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文:蘇州日本風情街,尋釁滋事的為何不是那位警察?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2年08月17日訊】中國一個普通女孩近日因為在蘇州新區的日本風情街身穿和服拍照,竟被一名警察粗暴撕壞衣衫,並以「尋釁滋事」的罪名強行帶回警局「盤問」了5小時。在中共小粉紅們打了雞血般狂熱叫好之後,越來越多有理智有良知者對這起事件及涉事警察給予了嚴肅的追問與抨擊。

中國博主「蕨代霜蛟」日前在其微信公眾號上針對此事件發表了一篇評論文章,直指真正尋釁滋事的人,恰恰是那個氣勢洶洶欺凌弱女的警察。現將全文轉載於下。

不開玩笑、真心請教所有朋友:蘇州日本風情街的事件裡,尋釁滋事的為何不是那位警察?

完全無法理解。在我看來只要是現代社會,無論外在展現形式如何,若真要追究【尋釁滋事】的話一定是那位警察、而且只可能是那位警察。

驚呆了、懷疑自己是否墜入平行宇宙了:視頻看到最後(實在過於噁心我沒有興趣再去全程截來放在這裡),被直接扭送入局、服裝都被撕壞的竟然是一位360度環視找茬也沒有任何細節能夠栽贓的最普通女孩。是如何程度的自信、能夠讓這位警察有膽量放肆到這個地步?匪夷所思。

①蘇州新區的日本風情街據我記憶應該已經有20年左右歷史,作為這個片區的警察這麼愛憎分明眼裡不容一粒沙的話為何不先去取締整條日本風情街?或者在任何敏感日期如8.15、9.18強迫全街停業?為何要去對一個年輕女孩下手?是找最軟的柿子捏嗎?蘇州作為最早大規模引入日資工業企業的國內城市之一,當年日本風情街根本不是為了作為景區創設的、而是為了服務駐華日企員工的日常生活體驗。中國商家竟然為本地日企服務?警察為什麼不先砸爛這些商家?

②既然還讓日本風情街大搖大擺正常營業、為什麼一個愛美的年輕女孩不可以穿著和服來到日本風情街融合背景和自己的服飾拍一些自己喜歡的照片?假如穿和服就是尋釁滋事的話,女孩背後整條街上鱗次櫛比的日式建築與店招牌是否已經在代表日本向中國宣戰的節奏?

③中國哪條白紙黑字的法律條文或公共條例規定穿和服走在街上是不被允許的?遑論尋釁滋事。既然沒有任何一條禁止,女孩穿任何不觸犯法律法規的服裝走在路上關你屁事啊?視頻簡直太扭曲了,裡頭的警察竟然敢這樣訓誡一個合法守法公民,說『你穿漢服我一定不管你,你穿和服是什麼意思?』怎麼,規矩是你個人立的?那漢服和和服之間還存在的無數灰階應該如何理解?如果我穿著漢服與和服的混搭,或者我只是穿著漢服上面印刷和式紋樣圖形譬如櫻花或浪花的話,這算是漢服還是和服?你怎麼判斷?你給我明確guideline清單麼?還是說我作為女孩子以後出門前應該先加你這個警察的微信和你確認好今天的衣服可不可以之後出門才算是合法公民?

④女孩子根本不是在任何敏感時間點上去日本風情街的,而是8月10日。有什麼問題?我覺得特別詭異的是為什麼會在昨天和今天發酵?為什麼會有這樣神奇的延遲?不晚更少更多、恰好掐在昨日今天,真的是那麼偶然的流量發酵過程,還是時代裡應運而生、瞄準流量最大化的新手法新默契?

⑤警察的基本教養缺乏、無禮和粗暴到了令人髮指的地步。視頻從頭到底,女孩溫和輕聲,小心回復與質疑,沒有任何情緒帶入、言辭挑釁、胡攪蠻纏或者反唇相譏,相反所有的情緒帶入、言辭挑釁、胡攪蠻纏若要說有的話,全在警察這方。其完全沒有正當理由的、莫名其妙貫穿始終的激情亢奮,讓我本能懷疑是否昨晚咳藥了、還是前段時期去澳門葡京賭場輸慘了、還是在家打傷老婆後順便還被查出雙相情感障礙了、抑或背後還有其他神奇的瓜譬如追求這個女孩反覆被拒後懷恨在心,否則以常人的認知根本無法理解他是如何做到面對這樣一個女孩子高聲怒吼的。到這裡已經不是圍觀者憤怒與否的問題了,而是根本看不懂無法理解,飛越瘋人院般的劇情了。一般的人,真的即興表演戲加足了都演不出來。

⑥女孩問你到底以什麼名義逮捕我的時候,警察脫口而出四個字:尋釁滋事。這是什麼?這是毫無執法邊界意識甚至喪失了正常現代社會人基本常識的濫用職權,到了肆無忌憚的地步。尋釁滋事這個罪名在這條視頻裡恐怕你羅翔法律課還要經典、還要淋漓盡致地展現了其天然缺陷,那就是極其容易淪為什麼都能隨意百搭的口袋罪這一現實。一個360度顯微環視也找不到任何問題的女孩、在小心翼翼低聲下氣質疑對方執法、表達了自己應有權利之後竟然不由分說被砸一句尋釁滋事後帶走、造成服裝毀壞、個人物品沒收、自由時間與空間、生活節奏和體驗、個人尊嚴與名聲遭受嚴重影響。基於這一事實、蘇州這位警察的這次行為本身無論是按照現行法律還是中國文化倫理還是一般社會常識,已經構成了不折不扣的真·尋釁滋事。

如此公職人員,在愛國的名義下,隨意解讀法條、肆意親害公民的基本權利、濫用職權,這種行為才是對國家法律和公職人員形象最惡毒的破壞、是真正的高級黑、愛國賊,有基本現代社會常識的任何人都絕對無法接受、不能原諒。

假如這位穿和服的女孩得不到公正合理的糾偏,那麼當年西安抗日遊行那天開著豐田車外出營生的私家車主的行為一樣也能口袋一套、萬能解讀為尋釁滋事—-『你為什麼早不出來晚不出來偏偏今天要開著日本豐田車出來,你是打算故意挑釁嗎?』如此一來手持U型鎖狠砸致其癱瘓的暴徒是否可以理解為面對尋釁滋事的正當防衛or伸張正義?如果這樣,人間會扭曲到什麼地步?

警惕日本復活軍國主義沒問題、嚴辭批判日本右翼妄圖洗脫戰爭罪行很正確,尤其在今天這樣的日子裡。但請注意,這和極個別公職人員藉此大義肆意破壞國家法制的嚴肅性、拿普通公眾裡的弱者捏軟柿子發洩私慾的變態完全是兩回事。

所以不開玩笑,最後還是想請教所有朋友:蘇州日本風情街的事件裡,尋釁滋事的為何不是那位警察?還有,女孩應該得到起碼的糾偏、基本的公正對待。

(轉自微信公眾號「蕨經」/責任編輯:何雅婷)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