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聞】從小粉紅到反共領袖 加國留學生自述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3年01月09日訊】加拿大青年反抗組織公民會會長楊若暉,原本是一名擁護中共的「小粉紅」,如今,他成為了海外中國留學生反共團體的領袖。來聽他的故事。

加拿大公民會會長楊若暉(Wester Yang):「 他們絕不能倒下,我們也絕不能退縮!我們絕不能讓儈子手顯得高大,擋住屬於這片土地自由的風!」

楊若暉,是一名身在加拿大的中國留學生。他說,自己原本也是一名小粉紅,通過長期閱讀歷史書籍,逐漸認識到中共政權是多麼的離譜。而在不斷思索的過程中,他的世界觀也在不斷動搖,他把這個過程稱為「吐狼奶」。

楊若暉:「我當時做粉紅,其實是基於一種共產黨敘事模式、世界觀下的一個愛國主義行為。我現在做了反賊,我的原動力和我做粉紅時是完全一樣的,還是愛國主義,但是這個國呢變得可以推敲了,這個國變成了愛這片土地,愛這片土地上的人。」

看著同胞們在中國這個大集中營裡,遭受著各種折磨,言論和信仰自由處處受壓迫,曾經也是其中一員的楊若暉,感到悲哀和氣憤。

楊若暉:「共產黨的罪惡是它每一個毛孔、每一絲呼吸裡透出來的。這整個中國,從南到北,哪兒不是集中營?你投個資會被割韭菜,你買個房子會被爆雷,你存個錢銀行會破產,你吃個飯飯裡有蘇丹紅,你喝個奶粉有三聚氰胺,你上個幼兒園老師虐童,你一低頭(手機)看到的全是鐵鏈女、唐山打人。」

楊若暉認為,中共的意識形態已經是根深蒂固、交織在各個角落的一張大網。所以任何事件,都必須上升到對這一整套惡毒的黨國體制的批判。

楊若暉:「發生文革,不是毛澤東自己基因突變,它是這個體制,它是這一套邪惡的盤根交錯的匍伏在中國這片土地上的毒藤蔓它長出來的一朵花而已。它今天長出來,過兩天不長了你就歡呼雀躍,那再過幾天它又長出來,你是不是就要哭天喊娘去了?它本質在於你不把這個根砍斷,你摘掉多少朵花都沒有用。」

中國的「白紙革命」風起雲湧,在加拿大的跨族裔人士也接力聲援。2022年11月底,楊若暉在活動現場發言說,中國各地的勇士們用自己的血肉之軀面對共產黨的警棍、裝甲車,他們都沒有退縮,身處海外的我們有什麼可害怕的?

「 我們要支持他們!只要他們還在戰鬥,我們就不會退縮!」

「 公民們,勇敢起來,我們絕不會被恐懼束縛了手腳!」

11月19日,楊若暉也參加了聲援「四通橋勇士」彭載舟的活動。

楊若暉:「我過十年、二十年、三十年,我臨死之前,我再回顧我當年做的事,我能問心無愧的講一句,我在中國最黑暗的時刻,做了我一切能做的事情,那我不後悔,這個其實就可以了!」

楊若暉認為,無論是粉紅還是反共人士,最重要的就是要有包容、開放的心態,不去畏懼對任何問題的討論。

楊若暉:「就是你有多少勇氣去面對一個你所一直反對、一直敵視,甚至是完全不了解,你必須要打破你認為是基本價值,或者一些你不可動搖的,使你成為一個人的身分認同的東西,然後你才能進行一個理解和接受的框架。它其實是需要勇氣的。」

中共貌似強大,但在楊若暉看來,推翻中共,一定能成功。

楊若暉:「一定能成功的!整場對專制發起的進攻,從大西洋到太平洋,整個歐亞大陸,甚至包括南北美,轟轟烈烈、各種方面的追求民主、自由、科學的這樣一場運動,即便說我們在中國問題上有一些挫折,你放在整體裡面看,它只是很宏大敘事中的一個很小的挫折,整體方向沒有變。」

雖然回不了大陸老家,也會受到威脅和恐嚇,但楊若暉還是選擇站出來。他說,面對恐懼,不要逃避,而是把它當成朋友,因為這能讓人保持清醒。

編輯/王子琦 採訪/李薇 後製/陳建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