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蘇男疫情下悲痛:家中6位親人去世,只剩他一人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3年01月17日訊】中國疫情慘烈程度超出外界想像。江蘇一名男子在社交媒體悲痛地表示,短短一個多月,家中6位親人:爺爺、奶奶、外公、外婆、爸爸、媽媽相繼離世,只剩下他一人。

「爸爸媽媽、爺爺奶奶、外公外婆都死了」

中國民運人士唐柏橋1月15日轉發一個帖子:江蘇無錫網友「雲光何」在社交媒體平台悲痛地表示,家中六位親人都死了,只剩下他一人。

(推特截圖)

唐柏橋表示:「如果這是真的—-應該是這真的—-誰會騙人說自己全家都死了,那麼疫情的嚴重程度遠遠超過了我們的想像,而不僅是超過了中共的虛假報導。抗戰八年死了全家的應該也寥寥無幾。這場瘟疫給中國帶來的災難之嚴重程度史無前例,更嚴重的是,這是一場人為災難!中共萬死難辭其咎!必須埋葬暴政,而且越快越好!」

北京男子:8天走了5位親人

類似的悲劇在全國各地上演,生活在美國加州的北京男子關堯在推特上表示,放開管控後短短8天,他失去5位親人。

「我覺得也應該給家人一個交代」,40歲的關堯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說,「8天的時間,就走了身邊的5位親人,太不尋常,怎麼著得有人站出來做這件事。」

關堯說,85歲的奶奶感染中共病毒(新冠病毒)一直發燒,但奶奶最後的死亡證明上寫的是腎衰竭,「沒有寫新冠」。

逝去的5位親人中,只有奶奶和關堯妻子的姑父檢測為陽性,其他人還沒來得及檢測就猝然離去了。關堯的岳父是早上突然氣喘身亡的;父親有心臟病,在睡夢中走了;姑父送到醫院時已經是白肺,但死亡報告上寫的是帕金森症。

鮑彤之女:一個月不到身邊朋友或其親人走了17人

趙紫陽前祕書鮑彤之女鮑簡1月14日在推特上表示:「一個月不到身邊朋友或其親人走了17人了,這在我一生中都聞所未聞,莫不是又趕上千年一遇的事?」

鮑簡還怒斥北京當局在1月13日召開防疫慶功大會,「北京一個月死了幾十萬人,市政府還敲鑼打鼓開表彰大會。簡直不要臉透了!」

陝西農村 染疫老人快死光了

北京是中國首都,醫療條件是全國最好的,但在疫情海嘯衝擊下,仍有大量高官、名人死亡。如此一比較,在醫療條件差的農村,民眾感染後能得到的有效治療更少,死亡人數可能更多。

經濟觀察網1月13日引述北京大學國家發展研究院發布的一份疫情報告。報告顯示,感染率最高的是甘肅省,約達91%;第二名是雲南省,約84%;第三名青海省約80%。

旅美時事評論員唐靖遠在《遠見快評》中表示,在網際網絡上北、上、廣疫情聲量很大,但西部地區這三個省份感染人數更多,但醫療條件更差,死亡人數可能更龐大。

陝西省寶雞市陳倉區赤沙鎮的村民林女士1月16日告訴大紀元,「這裡農村感染得特別多,我們這個村子死了十多個(村民),都是年紀大的。我們這裡一人四五畝地,(遺體)都埋在自己家地裡了,到處埋的都是死人。」

她表示,村裡的書記和村長說,今年疫情影響,七八十歲、九十歲的,基本都死光了。「光我們這個村子就死十幾個了,那全國各地得死多少人啊?」

她還透露,村裡一些退休的公職人員去世後,因在寶雞市殯儀館火化排不上隊,只得拉回村裡土葬。

農村缺藥的情況特別嚴重。林女士說,現在村裡染疫的人都在家裡硬扛,買不到藥。「醫院、藥房裡面的藥都搶光了,買不到藥」。

「年輕人還行,老年人就不行了。第一次陽了後,開始村醫到家裡給打針,很快村醫也沒有藥了,年紀大的就抗不過去了,就死掉了。前段時間死得更多」。

她還說,在外地打工的人聽說疫情爆發,全部跑回村裡了,「有的年輕人連工資都不要了跑回來,還是感染了,有的陽了回來,還感染給家人了」。

陝西咸陽民眾:「政府都癱瘓了,沒人上班了」

陝西省咸陽市渭城區居民劉先生16日告訴大紀元,「12月放開後,小區裡感染的特別多,都是一家一家的,那時我出門倒垃圾,小區裡都沒有人,瘮得慌。這個小區僅我知道的就死了七八個老人。聽我們小區的人說,周邊農村裡陽的很多。」

劉先生透露,當地職能部門的工作人員也大面積染疫。「12月十八九號開始,我們這裡一個派出所有五十多個警察,只有一個年輕的沒陽,其他的都陽了。政府都癱瘓了,沒人上班了,居委會也沒人上班,都關門了。」

「光這一個多月,得死多少人呀?一個殯儀館裡一天燒幾百(具)屍體,全國得死多少人呀?這重症高峰還沒來,來的時候,還得死多少人呀?」劉先生說。

法輪功創始人:中共掩蓋疫情中國疫情已死4億人

據大紀元報導,法輪功創始人李大師1月15日開示,三年多來,中共一直在掩蓋疫情,中國的疫情已經死了4億人,這波疫情結束的時候中國會死5億人。

李大師說,上次薩斯出現的時候,中國死了2億人。多年後,中共發現人口減少了,馬上放開二胎制、三胎制。

李大師多年前就警示瘟疫將在中國造成災難,在詩中勸誡世人:「遠離中共邪黨」「快快找真相」。

(記者羅婷婷綜合報導/責任編輯:文慧)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