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威:新華社文章曝中央委員產生的黑幕過程

10月22日,中共二十大結束。中共黨媒隨後報導了新一屆中央委員會產生的過程,當然沒有公布真正的內幕,但也有不少滑稽可笑的內容,多少令全世界更看清了中共的貨色。

二十大人事布局一年半前就開始了

中共二十大最後產生了376名中央委員、候補中央委員,133名中央紀委委員。新華社立刻發出了早已準備好的文章,《新一屆中共中央委員會和中共中央紀律檢查委員會誕生記》。

文章稱,2021年3月,習近平主持中央政治局常委會議、中央政治局會議專門研究,決定成立二十大幹部考察領導小組,習近平親自擔任組長。文章還稱,此後一年多來,習近平3次出席省區市、中央機關等單位主要負責人會議,多次聽取人事準備工作匯報。

由此可見,中共二十大的人事安排從一年半以前就開始運作了,是由少數人決定的,根本不是二十大代表「選」出來的。當然,二十大的代表也不是「選」出來的,都是被事先指定的。

文章按照習近平的指示,總結了選人的標準,如堅持「馬克思主義政治家集團標準」,但又稱「德才兼備、以德為先、任人唯賢」;過程中要「充分發揚黨內民主」,但又稱不搞「海推」、「海選」。

如此冠冕堂皇、又自相矛盾的說法,等於主動揭開了中共獨裁運作模式的內幕,印證了外界關於中共歷來暗箱操作的評價。

中共中央委員們往往也會成為不少關鍵部門的要員,還有進入政治局的機會,中共官員們早早就在殫精竭慮地圖謀了,一切本就為了升官,哪還有心思幹正事!

中共選拔中央委員的畸形標準

文章稱,中央委員的標準,「要按照馬克思主義政治家標準來衡量」,應特別強調「有較高的馬列主義理論素養」。

假如這真是首要標準,中共官員從上到下可能沒有一個合格的,因為他們中沒有人真正信仰馬列主義。中共掛著馬克思主義的招牌,不過是為了維繫政權的需要,實際上中共官員們沒有這樣的信仰,他們只是為了升官發財、掌握特權利益。這一點,全中國人民都知道,全世界也都知道。

文章羅列的第二條標準是「對黨忠誠」,「在重大問題上旗幟鮮明,在關鍵時刻和重大事件中經得起風浪考驗」,「堅決在思想上政治上行動上」同以習近平為核心的黨中央保持高度一致。

這樣的說辭並不新鮮,二十大上幾乎人人都喊習核心,但政治局常委中留任的偏偏是王滬寧和趙樂際。他們表面上也喊擁護習核心,但對習近平並不忠誠,最終還能留任,應該是習近平為了連任不得不做出了讓步,實際相當尷尬。

文章羅列的第三條標準是「具備領導現代化建設能力」,「有較高的專業水平」,「思想解放,銳意改革」,「敢於鬥爭、善於鬥爭」,「求真務實」。

能在二十大上過關的,應該都是在黨內「敢於鬥爭、善於鬥爭」的,否則就會失去權力。李克強、汪洋大概符合專業要求,但估計不「敢於鬥爭」,也不「善於鬥爭」,只好被出局了。相反,那些「善於鬥爭」的,基本上都不具備所需的專業素質,也缺乏改革意識,更難以「求真務實」。

正是按照這樣不倫不類的標準,中共二十大中央委員在過去一年多裡被一一事先指定了。

如何考察、確定候選人

文章稱,從2021年7月底開始,中央分3批派出45個考察組,考察了31個省區市、124個中央機關、中央金融企業、在京中央企業等單位;中央軍委派出8個考察組,考察了全軍25個軍委機關和大單位。

這再次表明,幹實際工作從來不是中共官員的主要業務,只有一心鑽營才能保證升官發財。中央如此興師動眾,下級官員必然全力以赴,利用「清零」把老百姓都封閉在家,經濟活動都停擺;一些「大白」被默許胡作非為、看住老百姓,中共官員們就什麼也不用幹了,自己可以專心研究如何向上爬。

