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年真相】毛澤東的老師全家是「反賊」?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3年05月30日訊】觀眾朋友們,大家好,歡迎收看《百年真相》。
得到陳寅恪這麼高評價的,是中國語言文字學家楊樹達。1949年以前,楊樹達是中華民國教育部部聘教授,那是當時中國教育界的最高榮譽,有此頭銜的一共才45人,被稱為「教授中的教授」。
1949年之後,楊樹達選擇留在中國大陸,歷任中國科學院哲學社會科學部委員、全國政協委員、湖南師範學院教授等。
楊樹達和毛澤東頗有淵源。1910年代,他在湖南第一師範學校教書時,毛澤東正在那裡讀書,聽過他的課,在生活上也得到過他的關照。中共奪權後,毛澤東繼續和楊樹達書信往來;毛回湖南長沙時,還去探望過他。1956年2月14日,71歲的楊樹達病逝,毛澤東發去唁電,周恩來也送去花圈,追悼會開得非常隆重。當時,《人民日報》發悼文說:「71歲的確對他太少了!」
但是多年後,楊樹達的小兒子楊德嘉卻寫文章說:「我認為父親去世的時間,確實是最恰當不過的了。」
子女都希望父母長壽,楊德嘉為什麽說出這樣的話來?
楊樹達有6個兒子,2個女兒,其中不乏精英。但是他去世的第二年,1957年,一場反右風暴席捲中華大地,這個書香之家從此大禍臨頭。

長子楊德洪:「特務嫌疑」

據《楊樹達兒輩們遭遇的「革命」》一文,楊樹達的長子楊德洪曾留學美國,學習財政金融,畢業後受聘於美國一家銀行,工作、生活條件都很優越。
中共奪取政權後,楊樹達興奮不已,一再寫信動員兒子回國,為「建設新中國」效力。楊德洪也深受鼓舞,滿懷報國之志回到上海。結果卻落得「特務嫌疑」,長期被「控制使用」。

次子楊德驤:「右派分子」

楊樹達的次子楊德驤,抗日戰爭爆發前考入清華大學,1939年從西南聯大畢業。之後,他專攻水泥,對發展中國水泥工業做過重要貢獻;1956年,被評為重工業部先進生產者,受到毛澤東等中共高層的接見。
「反右」運動開始時,楊德驤是建築材料工業部水泥局的高級工程師,也是建材部民主同盟分部負責人——既是高知,又是重要民主黨派民盟的負責人,不正是被運動的目標嗎?他直接被打成「右派」。

四子楊德豫:「右派分子」

楊樹達的四子楊德豫,是中國著名翻譯家,翻譯、出版過《拜倫抒情詩七十首》,莎士比亞的長詩《魯克麗絲受辱記》,以及《湖畔詩魂——華茲華斯詩選》等。
1949年中共進駐北平時,楊德豫正在清華大學外語系就讀,差一年就要畢業了,但是「為了新中國」,他決定拋棄學業,投筆從戎。
1957年,楊德豫在廣州軍區《戰士報》當編輯時,在軍區召開的座談會上說了一段話。
他說:「上級派祕書處的處長來當報社的社長,他說報社最主要的任務是揣摩領導的意圖,這完全是祕書處長的語言。祕書處是給領導服務的,就專門要揣摩領導意圖,派祕書處長來領導報社根本不對頭。」
他還講,報紙可以批評領導幹部,報社應該獨立負責,編輯記者應該文責自負。
這些話被認為是要擺脫黨的領導。於是,楊德豫被打成「右派」,降級、降職、降薪、取消預備黨員資格,後被開除軍籍,遣送湖南大通湖農場勞動改造。這個「右派」一當就是20年!

幼子楊德嘉:「右派分子」

楊樹達的小兒子楊德嘉,1958年春任《新湖南報》農村部副主任時,被認為在工作中「堅持資產階級新聞觀點」「猖狂反對省委」「反對報社黨的領導」,也被打成「右派」,發配農村「勞動改造」了幾年。1962年,因為他的一些老領導在衡陽地委工作,他設法調了過去,被安排當地委農村部的綜合科科長。
1966年「文革」一開始,造反派給衡陽地委領導貼出的第一批大字報,就點了楊德嘉的名,說他們包庇、重用「右派分子」楊德嘉。隨後,楊德嘉被揪出來,成為群眾「專政」對象。
不久,在湖南省革委會籌備組一些人的支持下,原《新湖南報》的一批「右派」集中在長沙搞翻案,楊德嘉也積極參與其中。結果,案沒翻成,反而惹來更大麻煩。
1968年9月13日,衡陽地、市軍管會召開號稱有10萬人參加的「對敵鬥爭」大會。當場宣布拘留審查6人,其中包括楊德嘉,罪名是「右傾翻案的急先鋒」。他被戴上手銬,在全市遊街示眾,之後,被關進監獄8個多月。
1969年5月20日,楊德嘉被押解到衡南三塘「學習班」,關了一年多後,轉到衡陽地區衛生防疫站挖防空洞。

