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點互動】河南儲戶抗議直指習李 銀行金融崩潰前兆?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2年07月12日訊】河南儲戶抗議直指習李,銀行金融崩潰前兆?安倍遇刺掀政治震盪,賴清德訪日,日台關係重大突破?| 橫河 陳破空 | 熱點互動 07/11/2022

主持人:觀眾朋友好,歡迎收看這一期的【熱點互動】,今天是7月11號星期一。河南儲戶持續維權抗爭,週末,數千不能取款的民眾在鄭州集結抗議,遭到警方暴力清場。民眾抗議口號喊出反對政府勾結黑社會,要求公平、法治等,且直指河南省委書記樓陽生,稱其有通天關係,也有視頻顯示民眾在喊李克強查河南。此事是否中國銀行金融危機的前奏會衝擊二十大嗎?

另外,日本前首相安倍遇刺,持續引發全球哀悼和政治震盪。週一11號,中華民國副總統賴清德突然訪問日本,並將參加12號的安倍喪禮。有分析認為,這是日臺斷交50年來最重大的外交突破。安倍遇刺會如何影響臺海及東亞局勢?今晚我們還是請來兩位嘉賓來解讀這些熱點事件。兩位都在線上,一位是中國問題專家橫河先生,橫河先生您好。

橫河:方菲好,大家好。

主持人:一位是政論家陳破空先生,破空先生您好。

陳破空:主持人好,橫河先生好,各位觀眾、聽眾好。

主持人:我們先請陳破空先生來為我們解讀一下安倍遇刺造成的影響。破空先生,我們看到安倍遇刺它造成的影響持續地在發酵,而且可以說是全球在哀悼他的去世。先跟我們談一談,在您看來,安倍的地位以及他的政治遺產是什麼?

陳破空:安倍的地位很高,相當於美國的里根總統他的地位。從他的思想到他的形象,到他的作為,都可以跟美國總統里根相比。因為安倍的首先是日本歷史上,憲政史上在位最久的首相。也就說他2次都是自己辭職,以健康問題,如果不辭職的話,可以做得更久。就憑他做這麼久,就知道他在日本深受歡迎、深受愛戴、深受擁護。另外,安倍不僅是在國內他有他的政策,安倍經濟學,打破了日本沉悶的經濟,停滯了10年或者停滯了20年,使日本經濟溫和上升。

同時最重要的是,安倍是一個國際政治家,他突破了日本的小舞臺,上到了國際大舞臺。安倍眾所周知一個重要的政治遺產就是亞太聯盟。美國、日本、印度、澳大利亞,4國聯盟是安倍提出來的。安倍提出來,馬上美國總統川普同意了,就達成了這麼一個4國論壇、4國聯盟,是在亞洲圍堵中共的一個重要聯盟。所以人就說安倍的重大遺產,就是他組織了一個國際防線去抵抗中共,就像當年的里根總統所做的一樣。

當年美國有里根總統,英國有柴契爾夫人,事情就成了。圍堵蘇聯、解體蘇聯,迫使推倒柏林牆。現在安倍加上,就像美國的川普和世界上的其他政治領導人合作,但是安倍起了相當穩健的力量。因為日本相對來說,它的政治是比較含蓄一點、內向一點。但是安倍在國際舞臺上,可以說縱橫捭闔,具有大政治家的風度,加上他形象很出眾,而且始終面帶著招牌的微笑,還有他為人處世平易近人,所以各國的領導人他都可以相處。

日本是一個很獨特文化的民族,他除了可以跟日本人朝野人士相處之外,相處和諧。他跟美國的總統,兩屆像奧巴馬,後來的川普,還有像印度總理穆迪,這種完全不同文化、不同背景的人,他都可以相處自得,相處怡然,所以他身段非常靈活。甚至他能夠跟俄羅斯的總統普京都可以相處很好,甚至普京發言,還說是好朋友。足見的,安倍他的身段的這靈活、手法之高超,人的智商、情商都非常高。

