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洩 —— 一名大學生的覺醒之路(五)

屠生

(五)

(2)粉紅的養成

中共追崇的是愚化教育,洗腦教育以鞏固自己光輝形象,以防更多人有自己的想法判斷,看清自己的嘴臉。因為中共掌控媒體和信息,所以這種愚化教育能貫穿人們從小到大的一生。他們不會鍛鍊民眾獨立思考的能力,反而要把自己作為一個絕對正確的權威讓人們逐漸喪失這種能力,把民眾培養成一個沒有自己想法,極易煽動的傀儡。這樣,他們才能乖乖地「堅決服從黨的領導」。

單純的誇讚共產主義,宣揚馬列主義難免會有些此地無銀三百兩,中共的洗腦手段也在與時俱進。他們會把中共,黨,國家,中華民族這些概念糅合在一起,張口閉口就代表人民,讓人覺得中共是一心為民的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領導者,把「偉大的共產主義」重複一千遍,一提到這個詞,人們就覺得共產主義是一個無比光明與正確的東西,中共包括它的這些主義,理論就能被披上光偉亮的外衣,是無比正確且不容褻瀆的存在。

任何信息,經過中共廚房的烹飪,就會成為新聞聯播的報道,人民日報之類的黨媒的文章,成為紅媒的「新聞」,成為牆上貼著的標語,成為政治書上的一句話……總之就是經過中共加工後的菜品,傳遞到民眾的口中。大部分人是不會反對吃下去的,因為這些菜品添加了「對中國的稱讚」「前景的一片光明」「讚美本國貶損外國」這樣的常人喜聞樂見的添加劑,充分抓住了人感性的弱點,這些話他們是很愛聽的。所以甭管說的對不對,這些菜健不健康,它好吃就行了。有形無形中,這些菜品都會增加中共的親和感,增加民眾對它的認可度,甚至產生對外界的敵視。

下面,我就逐條細述。

中共互聯網監管

如果我說在中國大陸所能看到的咨訊報道,都是中共願意希望,能給我們看到的,應該沒有什麼問題吧。

在北京準備紀念中國人民抗日戰爭暨世界反法西斯戰爭勝利70周年盛典之時,北京街頭出現了寶馬公司子品牌MINI這樣一則戶外廣告:「了解世界的兩種方式,翻牆或者MINI」

「這不是在公開諷刺中國政府對互聯網進行監管嗎?」一位看見這廣告牌的市民稱這則廣告充滿了政治諷刺並且很有挑戰性。中國是世界上通過立法來維護網絡安全的國家之一,以避免「黃賭毒」等有害信息在境內利用網絡肆意傳播。所謂「翻牆」是一個網絡新興詞彙,是指通過代理軟件瀏覽不受中國政府法律監管的網站信息。

但可笑的是,黃賭毒依然隨處可見,能威脅到中國共產黨的言論報導卻是被屏蔽的乾乾淨淨。

它們似乎很害怕讓中國人可以不經過他們的審查自由地交換思想。

它們修建了一個規模龐大的網絡長城,用大量人力物力維持這座長城的穩定運行。和秦始皇奴役人民修建的長城不同的是,秦始皇的長城是為了抵禦外敵入侵,而中共的長城是為了防範自己的人民。

每當你想發布一個視頻,或者在一些沒有實時審查的網站下面發帖,你的內容總是要在通過審核後才能發表。而在一些可以即時發布評論的網站,你發布的言論同樣會經過網警的核查,一旦發現「不和諧」的內容,便是會被即刻刪除。每當到了敏感時期,各大直播平台的彈幕全屏模式總是會莫名其妙的處於維護狀態。

在這座網絡長城裡面,簡稱牆內的人,他們的政治評論很可能被記錄下來(因為中共國的「實名制」,網警可以很簡單地通過帳號找到其持有者),人們在發表一些反共言論後,甚至會被警察查水表,記錄在檔案。

一些作家、老師,在發表了一些包含反對中共的言論的文章後,其所有作品會被下架,封禁,甚至人身自由遭限制。

所以中國有政治敏感一說。任何清楚中共的知識分子都不敢對它有過多評判,普通百姓也不敢大張旗鼓地討論政治。即便不是像我這樣挑明了說,人家拐彎抹角,用溫和的手段表達出來,都不行。

可是法律上又沒有明確寫明不允許批評政府,民眾也無法直接獲悉有人會因為說政府不好而獲罪,而封殺。這樣,它就讓很多百姓誤以為它們其實很民主,允許異見存在,只是它們做得很優秀而沒有人說它不好。只有在人以身試法,在發表對政府不滿的言論後被刪帖,被請喝茶後,才會發現其實他們的言論是受限的。

