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鵬直播】知情人:中國數字貨幣難產 遇到大麻煩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2年07月13日訊】觀眾朋友們大家好,歡迎收看《時事天天聊》。今天是美東時間7月12日,京港台時間7月13日。

今天焦點:知情人:中國數字人民幣難產,原來遇到了大麻煩;斯里蘭卡國家破產,中共為何見死不救?還有三國將步後塵,對中國有何影響?

中國的數字貨幣——數字人民幣讓很多人期待,也讓很多人擔心數字極權的可怕,但是在幾次高調作秀之後,數字人民幣遲遲沒有推出。知情人透露真實原因:原來遇到了大麻煩,難產了。

斯里蘭卡國家破產,中共罕見地見死不救,發生了什麼?還有三國也將爆雷,將對中國造成什麼影響?

中國數字人民幣難產 原來碰到了大麻煩

中國的數字人民幣從2014年開始研究,2019年高調亮相,到現在已經喊了多年,因為乘著區塊鏈的東風崛起,一度很是火熱。不過,人們很快發現,數字人民幣不可能是去中心化的,相反的,中共當局還要加強中心化,當然,名義上是說要加強反腐。

而這,也讓很多獨立觀察人士警惕。比如,最早公開發出警告的獨立經濟學者@財經冷眼,就抨擊中共當局去別人的中心做自己的中心,是一個區塊鏈騙子。

2020年4月,@財經冷眼以一期節目「中共急推數字人民幣背後的七大陰謀」,再次充當了吹哨人,提醒世界要警惕中共藉機搞數字極權,控制中國和世界。結果,他的YouTube頻道一度被封殺,後來在廣大媒體和網友呼籲之下,才得到解封。

2020年開始,中共政府就在多個城市推行了數字人民幣試點,並向用戶提供獎勵措施,截至2021年3月,已經在深圳、蘇州、北京、成都四大城市進行了七輪紅包試點,共發放數字人民幣近1.5億元,近千萬公眾參與抽獎,超過50萬人領取並使用。

2021年3月25日,發改委等多部門印發了《加快培育新型消費實施方案》,提出要加快數字人民幣的試點推廣,而更多城市,如上海、長沙、海南、青島、大連、西安等城市則加入了激烈的試點城市爭奪戰。

官媒當時高興地宣布,經過七次試點已經拉開了數字人民幣應用的大幕,一個新的支付生態正在逐步形成。還說,中國數字人民幣定位於M0,屬於零售型CBDC,採用雙層運營模式、不計付利息。

針對外界擔心數字人民幣將最終取代現金,和大家熟悉的第三方支持App支付寶和微信支付,中共央行數字貨幣研究所長穆長春還解釋說,微信支付、支付寶和數字人民幣不在同一維度上,微信支付和支付寶是金融基礎設施,是「錢包」;而數字人民幣是支付工具,是「錢包」的內容。數字人民幣發行後,消費者仍可用微信和支付寶支付,只不過「錢包」裡裝的內容增加了中國人民銀行數字人民幣。數字人民幣只是「人民幣的數字化」,而不是尋求替代哪一類支付方式。

不過,既然如此,為什麼還非得要推出官方版本的數字人民幣?我想沒有幾個人說得通。但是,很多人認為,中共政府打著自己的算盤:一方面,比起民營企業的支付工具,中共當局當然更喜歡自己的工具,第二,中共當局希望數字人民幣將來變成國際支付工具,甚至最終取代美元,儘管中共前央行行長周小川出面做了澄清。

比起微信和支付寶,央行數字人民幣有著最明顯的三個特點,但也因此引起了巨大的爭議:

一、數字人民幣本身是數字人民幣,但是這一點對普通民眾來說感覺不明顯:微信和支付寶裡面的錢也是錢啊。倒是大陸央視大型紀錄片《華爾街》顧問陳思進發微博表示,央行司長發布會明確表示數字人民幣不能兌換黃金和外匯。這樣一個說法,讓很多人驚呼,那不就變成了糧票了嗎?

二、數字人民幣可以離線交易,用「碰一碰」取代「掃一掃」,這倒是吸引了很多老人嘗鮮。

三、交易匿名和可追蹤。名義是反腐,不過很多人自然地想到,如果有一天黨認為你的思想不夠純潔,或可能會給它帶來麻煩,那麼可能你的錢就會被凍結,不能使用了。這樣的擔心放在一年多前,很多人還覺得是杞人憂天,但是經過了今年6月開始,河南村鎮銀行的儲戶多次被河南當局賦予紅碼等事件之後,我相信很多人肯定會感到不寒而慄了。

當然,中共方面的試點工作在不斷向前推進,今年2月的冬奧會是其中聲勢最大的一次。中共政府表示,奧運場館的閉環內設有ATM機,供人們把外幣紙鈔兌換成數字人民幣,儲存在實體銀行卡上,然後用實體卡付款。充值較多的用戶還可以免費獲得數字人民幣硬錢包,包括可穿戴設備。

