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大家談】受害人爆料 柬埔寨詐騙集團驚人內幕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2年09月16日訊】今日焦點:過四次面試,竟入詐騙黑窩!黑衣人扛槍站崗,神祕園區囚幾千人;受害人被逼行騙,不聽話者「生不如死」;黑白通吃,幕後頭號操盤人物浮出水面?

大家好,歡迎收看週五(9月16日)的《新聞大家談》。我是扶搖(主持人)。

近期,柬埔寨的西哈努克港(西港)頻繁出現在媒體報導中,但帶來的卻不是好消息。

西港堪稱中共「一帶一路」的戰略重鎮,曾湧入大批中國資金、勞工和建設,打破了那裡的平靜,使其在短短幾年內成為中資企業和賭場的聚集地。

從此,潘朵拉的魔盒打開。當地看似變得繁華的同時,也淪為中國等國家的犯罪集團的黑窩。

柬埔寨成跨國詐騙集團聚集地 台灣人為何淪為『豬仔』?」「上百新加坡人受困柬埔寨詐騙集團基地,生活形同人間煉獄!」「柬埔寨為何成為人口販運的地獄?」——這些觸目驚心的新聞,將黑暗撕開一道口子,讓外界知道罪惡的存在,聽到受害者的控訴。然而,更多的受害者至今身陷囫圇,更多的黑幕也有待曝光。

本期節目,我們採訪到來自馬來西亞的陳萬慶先生。他在今年5月初被騙入位於西港的詐騙集團,被困3週後幸運逃離。他都經歷了些什麼?

【正規網站應聘 面試四次 進入柬埔寨「公司」】

扶搖:陳萬慶先生,首先請您介紹一下自己,以及您是被以什麼樣的方式,騙進那個詐騙集團的?

陳萬慶:我去柬埔寨之前的話,都是在大陸工作,都是在中國那邊上班,是在工廠裡面上班,然後當裡面的值勤員、經理,負責管理方面的比較多,然後負責工廠的輸出。

之前就是因為疫情方面,所以我就回來馬來西亞這邊,過後也在網上開始找(工作)機會,然後就碰到⋯⋯就是比較大的一個平台,在新加坡和馬來西亞這邊比較常用,它叫JobStreet,是一個工作招聘網。

因為我們念書、念大學的時候,都經常使用這樣的一個平台來找我們的工作,比如說第一份工作,或者我們兼職,都用這個平台去找。而且這個平台是受國家政府所承認的,而且是嚴控的。

所以那時候,我本身是通過這個平台去找,和以前一樣,然後就找到一個機會,就是說是海外發展的一個機會,然後裡面說是從事業務管理和推廣這一塊的。因為對方是一家從事在售後和售前關於電訊和網頁的建立還有維護,我是處於在這方面管理的崗位,然後需要我到當地和當地的商家還有機構進行推廣的配合。

所以那時候我就申請這項工作。然後他們也跟我安排了面試,其實加上電話的話也有四五次這樣子。面試的時間差不多是在我發簡歷後的三天內吧,然後就進行了每個星期平均一次的面試。

過後,就直接確認了去柬埔寨的行程,他們就幫我訂機票,幫我預定所有的東西,包括陸上的交通,等等。過後,當天我就去機場登機。

然後到了那邊之後,我就去到機場的大門,那邊就有一個人拿著牌子等我,他其實就是負責接我的司機。然後我就跟著他上了他的車,它是一輛商務車。

我就跟著他去到一個加油站,過後就有另外三個人也上了車。我以為他們跟我都是第一次來柬埔寨,都是來這邊上班的。但是後面我了解到,其實他們不是,他們是公司派來確保說我順利上車,然後順利到達他們的地方,就這三個人。

在路上,我也其實問了很多問題,包括比如說這個公司究竟是做些什麼的;然後你們在公司多久啦;你們是哪裡人呢;這裡目前的環境怎麼樣;食物啊;有多少人啊這樣子。我問了很多一些比較基礎問題。