所以安倍說什麼是政治遺產?他兩大政治遺產。一個是在日本,在國內他要推動日本成為正常國家,修憲,現在他的願望有可能達成。另外,在國際上就是組建了反共聯盟,對抗中共的聯盟,可以說直接讓日本發揮了重要的作用。等於說日本的決策有所突破,就在受到1947年憲法戰後決策的限制下,突破成了中共的心腹大患。這也是安倍受到,不僅受到日本人民的廣泛愛戴,也受到世界範圍的廣泛地尊崇和愛戴。

主持人:是,可以說安倍是東亞這邊抗共的靈魂人物。他之前說過,對於臺灣他之前說過,臺灣有事就是日本有事。所以臺灣人對安倍的感覺和感情也是非常高的,所以這次臺灣對於安倍這樣的一個遇害反應非常強烈。之前很多人在說安倍遇刺,對於臺海局勢會造成什麼樣的影響。我們看到今天就是週一11號,賴清德很突然地出現在日本,訪問日本,而且會參加12號安倍的喪禮。

把這些情況結合起來,您覺得安倍遇刺之後,臺日關係會發生什麼樣的一個進展和變化?

陳破空:臺日關係會進一步地升溫,進一步地加強。這次臺灣副總統賴清德突然出現在日本,而且是到達之後媒體才報導。他進入了東京涉谷安倍的自宅,都拜了靈堂,新聞才出來。這個反映了幾點,第一個特點上,日臺之間迅速地合作,迅速地簽發簽證。這個是必須由首相岸田文雄拍板才能成的事情,迅速就達成了日臺之間,而且是不動聲色就達成,這是第一個。

第二個突破,賴清德到達日本是50多年來,日本跟中共建交,跟中華民國臺灣斷交之後,首次有臺灣的2號人物到達了日本。根據中共以前也強調的,中日所謂聯合公報,臺灣的總統、副總統、行政院長、外交部長、部長級都不能夠到日本去訪問,否則它就要跳腳抗議,因為是嚴重地破壞了中日互信等等。但是賴清德就來了,大大方方來了。這就說明什麼呢?說明安倍去世之後,日本根本不在乎你中國的抗議,臺灣根本不在乎你的打壓。

其中重要的原因就是安倍遇刺之後,極大地刺激了臺灣人民和日本人民。而且中國的小粉紅、老粉紅鼓噪,也可以說日本是同仇敵愾,臺日兩國。再一個,之所以不在乎,還說明日本的執政聯盟取得重大的勝利,修憲越過門檻,根本不在乎你中共。而且岸田文雄本來是中間派的一個人物,比較溫吞,但是這次也展示了強勢的領導作風。他也看得出來安倍的影響是如此的深厚、如此的巨大。

所以他也不能夠示弱,所以在同意臺灣副總統來訪的問題上,可以說馬上就合作,根本不在乎中共有任何的反應。到現在為止,中共還沒有做出反應,讓外界感到非常意外。說中共可能愣住了,還不知道怎麼反應。如果中共這次有反應的話,它如果抗議的話,它可能陷入雙重的陷阱。一個陷阱就是日本在辦喪事,你在那裡搞抗議、搞鼓噪,恐怕日本人更反感,日本的國民朝野更為反感,所以中共也投鼠忌器。

因為小粉紅、老粉紅已經給它造成了外交困境,大肆鼓噪,幸災樂禍,已經造成日本國民強烈的反感。再一個,中共如果是這個時候來抗議,還陷入另外一個困境,那就可能日本跟臺灣就是一不做二不休。既然我要這麼做,我就不在乎你的抗議了,不在乎你的打壓了,日臺關係迅速升溫,共同聯手對抗中共的打壓或者抗議。

主持人:所以您覺得因為臺灣這次,我覺得它讓賴清德去,當然官方它不這麼說,它說那是私人。但實際上我們都知道臺灣也是邁出了這一步,在很多人來看其實是挺高明的一步。所以您覺得在穩定臺海局勢上,日本是不是會越來越發揮重大的作用?甚至可能跟美國發揮一樣的作用呢?

