,还是堂堂的领导阶级,人类社会文明也大大向前推进了,矿工们的境遇应该是今非昔比了吧?天知道!

矿难不断已引起中国舆论的广泛关注,更有媒体发表评论直指资本与权力结盟是其“罪魁祸首”。

中国大陆官方新闻社新华网8月27日消息,山东枣庄木石矿难井下搜救工作结束,事故原因是木石煤矿违法越界采矿造成的. 木石矿难发生在7月26日晚,当时共有37人被困井下,其中2人生还,35人遇难。

中国矿难频生,年复一年,年甚一年,但是它却没有得到政府对付SARS同等程度的重视, 这是为什么?

就在举国抗击非典的时候,5月13日,安徽芦岭煤矿传出矿难,死86人。在中国,这样的消息已不再让人震惊,人们早已麻木了。矿工之命薄如纸,中国矿难何其多!这大概也是中国的特色之一。非典深入影响社会的各个方面和各个层次,威胁到每一个人,不管他是平民还是高官,是乞丐还是富翁;而矿难只针对特殊的弱势人群,即矿工,一般人尽可高枕无懮。因此,尽管矿难早已无可争辩地成了生命的一个凶残杀手和中国社会的一大公害,人们并未倾注太多的关心,政府也是只打雷不下雨或打大雷下小雨。

4月16日下午5时30分左右,,正在井下作业的17名矿工被困。事后,已有16名矿工的遗体被找到。一人失踪。。反映出当地矿工的生活。

 

  据中国青年报报导,4月16日下午,湖南省娄底市涟源七一煤矿(国有地方煤矿)发生透水事故, 造成16人死亡,一人失踪. 死亡的一个叫聂清文的矿工的安全帽上用粉笔写有遗言:“骨肉亲情难分舍,欠我娘200元,我欠邓曙华100元,龚泽民欠我50元,我在信用社给周吉生借1000元,王小文欠我1000元,矿里押金1650元,其他还有工资。”聂还在帽子上对妻子莲香说要认真带好他们的孩子,孝顺父母,“一定会有好报的”,还叮嘱妻子一定要将他火葬。

=========

采矿是高度危险的职业, 在中国尤甚, 中国的矿井如黄泉,为什么还有许多人自愿当矿工呢?

如果不是生活所迫,这些矿工断然不会自愿送死的。湖南省娄底市涟源七一煤矿(国有地方煤矿)的4.16矿难,造成16人死亡。38岁的安监员聂清文在矿难现场留下了一顶安全帽,帽内外用粉笔写着:“骨肉亲情难分舍,欠我娘200元,我欠邓曙华100元,龚泽民欠我50元,我在信用社给周吉生借1000元,王小文欠我1000元,矿里押金1650元,其他还有工资。”聂还在帽子上对妻子连香说要认真带好他们的孩子,孝顺父母,“一定会有好报的”,还叮嘱妻子一定要将他火葬。聂清文的安全帽遗言,通篇是钱,可怜的是,这不是富豪留给至爱的财产,而是他欠别人或别人欠他的区区两三千块钱,

========

这些矿工,如果他们不下井,他们有没有其他的生活出路呢? 比如进城打工等等?

去城里打工当“盲流”?去城里打劫当土匪?当“盲流”会三天两头被抓去收容,就连有正式工作,有暂住证的大学毕业生孙志刚都被活活打死,他们还不如面对“黑金子”,好过面对收容所里穷凶极恶的黑煞警察。当土匪打家劫舍,也有违他们的本心。没有更好的选择,他们只好选择下矿,维持家人的温饱。出于这样的自愿,他们的生命竟被无情地漠视了,他们根本得不到基本的安全保障。而他们用生命换来的“温饱”,成了政府的功德,但被矿井吞噬的大量生命,却被一笔带过。中国经济的繁荣,牺牲了多少矿工安全的利益?多少农民自由种植的利益?多少“盲流”自由工作的利益?多少下岗工人的利益?多少城市迫迁户的利益? 可以说这种繁荣是不择手段来“实现”的。如果倾国之力,只为了铸造一个金碧辉煌的窗口,而其他均为断墙破壁,这样的辉煌是虚伪的,更是危险的。腐败,SARS,工潮,迫迁示威,艾滋病蔓延,正在一一打破中国的经济神话。如果扣除现代社会大多数人应有的安全、医疗、教育等社会福利的投入,中国经济年均增长还有7%吗?

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称当前中国重大安全事故多为责任事故,是违章作业造成的,大多数是“人祸”。您怎么看这种说法?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