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銀保監官員被查 民眾質疑官方「找人背鍋」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2年07月25日訊】河南村鎮銀行爆雷持續發酵之際,當地一名銀保監官員日前被查,民眾質疑當局是在「找人背鍋」。

河南銀保監官員李煥亭落馬

7月24日,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通報,中國銀保監會河南監管局一級巡視員李煥亭涉嫌嚴重違紀違法,接受調查。

李煥亭任職於河南省金融系統多年,2012年至2018年,任中國銀監會河南監管局農村中小金融機構監管二處處長,黨委委員、副局長等職。

李煥亭上述工作經歷,與河南村鎮銀行爆雷案的主嫌犯呂奕操控新財富集團通過關聯持股、操控銀行高管等手段,轉移銀行資金的時間點重疊。

不過,李煥亭的履歷顯示,他在河南銀保監一直是副職,並沒有實權。

對於李煥亭被查一事,許多大陸網友認為當局是在「找人背鍋」,轉移民眾視線,掩蓋銀行爆雷背後的黑幕。

微博網友「酷點挺好」:「就一個巡視員?」

王威力:「幾百億不是一個人能搞定的。」

楊大俠666999:「絕對窩案,希望中紀委繼續嚴查。」

專家:村鎮銀行爆雷 當局監守自盜

今年4月,河南多家村鎮銀行爆雷,涉及41萬多名儲戶,約400億元人民幣。4月中下旬開始,許多儲戶因無法提取現金,前往河南鄭州維權,卻被「天降紅碼」,限制出行。走上街頭維權反遭到當局暴力鎮壓。

由於事件持續發酵,迫於輿論壓力,7月17日,銀保監會回應稱,河南新財富集團操縱河南、安徽5家村鎮銀行,通過內外勾結、利用第三方平台以及資金掮客等方式,非法吸收並占有公眾資金。

據「第一財經」報導,新財富集團實際控制人是呂奕,他通過旗下遍布全國的上百家公司,先後參股、控股中國國內多家地方及村鎮銀行。一位當地金融業人士透露,呂奕老家是河南南陽,國籍已遷往塞普勒路斯。

鄭州市中級法院在2018年的刑事判決書中披露,呂奕曾為尋求貸款,向河南鄭州銀行原副行長喬均安借款900多萬元人民幣,後續為獲取更多貸款,又行賄2300多萬元人民幣。中國國家工商信息公示系統顯示,新財富集團在今年2月10日註銷。有傳言稱,呂奕已出逃境外。

此次事件涉及的河南村鎮銀行分別是河南禹州的「新民生村鎮銀行」和「上蔡惠民村鎮銀行」、商丘的「柘城黃淮村鎮銀行」和「開封新東方村鎮銀行」,以及安徽「固鎮新淮河村鎮銀行」和「歙縣新淮河村鎮銀行」。

上述銀行的股東河南許昌農商銀行的實際控制人是許昌投資集團,而許昌投資集團又是由許昌財政局直接管理。

美國南卡羅萊納大學艾肯商學院終身教授謝田向大紀元表示,村鎮銀行爆雷首先是監管不力。村鎮銀行是獨立的商業個體,按理來說,中國存款保險公司是應該覆蓋所有的這些銀行。

「這就是監管不力、盜賊風起,地方政府和地方的資本結合起來的,等於是監守自盜。把這些儲戶的錢吸過來,捲入私囊。」謝田說。

旅美經濟學者鄭旭光在接受大紀元採訪時表示,河南村鎮銀行的案子是監管不力出現了大的漏洞,平時發現不出來,經濟形勢不好的時候、關鍵時候就爆雷。

為平息事態,當局宣稱墊付5萬元以下儲戶本金。謝田表示,「銀監會有責任或國家有責任的話,應該是賠付或者償付。墊付等於中共現在是先把儲戶安撫下來再說,這個用詞也很狡猾。」

鄭旭光認為,政府應該直接走賠付,因為存款保險是銀行早就交過的,這不等於是銀監會賴帳嗎?他表示,墊付5萬元以下,就把大部分儲戶就遣散了,錢多的人畢竟少數人,慢慢對付。

河南村鎮銀行事件被認為敲響了中國金融風險的警鐘。自2006年銀監會啟動村鎮銀行試點工作以來,村鎮銀行遍布在全國31個省。截至2021年末,全國村鎮銀行數量為1651家,占全國銀行業金融機構總數的36%左右。

據央行統計,截至2021年第二季度,共有122家村鎮銀行為高風險機構,占全部高風險機構的29%左右。

鄭旭光分析,大部分村鎮銀行都有問題,因為它有銀行金融業的牌照,有國家信用的背書,一般儲戶警惕性實際上還是比較差的。

(記者羅婷婷綜合報導/責任編輯:范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