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年真相】狂撒幣卻成敵人 中共援阿鬧劇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2年07月26日訊】觀眾朋友,大家好,歡迎收看《百年真相》節目。

上世紀60年代,中共和阿爾巴尼亞的關係全面升溫。中共在國內幾千萬人餓死的情況下,竟然取代蘇共,成為阿國最大的金主。但是到上世紀70年代末,這個「無私的金主」,卻被阿國說成是「最危險的敵人」。

阿爾巴尼亞為什麼翻臉不認人?中共又為什麼要做冤大頭?今天,我就跟大家談一談這齣鬧劇背後的故事。

中共瘋狂向阿國撒幣

新華社駐阿爾巴尼亞首都地拉那分社的首席記者王洪起寫過一篇文章,叫「中國對阿爾巴尼亞的援助」。文中記錄說:「1954年至1978年,中國向阿共提供援款75筆,協議金額為100多億人民幣,阿成為我對外援助受援國人均數額最多的國家。」

100多億元人民幣是個什麼概念呢?1978年,阿爾巴尼亞的人口是256萬,相當於人均收到3,900多元。而當時,中國人均年收入才200多元。

那麼,這麼多錢用在了什麼地方?中共為阿爾巴尼亞興建了鋼鐵、化肥、制鹼、制酸、玻璃、銅加工、造紙、塑料、軍工等新的工業部門,增建了電力、煤炭、石油、機械、輕工、紡織、建材、通訊和廣播等部門的項目。

這不僅大大提高了阿國的工業化水平,還出現了一個怪現象——援助過頭了。耿飈1969年出任中共駐阿大使,他後來在回憶錄中說:「我們援阿的化肥廠,年產20萬噸,平均一公頃地達400公斤,遠遠超過我國農村耕地使用的化肥數量。而軍援項目之繁多,數量之大,也超出了阿國防的需要。」

耿飈在實地調查時看到:阿國馬路邊的電線杆,都是用中共援助的優質鋼管做的。他們還把援助的水泥、鋼筋用來到處修建烈士紀念碑,在全國共修建了一萬多個。中共援助的化肥,被亂七八糟地堆在地裡,任憑日晒雨淋。諸如此類的浪費現象,多得數不勝數。

王洪起的文章也有類似的回憶。他提到,中方好不容易運去的大量鋼材、機械設備、精密儀器等,阿方隨意堆放在露天地裡。中國專家看到這樣嚴重的糟蹋,心疼得直掉眼淚。當他們提醒阿方不要隨便浪費時,對方竟毫不在乎地說:「沒關係,壞了,沒有了,中國再給嘛。」

聽聽,他們眼裡的中國,多麽地財大氣粗!但實際情況呢?這些援助,大量發生在大躍進運動後的「三年困難時期」、十年文革期間和唐山大地震後。也就是中國經濟十分困難,中國人自己還吃不飽飯,甚至餓死幾千萬人的情況下。

說到挨餓,王洪起還談到:「在上世紀60年代初,為了緩解飢餓,中國擠出極其寶貴的外匯,從國外進口一些糧食。但只要阿爾巴尼亞說需要,中國(中共)就把進口的糧食送給他們。1962年,阿駐中國大使馬利列到中國要求糧食援助……恰巧當時,缺糧食的中國向加拿大進口了大批小麥,幾艘載滿小麥的中國輪船正在大西洋駛往中國,接到中央的命令後,立即改變航向,調頭駛向阿國的港口卸下了全部小麥。」

中國人被迫成冤大頭

中國人等著救命的口糧,就這麼說送就送了。當時的阿爾巴尼亞真的比中國更需要這批小麥嗎?獲得中共這麼多援助的阿國,又是怎樣回饋的呢?

耿飈回憶說:「我們幫他們搞了紡織廠,但他們沒有棉花,我們還要用外匯從埃及買進棉花給他們。他們織成布,做了成衣,還硬要賣給我們。」

王洪起更詳細地記錄說:「阿在國際市場上賣不出去的一些劣質商品,如香菸、童裝、紡織品等,都強行塞給我們包銷。人們可能還記得,一毛二一盒的『鑽石』牌香菸,就是阿爾巴尼亞的。價格雖然便宜,但人們並不喜歡。」

