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下的中國農村一角:不到三千人的村 1天死5個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3年01月18日訊】中國疫情失控,死亡人數巨大,但由於中共一直掩蓋真相,外界難以知道真實的死亡人數。不過,通過網絡上,民間傳出的視頻和照片顯示,各地醫院、火葬場不堪重負,相對於城市,醫療資源薄弱的農村地區也死亡人數巨大。在大陸微博平台,網友紛紛分享自己的的親身經歷,一窺農村在疫情中的冰山一角。

這些信息顯示,有的村莊一個月死亡十幾人,有的一天死亡兩個,還有一個不到3000人的小村,一天死亡五個老人。除了老人,也有大學生、甚至小學生,因為新冠去世。有網友感嘆:「每天都在哀樂中清醒」。

1月11日,網名「青濤0328」的網友說,200戶左右的小村莊,(截止當天)一個月死了11人,1月11日一天就同時兩個人去世。

「今天回老家給爺爺上一周年墳,遇見村裡兩個老人去世了,鎮裡做紙童男童女的人家說,近一個月我們村死了11個人。二百戶左右的小村莊很少出現同天出殯的情況,所以我爸去其中一家『封人情』(就是農村白事的錢和紙)時,結果記帳的人在另一家幹活。村裡處理白事的就那麼幾個老人家,今天兩頭跑。」

網絡截圖

做「紙童男童女」是指中國農村的一些喪葬風俗,就是家屬花錢給去世的人去買紙做的「童男童女」,在葬禮上燒掉。

1月13日,網名「心銬小號」的網友說,「我們村比較小,附近三個村都不算大,所以這邊俗稱上下三村。上週的時候,我媽說上下三村走了兩位。也都是70多歲。今晚親戚電話,我外婆的村,比較大些,已經走了十位,都是老人。我們縣也是火葬場連營,不託關係進不去了。」

網友「風水姐姐愛年輕」介紹,不但老人去世,也有大學生因為新冠去世的,「新冠病毒對老人非常不友好,特別是高齡老人,我們村兩千多人,近段時間已經死了二十多個老人,年齡大概在70歲~90歲之間。最讓人唏噓的是,隔壁村一個大學生陽了後高燒不退去世,這個年輕小伙子放了個寒假卻永遠回不到學校了。」

網絡截圖

1月14日,名叫」redmodelworker-floria「的網友說,「我們村這次死了7個人,包括我同學和兩任赤腳醫生,」

網友「細心的眼神」說,「我們村,我現在很少回去了。可是我父母還住在村裡。以往這三年不多說了。這近十天裡,村裡就死了仨啦。」

網友「今九聽見」說,「
2022年12月26日從城裡回到老家十天,小村莊連續死了五個老人,老人們聞之色變,期間鄰村一個不到3000人的小村竟然一天死去五個老人。」

網絡截圖

1月16日,網名「美夢是個氣球嚮往著藍天」的網友寫道,「我們村,上個星期走了10幾個老人,村裡到處都是席桌,去世的都是我爸的長輩,只知道他在外面有事,我問他去哪,他只說去下面那個村。可能是以前關照過他一二,前幾年我有個小時候對我很好的老人去世了,跟他一樣有些難受。」

1月17日,網名「Gem_yep」網友說,「我們村老人因為疫情一個接一個死,每天都在哀樂中清醒」。

網友「tomhong12」寫道,「今天早上去參加一個老人的大殮了。
說實話這一波,老人走點挺多的,就拿我們村來說,去世人數已經是十五六個,比往年多了。有些人家就是吃豆腐飯就花了一萬多。很多人去世後就是等火化。」

吃豆腐飯是流行於江浙滬一帶的民間喪葬習俗。當地人在葬禮結束後,喪主要舉辦酒席(雅稱「豆宴」),以酬謝前來參加葬禮的親朋和幫忙的友鄰。

1月15日,湖南某地的李春(化名)對大紀元表示,農村「(染疫)死得很多,大多數都是年老有基礎病的,也有年輕的,我的客戶裡面有人反映他們的鄰居有40的、有30的,還有11歲的一個小學生走了,說是新冠,不治身亡了。」

另外,也有陝西的網友提到,親戚前幾天去世,辦理手續到派出所銷戶環節,在派出所工作的親戚告知,銷戶指標限制很嚴,上面要求壓低死亡人數峰值。

網絡截圖

《華盛頓郵報》1月10日引用的美國馬薩爾科技(Maxar Technologies)拍攝的衛星圖像顯示,從北京到南京、從成都到昆明,分布在中國東南西北不同位置的城市殯儀館的活動都異常忙碌。

上海的一家殯儀館員工曾經接受大紀元採訪,披露每天處理屍體大概400到500,大部分是染疫死亡,以前最多90;如果算400,一個月大約12,000。而上海共有15家殯儀館,推測上海這一個月死亡就達10萬量級。

這是中國城市殯儀館、火葬場反映出的死亡人數信息,而在中國廣大農村,有大約一半的地區沒有推行火葬,而是選擇傳統的土葬。

根據中共民政部統計,2019年,中國火化率為52.4%,有將近一半的死者並不火葬,不去火葬場。

因此,農村新冠死亡人數更難以推測。

(記者李郦綜合報導/責任編輯:林清)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