官員們無需擔心老百姓和基層的怨言,中央來的考察組明確了「要切實發揮黨組織的領導和把關作用」;不搞「海推」 、「海選」;還「決不能簡單以票取人」。

文章稱,二十大幹部考察領導小組先後召開13次領導小組會議、5次培訓會和座談會,深入學習習近平的指示,「不折不扣」落到實處。

中共官員們只需對上獻媚,根本不必在乎下面的看法,只要準備好當面談話,應付好調研組的調研考察就行了。

文章稱,每到一地、一個單位,考察組都要開展談話調研;省區市考察組平均每組談話1400餘人次,中央機關等單位考察組共談話近1萬人次。「無論是談話調研,還是會議推薦,不簡單以票數多少作取捨」。文章還舉例說,「有位人選在會議推薦中排名靠前,也符合有關結構需要」;「但再次談話時,大家對其德才素質、工作表現有不同意見」;「最終沒有將其列入考察對象名單」。

這段話實際透露,考察組應該沒有什麼生殺大權,只能遵從上意,按指令做出結論;否則為什麼要「再次談話」,之後就推翻了先前的評價。

文章還舉例,在某單位考察時,考察組注意到兩名人選,「一名人選雖然年齡偏大」,但「苦幹實幹、實績突出」;「另一名人選推薦情況較好,但工作經歷相對單一,缺乏重大斗爭的歷練」;「最終確定將前者作為人選」。

可見,考察組可以任意變換標準,只為迎合上層的指令。習陣營可用之人有限,只能留用一些高齡官員。文章透露,中央政治局常委會專門安排6次會議聽取考察組匯報,但從未看到中共黨媒報導過。

過去一年裡,面臨內外問題不斷加劇,中共沒有解決之道,卻花了這麼多時間和精力玩人事遊戲,中共從上到下都不務正業。這樣選出的新一屆中央委員會、政治局能幹正事嗎?

該「一票否決」的人沒有被否決

文章稱,凡是政治上不合格,搞「兩面派」、做「兩面人」的,「一票否決」;還稱「嚴把廉潔關,是選人用人的底線要求」,在廉潔問題上必須「零容忍」,「不能把有硬傷、暗傷的人選進來」。

然而,王滬寧是外界公認的「兩面人」,趙樂際貪腐問題嚴重,他們都沒有被否決,相反卻留任常委。其餘被挑選的人,又有多少可能是「兩面人」,或不能查的腐敗分子呢?

文章稱,考察工作啟動之初,習近平就強調,「把政治紀律政治規矩挺在前面」,「對跑官要官、買官賣官、拉幫結派、搞私下活動等,要採取嚴厲措施及時處理」。

二十大的人事安排,習派應該收穫最大,但不會被說成「拉幫結派」。習派不得不對反習派讓步,但也不能說成「搞私下活動」。

中共二十大開頭、結尾對全世界直播,但中間的主席團會議等卻仍然是祕密的,最後的交易實際在主席團常委間進行,當然不敢公開。王滬寧和趙樂際留任的詭異,應該就是習派和反習派的祕密交易。

文章稱,考察組嚴格自我要求,「出門不漏一句話、房間不留一片紙」,做到「嚴格保密、永久保密,滴水不漏、萬無一失」。

這應該也是中共二十大主席團的要求,二十大代表們難以知道這些骯髒的祕密,外界更不可能知道,只有某些人故意有目的放風時,才會窺見一二。

中共二十大本就是一場政治秀,還故意把某些部分向全世界展示,試圖獲取中共執政的合法性;但外界真正看到的,卻是一場滑天下之大稽的骯髒遊戲。

中共號稱的「人類命運共同體」到底意味著什麼,全世界應該看得更清楚了。中共的遊戲,令中國人在世界上蒙羞,讓中國人飽嘗痛苦,也讓整個世界嚐到了巨大的痛苦。儘快終止中共無羞恥的遊戲,早就是中國社會的迫切課題,也是全世界的緊要課題 。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好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