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看點】蔡雲峰是自殺還是滅口?太多詭異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2年10月15日訊】大家好,歡迎大家關注《新聞看點》,我是李沐陽。今天是美東時間10月14日(星期五),亞太時間是10月15日(星期六)。

今天焦點:北京出現「新職業」,買布和油漆需實名;天安門廣場或封閉?維穩出現新形式;是自殺還是滅口?他死後太多詭異;姚遠擁十二套房,買官行賄生活糜爛。

今天我們談兩個話題。首先還是關於四通橋掛橫幅事件。這件事深深震驚了中共,現在北京城不僅出現了新職業,而且買布、買油漆都必須實名制了。

另一個說說聲明不會自殺的大陸商人蔡雲峰突然「跳樓自殺」了。他真的是自殺嗎?我找到了蔡雲峰的舉報信和他錄製的視頻,大家看過以後,自然會知道蔡雲峰是自殺還是他殺。

北京出現「看橋員」 買布和油漆需實名

後天(16日)上午10點,中共二十大就要開幕了。但是昨天北京四通橋掛橫幅事件,讓中共驚出一身冷汗。在嚴密控制之下,竟然有人成功破防、實施行動,這可能是北京沒想不到的。這件事發生之後,中共立刻在多個層面採取了行動,以防再次發生類似事件。

有人透露,四通橋事件後,微信永久封了一百多萬號碼,被永久封的微信群「更是數不勝數」。每到這個時候,微信團隊還是很有行動力的,配合中共的行動一點都不含糊。

但是中國有句話叫「不破不立」。中共封號、刪帖、禁言,讓很多老歌都躺槍,但是卻意外帶火了一首「合而萌」翻唱的歌曲《孤勇者》。

這首歌其實是陳奕迅去年唱給動畫劇集《英雄聯盟》的主題曲,不過流行的廣度並不太大。今年上海疫情期間,「合而萌」翻唱了這首歌,結果一炮走紅。原始副標題是「戰勝疫情」,後來有人將名字改為《四月英雄》。

現在又被人拿出來,用這首歌來紀念四通橋的掛橫幅勇士彭載舟。推薦大家可以聽一下,也幫忙轉發一下,一起聲援彭載舟。

順便也希望大家在自己能力之內,多多關注彭載舟的情況。我們的每一次關注,都可能減輕他所遭受的痛苦。彭載舟的真名叫彭立發,戶籍所在地是黑龍江省泰來縣寧姜蒙古族鄉勤儉村737組,今年只有48歲。

今天(14日),四通橋地帶成了「禁區」,地鐵口全是警車;四通橋下和周圍地帶停泊著8輛警車。《紐約時報》駐北京記者看到,有一群身穿黑色運動褲的便衣警察在街角站崗。

記者剛拍四通橋的照片,立刻跑過來四名便衣,命令刪除照片。便衣聲稱由於「特殊情況」,在四通橋附近拍照是「被禁止的」。

在一個近500人的「打工兼職信息」微信群中,有人貼出了一則招聘「看橋」的啟示。表示要招聘20名「看橋員」,「當天上崗」。24小時320元的報酬,不過要「壓兩天日結」。啟示中要求應聘者必須在18~45歲,身高在168cm以上。管吃住,「最少」幹15天。

「看橋員」,這是在北京這個特殊地方出現的「最新職業」。管吃,但並沒有說給吃什麼;管住,已經說清楚了,是住帳篷。再加上「壓兩天日結」這個苛刻條款,其實反映著現在中國人掙錢的困難。

也說明當局很清楚百姓的艱難,所以把待遇壓得很差。因為他們知道,待遇雖然差,但一定會有人應聘。畢竟還有一點收入,比沒有收入好很多。

有許多北京網民在社交媒體上分享圖片顯示,從昨天到今天,北京很多立交橋都出現了「看橋員」。這些人身穿黃綠馬夾或者紅馬夾,上面印著「中國民兵」「志願者」等字樣,在立交橋上站崗放哨,有的甚至還搭建了臨時的簡易帳篷。

根據百度上的統計資料,北京五環以內大概有259座大大小小的立交橋。不知道是不是中共在每座立交橋上都安置了崗哨,如果全都安置看橋員,那又是一筆不小的開支。

看當局的這種緊張程度,我很懷疑他們招聘看橋員,會不會對看橋員要進行「政審」呢?先查查這些看橋員祖上三代,不然北京當局會放心嗎?