陳破空:賴清德這次到日本,如果說賴清德是個前副總統,前臺南市長,那麼這個說得過去。但是賴清德是現任的副總統,同時口頭上說是與安倍生前友好前往,但實際上是現任的臺灣副總統,妙就妙在這裡。所以讓中共是,可以說掐住了中共的脖子,這實際上就是政府關係,官方往來。而且賴清德儘管新聞不報導,說他有沒有會見岸田文雄,我相信私底下一定會安排這樣的會見,但是日本和臺灣的媒體不一定會報導。而且2個政府也不一定會公布。可能將來公布雙方舉行了秘密的會談。

另外,說到安倍的那句名言,安倍說過臺灣有事,就是日本有事,臺海有事,就是日本有事。說得非常對,為什麼呢?說安倍,我聽日本的朋友介紹,說安倍有一個重要的覺醒,他突然發現了,不是日本保衛臺灣,而是臺灣保衛了日本。說臺灣挺立在那裡抗共,而且是個民主體,在臺灣海峽正面中共,實際上是保衛了日本的安全。

因為如果臺灣陷落的話,可以說日本的側翼暴露在外,被中共是全方位的面對,再加上北朝鮮,日本就非常危險。結果發現了真正鞏固、保衛了日本的是臺灣,倒過來,日本就必須保衛臺灣,臺灣有事,就是日本有事。而且他說了,他和其他政治人物都說了,說日臺之間不只是朋友關係,是兄弟姐妹,手肘關係,就像一家人一樣,因為他們也有共同的歷史,有五十年共同的歷史,而且都是島國,確實有源遠流長的歷史。兩國的民眾互相有好感,經常往來,如果說臺灣有事的話,唇亡齒寒,日本不止是心靈上的創傷,那就是戰略上的創傷,中共絕不會停步,如果拿下臺灣,進一步圍堵日本。

所以安倍有了重大的發現,把它說了出來,他是非常勇敢的日本政治家。因為日本政治家溫良恭儉讓,很多事情不說出來,怕得罪中共。但是安倍把它說出來了。說出來了在日本引起了,可以說逐漸凝聚了共識,對付中共的共識,現在基本上就是朝野共識了,就是臺灣有事就是日本有事,台海有事,就是日本有事,那就說明日本表明協防臺灣的決心,必須協防臺灣。不協防等於是說把自己門戶洞開,讓日本的國家安全處於重大的漏洞。所以將來在發揮這個鞏固臺灣的作用上,日本跟美國的作用相當,因為美國是強大的國力和軍力。但是日本就近在咫尺,可以即時的出兵,所以美日的聯盟可以保障臺灣海峽的和平穩定,保障臺灣的安全,也打消中共對臺灣蠢動的野心。

主持人:好的,那橫河先生也請您來解讀一下,先請您來解讀一下,您怎麼看安倍遇刺這個事件?它造成的這個,它對於台海局勢影響,還有對於東亞政局的影響?

橫河:首先安倍的國際方面,其實也是國內跟國際有關的是一個修憲,那麼修憲這件事情,是在安倍在任的時候是竭力推動的,雖然說他沒有達到他的目的,但是像這種事情,他是要有一個過程的,就是說要有人最先把這件事情說出來,而且他是要在位的人把它說出來,說出來以後人們逐漸逐漸的習慣了,逐漸逐漸適應了,那麼這一次,首先我覺得安倍這次被刺以後,他倒是確保了很可能日本修憲可以完成了,這一點就是可以預計到的。

那麼另外還有一個,就是剛才講的台海問題,因為現在賴清德去訪問這件事情,其實大家都在等一個機會。因為日本這個從安倍這個時候開始,他實際上改變了一個重大的東西,就是日本的歷史的政客,歷來的政客都特別怕中共,特別怕。可以說是我個人覺得是從安倍這個時候開始,是真正能夠站起來的,就是說他可以在東亞獨立的作為一個這個政治實體。能夠不再看中共的臉色,這點其實是非常重要的,他是逐漸完成的,非常重要的。所以現在他能夠不看臉色的話是因為他逐漸逐漸地達成了一個這個既是自民黨的共識,其實也是日本朝野的一個共識。

