報告:北京繞過自設防火墻利用Youtube影響西方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2年11月22日訊】根據澳大利亞戰略政策研究所(ASPI)的一份新報告,北京正繞過自己設置的防火墻,利用YouTube滲透並籠絡西方民心。

這份名為《中國正利用少數民族人士在社媒傳播其新疆敘事》(China is using ethnic-minority influencers to spread its Xinjiang narrative on social media)的報告由美國國務院資助,研究了18個受歡迎的YouTuber製作的1741個視頻,這些製作者據稱來自新疆、西藏和內蒙古。

報告發現這些「邊疆YouTuber」大多數是來自少數民族的年輕女性。中共政府經過嚴格審查後,認為她們在政治上「是可靠的」。

報告作者在一篇文章中說:「這些視頻展示了這些地區的標準化、世俗化和純潔的形象,其中的女性是現代的、漢化的,並表現出對中國共產黨的忠誠。」

「這種微妙的宣傳展示了習近平『美麗中國』的願景,其中沒有政治和宗教,而是展示了田園詩般的自然環境和無害的文化元素,如烹飪或舞蹈。」

比如具有較大影響力的大陸Youtuber李子柒,其描述四川田園生活的視頻吸引了數十萬海外粉絲。

報告指出,雖然這些Youtuber的視頻看起來是自己創作的,但實際上是在「多渠道網絡」(Multi-Channel Network, MCN)組織的合作下產生的。

「這些渠道經過精心製作,看起來很真實,比傳統的黨媒更有可信度,因為後者往往是僵化的,且具有說教性。」作者寫道。

「然而,這些頻道是由MCNs製作的,而MCNs作為企業,與中國共產黨有著密切關係。一些MCNs內部設有黨支部。中共要求所有的MCN須確保其人遵守中國共產黨的價值觀,並宣揚其議程。」

YouTube與中共私下交易

由於「中共防火墻」的限制,中國的內容創作者可能很難在YouTube上賺錢,但MCN卻不受這些限制,並與YouTube達成了協議。結果就是:YouTube有效地推動了中共的宣傳和造謠。

ASPI的報告發現,有八家中國公司在中國運營YouTube頻道,它們都與YouTube達成了類似的協議。

報告舉例說,杭州「小五和她的兄弟們科技有限公司」(簡稱:小五科技)的首席執行官朱丹俊告訴大陸媒體,自2018年以來,他的團隊及其打造的YouTuber每隔1~2個月就會與「YouTube的戰略家」進行會談。

此外,許多這類YouTuber的帳戶還顯示了Squarespace和挪威郵輪(Norwegian Cruise Line)等品牌的前置視頻廣告。

「在專門關於新疆棉花的視頻中,我們看到肯德基澳大利亞公司(KFC Australia)和Vimeo等品牌的前置和彈出式廣告。」報告稱。

中共利用YouTube否認人權暴行

除了利用微妙的方式滲透影響觀眾外,這些大陸的YouTuber還在一些視頻中,直接否定了國際社會公認的、中共侵犯人權的問題。他們宣稱:「人們很幸福,所有民族都和諧地生活在一起。」

近年來,中共以所謂「維穩」和「反恐」為藉口,對新疆維吾爾族和其他少數民族進行了大規模監視、拘留和「再教育」。

雖然中共政權一直否認其對新疆實施「種族滅絕」的指控,但5月公布的被洩露的新疆警方檔案顯示,維吾爾人正在集中營遭受大規模殘酷迫害,包括中共處決逃犯。

根據聯合國人權事務高級專員在8月發布的一份報告,對中共的新疆人權暴行指控包括:強奸、性暴力、單獨監禁、心理折磨和強制服藥。

「這份報告清楚地表明,這些虛假信息網絡在中國境內的毒害有多嚴重,以及它是如何越過國界,滲透國際社會的。」維吾爾自由論壇執行主席努爾古勒‧薩吾特(Nurgul Sawut)對《大紀元時報》說:「當然,我們確實正面對著一場非常艱難的戰鬥。」

薩烏特呼籲政府採取行動,幫助社區打擊中共的虛假信息。

「澳大利亞政府應該為谷歌和YouTube建立一個更好的過濾系統,為澳大利亞的觀眾服務。」她說:「如果他們不能影響YouTube和谷歌在國際上的運作方式,至少他們應該屏蔽那些誤導性信息,在算法上下功夫,或者減少(虛假信息)被推送的比率和比例。」

「我相信他們有很多技術上的事情可以做,以阻止虛假信息的傳播。」

薩吾特說,她的團體仍在努力與政府、電信和網絡公司溝通。

「如果沒有這些幫助,我們戰勝虛假信息的機會就非常渺茫。」她說。

《大紀元時報》已向YouTube尋求評論,但截至發稿時,尚未收到回覆。

原文:YouTube Ads Are Funding Beijing’s Overseas Push to Change Hearts and Minds: Report 刊於《英文大紀元》網站。

(記者蕭靜編譯報導/責任編輯:徐耕文)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