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斌:防止「衝擊道德底線」,李克強的話為何不管用?

大陸黨媒報導,6月27日,李克強到民政部、人力資源社會保障部考察,並主持召開座談會。他在會上說:「受疫情、災情等影響,現在困難群眾增多。要加強動態監測,及時發現失業人員和需納入低保的對象、臨時遇困人員等,在保障和救助上該擴圍的擴圍,應保盡保、應兜盡兜,防止發生衝擊道德底線的事。確保不發生規模性返貧。」

在我的記憶中,這不是李克強第一次提「防止發生衝擊道德底線的事」了。至少在2017年7月19日的國務院常務會議上,李克強說過:「我重點強調一點:衝擊社會道德底線的事件,決不允許屢屢發生!」

可是,從2017年到2022年期間,李克強強調「決不允許屢屢發生」的「衝擊社會道德底線的事件」事實上卻屢屢發生。這方面的新聞被曝光的有不少,沒被曝光的就更多了。

6月27日李克強再次強調要「防止發生衝擊道德底線的事」後,情況依然如故。

7月16日,一個城管搶走老太太三輪車,不管其死活的視頻在網上熱傳。視頻裡,老太太已經坐倒在地,被一群身穿「城市管理」熒光背心、膀大腰圓的壯男團團圍住,三輪車正被推走。

老太太手撐地面想站起來,但在她面前,一人拉,一人攔,三人推!

從身板來看,他們中的任何一個,都能輕鬆制住地上骨瘦如柴的老太。這樣懸殊的力量,施加了一種沉默而從容的暴力……

沒有激烈的肢體衝突,但是沒有任何反抗的可能。

看到這樣的畫面,所有人都知道,老太太的紅色三輪車保不住了。

三輪車倒退著推遠,畫面中五六名壯漢更加遊刃有餘,把站起來緊追兩步的老太太擠到了大卡車和人牆的犄角中間。

眼看著小車再也要不回來了,老太太情緒激動起來,扭動身體想衝出人牆,又被一男一女輕鬆固定住,前推後拉……

與經常看到的視頻中一地狼藉相比,這次執法動作稱得上文明,甚至有一位女工作人員,用克制的手勢牢牢固定住老太太的肩背。

一戴著眼鏡的男子從前方攥住老太太的手,直到三輪車被徹底推離視線!

眼看著自己的車即將被推走了,老太太忽然反身撲在藍皮卡車前,用腦袋重重地撞擊車鬥!

在傳統中,撞腦袋是一種決絕、激烈的表現。

《唐雎不辱使命》中秦王說的百姓之怒,不過摘掉帽子、踢掉鞋子,以頭撞地發洩。

在農村打架中,那些混不吝的,可能先自捅一刀,或腦門拍磚,把對方嚇退。

這個老太太,一開始撞車鬥,也像一種示威與發狠。

但她猛撞之後,直起腰來,卻四顧絕望的發現,沒有一個人管她,那些高高在上凜然的面孔,連一絲波瀾都沒起。

她徹底絕望了,再次猛衝撞頭。

令人驚詫又憤怒的是,剛才摟住她的女城管,見她衝向的方向是卡車而非被沒收的三輪車,就那麼放手了……

老太太用力的、決絕的撲跪在地,前額重重撞擊著藍皮車門,一下……兩下……七下……八下……

明顯已經有鮮血順著額角流下來。

而方才一呼拉圍著她,把她牢牢控制、哪怕一根手指都動不了的執法人員,卻一個也沒出來,用他們健壯的體格,強硬的手段,阻止一下這個瘦弱老人絕望的自殘!

老太太翻身倒地,身邊卡車開走了,視頻還在繼續錄著,收繳了戰利品的人應該也走了,只剩她直挺挺地躺在地上。

在暴晒的太陽下面,在超過40度的天氣裡,滾燙的水泥路上,她就一直躺一直躺……

她的年紀,和我母親差不多大。她唯有自殘這種觸目驚心的方式,試圖搏得一絲轉圜!

底層的抗議,卑微到只敢張著嘴大哭,無力到只能傷害自己。這可能是在這樣的境遇下,她唯一的活路。

可是視頻中,那些搶走她謀生工具的人,卻沒有一個過來看一眼她的死活。

視頻沒有顯示這起事件發生在哪個城市,發生在什麼時段,估計就是最近的事。

這個視頻,看得我渾身戰慄。顯而易見,這是一起非常典型的「衝擊道德底線的事」!

與此類似的另一起「衝擊道德底線的事」發生在7月14日的上海。

網友「王小Miu」爆料說:「彭浦新村街道就他媽是畜生。我外公98歲了,一直都被家裡人照顧的很好。但今早居委在沒有通知任何子女也沒有得到子女的同意,藉口92歲的外婆同意就給兩位老人打了(疫苗)。下午外公就送了醫院!醫生說外公98歲,開刀可能麻藥上了就醒不過來了,不開刀腸阻塞就爆掉也就這兩天的事人就走了。外婆本來就有老年痴呆,現在在家裡自責的要上吊。這些連98歲老人都不放過的惡魔什麼時候才能有報應!這樣類似吸血饅頭的鬧劇什麼時候」。

舉這兩個例子無非是說明,儘管身為總理的李克強聲稱要「防止發生衝擊道德底線的事」,但事實上並不慣用,中共的走卒們照樣肆無忌憚的「衝擊道德底線」。

其實,從中共來到世間的那天起到現在,就一直在做「衝擊道德底線的事」。為什麼?因為中共壓根就不是一個有起碼良知的政黨,而是一個徹頭徹尾的毫無道德底線的邪黨,所有執行這個黨的意志的人也都是毫無道德底線的。李克強說要「防止發生衝擊道德底線的事」,那隻不過是在賣狗皮膏藥,怎麼會真的管用呢?退一步說,就算他是出於真心,也不會有人聽他,也不可能有人聽他的。

不衝擊道德底線,那還是共產黨嗎?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作者提供/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