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酷刑:帶鐵絲的鞭子與「披麻戴孝」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2年12月20日訊】「啪——啪——啪——」吉林省四平監獄教育監區後院的一個倉庫裡,一位名叫陳闖的犯人揚起手中的一條特製的鞭子,一次又一次賣力地朝著一位古稀老人的後背揮去……

鞭子的抽打聲在整個監區迴蕩……勞動現場的窗戶都是開著的,另一位法輪功學員王聯蘇當時就在勞動現場,那裡距離倉庫大概只有十米。王聯蘇現居美國加州,他12月7日和17日向大紀元記者回憶了這段經歷。他在電話採訪中介紹,當時「整個現場氣氛都很緊張」,「就聽見陳闖用那根皮帶,往高維喜的後背啪啪使勁抽(的聲音)。」

高維喜,70多歲,國家高級冰球教練,曾執教吉林省冰球隊,帶國家青年冰球隊打過國際比賽, 多次獲獎,在國內冰球界享有聲譽。

中共酷刑:帶鐵絲的鞭子與「披麻戴孝
高維喜(明慧網)

因堅持修煉法輪功,高維喜2007年5月9日被非法判刑,2008年8月15日北京奧運會期間,被送入四平監獄教育監區關押。期間,遭受了帶鐵絲的「鞭刑」以及「披麻戴孝」等酷刑折磨。

陳闖是監控、包夾法輪功學員的刑事犯人。王聯蘇說,「(陳闖)特別狠。他當時用一條拇指粗的三角帶和一種叫八號線的半厘米粗的鐵絲,擰成一條帶鐵絲的皮鞭。整個皮帶長一米二左右,每隔20厘米的地方就用鐵絲擰一個鐵疙瘩,還安了個木頭把。(陳闖)經常在法輪功學員面前用力往水泥地上打,『啪啪』直響,用來鎮嚇(法輪功)學員。」

高維喜進監區第一天被陳闖等人暴打,直到晚上才被兩個人架著回來。高維喜被安排和王聯蘇住在同一監舍,兩人的床鋪是斜對面。

王聯蘇說,「我當時一看高維喜衣服上全是血,後來又被強迫更換乾淨衣服,但床單上仍然都是血跡。就是這樣都沒有聽見高維喜叫一聲。」

王聯蘇推測高維喜被暴打,是因為他拒絕在放棄修煉法輪功的保證書上簽字。

高維喜在執教冰球教練期間長期積勞成疾,得了一身病:冠心病、動脈硬化、膽囊炎、胃炎、十二指腸潰瘍、嚴重腎虛、頸椎病、胸腰椎彎曲、骨質增生及股骨頭壞死等,曾經臥床一年半,不堪病痛之下,甚至寫下遺囑,交代好後事。

1998年,高維喜經家人介紹修煉法輪功,修煉後,身體很快痊癒,精力充沛,原本暴躁的脾氣也改了,變得愛護每個運動員,經常善意幫助他們。高維喜後來在一篇修煉心得體會中說:「法輪大法挽救了我,給了我新的生命。」法輪功是以「真、善、忍」為原則的身心修煉功法,包括五套功法動作,祛病健身效果神奇。

非法判刑後,高維喜被投入四平監獄教育監區。教育監區當時將法輪功學員集中關押。每間監舍關押12個法輪功學員和24個監獄刑事犯人,每兩個刑事犯人負責包夾一個法輪功學員。

王聯蘇介紹,這24個刑事犯人,一種是獄霸,他們說打人就打人,說罵人就罵人;另一種是家裡很有錢的,這些刑事犯人的家人不想讓他們在監獄裡多幹活,就給監獄主管法輪功的領導行賄送禮,讓他們做包夾犯人。

「那些包夾的刑事犯人一天都不想在這裡多待。」「如果法輪功學員寫了什麼保證書之類的,他們就可以每個人得到60分。」

這60分,意味著什麼?王聯蘇說,意味著「減刑,可以早三個月至半年回家」。

「他們一旦能轉化一個法輪功學員,不但他們本身可以得到60分,而且獄警也可以得到3000元人民幣的獎勵。」

為了轉化法輪功學員,包夾的刑事犯人什麼手段都能使得出來。

普通破皮擦傷一週左右就會結痂癒合,但是,高維喜被陳闖暴打後留下的傷口歷經半個月才結痂。

王聯蘇說,「那個結痂足足有半厘米厚。整個後背全都打爛了,根本沒有皮膚了,那真是皮開肉綻。」

四平監獄裡有個特別邪惡的犯人外號叫「韓胖子」,因殺人罪被判死緩,當時在四平監獄擔任一隊隊長。

十多天後,高維喜背上的結痂還是黑的。王聯蘇說,「那個『韓胖子』就用手去揭高維喜剛剛結痂的傷口。每一次揭開都是在流血啊……一個七十多歲的老人後背,就這樣被揭開了差不多三分之一的傷口。」「連監區裡比較邪惡的犯人都起來阻止『韓胖子』,都不忍心看下去了。」