據大紀元報導,北京多家客運站已經暫停了所有客運車輛。包括北京四惠、趙公口、六里橋、新發地等客運站,從今天開始,無論出京、進京都被喊停。但是官方並沒有公開報導。

另外也有網民透露,現在北京市對人們買白布和油漆等開始控制了。網友發帖表示,買布超過一米和買油漆的顧客,都必須實名登記。

天安門廣場或封閉?維穩出現新形式

據香港《明報》報導,北京天安門廣場附近的紀念品商店已經收到了通知,從明天開始,要關店9天。現在想進入天安門廣場需要提前一天預約,進入廣場範圍的不同路段都設置了警務站,被查過身分才能進入。

報導引述商店職員表示,受到嚴格的防疫政策影響,最近一段時間到訪的大多是本地或周邊顧客,生意大減。目前店內的商品都在打五折促銷,自己也減了20%的工資。

報導引述廣場上的警衛表示,不確定二十大開幕當天會不會封閉天安門廣場,現在沒有相關通知。但這位警衛也說,「這個事情說不定」。

天安門廣場是否關閉還不清楚,但是現在可以確定的是,各地防疫都在層層加碼,使人們進入北京難上加難。各地為了保二十大召開,除了通過取消航班、列車等方式阻止人們進入北京外,又有了新的措施。

上海居民馮先生今天(14日)告訴自由亞洲,他看到了「招聘防疫人員」的徵聘公告。其中上海浦東、黃浦等7個行政區累計招聘940人,合約兩年。

馮先生說,「兩年時效的合同預示著(疫情)這兩年內不會結束」。「現在一旦封小區,都是這些穿著白衣服的人,說是防疫人員,就是維穩。最近上海又封控了不少小區,而且每天都有。」馮先生表示,現在終於明白,「疫情防控是維穩的另一種形式」。

我們知道,以前中共維穩是城管加公安,而且城管的管控範圍越來越大,甚至涵蓋了公安的大部分職權。所以後來我們也經常看到,公安和城管時不時的上演一齣狗咬狗。

但是通過疫情這三年,中共的維穩形式也發生了變化,變成了「大白」加公安。這是中共「新時代」下的維穩形式,也是中共創造的一個「新時代」特色。

根據招聘網站廣告的信息,全國各地都在大量招聘防疫人員。月薪最低是6,000元左右,最高達1萬元。這個薪資水平是高於其它職業的,甚至比內科醫生的薪水都高。

在截圖中顯示,上海虹口區一家科技公司和深圳一家公司對核酸採樣員的月薪是8,000到1萬;無錫一家實驗室給出的薪資是6,000到1萬。而西安康仁澤惠民醫院招聘內科醫生只給4,000到8,000元薪水;雲南平安醫院給出的薪水是6,000到9,000元;上海瑞慈醫療公司招聘內科醫生的薪水是7,000到9,000元。

有人嘲諷,核酸採樣行業可以取代房地產成為經濟支柱了,抗疫提供了大量就業機會等等。

其實可以換一種說法,只要能夠「穩定」,對中共來說,什麼形式都可以用,中共是不惜代價的。

是自殺還是滅口?他死後太多詭異

昨天(13日),大陸財新網報導了一件離奇的事情,甘肅商人蔡雲峰在9月21日凌晨已經「自殺」了。而在蔡雲峰自殺前,他曾在7月28日發過一份聲明表示「如果我突然死亡,不是自殺,不要相信他們的結論」。

我今天去搜索財新網的這篇報導,還能看到網上的相關信息。但是點擊進入這篇文章,發現已經「404」了。不知道是財新網自己刪除了文章,還是有人替他們刪除了文章,反正已經看不到了。但是很多網站根據財新網的那篇文章,進行了報導。

據財新網報導,從多名消息人士那裡得知,蔡雲峰在甘肅蘭州的住所「跳樓身亡」。隨後他們聯繫了甘肅省監察委、公安廳等部門,蘭州市公安局在接到採訪函後先說明「領導在看」,之後就不予答覆並掛斷了電話。

這件事傳出後,自由亞洲公布了在蔡雲峰墜樓身亡前幾個小時的採訪通話內容。報導中表示,還有多名大陸知名媒體調查記者與蔡雲峰通話,他們當時都不覺得蔡雲峰有自殺意圖。相反,他們都認為蔡雲峰在「有意求援」。