官媒宣傳:「硬錢包隔著玻璃就能跟商家的POS機碰一碰,用起來既方便又安全。等冬奧會結束了,也能留著做個紀念。」稱「數字人民幣試點覆蓋了40多萬個冬奧場景,為外國友人和中國居民提供便捷金融服務」,每天交易額高達20億人民幣。

中共官員還說,截至2021年12月31日,數字人民幣試點場景超過800萬個,累計開設個人錢包2.61億個,交易金額875.65億美元。

不過,熱鬧歸熱鬧,試點時間可謂不短了,為什麼至今,數字人民幣還是沒有正式推出來呢?知情人士透露說,遇到麻煩了。

其中一個大問題,是它的最大特色,也就是「碰一碰」就可以離線交易,存在被破解的可能。

知情人透露說,一開始的設計是支持離線模式,不用聯網也能用。後來論證一下,這需要硬體上的支持,光靠軟體搞不定。也就是要在手機上安裝一個微晶元,有內置和外置兩種選擇。內置需要手機廠商支持,外置容易丟。但是這個都還好,關鍵是硬體交到客戶手裡,萬一被破解了怎麼辦?

客戶破解後,一直不上線,一幣多用,到處撒幣,雙方離線交易,你根本沒辦法管控。一經交易成功,怎麼辦?

所以還得實時聯網交易。那還不如用微信和支付寶,方便。

第二個大問題,數字人民幣的設計初衷包括了防範行賄,但事實上恐怕無法實現。

知情人透露,以前送錢,現在送手機,別看就一部手機,裡面可不少錢。延伸出來,還有洗¥(錢),這個問題更麻煩。

第三大問題,網上支付可能存在「雙重支付」(雙花)問題,銀行不肯。

所謂雙重支付,是指同一筆資金被多次花費。這種情況在法幣世界裡不會發生,因為同一張紙幣花掉就沒有了,無法花費第二次;網上支付後也會有中心化管理機構對我們的帳戶餘額進行相應的扣除。但在加密貨幣的世界裡,可能像聊天消息一樣複製多次發送給多個人,因此會出現雙重支付現象。特別是,數字人民幣設計的雙離線支付場景中,對重複支付的檢查是滯後的,即只能在支付完成後實施。這樣就可能導致漏洞。

知情人士說,「我們國家銀行有個特色,大企業大資本可以欠銀行很多錢,可以有壞帳,但是老百姓一旦占到銀行一點點便宜,銀行肯定要跳起來。所以離線匿名雙花是銀行絕對不會接受的,一分錢也不行。」

第四大問題,數字貨幣可能不得不實現用戶分級,失去公平性。

知情人士說,「數字人民幣害怕用戶惡意交換貨幣,用戶A和用戶B拿著1元錢反覆交換,現實世界裡你們愛交換多少次都行,網絡上這些就是垃圾交易記錄,大量的這種垃圾交易記錄會影響正常用戶的使用。所以必須限制交易次數。但是有些特殊用戶必須要有這麼多次交易,於是就有了用戶分級,最後數字人民幣就會失去紙質人民幣具有的使用公平性原則。」

第五大問題,離線交易會讓銀行產生割裂感。比如,a有1萬元,b贈與a 50萬元(雙離線),a在c購物花掉100元(c在線a離線),a贈與b 50萬元(雙離線),a在d乘地鐵花費2元(d在線a離線)。這時銀行就會很難受,a那50萬從哪裡來、到哪裡去了。

當然,還有一些問題,但很大程度上,都是由於離線支付的設計帶來的。

那麼,很多人可能說,中國的網絡很發達了,大爺大媽都可以用支付寶、微信買菜了,把離線功能刪掉不就行了嗎?可是那樣一來,數字人民幣和第三方支付工具就幾乎沒有優勢了,而且,中共的構想是人民幣國際化,而不是所有國家的網絡都像中國那麼發達。

所以,中共的數字人民幣設計,看起來很美麗,但現實很骨感。將來會不會無疾而終,或者不得不進行自我閹割呢?我們拭目以待。

斯里蘭卡破產 總統跑路 中共見死不救

7月6日,南亞島國斯里蘭卡正式宣布國家破產,政治和經濟局勢進一步惡化和動盪,大批抗議者占領了總統官邸,還破壞了總理官邸。截至今天,該國總統拉賈帕克薩不見蹤影,總理拉賈帕克薩則說是已經辭職。

很多人聽說斯里蘭卡,可能是來自兩個方面的信息,第一,知道這是個旅遊國家,第二,是從前幾年中共利用「一帶一路」的債務,逼迫斯里蘭把一個非常重要的港口——卡漢班托塔港,租給中國99年,這也成為中共「一帶一路」在倡議下「債務陷阱」的典型例子。