但是很怪異的是,他們卻給我很不客氣的回應,就是叫我安靜地坐在那一邊別再問了,就說:坐在那邊,你想知道的東西,你到了之後你就會知道。他們這樣子回應我。

從那時刻他們的回應,我就知道不太對勁啊,而且我甚至覺得說,我是不是被人家綁架了,是不是被人家脅持?但是那時候我也出不去,因為我的周圍都是他們的人,後面坐著一個,我旁邊坐著一個,前面也有一個坐在司機的旁邊,他們三個就看著我,所以我沒辦法沒法做什麼東西。

就這樣就跟著他們的車一直到山腳下。其實我也不知道那個地方是叫勝利集團,我不知道。我是後期在裡面待了,也認識了很多人,然後從他們介紹才知道,原來我是在「舊山頂」。那個地方其實叫做⋯⋯西港(西哈努克港)的,名字叫「舊山頂」。它的園區也可以叫「舊山頂園區」,也可以稱是「勝利集團園區」。

其實勝利集團就是它的公司,它是一個以度假村為名義的園區。

扶搖:哦,這樣。

【黑衣人站崗 攝像頭監視 園區內的「7千人世界」】

陳萬慶:後我在山腳下,就看見有很多(穿著)全黑的男子,很多全黑的男警衛,全身上下(穿)黑長袖、長褲,然後有一些拿著長槍,有一些就是(拿)警棍,然後(拿)手電筒,因為到那邊已經是差不多半夜了。過後也有很多的警犬在那一邊。

然後我就好像每走100、 200米,就會有一個警衛的明哨,他們的守衛站在那邊。一直到我到了他們主要的出入口,就有一個自稱為阿虎的出來,把我接進去。其實這個人就是馬來西亞的一個代表來的。

然後進到裡面呢,他就帶我去進行各種各樣的檢測,用那個金屬探測器來檢測我全身上下,就好像類似機場這樣子的。

裡面是相當相當地大的。我在還沒有踏入裡面之前,就從外面看進去,裡面可以看得到有十多棟的高樓。後來知道都是睡覺大樓。然後我走進去的時候,我們走了差不多15分鐘,至少15分鐘,從那個警衛室走到我的睡覺大樓要15分鐘。所以你可以想像它的距離。那一個睡覺大樓還是比較靠近警衛出入口的,裡面還可以(繼續)走進去的。

在中間路途上,我看見有很多的警衛一樣在那邊巡邏;然後有路燈,而且有很亮的這個路燈,到處都有攝像頭。

我也有看見一些人在步行著去上班的,因為他們可能做夜班;也有看到一些光著膀子的,就是穿短褲和涼鞋的,然後全身、身體脖子都是紋身的,有龍有虎那一種的,光頭的。他們說的口音,聽得很清楚,是東北口音;有一些是說四川口音也有。然後他們講話很大聲,一邊抽菸一邊講話。

然後旁邊有一個比較年輕的女生,一個小妹那樣子的人,就抱著這樣子走。

這些人一看就是中國人來的,因為聽到很清楚,說的腔調就是中國的口音。

裡面它的樓的狀況呢,我觀察到比較低的大概是8層、9層這樣子,比較高的可以去到十一、二層這樣子,大概是這樣子,就從8到12層。它的那個睡覺大樓比較高,目測有十多棟,有十一、二棟,後來我有去算,大概有12棟這樣子。

我去的那個睡覺大樓每一層都平均有20間房間,每一間房間可以住4到6個人,four to six這樣子,然後我的那個房間是4個人。

我們大概計算一下,就是每一層是20間,我以每一個房間為4個人,一層就有80個人,然後我算平均10層就好了,10層你乘以80個人就是800人。

所以我每一棟睡覺大樓有800人,然後那邊有12棟,我不算12棟,算10棟,可能其中一棟不是用來住人的,或者是有一些房間不是用來住人,用來擺放錢或者其它的目的。所以800人乘10 棟,目測就有8000人。就是可以住8000人,裝8000人在裡面的。

扶搖:您確定這些「睡覺大樓」都是住滿人的嗎?