所以,國內很多人並不清楚中國的各種潛規則,常常有一種他們活在一個民主法制的社會的錯覺。

它們在維穩這方面的作為可以說舉世無雙。

你孩子丟了,或者說開車撞人的人肇事逃跑了,嫌疑人它們找不到;你被電信詐騙了,被微信騙錢了,騙子它們找不到;中共官員貪污了多少錢,有多少資產,它們更不會管。但是你在網上說了什麼反對共產黨的話,你會第一時間被靜音,馬上就會有警察請你喝茶。

牆內的人,他們上不了Facebook,twitter,YouTube,用不了Google,就連中國人自己發明的抖音,國內的人都只能用牆內的,而不能用國際版的Tiktok。因為那些平台,不受中共掌控,人們可以接觸到未經中共審核的敏感信息,人們可以自由地和本國以外的人交流想法。

它們不搞一人一票的普選,理由是那樣會耗費大量人力物力。但是它們卻捨得耗費大量人力物力財力,維持中共的防火長城的運行,來屏蔽外界的信息,來監控人們的言行,控制住他們的思想。

但可笑的是,在這樣的情況下,一些人仍然堅稱中國有言論自由。好!如果照他們的邏輯,我們有說政府不好的自由,只不過說完了要被網警查水表,要進派出所,那我是不是也可以說,我們有殺人的自由,只不過殺人要被判刑?

是的,中國有言論自由,不過就像我開頭說的,只有一次,你說完了,就要看你說的是什麼,中共會不會給你下一次說的自由。

如果言論自由只是你有張嘴,想說什麼就說什麼的話,那從人會用語言溝通開始就可以說他們有言論自由了,何必在把它寫進憲法?

言論自由不單單是可以把自己的意見表達出來,而是在表達之後,不用擔心被報復,可以免於對強權的恐懼,放心大膽的說話。

剛剛翻牆時,給我最強烈的感受就是,世界上,只要是有網絡存在的地方,那裡的人民可以自由的了解世界各地的信息,可以和世界各地的人打交道。而中國,雖然也有網絡,但卻像一座孤島,任何信息的傳入與傳出,都要經過中共的審核,對它們無害的,它們會搭載進來,中國人只能根據中共給他們篩選好的信息來了解世界,並不能自發主動的去了解世界(除非你出國),人們眼裡的世界就是中共想讓他們看到的模樣,而且這座孤島裡面的信息相互傳遞也同樣會經過他們審查,儼然就是一座關押著14億罪犯的監獄。

在我開始主動去懷疑中共,發現它的言論控制之前,我對它還是存在些許信任的。

(要說那些從小到大在我耳邊宣傳中共的話對我一點影響都沒有,那不現實。但是我有我自己的評判標準。用事實說自己好的內容,我信三分,用合理的理論說自己好的內容,我信一分,而連敵對者都不得不承認的好的內容,比如孫中山,比如國民政府治下中國的快速發展,我基本會信)

因為,我以前下意識覺得,我現在所處的,已經不是那個過去的封建專制的皇權社會,而是一個21世紀的現代文明國家。我們有我們的言論自由,我們有信息自由,我們可以監督政府,我們可以報道政府的醜聞,我們有我們的民主選舉。在此前提下,我們看到的信息應該是比較貼合實際的。既然大家都喜歡說中共好,那它或許真的挺不錯,那我先姑且相信吧。

但是,當我知道連信息自由,言論自由這些基本的前提都不滿足的情況下,我得以認定原來我是不能說中共不好的,那麼我對中共僅存的一點好感也隨之破滅。

可就連許多有理性的年輕人都會信任中共的很大原因,就是他們不知道他們現在所處的是這樣一個環境。要讓國人擺脫洗腦,難就難在要讓他們清楚其實中共國是專制的,是信息閉塞的(如果知道這麼一個大前提,理智的人就會清楚,這些信息是經過中共篩選的,有很多是它想給我們看的,其實它可能幹了很多骯髒的勾當,只是不被允許公之於眾。這樣就會有一個警醒,就不會過度相信他們所能看見的)。但是在中國,知道有這麼一個消除異見的牆存在,知道我們是被圈養的,知道我們是不被允許使用國外的app的僅僅是很小比例的人。

可是你不翻牆又難以知道有牆存在,就算知道有牆存在,沒有親自去牆外看看,又難以知道原來有這麼些多本應存在但被限制的信息,又何談去翻牆呢?除非有人教你;或者突發奇想對境外網站產生好奇,憑自己找到上外網的方法;又或者有出國經歷,不然你就只能老老實實呆在中共給你粉飾好的牆內世界。這也是大多數人活在楚門的世界,難以擺脫被洗腦的重要原因。

(待續)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作者提供/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