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斌:由納瓦爾尼的猝逝想到高智晟的失聯

2月16日,俄羅斯反對派領導人阿列克謝·阿納托利耶維奇·納瓦爾尼在監獄中猝逝,終年47歲。這一消息震驚了全球。

俄羅斯聯邦監獄管理局上週五發布的一份聲明稱,納瓦爾尼當天放風之後感覺身體不適,並失去了知覺。一輛救護車趕到現場,而醫護人員試圖對他施救,但並沒有能夠將他救活。監獄管理局還說,納瓦爾尼的死因仍在「確立」中。

但各界普遍認為,俄羅斯總統普京應該為納瓦爾尼的死負責。

美國之音引述心理學家及人權活躍人士康斯坦丁·博伊科夫(Konstantin Boikov)的話說,納瓦爾尼的死訊傳出前,人看上去似乎很健康。

「我們看到的是一位年輕的人,稍瘦,但是從來沒有心臟病史,」他對美國之音說。

另一位前蘇聯異議人士而現在已經是以色列政治人物的納坦·沙蘭斯基(Natan Sharansky)也向美國之音表示,他在1970和1980年代也在俄羅斯被關押和折磨,但是當局那時還不敢謀殺他。

「他們想要與我鬥!那個時候國際輿論對他們仍然有重要性……今天普京已經沒有什麼顧忌了,所以他乾脆就把他的對手直接殺死。」沙蘭斯基對美國之音說。

納瓦爾尼作為普京的反對者,自2009年起就不斷批評普京的領導以及俄羅斯聯邦政府的腐敗,組織過多場抗議遊行,先後在2011年12月以及2012年6月被短暫逮捕。此外,納瓦爾尼多次試圖參選俄羅斯總統、莫斯科市長等公職,但均遭到俄羅斯當局阻攔。

2020年8月19日,納瓦爾尼在從托木斯克乘飛機返回莫斯科時,在飛機上感到不適,出現中毒跡象,飛機緊急降落在鄂木斯克。隨後,納瓦爾尼被送往德國接受治療。

納瓦爾尼在出院後首度接受媒體訪問時,指控普京是對他下毒的幕後黑手,並發誓要返回俄羅斯繼續推動反對運動。

2021年1月17日,納瓦爾尼搭乘德國班機正式回到俄羅斯,並於莫斯科機場降落時遭到逮捕。

2021年10月,他在獄中獲得歐洲議會的歐盟最高人權獎——薩哈羅夫獎。

納瓦爾尼猝逝的消息傳開後,俄羅斯民眾自發前往前蘇聯大清洗受害者墓碑前獻花悼念他。

據半島電視台報導,俄羅斯警方在上週五和週六兩天在全國拘捕了至少177名參加悼念和抗議活動的民眾。民眾的獻花和其他紀念物品也在星期五當天夜裡被當局全部移除。但是星期六前往墓地獻花的人仍然絡繹不絕,而警方的逮捕行動也在持續。

納瓦爾尼的猝逝令我想到著名中國人權律師高智晟的失聯。

高智晟自1996年執業起,長期幫弱勢群體維權,曾代理多起民告地方政府的維權案,被譽為「中國良心」。

他多次代理法輪功和家庭教會遭迫害案件,並3次發公開信要求當局停止迫害法輪功人士,此後曾在中國司法部與官媒活動中獲「全國十佳律師」稱號的他也成為當局迫害打擊對象,2006年8月遭吊銷執照、祕密綁架和酷刑,2006年12月22日被北京法院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判處有期徒刑3年緩刑5年,緩刑期間多次遭祕密綁架、酷刑,2011年被關進新疆沙雅監獄服刑3年,出獄後繼續在陝北長期軟禁。2017年8月13日,高智晟被友人救出,但很快又被當局抓捕,隨即失聯至今。

納瓦爾尼被普京當局判刑,至少外界還知道他關在哪裡。但高律師失聯已近7年,卻音訊全無。

慘遭中共迫害的不止是高智晟本人,他的親友也被株連。

高智晟夫人耿和告訴美國之音:「就這20年了,像我姐姐就是家裡面身分證都沒收了。而且每個月要求到當地公安局要簽字報到,意思就是我們還在這裡沒有走遠。在這期間,我的姐夫得了癌症,經常需要拿身分證,取處方藥。我一旦給我姐姐打了電話以後呢,他們就刁難我姐姐。不給她給身分證。就是嫌跟我有聯繫嘛。我姐就說,啥也沒說,也沒聯繫,可是我妹妹聯繫我的,我沒有聯繫。他(公安)就非讓我們家人跟我斷絕關係。我姐說,我可以不聯繫她,但她就是我妹妹,我們有著血緣的聯繫。但他們也不依不饒。就是說家裡老有這種屈辱啊,最後刁難啦。最後我姐夫也是跳樓自殺,最終去世是跳樓自殺。」除了耿和的姐夫,高智晟的姐姐在他失聯後,因為被不斷騷擾憂鬱成疾,也自殺了。連2017年營救高智晟的義士邵重國和李發旺,也被中共重判。

不論是納瓦爾尼的猝逝還是高智晟的失聯,無不凸顯了專制政權的殘暴。但相比較普京政權,中共顯然更專制更殘暴。

如果說在俄羅斯,因為多少還殘存著一點可憐的自由言論空間,納瓦爾尼的名字至少還廣為人知,那麼在中國,連這點可憐的空間也被消滅了,以至於知道高智晟的人寥寥可數。

如果說在俄羅斯,納瓦爾尼死得雖然不明不白,但外界至少還知道他被關押在哪裡,死於何處,那麼在中國,高智晟失聯已將近7年了,外界卻毫無他的消息,不知他如今身在何處,甚至連他是否還活在世上家人也不知道。

如果說在俄羅斯,還有媒體敢報道和評論納瓦爾尼的死,那麼在中國,不要說媒體不敢報導和評論高智晟,就是網民也不敢在網上提到高智晟,誰敢這麼做,輕者會被警察叫去「喝茶」,重者甚至可能被拘留。就像一位網友感嘆的:「俄國再怎麼專制混帳,至少他們的英雄還可以被公開地視為英雄,可以被公開地紀念、敬佩和愛戴,而不是像某國,英雄不是被肉體囚禁兼精神活埋彷彿不曾存在過,就是被潑污成小丑甚至惡棍。」

2月16日,納瓦爾尼猝逝的消息在國際社會引起強烈反響,他的妻子尤利婭·納瓦爾納亞出現在當天開幕的德國慕尼黑安全會議現場,並在會上表示:「我想讓他們知道,他們將為他們對我們的國家、我的家人和我的丈夫所做的一切而受到懲罰。這個政權和普京應該為他們過去幾年在我們國家犯下的所有暴行負個人責任。」

在我看來,這段話也完全適用於中共。它將為自己犯下的所有暴行負責,因它對高智晟所做的一切受到歷史的懲罰。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作者提供/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