陳萬慶:你是講所有睡覺大樓都住滿人嗎?這個我不確定,我確定是我的那一層是住滿人的。如果你通過計算的話,大概可以裝8000人。但是後面我有通過經理了解,經理就是那個阿虎,還有後面我有得到許多人的驗證。

因為我們那邊有兩、三個飯堂,比較大的,裡面可以裝上千人的。它有分兩、三個吃飯的時間點,因為每一家小公司吃飯時間點是不一樣的。我是其中一個吃飯點,在裡面也認識一些其他國家的人,特別是越南籍的華僑、新加坡籍的,這兩個國家的我都認識比較多。

然後大家都有互相了解,也驗證了這個地方人口差不多在7000人口左右,整個園區大概7000人口左右。

【以太子集團為障眼法?詐騙窩點背景深】

扶搖:哦。那您有通過和這些人交談,了解到更過這個園區的運作模式或更多背景嗎?

陳萬慶:然後,我大概也知道了很多東西,因為我也不是一個坐著靜靜在那邊的人。我就認識了一些人,有了解到,包括通過公司的經理也了解到。

其實幕後的所有一切(操作)都是「太子集團」的一個大老闆,他的名字叫陳志。

我是後面回到馬來西亞有做了一些功課,也有了解到陳志這個人,他本身(原籍)是福建籍的,也是八零後的。後面他就通過某種關係,在柬埔寨這邊擁有了自己的企業,受到政府給他一個封號,然後也在那邊和洪森有很密切的關係。

所以他就是中國人來的,它就是「001」,他就是我這家公司的「001」。後面他有了這個太子集團,他就建立了這個東西,一個專門以物業發展和發展商為名的一個「企業」。

實際上,這只是不過是一個障眼法,小的一個企業,他其實真正從事的不是這一個,是他地底下的一些生意。比如說在世界各地,特別是在東南亞區這一邊,擁有一個很長的詐騙系統。

怎麼說呢,因為他們在這一邊,因為得到政府的「關照」,其實說白了,就是政府和他們一起配合的這個東西。就算是你要報警也好,你要找當地的執法官也好,沒用的,因為都是他們的人。因你左邊跟他說,西邊他們就知道了,很快他們就知道。

這邊是貪污到不成樣子。以前這些東西在電視劇裡面才能夠看到,但實際上這個真的是發生,真的是確有其事。

就是在這樣一個邪惡的地方,你根本就沒有辦法去奈何的了他們。你別說奈何,就算要自保,都可能是一個問號。

所以他們就在柬埔寨每個地方,都建立自己的一個園區,其中一個園區就是我去的,就是叫勝利集團度假村。它是以度假為名的一個園區,作為他們詐騙的一個窩點。

我扯遠了,把它再扯回來。然後回到這個園區,它是歸那個太子集團下面管的,這個也是差不多有7000個人。7000個人裡面,我所了解的,因為我認識的新加坡跟越南籍,他們也告訴我一些,其實在這個整個管理層,馬來西亞的管理層占了50%的。我們也知道是誰,我在那邊我不知道是誰,回來之後我查了查,做了很多功課,然後我知道他是誰。也有他註冊公司的這個名字全名,然後我也把他的交給警察了,但是警察感覺好像沒有什麼反應,等下我後面有再跟你細說。

然後至於說在這一個地方,有80%的人都是中國人。第一,「001」是他們的人,管理層50%是他們的人,然後中國人有80%受害者。哦,我不該講所有都是受害者,因為有些是自願過去的。就是說可能在他的地方,他找不到機會發展,已經沒有路,或者是為了要逃債,欠下巨款要逃債就跑來這邊躲藏也說不定,然後也有他們的通緝犯,我敢很肯定地告訴你,那些光著膀子的,(紋身)有龍有虎的,然後一邊走路講話很囂張的那一種人。那些人呢,身上是有案件的,我很敢肯定地告訴你。是有人去查嘛,這個東西。

然後,勝利集團的這個度假村,這個園區,其實它們的作用不僅僅只是提供場所和系統給予那些大大小小的公司——裡面有差不多70多家的大小公司。馬來西亞代表這一家公司其實是一個很小很小間的一家公司來的,裡面就20幾個人,靠近30人而已,沒有多少人。但是其它還有很多很多的公司,70多家裡面的其中一家,就是把我騙過去的這一家公司。

扶搖:裡面都是些什麼公司呢?公司老闆也會在那邊嗎?

