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赫:疫情或更險惡,誰最危險?

當前中國這一輪疫情的最危險之處,不是傳播速度快,而是重症率高、死亡率高。一些省市的火葬系統已不堪重負了。然而,重症率、死亡率的峰值尚未到來。這就意味著大陸人的生命安全處於高度危險之中了。

從流行病學角度看,國內外研究機構普遍認為:從國際經驗來看,未來幾個月內,中國將有60%的人口(8億人)被感染,而染疫死亡人數可能高達數百萬人。

但是,考慮到如下兩個因素,上述估測可能還是過於樂觀了。

未來疫情恐更險惡

第一,鑒於中國當前的高重症率、高死亡率,許多染疫者出現「白肺」症狀,這明顯不同於奧密克戎(高傳播率、低重症率),那麼,中國是不是已經出現了新的變種病毒?這種可能難以排除。事實上,這正是國內外病毒學家焦慮的事情。如約翰‧霍普金斯大學(Johns Hopkins University)傳染病專家Stuart Campbell Ray博士所說:「中國人口眾多,且免疫力有限。這似乎是我們可能會看到新變種爆發的環境。」

第二,中共突然放棄一直自吹自擂的「動態清零」,180度大轉彎,以最危險的方式走到了另一個極端——完全躺平,甚至都連造假的數據都不再搞了——從12月14日起不再公布無症狀感染者數據,12月25日宣布將停止每天公布冠狀病毒感染病例和死亡人數。12月26日,中共國家衛健委突又宣布,將新冠肺炎更名「新型冠狀病毒感染」(新冠感染),並且明(2023)年1月8日起新冠感染不再列入傳染病管理。

中共為何這麼做?美國知名華裔流行病學和公共衛生專家費格丁(Eric Feigl-Ding)評論說:中共的目標就是「讓能感染者都感染,讓該死亡者都死亡,而且儘早感染,儘早死亡,儘早達到峰值,儘早恢復生產」。

這真是讓人不寒而慄。中共已經不再掩飾它的冷血和邪惡了,把為「動態清零」所炮製的「人民至上、生命至上」的謊言撕個粉粹。

目前,中共的目標已經部分達成。根據一份網傳但非正式公開的中共國家衛健委會議紀要(12月21日):12月1日至20日累計感染已達2.48億人,占總人口的17.56%;估算中國20日單日新增感染人數直逼3,700萬人,呈逐日增加。這就意味著,更大規模的疫情海嘯將在未來幾個月出現。

但是,這份會議紀要卻有意不提另一個數據:染疫人群的死亡數、死亡率(官方公開通報12月死於疫情的只有幾個人)。這說明,即使中共內部,對此都是忌諱的,都在掩蓋、搞欺騙。估計死亡相關數據,嚴格控制在極少人手裡,直達最高層。這就如同當年周恩來直接掌控、銷毀大饑荒期間的全國餓死人數據。

不過,由於這一輪疫情中,大批退休高官、高級知識分子死亡,大量在職官員染疫,已經在中共內部造成了一種恐慌。命是每個人自己的,越是權貴,越是在乎自己的命,也越有條件保護自己的命。可在疫情海嘯中,面對當局突然搞的這個「應染盡染、應死盡死」的防疫政策,也無法不受到衝擊,難以保證自己的「優越」地位。

例如,一名北京政法委系統官員告訴自由亞洲,自己掌握大量社會資源,是屬於金字塔頂尖1%的人,即使這樣,也不能保證自己的父親得到應有的救治,而父親死後,第五天才能火化。

疫情為什麼針對中共的高官、黨員、追隨者?

這位北京政法官員還披露了一個重要信息,北京疫情在「二十大」左右就開始了。這也得到了世衛(WHO)的間接證實。12月15日, 世衛駁斥了中國新冠病例激增是因為放鬆「清零」政策的說法,並指早在這之前,中國疫情已經「爆炸性增長」。

如果這一波疫情真在「二十大」左右就開始了,那就彰顯了冥冥之中的天意:第一,疫情針對中共而來;第二,中共將在疫情中遭到重創,甚至滅亡(中共的任何措施,無論是「動態清零」還是現在的躺平,都無濟於事,客觀上都在加速自己的覆滅)。

眾所周知,中共竊國七十餘年,殺人累累(至少八千萬冤魂飄零),一半中國人受迫害,毀滅傳統文化、生態環境,又以對法輪功的迫害最為邪惡。

中共早就遭天譴了(2002年,天然生成「中國共產黨亡」六個大字的巨石在貴州平潭掌布鄉橫空出世),其滅亡是必然之事。

不過,因為受中共欺騙、毒害、裹挾者甚多,上天有好生之德,不希望太多的人給中共殉葬,所以,一再給世人機會,許多事情都在讓世人警醒,包括2020年以來的大瘟疫。

然而,中共卻利用疫情進一步迫害法輪功、毒害世人。例如,透過中共嚴密的信息封鎖,明慧網不完全統計,2020年至少615名法輪功學員被非法判刑,2021年至少有1184名,2022年1-8月份至少479名,9月份47人,10月份27人,11月26人。

上天震怒,人神共憤。因此,中共「二十大」之際(為什麼會選擇這個時機,參見筆者「『二十大』的詛咒」一文),新一輪疫情在北京突起,全國蔓延,並且重症率、死亡率大增,而且死的都是中共高官黨員以及追隨者。

上天是慈悲與威嚴同在。慈悲不容褻瀆。共產黨惡貫滿盈、罪不容誅;然而,一些人泯滅良知為共產黨跑腿賣命,一些人為一己之私附和共產黨,一些人故意裝傻不與共產黨劃清界限,這就是自己往絕路上跑了。

現在,中共高官、黨員以及追隨者大量死亡,是不是其來有自?

結語

如果病毒變種在中國確已出現,如果疫情在未來的幾個月更加險惡,如果病毒針對中共而來,那麼,與中共捆綁在一起的人就極其危險了。

每一個生命都是珍貴的。自救是每一個生命的本能。從當前的形勢看,無論是權貴還是平民,自救的方法只有一個——與中共劃清界限,公開聲明「三退」,清除腦中被中共灌輸的毒素,認同普世價值「真、善、忍」。

須知,時間是有限的,機會不會總有。希望更多的人能夠走過這一次劫難。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