當時,一個刑事犯人對「韓胖子」說:「人都說七十(歲)不打,八十不罵。都這麼大歲數了,差不多就行了。」

「韓胖子」卻說,「七十不打,八十不罵是對別人說的,對法輪功沒這一說。」

1999年7月20日,江澤民因恐懼修煉法輪功的人數太多、和共產黨爭群眾和民心,下令鎮壓,並下達了「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截斷,肉體上消滅」等群體滅絕政策。參與迫害者,不但不追究法律責任,而且,可藉此升官發財,犯人甚至也可獲得「嘉獎」減刑、提前出獄。

四平監獄的酷刑,和江澤民的迫害政策直接相關。

那個「韓胖子」並不聽犯人的勸阻,繼續揭高維喜的後背結痂。王聯蘇說,「從肩頭一直揭到腰,整個後背(的結痂),全給揭下來了。(高維喜的後背)一直在淌血」,流下的血浸透了兩大卷衛生紙。

據明慧網報導,韓胖子、陳闖等多名犯人對高維喜拳打腳踢。高維喜的後背剛一結痂就又打他一遍,多次結痂,多次遭繼續暴打。

包夾犯人陳闖,還對高維喜實施了「披麻戴孝」的酷刑——等到衣服和傷口的結痂全粘在一起時,突然用力把衣服揭開或將短褲扯下來,衣服、結痂、嫩肉和血一起被從傷口處撕下來,高維喜的後背「血痂立時迸開,鮮血直流」。

宋朝時期,秦檜陷害岳飛,對他刑訊逼供時曾使用了一種十分殘忍的酷刑叫「披麻問、剝皮拷」——先把衣服扒光,身上敷上魚膠,將麻皮搭上,然後把麻皮猛然一扯,皮肉就被扯掉一塊下來;另外一種實施方法,是把人打得血肉模糊後,再粘上布條,等粘牢了,再往下撕。

中共監獄的犯人將此刑罰稱為「披麻戴孝」,一方面是取「披麻剝皮」之意,另一方面則是嘲笑受刑者。因為披麻戴孝一般是指長輩去世,子孫身披麻布服,頭上戴白,以表哀悼。

王聯蘇說,「周永康被抓之前,省裡『610』辦公室的人來了,給了百分百轉化的指標。一百個人裡可以打死三個,不追究責任。」「610」辦公室是在江澤民直接命令下成立的專門迫害法輪功的機構,於1999年6月10日設立。周永康,前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共政法委書記,被視為江澤民的親信, 也是江澤民迫害法輪功政策的主要推動者。

「當時監獄裡的氣氛特別緊張。」四平監獄裡的迫害手段隨之步步升級。

「但是,在周永康被抓起來之後,整個監獄的氣氛都一下變鬆了,連平日裡負責包夾的犯人都不管了。法輪功學員在一起隨便聊天,到半夜都沒人管。」

但只要「610」辦公室一來人,四平監獄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就加劇。

王聯蘇說,轉化法輪功學員可以得到獎金。「這個錢來自(中共)中央,通過省『610』。不管法輪功學員心裡怎麼想的,只要是寫了保證書交上去,(参与迫害者)就可以得到。所以,『610』 辦公室的人經常來監獄裡辦轉化班。」

四平監獄在強制轉化王聯蘇時,也使用了多種酷刑,「從早上開始一直進行十幾個小時,不斷地對你講一些邪理歪說,然後警察上來威脅,最後實在不轉化,就直接上酷刑。我的臉被打腫了,口鼻流血,口腔內兩腮有五個兩厘米左右的口子。眼睛也被打得充血,心臟當時也被打壞了。」王聯蘇說,對他的酷刑一般是犯人幹的,警察在後面指使。

王聯蘇在監獄曾被抬去醫院兩次,被打後,幾乎沒有任何行動能力,稍微一轉頭,就會暈厥。「監獄裡的人都說,這是心臟(打)壞了,或是腦震盪。因為上酷刑轉化時,頭被獄警連續撞牆。這個狀況持續了半個月的時間。用酷刑時是慘無人道的。當時他們兩個人用手使勁掐住我的喉嚨,還用手的側面砍我的喉嚨。喉嚨是多麼脆弱的地方?!所以,我的嗓子當時腫脹,之后一个星期咽食困难。」

「這種酷刑幾乎每天都在上演。」王聯蘇說。

酷刑導致虐殺。2013年,明慧網針對3653個被中共迫害致死法輪功學員的案例統計顯示,在65%被關押迫害致死案例中,21%被毒打致死,11%被灌食致死,10%被強迫或暗中注射/服用精神藥物或毒藥致死,3%被超負荷勞役致死,2%被刑具致死,2%被電擊致死,2%被虐待致死,1%被體罰致死,1%被「牢中牢」致死,26%則在多種酷刑的共同摧殘下致死。

董鳳山(明慧網)
於連和(明慧网)

王聯蘇表示,他先後在吉林監獄、四平監獄、公主嶺監獄,見證了董鳳山、於連和等十幾位法輪功學員被直接或間接迫害致死。

高維喜在四平監獄也屢遭折磨,身體狀況每況愈下,王聯蘇說,「後來,高維喜的身體越來越不行了,就保外就醫了。可是當地派出所對他時時監控,要求他必須固定去派出所報到。後來,高維喜又被收監。回到了監獄,身體就更加不行了,就又被保外就醫。這樣反覆折騰幾次。」

王聯蘇出獄後於2015年7月來美。幾個月後,高維喜在迫害中含冤離世。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李紅)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