你只要挑戰多了以後,就是說你強硬的東西不一定是要對中共強硬,就是說你整個在東亞這個起的作用越來越大,那麼這個就很厲害。另外一個,就是剛才講到這個四方這個安全會議,四方對話的機制其實最早的時候是安倍在第一任期,他是第一任期是2006年,後來停了一段。2007年的時候他最先已經提出來了,所以那時候就得到了澳大利亞、美國和印度的支持。所以這個東亞的整個就是印太地區的這個框架,這個構思就是他自己提出來的。還有一點的話,就是對於台海問題了,台海問題現在有這個,他說出這個話他當然是當首相以後,卸任首相以後說的,他其實是兩句話,這很重要,就是「臺灣有事就是日本有事」,然後後面有一句,也就是日美同盟有事。

主持人:對。

橫河:這就把美國拉進去了,這個很重要,因為現在在這個臺灣問題上,美國一直採用一個非常模糊的戰略,這個所謂模糊戰略的話,就是說他有一個提供武器來保證臺灣不被入侵,但是是不是真正的動用軍隊來協防,或者他的武裝力量,或者是美國的真正的力量,除了給武器以外,來協防臺灣的話,他一直採用非常模糊的政策,當然現在拜登已經幾次說錯話,說是當然是沒問題的,要協防臺灣。我覺得這個說錯話也是故意的,因為說錯一次算了,他又說第二次,又說第三次,那就不是真正無意的了,就是說有意這麼說的。但是安倍他現在有一個,有人有這麼一種說法,在安倍時期逐漸認識到了,剛才破空也說了,其實他認識到,很多人也認為現在在台海問題上,從防衛臺灣的意志來說的話,日本已經超過美國了。

就是美國有足夠的軍事實力,但是它有多大的意志願意這麼做。但是現在日本的這個防守的意願,現在顯然很多人認為可能真的超過美國了,我個人也認為,因為畢竟日本在眼前嘛,唇亡齒寒。臺灣要有事了,日本真的是保不住了,美國畢竟還在大洋的那一邊。而且美國本土暫時還真的不怕任何人去進攻。所以說日本的這個意志,就使得日美聯盟就放在這個地方了。因為美國可以就是從理論上說,從這個現在條約來說的話,他和臺灣並沒有一個這個盟國的關係,並沒有一個結盟的關係。所以他完全可以不必要,完全可以不協防,但是他也可以協防。

而日本不同,日本和美國是有條約的,就是說日本是在美國的保護傘之下的,在軍事上為什麼他到現在都是自衛隊,當然他修憲以後,是另外一回事,他只能自衛他不能進攻。在這種情況下,如果說他認定的臺灣有事就是日本有事的話,那麼也就是後面半句,非常重要了,日美聯盟有事。所以美國這時候,如果日本捲進去的話,美國不捲進去都不可能。

主持人:對,而且安倍之前他還公開呼籲讓美國在這個臺灣政策上清晰化,對吧?那如果說這樣的話,他現在的遇刺之後,您覺得就是說,希望美國在臺灣政策清晰化的這種壓力會不會更大?或者說美國方面是不是更有可能往清晰化去走?

橫河:美國自己有一個要求清晰化的呼聲,而且這個呼聲也越來越響,但我倒不覺得安倍這樣子被刺以後,對於美國這方面有多大的促進,但是他會使得就是安倍被刺以後臺灣的民意和這個日本的民意都體現出來了。非常非常強烈的,除了這個就是加強關係以外,其實有也有一個共同防禦的這種意志會越來越強。所以說對於日本來說的話,他會在這方面施加更大的壓力,或者說是有更明確的表態,然後他在實際上還會做一些事情,你要知道日本做事情有的時候是蠻嚇人的,就當年那個美國和中共沒有建交嘛,就是最開始是互相訪問,秘密訪問以後,就在北京設了個辦事處對不對,外交關係是到1979年才正式建立的。

沒想到,日本突然之間就來了一手叫做「越頂外交」。突然之間就跟中共就直接建立外交關係了,就是等於是美國開了頭以後,日本馬上衝過去,所以在這個三個關係當中,日本是有希望走出更大的一步,比美國走出更早地走出一步來,至於說走出哪一步?怎麼走的話?這個是他們政治家的問題,就政客你本來就是研究這個的,但是我相信日本很可能會比美國更早地走出一步來。

