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威:G20轉場APEC 習近平變調再碰釘子

11月17日,習近平從印度尼西亞的G20峰會,轉場到泰國的亞太經合組織(APEC)會議,調子開始變硬。或許因為拜登沒有參加這一區域性會議,中共自覺找回了一些老大的感覺。然而,隨後與日本、菲律賓首腦的會晤,中共領導人又碰了釘子。

中共領導人調門變硬

11月14日,習近平與拜登會晤,新華社的聲明稱,「無意挑戰和取代美國」。

11月15日,習近平在印度尼西亞的G20峰會上發言,調子也有所降低。11月17日,新華社發出習近平在泰國舉辦的亞太經合組織(APEC)工商領導人峰會上的書面演講稿,調子很快開始變硬。

習近平在G20峰會上的發言稿(以下簡稱G20講話稿)稱,「以意識形態劃線,搞集團政治和陣營對抗,只會割裂世界」;「冷戰思維早已過時」;「應該攜手努力,開闢合作共贏的新境界」。

新華社發出的習近平在APEC上的書面演講稿(以下簡稱APEC書面演講稿)則稱,「亞太地區不是誰的後花園,不應該成為大國角斗場」;「任何搞『新冷戰』的圖謀,人民不會答應」。

拜登和習近平剛剛會面,從G20國際峰會轉到亞太APEC地區峰會後,中共領導人的語氣大不相同,對抗的姿態明顯變高,就差公開點名美國了。

G20講話稿稱,「共同暢通供應鏈」。APEC書面演講稿則稱,「阻滯甚至拆解亞太地區長期形成的產業鏈供應鏈,只會使亞太經濟合作走入『死胡同』」。

兩天之內,相對委婉、商量的口氣,就變成了危言聳聽。這話對其它國家沒多大意義,從中國大陸轉出的供應鏈,會使其它各國收益。美國的印太經濟框架正在加速供應鏈的轉移,只是拆了中共希望保住的供應鏈,但在其它國家重建供應鏈。此舉令中共「走入『死胡同』」,對其它國家卻是良機。中共的說法更像是在洩憤,但在G20更大的國際場合被迫有所收斂,不敢太發作。

G20講話稿稱,應「撤銷單邊制裁措施,取消對相關科技合作限制」。APEC書面演講稿則稱,「共同反對單邊主義、保護主義,反對將經貿關係政治化、武器化」。

此處對抗之意進一步加強,而且公開拉攏其它國家「共同」對抗美國。

G20講話稿中的「人類命運共同體」,在APEC書面演講稿中變成了「亞太命運共同體」;中共領導人還虛構了一個經濟大餅,試圖拉住其它國家,以抗衡美國的印太經濟框架。

中共領導人對二十大報告的數字解讀

G20講話稿稱,「經濟全球化遭遇逆風,世界經濟面臨衰退風險,大家日子都不好過,發展中國家首當其衝」。APEC書面演講稿則稱,「世界經濟下行壓力增大、衰退風險上升」,「不少國家經濟社會發展遇到較大困難」。

說法雖有不同,但都承認了中國經濟面臨的困境。G20講話稿沒有繼續稱「中國經濟長期向好」,只提到二十大謀劃了「未來5年乃至更長時期」的目標任務和大政方針。

APEC書面演講稿則稱,「中國14億多人口實現現代化將是人類發展史上前所未有的大事」;「中等收入群體在未來15年超過8億,推動超大規模市場不斷發展」。

這算是中共領導人對二十大報告的數字解讀。15年後就是2037年,不知目標的依據是什麼。當然,中共能假稱全部「脫貧」,也能隨意假稱「中等收入群體」超過8億,「中等收入」的標準當然由中共隨意確定。

無論「日子都不好過」,還是「經濟社會發展遇到較大困難」,顯然都沒法令人提氣;於是,中共領導人拋出了一張虛幻的大餅,試圖吸引各國不要只看美國和西方市場,中共也能造一個「超大規模市場」。

然而,APEC書面演講稿又稱,「堅持市場和政府相結合、效率和公平相統一,在做大蛋糕的同時分好蛋糕」。中共式的「分蛋糕」估計仍然沒有其他人的份。

APEC書面演講稿還莫名其妙地稱,「企業家既是短期的悲觀主義者,又是長期的樂觀主義者」;「如果沒有對長期趨勢的積極預期,企業也不會發展壯大」。

這句話應該希望各國企業家看好中國經濟「長期趨勢的積極預期」;但也等於承認了目前「短期的悲觀」。不知撰稿的祕書是否邏輯短路了,審查的人似乎也沒有發現。APEC書面演講稿雖然調門高了不少,但文章應該沒有做好,嚴重缺乏號召力。