陳萬慶:老闆不可能在那一邊的,老闆很「聰明」的,老闆不會自己在裡面,他會找他可以相信的一個人。他會找一個他自己人,就是代他管理所有東西在那邊,他就可能遠程操作。

扶搖:那麼您說的這些公司,它是有放公司的商標在那邊,您可以看到嗎?您怎麼知道這些公司的存在呢?

陳萬慶:他們是這樣,它是每一家公司都有自己的一個辦公室,它沒有放名字說是什麼公司,因為這些都是做非法的,不可能跟你跟來正的。它是「後面」來的,所以不可能告訴你它是什麼公司。

但那邊可以看得很清楚,每一家公司都有自己的辦公室。然後我的這一家公司也有自己的辦公室,那辦公室你開門進去有很多房間這樣子。

扶搖:您有認識其它公司的人嗎?

陳萬慶:我主要就是認識其它公司的人。我自己公司的,參加自己公司的人就不敢話多,因為擔心說⋯⋯我不知道究竟哪一個是「鬼」(眼線)啊,這邊跟大家講一下,後面就跟經理說,然後經理就知道了,後面就可能要這個電棒伺候了,這樣的一個東西。

故事有點長,所以我大概就能夠說多少就說多少。

扶搖:好的。

【向中國大陸報案 公安拒受理】

陳萬慶:其實這個東西我也有跟中國公安也有說很多,一直說一直說。我也有打電話,也有通過電腦去搜索,然後typing(輸入)live chat(即時對話)的東西問他們。但是他們給我的回應是說,我是馬來西亞人,我不是中國人,這個東西必須由中國人去立案。再者,我本身沒有在中國,我必須回去中國立案,我不能說在馬來西亞去立案。

但是我跟他講,我也是受害者,我是剛從那邊逃回來了,我不是被人放回來的,我是逃回來了。我這邊搜索的信息是⋯⋯

而且這個東西是得到其他記者(證實)。有個叫半島電視台,是中東的一個電視台。他們本身就拍了一個影片,我也有發給你,裡面你去看一下。它裡面,有在15分鐘點多少有介紹這個Victory Paradise Resort(勝利天堂賭場度假村),有介紹這個東西的。這家園區就是關我的園區。

我為什麼要拿這個東西來說,因為他們是更加客觀來支持我所講的東西。因為我的手機根本就被人家拿去,我何來證據去指控他們呢?所以我就通過我的描述,再通過我做了一些功課來驗證我講的東西,所以我就找到這家電視台,這家電視台之前也面試過我的。過後呢,全部都是你們中國人,為什麼你們(公安)什麼東西都不做?

再者,你們(中國)受害者加上那個犯罪分子都有(占園區總人數)80%,有成千人在那邊了,為什麼你們一點動作都沒有?你們沒有做些什麼東西嗎?

它(公安)說,不好意思,我們很抱歉聽到你這樣的一個經歷。但是你要立案,必須要回來中國,這是他們告訴我的。所以我沒辦法做些什麼東西,他們也不會去做什麼東西。所以我是很失望,很遺憾。

扶搖:嗯,是。

(畫面):

根據陳萬慶的講述,本節目嘗試致電太子地產集團,以及勝利天堂賭場度假村,請求置評,但電話均無法接通。

本節目也向勝利天堂賭場度假村的招聘郵箱發送電子郵件,請求置評,截至節目播出前未獲得回覆。

【以高薪高職位為誘餌 騙應聘者上鉤】

陳萬慶:然後,再回到這個園區。

扶搖:好。

陳萬慶:那個經理阿虎還是帶我在裡面參觀一下,來跟我大概講一下。通過他介紹,我大概了解幕後的集團就是太子集團。

然後阿虎他就帶我去到我睡覺樓,我也把我的東西行李全部放在裡面,他在外面等我,過後他再帶我去樓下去看,介紹一圈下面有什麼東西什麼東西。

裡面是一個很大的一個園區,裡面有場所,有KTV就是唱歌娛樂的那一種東西;裡面還有那個按摩中心,然後按摩中心屬於黃色的,裡面有那個性服務的;再來有各種各樣的便利店,可以買日常用品那些;還有理髮的;然後還有打桌球的;還有一些Disco,就是那裡面可以蹦迪的。

