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前國防副大臣:「安保三文書」意義重大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2年12月24日訊】日本政府近日通過了三份安保決議,將「本土自我防衛」模式,改為了反擊模式。日本前國防副大臣左藤章表示,面對中共和朝鮮的威脅,「安保三文書」意義重大。

12月16日,日本內閣會議上通過了新版的「安保三文書」,加入了日本「擁有反擊能力」等內容,將中共列為最大戰略挑戰。這是自二戰以來,日本安保政策的一次重大轉向。其中「擁有反擊能力」的政策轉向引人關注。

日本前國防副大臣左藤章:「雖然日本並不需要擁有核武器,但是如果敵方在攻擊日本時,日本沒有與之抗衡的能力是不行的。這樣考慮的話,擁有反擊對方的能力就變得尤為重要。」

左藤章先生說,今年朝鮮共發射60多枚導彈,同時中共的五枚導彈也落入了日本專屬經濟區內。如果日本沒有攻擊敵方基地的能力,將無法保護日本的國家安全。

左藤章:「特別是中共稱擁有近2000枚能夠打擊到日本和台灣的導彈,如果中共同時發射這些導彈,日本沒有辦法全部攔截下來。這種情況下,攻擊對方基地成了唯一辦法。雖然外交方面也是重要一環,但如果沒有均衡的國防力做背景,恐怕很難達成雙邊協定的。」

左藤章先生說,中共和俄羅斯的國防預算遠遠高於日本。增加國防預算,研發軍事技術才能夠更好地保護日本主權不受侵害。

左藤章:「現在軍費開支最高的是美國,其次就是中國,每年預算超過3000億美元,第三是俄羅斯。相比之下,日本只有560億美元的軍費開支,這樣下去是無法自保的。但增加軍費不是最終目的,開發軍事技術才是重中之重。」

左藤章先生強調,此次日本安保戰略發生重大轉變,並非想藉此攻擊任何國家。面對鄰國頻繁的軍事挑釁,只有提高軍事實力,擁有反擊能力才能保證地區的安全及穩定。

新唐人電視台日本記者站大阪採訪報導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