就連他們自己的最高領導人霍查,也不吸本國菸,而吸中共為他專門製造的筒裝「大中華」。這種特供菸不帶過濾嘴,但對尼古丁做了專門的處理。

耿飈透露,「在阿方領導人看來,向中國伸手要援助,似乎理所當然。霍查曾經毫不掩飾地說:『你們有的,我們也要有。我們向你們要求幫助,就如弟弟向哥哥要求幫助一樣。』」

中共前副總理李先念1969年訪問阿國時,曾問他們的總理謝胡說:「你拿我們那麼多東西打算什麼時候還?」謝胡竟回答說,根本沒有考慮過還的問題。當謝胡陪同李先念訪問阿中南部費里區時,在長達六個小時的往返途中,謝胡幾乎說了六個小時,所談內容全是要東西。謝胡還說:「我們不向你們要,向誰要呢?」

哎,中共這是剝削全中國人民的財產,做阿國的冤大頭啊。

中共與阿結盟的原因

說到這,朋友們應該都有個問題要問:中共為什麼要下此血本,和阿爾巴尼亞結盟呢?這就不得不提蘇聯了。

1953年斯大林去世後,赫魯曉夫成為蘇共中央第一書記。1956年,赫魯曉夫在蘇共二十大上做了反對斯大林的祕密報告,並在之後調整斯大林時期的內外政策。赫魯曉夫的這些做法引起中共反感,中蘇兩黨、兩國關係持續惡化。

同時,赫魯曉夫批斯大林、改善與南斯拉夫關係等做法,也引起阿爾巴尼亞的不滿。當年,南共領導人鐵托曾計劃把阿納入南的版圖,但這一計劃被斯大林發現並制止。1948年蘇南關係破裂後,阿國立即倒向蘇聯。斯大林成了阿國最大的外援「金主」,也成了阿國領導人的崇拜對象。所以赫魯曉夫反斯大林、跟南斯拉夫握手言和,阿爾巴尼亞就不幹了。

也就是說,中共和阿爾巴尼亞,對蘇共的意見都很大。

1960年6月24日,以蘇共為首的12個社會主義國家,派出共產黨和工人黨代表,到羅馬尼亞首都布加勒斯特舉行會議。據《中蘇關係內幕紀實》一書記載,會上,赫魯曉夫批評毛澤東是「一個極左分子,極端教條主義者,徹頭徹尾的左傾修正主義者」。而當時,有且只有一個國家力挺中共,那就是阿爾巴尼亞。

經過這件事,中共認為阿國是歐洲唯一一盞「社會主義的明燈」;阿國呢,則認了中共當「老大哥」。

1961年底,蘇共與阿國斷絕外交關係,也切斷援助。阿國認為自己是替中共「兩肋插刀」才失去蘇聯援助的,所以向中共伸手,理所當然。

1966年5月,中共發動文革。阿國勞動黨是全世界支持中共搞文革的唯一執政黨。1971年,阿國牽頭提決議,要「恢復」所謂中共在聯合國的席位,又幫了中共一個大忙。所以,中共感激不盡,沒有條件也要硬創造條件,極力籠絡這個「小弟」。

阿國與中共反目的原因

中阿能結盟,說到底是由於雙方當時在意識形態上高度一致。但是到1969年,這個同盟出現了裂縫。

當時,蘇聯總理柯西金到越南出席越共領導人胡志明的葬禮。回國途中,他在北京機場,跟中共總理周恩來舉行了三個半小時的會談,中蘇關係似乎有緩和的跡向。阿國覺得,中共怎麼跟「蘇聯修正主義」搞到一起去了?

之後,中共著手改善與美國的關係,聯美反蘇。但在阿國看來,美國是頭號資本主義國家,中共怎麼能跟「美帝」搞到一起去呢?

1971年7月,美國總統特使基辛格祕訪北京,確定尼克松1972年2月正式訪華。消息公布後,阿方震驚不已,因為事先中共沒有跟他們通氣。8月,阿領導人霍查給毛澤東寫了一封萬言信,反對中共跟美國改善關係,認為這是背叛世界革命。

1976年十年文革結束後,中共開始改變極左政策,但阿國勞動黨仍在極左路上往前奔,對中共內政外交都不認同,中阿意識形態的分歧越來越大。

據《「山鷹之國」親歷》一書記載,到了1978年7月,阿領導人霍查稱「中國是最危險的敵人,比蘇聯更危險,因為中國打著反修的旗幟,而實際上是真正的修正主義」。

好了,今天的節目就到這裡了,謝謝收看,我們下次再見。

歡迎訂閱Youtube頻道: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J0WwxWijk8NemAqLtqj4Sw
訂閱telegram群組:https://t.me/bainianzhenxiang

百年真相】節目組製作

(責任編輯:李紅)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