然後裡面,甚至後期我還發現裡面還有毒品這種東西。因為那一些在裡面不聽話的人,如果經過多方面勸都沒辦法的話,他們會給你注射⋯⋯你聽過冰毒嗎?就是打那些讓你可以亢奮,讓你可以興奮。主要就是用毒品來控制你,你會上癮的,你上癮之後⋯⋯他們不會注射太多,因為那個很貴的,他們不會注射太多,就給你可以去上癮。上癮之後,就用那些東西來逼你工作。

這個是我所聽到的,而且我親眼目睹。

至於說那個其它的辦法,因為他們有幾種辦法去控制裡面的人,除了毒品之外,就是通過製造一些恐懼,比如說你的KPI(績效指標)沒有達標啊,就用電棒來處理,用電棒來打你這樣子,或者把你關在小房間,我就是其中一個被關在小房間的。關了之後,我的腳下面都潰瘍啊,都爛了。我有發一些照片給你,那是上個星期拍的。

因為我被帶到這個地方之後,其實第一,我是很抗拒的。因為我講,你跟我說的東西為什麼跟面試說的東西全部截然不一樣呢?面試你告訴我,過來這邊做業務方面的推廣,然後我要跟你跑銷售的,要去管理整家公司的經理,但是⋯⋯

扶搖:抱歉,我打斷一下。您剛才提到是經歷了四次面試才應聘上這份「工作」的,面試的時候對方都說了些什麼呢?

陳萬慶:它是平均每週有一個面試啦,第四次、最後一次面試就是確定我的行程,然後確定我的時間,教我怎麼走,去那邊要做什麼東西,帶什麼東西過去。

其實,他們最初把人家騙過去,是用高薪的方式把你誘騙過去,去當客服,他直接跟你講是當客服。那麼後面他們發現客服這個字眼好像有點敏感,他們就換其它崗位,可能用高薪,說你是過去做HR的(做人事的);或者是用高薪把你(騙)過去,說你過去是做工程師的,你要畫圖紙啊;或者是讓你過去當一個主管,或者是當一個類似的,就是要負責整個operation(運作),整個行政的一個HOD(部門主管),這樣的東西。

其實這就是第二種方式的騙。

第一種是他直接告訴 你,是過去當客服的。後來知道當客服這東西沒有人要去當,他就以隨便說出一個比較「高大上」的職位。我就是「中」這一個。跟你說有這樣的一個空間發展,你過去。其實不是,我就是過去那邊當客服,它只是讓我過去當客服。

【假客服 真詐騙 「智囊團」編全套行騙劇本】

扶搖:當客服是給人打電話是嗎?具體要說些什麼呢?

陳萬慶:當那個客服人員,就是跟著他們的「劇本」,跟著他們的名單,劇本、名單、假帳號,全部都是這個勝利集團提供的。

所以為什麼他們那麼「強大」,他們有自己的「智囊團隊」,有自己的科技科研團隊,在後面研究「故事」。名單呢,他們是通過第三者拿到,我不知道他們怎麼拿到。

類似有時候有人家打電話給你:扶搖小姐,你有沒有興趣辦信用卡或者辦保險?這樣的東西,他們就類似這樣的一個渠道拿到這個名單。

然後「劇本」也是他們自己構思出來的。每一個劇本⋯⋯針對不同樣的人有不一樣的劇本。所以換句話說是,沒有人可以說他是不會被騙的。因為用在你身上的劇本,這個就是一個關鍵點,就取決於我們用什麼樣內容來讓你上鉤,用什麼樣的劇本來誘你上鉤。

所以在他們的眼裡,或者簡單來說,所有人都是會被騙的,只是看什麼劇本用在你身上而已。然後剛好這個合適的劇本用在我身上,我就中了,然後我就過去。

然後他們也有自己的「培訓」的一個計劃,給新進的詐騙人員培訓的,比如說他們有心理學的一個負責人員跟你講講,女生的心裡是怎樣的,男生心理的素質又是怎樣的,你要怎樣子,面對不一樣的人用不一樣的劇本去接近他們。

