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離文明背離人倫,世人不齒!

作者:捨近圍求遠

日本前首相安倍晉三遇刺身亡,震驚全球。各國政要紛紛表達痛惜哀悼,並一直強烈譴責卑劣的恐怖主義行徑。但是,出人意外(也可能是預料之中)的是,大量的某國國民(因為同一族類,羞、怯和恥辱難於啟齒,恕我自我留個臉面)的反應迥異與世,其各種違背人倫道德、挑戰文明底線的表演,其醜陋、其凶殘,極度令人作嘔、令人髮指!

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

在一個號稱有5000年進化歷史的文明古國,在特定的外國發生不幸事件的時刻,這裡的人們總是願意呈現出公開和露骨的幸災樂禍,在有記載的老祖宗們留下的教誨和訓示中,明明沒有這樣的指引;而作為一個世界第二大經濟體、一個近些年來屢屢標榜的什麼「負責任的大國」、一個到處兜售「人類命運共同體」的強權政治體系,卻總是能夠讓先人汗顏、給世界震撼、對文明反叛!

2001年,美國發生了911恐怖襲擊,這裡狂歡!2003年,美國哥倫比亞號航天飛機爆炸,這裡狂歡!2011年日本東部沿海大地震,這裡還是狂歡!21年過去,都整整一代人的時間過去了,竟然有如此一脈相承的歷史傳繼,是種族基因、國家印記?還是因為引狼(理念之狼、信仰之狼、思辨之狼)入室、受人蠱惑?

911事件後,某國政府發表了正式聲明譴責了恐襲的無良暴行,但是這次的義正辭嚴只是被嚴格地界定了在外交層面,對本國輿情洶湧的一片歡騰,政府認真地實現了置若罔聞、置之度外。之後的歷次特定外國發生的天災人禍,基本上都是沿用了同樣的應對之策,而對反常的國民反應,政府方面最多付之以「少部分人的過度、不恰當反應並不代表本國人民,云云」一語帶過。在一個輿論被嚴格控制的國度,在一個所有互聯網平台被嚴密的天網地網網格化管理的特殊體系裡,一絲一毫對所謂的革命領袖、人民英烈的字面不敬都會迅速地被及時查獲和嚴厲懲處,偏偏就會對各種各式的針對特定國家的反智反人類言論寬鬆無比,甚至大開綠燈!所以,自911後21年,這裡的文明沒有進步,所以,針對這位備受世人尊敬的日本前任領導人的不幸離世這裡所涌動的各種興高采烈、歡慶祝賀自然是順理成章。唯一令人慶幸的是,2022年7月8日後,也確確實實地出現了非常多的中國人甘冒(特定區域的)天下之大不韙而勇敢地表達了對安倍先生的沉痛哀悼和懷念,文明之光尚存、進化希望尚存!

為什麼那些人對鄰國的日本有如此的仇恨、以致殃及於這位德高望重的老人?除了一些確實只知所以不知所以然的人以外,大量的此類人眾口不出意外地一致歸咎於80多年前的南京大屠殺(在此再次對遇難同胞致以哀悼、對侵略者投以仇恨之意)。歷史的事實是一個永久的存在,後人無法改變。略去之後的所有是是非非,謹就事論事,此一事件在上個世紀80年代以前,無論官方或是民間都鮮被提及,國民對此知之甚少,除南京及周邊地區的當地人以外各省市自治區,基本上無人提及。而在更早之前的多個場合,時任最高領袖數度對來訪的日本友人公開表達了對造成南京慘案的那一場日本侵華戰爭的感謝。也是在差不多同一個時間段裡,由於當時的中蘇交惡,中方在報紙、電台及有關的政府聲明中,一再表達了對日本國收回北方四島的正當要求的同仇敵愾和堅決支持。這段時間在這裡表現出來的那種對日極其理解、友好和親善的諸多往事依然歷歷在目,恕不多言!不得不說,這段歷史就是這樣一個可憐的小女孩,被人有意識地裝扮成各式各樣的被需要的樣子,作出各種各種被希望的表情,雖然已經發生過的事件,早已固化、定格在了那個無法改變的時間與地點,而那個蒼白的小姑娘依然可以根據當權者的不時之需,頻頻改頭換面。而部分民眾,自上個世紀90年代起,就開始衝動地充當     起了很好的工具,以至不惜對自己的同胞凶殘地舉起致命的U型鐵鎖。這一切一切,如果沒有刻意的引導、導流,百姓再無知,也定然不至於下作如此!請看!2018年10月23日的外交部例行記者會上,有記者提到,中日兩國政府準備結束持續約40年的日本政府對華發展援助(ODA),並希望探討新的合作模式,中方對此有何評論?發言人華春瑩表示,日本對華官方資金合作在中國改革開放和經濟建設中發揮了積極作用,日本也從中獲得了實實在在的利益。難道他人的援助必須是那種備受尊崇的「義務理髮、義務修理自行車而最後導致本人無力為繼甚至陷入貧困」才能感動華姓發言人?2022年7月8日,針對安倍遇襲事件,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表示,對於網民的各種評論我不予置評。以前還能夠言不由衷地假以辭色說說什麼少數人、個別人不代表什麼什麼,面對大是大非,趙姓發言人居然連之前之前用慣的嫻熟伎倆這樣的表面功夫都不屑一顧,實在是足以令正常人由衷地感嘆!

20多年過去了,國民屢屢如斯的背道而馳為自己贏得了國家進步、社會繁榮、人民幸福嗎?也許名義GDP大幅度地增加了,這裡的確陸續開始了汽車逐步普及、城鄉居住條件改善、國民大量出國旅遊等等諸多可喜的經濟進步。設想一下,如果萬一是各種反智反人類的咆哮促成和推進了這樣的物質進步,那麼,依然被貧困、愚昧和落後環侍的許多不發達國家可以想像會有足夠的理由競相前來這樣的聖地頂禮膜拜,那麼,世界的前途堪憂!而如果國民繼續大量地如此不以為恥反以為榮,自74年前年以巴分治後持續存在的巴勒斯坦民族悲劇、2022年俄羅斯窮兵黷武悍然侵入烏克蘭公然與世界大部分國家為敵而面臨可恥失敗甚至陷入分崩離析的前景,並不是不會以其它形式,變相重演於此。任何這樣的兩個可能,都不是人類之福!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作者博客/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