在蔡雲峰墜樓前大約11個小時,他留給記者們最後的話是「有警察以調查房屋的名義找上門來了」,隨後就掛斷了電話。

一位可能是與蔡雲峰最後通話的記者證實,當初他就判斷蔡雲峰的處境很危險。尤其是最後一次通話後,蔡雲峰一直處於失聯狀態,但他萬萬沒有想到蔡雲峰會死亡。

這名記者懷疑,「是涉事官員殺人滅口」。他說「聯繫不上他,自殺了?這傢伙,到底是自殺的,還是被搞死的?我徹底不懂了,我徹底不懂了。嚇人吧?哎呀,殺個人有什麼啊?他們殺了多少人啊!哎呀,就這樣。」

另一位在蔡雲峰生命最後幾小時通話的人,一直保持著沉默。自由亞洲表示,「未知是否受到壓力或威脅。」

根據蔡雲峰墜樓前一天發出的帖子,自由亞洲記者撥通了被蔡雲峰舉報的其中一名官員蘭州高新分局局長王文輝的電話。但是接通後被馬上掛斷了。

被蔡雲峰一同舉報的另外幾名官員,包括現任甘肅省政法委副書記徐永勝、已經升任公安部監所管理局局長的朱守科,以及調任消防總隊負責人的柳國柱,都沒有接聽記者的電話。

被指是見證人之一的範保中,曾擔任蔡雲峰主要舉報人姚遠的司機。但是範保中一聽是採訪蔡雲峰去世一事,迅速掛斷了電話。

而姚遠的妻子林明宇和女兒姚宇航,都已經棄用或停用了原來的手機。甚至姚宇航在北京單位的辦公電話也無法撥打了。

已經聲明不會自殺,卻在一個多月後「跳樓身亡」,中間究竟發生了什麼?財新網發文後刪除,又加重了人們的疑慮。而被蔡雲峰舉報的各位官員都在盡力迴避,官方又沉默不語等等,一切都顯得那麼的詭異。

今天網絡上突然有人晒出一張截圖。時間顯示對話是在9月17日的晚上,也就是蔡雲峰去世的三天前,和蔡雲峰聊天的是一位「廖局長」。

截圖中顯示,蔡雲峰很明確地說,「我的生命只有這兩天了,公安內部已經有人給我傳風了。可能針對我的計劃已經做好了,希望我死後您能把這個事情繼續下去。」

對蔡雲峰的說法,「廖局長」表示了懷疑,似乎不相信蔡雲峰會死。這個人問到,「也不可能這麼恐怖吧,怎麼生命就只有兩天了呢?他們能殺人滅口嗎?」

蔡雲峰隨後回答,「像我這樣的人,一般他們是不會動的。只要動我,就不會讓我活著出來。對他們來說應該也不願意這麼做,但到了這個地步,也沒有別的選擇。」

從蔡雲峰的說法,似乎他已經知道了有人要對他動手了。而且他深知對方的底細,只要動手,就不會讓他活著。特別是他說的時間很準確,「只有這兩天了」。就在他說出這句話後,只過了三天,蔡雲峰就「跳樓」了。

但是看蔡雲峰的說法,他似乎並不想死。難道真像那位記者猜測,蔡雲峰是遭人滅口嗎?想回答這個問題,我們必須要了解蔡雲峰舉報信中都說了什麼、涉及到了誰。

姚遠擁十二套房 買官行賄生活糜爛

有網民轉發了蔡雲峰9月18日發布的舉報信,也看到了蔡雲峰自己錄製的視頻。他在視頻中手拿身分證,對著鏡頭公布了自己的身分證號碼和手機號碼,以證明自己舉報的內容「全權真實」。

這是一封長長的舉報信,全文2萬字左右。從中可以得知,蔡雲峰原來是甘肅省嘉峪關從事酒店業的商人,他實名舉報的是甘肅省公安廳原常務副廳長姚遠及其妻子林明宇和其他幾十名高官的腐敗問題。