他們除了有提供名單,有提供劇本,還有提供假帳號。那麼假帳號呢,他們有成千個、千百個帳號,目前一直在增加。帳號裡面,我舉個例子,因為在東南亞,比如說我是馬來西亞人,我被叫過去,我是專門去騙馬來西亞人騙新加坡人,然後他們這些背景故事,都是以新加坡人或者馬來西亞人為背景的。

舉個例子,比如說我的其中一個假帳號是一個女生,阿莉、莉莉,這樣子的東西,是一個女生,然後是一個家境很貧窮的,因為通過各方面的努力,甚至是貸款獎學金才有幸踏入大學,在學校裡面學習,在裡面也受到人家的歧視,人家看不起我,各種各樣的故事。

然後裡面也有放每天早上早餐吃些什麼東西,也有一大堆照片,然後家庭照片,你跟你媽媽的照片、跟你爸爸的照片怎麼樣,在裡面寫到很清楚。還甚至有視頻,大概介紹一下你在做什麼東西這樣子。然後就以這個假的帳號,去靠近那個我們的名單裡面的人選。

扶搖:像您剛才提到的這種情況,這些照片和視頻是從哪兒來的呢?這個莉莉是誰?

陳萬慶:假的,是一個假的。然後這人呢,是他們從外面找人進來當演員拍的,或者是他們內部人員拍的。這些假帳號不是公司自己弄的,是勝利集團自己的構思。

他們有一個「智囊團隊」,他們有一個technology team(科研團隊)。這個科研團隊專門針對所有假帳號去做各種的製作,假視頻的製作、假帳號。因為你要創造一個假帳號很容易,但是你要創造一個假帳號之後,那個帳號裡面的內容你要很清楚地寫出來,你是什麼什麼樣子,你的背景啊,你做什麼東西,可信度會更加的高啊。如果那個假帳號的人過來找你,你會更加相信他。哎,你確實有這個人,而不只是一個假的照片而已。所以他弄到好像你感覺這個是真的。

扶搖:那他們是通過什麼樣的平台去騙人呢?就是說他給你這個假帳號,包括有照片、有視頻,他們是把這些東西放到哪裡呢?

陳萬慶:郵件,我們通過⋯⋯因為我們拿了那些名單⋯⋯我先回答你的問題,Facebook 、instagram肯定是有的,因為這兩個在新馬都經常用。因為我是騙新加坡、馬來西亞人嘛,所以instagram跟Facebook肯定有,因為新馬人都是用這一個比較多。

扶搖:那這些帳號要做得像真的,得去不斷更新內容啊?

陳萬慶:有人負責去維護這些假帳號的,假帳號不是弄了之後丟在一邊不管了,有去維護的。

他們一創建這個帳號的時候,上傳它的影片,上傳它的視頻的時候,他有時間。他們有做得很細的,不是很隨隨便便的,給你做得很專業的,做得很好的。

它裡面比如說上傳這個video(視頻),是在某年某月某日上傳幾點上的,他們有recorder,有那個記錄的。所以他們會去維護、會去更新的。所以這些東西他們上傳在裡面之後,這些資料總得要有人去用,用的人就是我們這些這群「客服人員」去用。

他們這些集團所做出來的東西就是給我們「客服」,然後我們每一次登陸的話,其實不只是一個帳號,可能7個可能8個,然後我也有8個假的帳號,而且有時候還要互相切換這樣子。

扶搖:那同一個操作者,短時間內切換多個帳號,Instagram 和Facebook沒有任何反應嗎?系統不會覺得這些帳號很可疑嗎?

陳萬慶:不會,他們不會知道我是同一個人的。我們每個人有10個手機,還有2個電腦屏幕,所以有10部手機加2個電腦屏幕。

那個資料其實都是通過勝利集團提供給我的,勝利集團提供給我們的公司的。

然後「培訓」啊,該講什麼話不該講什麼話,還有就是一些怎麼把錢給轉出來的系統,都有。

然後「培訓」時間是用了差不多兩個工作天。其實每一天工作都超過15個小時以上的,之前答應的薪水都不存在了,因為現在他們是說我是在「考核期」方面,一切必須經過考核之後,才能夠去決定我的工資是多少。

所以那四次面試根本就是一個笑話來的,就是一個笑話來的。

【不甘坐等被賣 開始自救計劃】

扶搖:哦,這樣。您剛進去的時候,有想辦法逃離嗎?