APEC書面演講稿還再次宣稱,「中國確定了力爭2030年前實現碳達峰、2060年前實現碳中和的目標」;並稱「10年來,中國是全球能耗強度降低最快的國家之一,超額完成到2020年碳排放強度下降40%至45%的目標」。

這相當於提供了中國經濟明顯轉弱的證據,能耗強度隨之顯著下降,還提前完成了目標。可以預見,中國經濟進入下坡道已成定局,中共提出的「2030年前實現碳達峰」目標,估計也能很快實現。

拜登沒有參加APEC峰會,歐洲國家不在亞太範圍內,大都沒有參加;中共自以為可以在此次APEC峰會上稱王了,然而隨後的雙邊會晤,令中共再次現形。

2022年11月17日,日本首相岸田文雄(左三)與中共國家主席習近平(右二)在泰國舉行的亞太經合組織(APEC)會議期間會晤。(日本首相辦公室)

日本、菲律賓公開抵制中共

11月17日,習近平與日本首相岸田文雄在APEC會議期間會晤。岸田文雄在開幕詞中說,中、日都有責任確保「這個地區和更廣泛的國際社會的安全與和平」。

會談結束後,岸田文雄對媒體稱「轉達了對台海和平的關切」,也稱「日中關係面臨諸多挑戰和懸而未決的問題」。

新華社的聲明稱,中日「互為合作夥伴、互不構成威脅」,又稱「不接受任何人以任何藉口干涉中國內政」;「妥善管控分歧」。新華社隨後還專門發出文章,《中日雙方就穩定和發展雙邊關係達成五點共識》。

中共試圖淡化中日關係的僵局,還盡量迴避台灣問題上的明顯分歧。中共假稱「互不構成威脅」,但中共軍艦已經多次繞行日本一圈,中共軍機、軍艦多次深入日本群島,還故意穿越日本島嶼間狹窄的水道,挑釁意味十足。日本已經計劃部署遠程導彈以備反擊之用。

日本首相辦公室隨後的聲明稱,「岸田首相對包括尖閣諸島周邊局勢在內的東海局勢,以及中國在日本週邊的軍事活動,如中國8月向包括專屬經濟區在內的日本附近海域發射彈道導彈表示嚴重關切」;「岸田首相重申了台海和平與穩定的重要性」;「重申基於日方在人權問題上的立場和日本人在華拘禁案件的要求」;「敦促盡快解除對日本食品的進口限制」;「關於烏克蘭局勢,他呼籲中國為維護國際和平與安全發揮負責任的作用」。

菲律賓總統馬科斯(Ferdinand R. Marcos Jr.)同樣沒有客氣。同日,習近平和馬科斯會晤後,新華社的聲明稱「譜寫中菲友好新篇章」;「在南海問題上,雙方要堅持友好協商,妥處分歧爭議」;還稱中菲要「堅持戰略自主」,「合力抵禦單邊主義和霸凌行徑」。

菲律賓政府的聲明稱,「2016年7月12日,荷蘭海牙常設仲裁法院(PCA)裁決北京對幾乎整個南海的所謂歷史性權利無效後,裁定支持菲律賓的訴求」;「然而,中國(中共)一再無視PCA的裁決」;「11月11日在柬埔寨金邊舉行的第25屆東盟峰會期間,馬科斯呼籲儘早達成具有約束力的南海行為準則,並強調需要維護聯合國海洋法公約作為普遍框架」。

菲律賓政府的聲明一點沒給中共領導人留面子。美國總統賀錦麗代替拜登參加了APEC峰會,之後將訪問菲律賓,預料美軍在菲律賓的軍事基地是重要話題之一。美國當然會支持荷蘭海牙常設仲裁法院的裁決,也會重申防衛菲律賓的軍事同盟條約,美軍正在努力恢復在菲律賓的基地,也將成為美軍協防台灣最近的重要基地。

拜登離開印度尼西亞後,短暫停留關島。雖然拜登稱中共近期沒有進攻台灣的企圖,但美國沒有放鬆軍事準備。美國參謀長聯席會議主席及時表態稱,中共攻台「最終會導致中共軍隊的戰略崩潰」。

拜習會、G20峰會的結果表明,中共所謂的「大國外交」、「元首外交」,黨媒只能用來對內宣傳,對外卻不管用。在地區性的APEC會議上,中共試圖稱王,卻也難達到目的。從中共領導人與加拿大總理特魯多的談話態度看,火已經憋不住了,但輕易對外發洩只能更糟,大概更多要發洩到王毅等隨行人員身上了。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