兩個女婿:右派兼歷史反革命

楊樹達還有兩個女兒,他們的丈夫也沒躲過中共政治風暴。
楊樹達的大女婿叫袁久堅。在「反右」運動中被打成「右派」兼「歷史反革命」。原因是:抗日戰爭時期,湖南大學的學生在中共地下黨的煽動下,舉行了驅逐新校長、地質學家李毓堯的運動。當時,袁久堅選擇站在李毓堯一邊。中共當政後,這件事成了他人生的一大「污點」。在被反覆批鬥和侮辱人格後,袁久堅忍無可忍,自殺身亡。
楊樹達的二女婿周鐵錚是他的學生,古文根底很好,深得楊樹達賞識。楊樹達想把大女兒嫁給他,但大女兒嫌他是個「書呆子」,不同意。之後,楊樹達將二女兒嫁給了他。
1957年「反右」時,周鐵錚也被打成「右派」兼「歷史反革命」。了解他的人都說,他只知讀書、教書、寫書,從不過問政治。他挨整的原因至今是個謎。
據說,曾經追求過他的一個女孩子,代他報名參加了「健新學會」。這個「健新學會」被認為是「反革命組織」,他因為「隱瞞」這段經歷,被判刑3年,發配到西湖農場勞改。
楊樹達的直系後代中,就有這麼多人被整。要是看他的大家族,用楊德嘉的話說,被劃成「階級敵人」的那真是「數也數不清了」。

侄子楊伯峻:「右派分子」

楊樹達的侄子楊伯峻,從小受教於他,後畢業於北京大學,是中國著名古籍學家,著有《論語譯註》《孟子譯註》《春秋左傳注》等。
1957年,楊伯峻在北大任副教授時,因反對漢字拉丁化等,成為北大中文系被揪出的第一個「右派」。楊伯峻認為自己說的是真話,不肯認罪,又罪加一等,成了「頑固不化」「不思悔改」的大右派。被批倒批臭後,發配到大西北的蘭州大學任教。
兩年多後,楊伯峻被調到北京中華書局工作。初來乍到,就有大字報點名批判他,接著開了一次批判會。他明白了,此時此刻,只有「低頭認罪」的份兒,以最低調的行事方式,委曲求全,才能苟全性命。

外甥女彭慧:「右派分子」

楊樹達的外甥女彭慧,既是中共黨員,又是中國民主同盟會的盟員,還是北京師範大學中文系教授。她的丈夫穆木天,是中國著名翻譯家、象徵派詩人的代表人物。
中共當政後,穆木天一度成為「歌功頌德派」。但「反右」運動時,他講了幾句真話,就被認為是攻擊北師大領導「不學無術,整人有術」,被打成「極右派」。彭慧被指「夥同」穆木天「向黨猖狂進攻」,也被打成「右派」,開除黨籍、剝奪教職。「文革」中,他們被抄家、批鬥。穆木天被關進「牛棚」,受到審查;而彭慧在一次批鬥會後,暈倒在操場上,被人送回家。第二天中午,人們發現她已經死了。1971年,穆木天也在抑鬱中病逝。

外甥女婿周汝聰:「反黨宗派集團」成員

楊樹達的另一個外甥女婿周汝聰,是西南聯大畢業的高材生。抗日戰爭時期,曾在中印緬戰區的遠征軍中擔任翻譯,後成為中共地下黨員,在中共進入長沙前,參與過「策反」湖南當政者的工作。
中共建政後,周汝聰在長沙工作過一段時間,鬱鬱不得志。因為和幾個曾經一起幹地下工作的黨員幹部接觸較多,他被打成「反黨宗派集團」成員,後來在「文革」中,不堪受辱自殺身亡。

結語

楊樹達一家才俊無數,卻在他的學生毛澤東統治的共產中國,個個橫遭厄運。
楊德嘉解釋說,他認為父親1956年去世,時間「最恰當不過」,是因為父親如果活到1957年,看到家中這麼多子、侄、女婿等被打成「右派、反革命」,他心裡會極端痛苦,甚至會被活活氣死。又或者,為人公正,敢於仗義執言的他,自己也會被劃為「右派」,受盡凌辱。
好的,今天的節目就到這了,謝謝您的收看,我們下期再見!
《百年真相》節目組製作
(責任編輯:李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