陳萬慶:那兩天培訓之後,就開始我的工作,我也知道我沒辦法離開。因為其實我也問他們,就是說不準我離開。第一不準離開這個園區;第二,我在晚上睡覺的時候,不準離開我的睡覺大樓,必須能夠在我睡覺大樓裡面走,就可能過的晚上幾點幾點你不能夠走出去,你必須在你的大樓裡面而已,你不能出去。他們告訴我說外面很危險的,危險個屁,就是你們就是最危險的。

扶搖:那您在裡面認識的被騙進去的人,他們被困在那裡多久了?

陳萬慶:他們比我長,有新年之前就是年前過來的,去年過來的也有。一年多兩年這樣子吧。 anchor-20

扶搖:他們有薪水嗎?

陳萬慶:跟我情況差不多一樣,過去那邊是(承諾)這個工錢是多少,去那邊之後就是totally different(完全另外一回事),跟我情況是差不多一樣,就是沒有以面試所談的。

扶搖:那些人有嘗試要離開嗎?

陳萬慶:其實他們都比較懼怕,比較害怕,都不敢走,也不敢提跑,或者是離開這兩個字。

其實那時候我也邀約他們一起和我走,但其實他們也跟我一樣有兩種的想法:第一種,幫我們跑出去的人,他能不能夠相信,他是不是真的要幫你跑出去的,還是他只是幫你,後面的就跟管理層說;第二種可能性,就算他願意幫你也好,萬一被抓到怎麼樣,那個下場會不會更加地不好,那樣子。所以他們也很怕,不敢去。

扶搖:那些人都是什麼年紀呢?

陳萬慶:他們都很年輕,都二十幾歲,有一個十多歲的,19歲,應該是越南籍的吧。越南籍有個十幾歲的,他甚至一邊說他很想家,很想爸媽,但是他也很怕。然後這樣講之後,眼睛裡面都就感覺到他很擔心,就不敢走這樣子。我也理解,因為我自己也很怕,別說他們,我自己也很怕。

那時候,因為我不甘這樣子靜靜坐著等,每一天過一天這樣子,我不知道最後⋯⋯我可能跑不出去,或者是會面對被賣去其它地方,因為其實他們也有擔心被賣走的風險,我也是有這樣的一個擔心。

但是我既然已經來到這一邊,我要做一些東西,我也不可能這樣子乖乖地聽你們講,然後什麼都不做,你叫我做什麼就什麼,我之前也不是這種人來的,我是比較好動的人。

——————以上第一集——————

~~~以下為採訪問題~~~

1. 請先簡單介紹一下您自己。

2. 您什麼時候被騙?怎麼上當?被帶到哪裡?請說說過程。

3. 您在那裡受到怎樣的虐待?被逼迫做什麼事?請詳細說說。您有記錄下證據嗎?

4. 那是一個怎樣的地方?規模多大?人員結構怎麼樣?老闆是誰? /// 據您所知,被關在那裡的受害人有多少?來自哪些國家?

5. 被扣押期間,您嘗試過哪些求救辦法?效果如何?

6. 您最後是怎麼逃出來的?

7. 這次事件對您造成哪些傷害?(精神/物質)

8. 您出來後有報警嗎?有嘗試營救仍被扣留的人嗎?

9.  您覺得這種騙局,個人怎樣能避免?社會/政府怎樣做可以更好打擊罪犯?

網絡收看方式:

新唐人網站:https://www.ntdtv.com/
新唐人YouTube:https://www.youtube.com/user/NTDCHINESE
大紀元新聞網:https://www.epochtimes.com/b5/nf1334917.htm
支持新唐人:https://www.ntdtv.com/b5/donation.html

新唐人大紀元《直播節目》製作組

(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