對於造成破產的原因,斯里蘭卡當局此前和中共的口吻一致,都辯解說不是因為中共的「一帶一路」導致的,而是因為旅遊業等遭到打擊所致。但是,馬來西亞前總理馬哈蒂爾(Mahathir Mohamad)日前接受《日經新聞》採訪的時候,卻指出斯里蘭卡目前的債務危機是對其它亞洲政府的警告,他認為斯里蘭卡主要的問題是出自沒有硬通貨儲備來支付債權人中國,而這純粹是貨幣管理出了問題以及投資政策不利所導致。

那麼,這個國家到底是因為什麼原因走上目前絕路的呢?在我來看,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有多個原因,

第一,當然有「一帶一路」等高額外債的原因,日前總額高達500億美元,中國債務在所有國家外債中排名第一,大約占10%。

第二,國家治理者不相信科學、不尊重現實,憑空想像治國。比如,總統想禁用化肥,打造全球唯一的有機農業國家,結果導致農業產量嚴重下降,最後只好廢除,但為時已晚。

還有,總統居然靠印鈔票想解決經濟問題,理由是只要債務留在國內,不轉化成外債,濫發貨幣就不會造成危機。「老百姓手裡有錢了,就會消費,就會拉動經濟」,但結果老百姓有錢後,間接增加進口,外匯消耗急速增加。

第三,外在因素,烏克蘭戰爭帶來的能源和糧食漲價,讓問題雪上加霜。

第四,本國多次恐怖主義爆炸和疫情因素,沉重打擊了旅遊業。

第五,其實我認為這個是最重要的原因之一,那就是,這個國家管理者很奇葩,總統兄弟三人,老二擔任了總統,哥哥擔任總理,老三弟弟當了財政部長。說裡面沒有巨額腐敗,反正我是不相信。而大家也知道,只有腐敗的政府,才會積極地和中共進行不透明的私下交易,這樣的官僚體系也必然會導致國家治理失敗。

實際上,這個拉賈帕克薩家族,長期把持著總統、總理、財長、防長等重要位置,利用國家利益交換,為本家族謀取巨額利益,國家腐敗指數排名位列全球第102位,人們甚至為財長巴希爾取了個外號叫「九折先生」,因為只要他經手的錢,都會截留10%的回扣。

斯里蘭卡民眾目前很憤怒,移民官員今天(7月12日)表示,他們已阻止總統的弟弟、前財政部長巴席爾‧拉賈帕克薩(Basil Rajapaksa)搭機飛離該國。

外界觀察到,儘管中共在斯里蘭卡有巨大的經濟利益,但這一次決定見死不救。不過,我認為不是見死不救,而是發現救不過來了,因為就在六月底,中共方面還宣布說,要援助1萬噸大米,將供斯里蘭卡110萬學生食用半年。

中國左派媒體觀察者網發表了一篇為中共辯護的文章,說斯里蘭卡政府在中國問題上反復無常。近20年來,無一例外:在任上親中國,吸引中資;一有風吹草動,立刻甩鍋中國,種種設障拆橋,背信棄義,直至毀約;一旦離任,就聒噪「中國債務陷阱」,討好其它國家。

文章說,「中國怎麼辦?只有讓挖陷阱的人明白,埋的最終是他自己。這不是見死不救,而是在治病救人。這不光是在教斯里蘭卡政客在國際關係上做人,也在教他們在國家治理上做人。在國家治理上激進,就要付激進的代價。」

我認為對中共的無可奈何進行這樣的辯護很可笑。這很像中共對待菲律賓剛剛離任的總統杜特爾特,當他說幾句中共喜歡聽的好話,中共就開始大撒幣,然後杜特爾特會轉頭在菲律賓國內罵幾句中共,再之後又放軟身段,中共又一次大撒幣。這其實只能說中共的愚蠢和貪婪,為什麼要慷國家之慨,把人民的血汗給這些政權呢?

斯里蘭卡不是目前唯一出問題的「一帶一路」國家,目前,外界分析,贊比亞、黎巴嫩與巴基斯坦等國家也面臨債務危機。

其中,黎巴嫩在2018年6月加入了「一帶一路」的主要籌資銀行「亞投行」。

非洲國家贊比亞也被「一帶一路」給害慘了,根據統計,該國外債高達173億美元,而中國是其最大債權人,對包括機場、高速公路以及水電大壩等大型建設項目進行的融資金額超過60億美元。

被中共稱為「巴鐵」的巴基斯坦更不用說,「一帶一路」的重要項目「中巴經濟走廊」也讓巴基斯坦債台高築。

目前這三個國家已經向國際社會提出了援助請求。但是,後果如何,現在還無法看出。

那麼一旦破產,中國的錢會不會打水漂呢?毫無疑問,中共這些貸款裡面,有的可能有類似漢班托塔港那樣的高價值項目,但是,絕大部分錢,恐怕最終會有去無回,而中共最可能做的,就是大筆一揮,免去大筆債務。

可是,這些錢又是誰的血汗錢呢?

秦鵬直播》製作組

(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