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護士:多家老人孩子全部染疫 親人相繼去世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2年12月30日訊】河北廊坊一名護士在社交媒體披露,她所在的醫院至少出現5起家庭成員集體染疫身亡的事例。爺爺奶奶和爸爸相繼去世,留下年幼的孫女孫兒嚇得不知所措,只會流淚。

「這是全家沒了的節奏啊?真慘」

12月24日,河北廊坊一名護士在「大臭和小臭的幸福生活」微博帳號發出一則帖文:「這病毒啊,真帶著那麼點,欺負人的意思。如果說,某件事情,反覆發生,就一定是有問題。」

她表示,「我們這科室,連著發生5起了。先是七八十歲的老人染疫住院,四五十歲的兒子閨女,陽著陪護,或者陪護著陽了。然後老人病情惡化,再轉院去北京天津折騰一圈,搶救無效回來辦喪事。喪事還沒辦完或剛剛辦完,孩子就倒下了。雖然四五十歲的人,比七八十的年輕,病情一點也不比歲數大的顯樂觀。」

她說,這些病人歲數都不算大,都是五十上下,還沒有退休呢。他們的孩子,大的三十左右,也有二十五六的,有一個病號的二胎才13歲。「就說這個病人,53歲,是在他爸辦完喪事後兩天倒下的,兒子25,可能剛畢業,女兒18,還在讀書。大夫叫他們出來交待病情,他們倆都嚇得直哭。」

「今天早上這個大男孩,測體溫38度,他說他陽過了,不知道是這幾天累的,還是昨天晚上著了涼。別說他拿著體溫計嚇得哆嗦,我拿著看的時候,心也是顫抖的。」這名護士稱。

「另外一個病人,55歲,還沒退休,他母親在縣醫院留觀兩天,住院七天,又轉到天津住了五天,搶救無效。他倒在母親的葬禮上。老大是閨女,三十了,剛剛陽過,還在咳嗽,老二是兒子,才13歲,跟著她姐姐,不眠不休的照顧父親,看著可憐巴巴的。他們的媽媽上吐下瀉,因為病情輕微,住在另一個科。他們缺錢嗎?應該是不缺錢。但是事情趕到一塊兒,好像缺個拿主意的。」

她在帖文中寫道:「昨天晚上,這個姐姐安頓好父親,讓弟弟睡陪床椅,她出來跟我說,我可以在這坐會嗎?我不打擾你。我說你坐吧,沒事。她自己坐在護士站,哭了好一會,還是那種壓抑的、不出聲的哭,但足以讓聞者落淚······」

(微博截圖)

許多網友留言哀嘆:「這是全家沒了的節奏啊?真慘。」「拖著生病的身體照顧老人,最後把自己熬垮了,四五十歲,正是家裡的頂梁柱,剛成年但還未成家的孩子,太難了。」

「北方的毒株大多比較重,我每天上班出120,自己都半死不活的,而且太多八九十歲的老人,全部扛不住,工作二十年了從來沒有如此慘烈過。」

「我感覺這個病,認識基因。如果家裡長輩很嚴重,小輩大概率也會比較嚴重,一家人遭殃。」

「我老家其實疫情很嚴重的,基本上陽了個百分百,老人走了蠻多的,就我知道的,稱得上親戚的就走了3個。」

中國這波疫情海嘯,幾乎每個家庭都被波及,許多家庭都是集體感染。官方宣稱中共病毒是「大號感冒」,但出乎意外的是,在國外沒有太大殺傷力的病毒,在中國卻出現大量重症患者,許多老年人、中青年,甚至兒童也出現「白肺」的重症症狀,這與2020年初武漢疫情爆發時極為相似。

武漢導演一家四口染疫身亡

兩年前武漢疫情之時,出現許多家庭染疫慘遭滅門的悲劇,令人印象最深的是55歲的導演常凱,他一家四口人染疫身亡。

常凱是湖北電影製片廠導演,他和父母、妻子、姐姐都居住在武漢,在疫情大爆發中未能倖免,全部感染。後來,常凱的遺書在網上曝光。

他寫道,他父親最先感染中共病毒(COVID-19),發燒咳嗽,但多家醫院均沒有床位接收,父親只好回到家中,幾天後就去世,隨後母親也染疫離世。他的父母都是同濟醫院的教授,但在疫情之下連一張病床也得不到。

常凱和妻子由於照顧雙親也感染了,同樣進不了醫院,找不到病床。最終,常凱和姐姐同一天去世,常凱的妻子經過搶救,病情有所好轉。

短短半個多月內,常凱一家四口相繼染疫去世。他的兒子因在英國留學,疫情期間沒有回家,逃過一劫。

(記者羅婷婷綜合報導/責任編輯:文慧)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