蔡雲峰自述,他和姚遠夫妻認識二三十年了,「過從較密」,所以對姚遠夫妻的腐敗情況有一些了解。他表示,舉報姚遠的問題不到事實的三分之一。

舉報信分為五個部分,分別為姚遠家的房產和財產、蔡雲峰和姚遠夫妻的一些事情、姚遠的買官行賄問題、姚遠的私生活以及姚遠夫妻斂財的一些手段等。

舉報信中表示,姚遠家有十二套房產,分別在北京朝陽區、上海、海南各有一套,在嘉峪關和黃山各有兩套,在蘭州有五套。但蔡雲峰表示,這只是他知道的「一部分」。

關於姚遠買官行賄問題,蔡雲峰表示知道有「三件事」。第一件事是2000年,姚遠打算升副廳長,分3次從蔡雲峰那裡拿走了20萬人民幣。「他(姚遠)說十萬塊錢給了時任廳長蔚振忠,另外十萬怎麼打點的他沒細說」。還有十萬,在姚遠升任副廳長後陸續還給了蔡雲峰。

第二件事是姚遠升任正廳長的時候。姚遠說,「送給時任省委書記陸浩現金三十萬和一件古董。這件事祕書武文剛、司機範保中都知道。」後來武文剛還跟蔡雲峰又說過這件事,省廳一個叫「林偉」的人「也在場」。

第三件事是姚遠幫女婿程華「安排工作」,去找時任北京市公安局長的傅政華。程華「當時是北京二炮的一個連職幹部」,「沒什麼能力,在部隊對晉升無望」。於是找傅政華,把程華安排在北京市公交分局。

姚遠給了傅政華多少錢不清楚,但是姚遠的妻子林明宇說了一件事。為了程華的事情「請傅政華吃飯」,席間傅政華的老婆誇林明宇的鐲子好看。然後林明宇就去洗手間,把鐲子擼下來送給了傅政華的老婆,而且額外又搭了三個鐲子。

舉報信中說,「林明宇常戴三個鐲子,一個大純金的,一個高級和田玉的,一個高級翡翠的」。「這三個鐲子就價值不菲」。

此外,蔡雲峰還舉報了姚遠夫妻混亂的「私生活」。姚遠和林明宇婚後一直不孕,就在姚遠因此鬧離婚的階段,林明宇突然懷孕了。蔡雲峰表示,姚遠的女兒姚宇航的血型可以證明真相。

另外姚遠趁職權之便,睡過不少女警察。「林明宇說在嘉峪關時,公安局稍有姿色的女民警都和姚遠有關係」。有的女警懷孕後,被姚遠用錢打發了。

蔡雲峰還揭露姚遠夫妻斂財、賣官的手段,其中有24名官員涉案。姚遠夫婦賣官主要集中在姚遠分管的公安消防和全省的公安局。舉報信中公開了那24名官員的姓名、職位、手機號碼和身分證號碼,有的甚至還包括具體時間、地點、人物、過程及細節。

從蔡雲峰這封舉報信看,所涉及的每一個官員都是實權在握。這些內容如果被高層盯上,那麼這些高官的職位就可能不保,一切都會失去,甚至可能因此到監獄裡住上一段時間。

如果要保住官位,不讓費力得來的一切失去,就得讓蔡雲峰把嘴閉上不能讓他繼續舉報。怎麼才能讓蔡雲峰閉嘴呢?只有死人才可能永遠閉嘴。於是蔡雲峰在聲明不會自殺後「跳樓」了。
*********************
請移步乾淨世界

以上就是我要跟大家分享的內容了。順便提醒大家,我們的節目目前也在乾淨世界這個平台完整上傳。鏈結就在視頻節目下方,大家下拉一下就可以看到,只要點擊就可以進入。

希望不論是新老朋友,請大家訂閱一下乾淨世界的《新聞看點》頻道,這樣就可以隨時得到我們的最新節目了,同時也是對沐陽的一份有力支持。

另外,沐陽的會員頻道「沐陽看點」最近也推出了不少新內容,比如五代人演繹天命系列,這是我們絕對獨家的內容。最近還會根據當前時事,推出兩期關於台灣研發核武器的節目,也是獨家內容。

我們是獨立的自媒體,不依賴任何政治勢力,我們只需要每一位觀眾朋友的支持。大家訂閱「沐陽看點」,不僅能獲得一些獨家信息,而且也是對我們莫大的支持和幫助。

好了,更多的不說了,觀眾朋友,明天再會。

《新聞看點》製作組

(責任編輯:李紅)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