主持人:是,另外就是剛才破空先生也提到說賴清德訪問日本,中共方面現在還沒有什麼反應,他分析說中共可能就是說現在還拿不定主意,到底應該怎麼反應,如果反應太強烈會不會也更加惹火燒身,一個您怎麼分析就中共方面會如何反應?另外一個,我們也看到說在中國的民間確實安倍遇刺之後,有不少,網上有不少幸災樂禍的聲音,這個讓人很不能理解,您怎麼看?

橫河:這個我覺得這有兩方面的因素,第一個方面的因素是,實際上是個洗腦是非常嚴重的,就是中共對於這個日本來說的話,因為它拿軟的嘛,就專門拿軟的,俄國人最硬,而且它跟俄國也有千絲萬縷的聯繫,所以它不敢去惹俄國,所以在國內教育的時候,他也不去惹俄國。除了這個剛剛蘇聯垮臺的時候,他說了他很多壞話以外,後來就不說了。然後就是美國,美國相對來說的話呢,因為在中國大陸其實年紀比較大的還是親美的勢力還是比較大的。所以說那麼怎麼辦呢?實際上從頭到尾真正進行的是仇日教育,仇恨日本的教育。

所以相當多的人是在仇恨日本的環境下長大的,在這種情況下你要讓他不仇日,他除非是一部分清醒的人,一部分即使翻牆以後,他洗腦的結果並不是說,洗腦就是強制你去接受什麼東西,而是教你一套思維方式。那你以為是自己的東西,所以在中國有這麼一批人這麼奇怪,這是第一部分,就是長期洗腦的結果。為什麼呢?因為你要說日本侵華戰爭的話,你要是想到殺中國人侵華的話,俄羅斯一點都不差,對不對?所以說為什麼對俄羅斯就一點仇恨情緒沒有呢?因為俄羅斯問題其實並不完全是前蘇聯的問題,它包括沙皇時期。為什麼一點點這種感覺都沒有呢?就是它在中國沒有這方面的教育,它就把這個掩蓋起來了,就這個歷史就不告訴大家。所以中共選擇性的告訴大家什麼,這對民眾的情緒是有很大影響的。

第二個,中國是一個網路封鎖非常嚴格的地方,如果網民有這種情緒能夠發洩出來的話,是讓他發洩,就是故意引出一條道來,讓中國民眾對目前當前自己的這種生活狀態、自己的經濟狀態、自己的政治狀態不滿的情緒,它故意引一個口子,讓你有個地方可以發洩,那麼這個發洩處就是在日本。所以這不完全是民意的表達,因為民意要是可以表達的話,反對意見也可以表達,為什麼現在反對意見不能表達?你看有一個退休教師就是因為說了幾句,要大家理性的話。

主持人:對,沒錯。

橫河:學校裡面說是要查處他,就說明什麼?說明那些所謂水軍或者是小粉紅,實際上他們是得到組織的支持的,共產黨的支持的,他們知道他們這樣發洩不會有困難、不會有問題,還能夠討好。只有在這種情況下,它一定要有當局的支持才會有這種。如果當局不支持,兩邊都不幫忙的話,我相信反對方的意見會越來越大,而且肯定理性的聲音能夠跟它爭一爭。現在理性的聲音完全被壓制,就是官方壓制那邊,也就說官方是故意放這邊。所以我認為中國網民所謂的民意,當然它有相當的基礎,但是這個基礎強大到什麼程度?我覺得是被官方放大了的。

主持人:你覺得中共方面會做出什麼反應嗎?對於賴清德訪日?

橫河:中共方面是不想把這個事情鬧大。所以你看各國元首、各個國家都很快電文到日本去了,表示悼念、表示震驚。中共是遲了整整一天。這個事情實際上在國際禮儀上,這個遲一天,實際上是就我並不想做這件事情,不得已而做,為了禮貌而已,就這個意思。所以這一步實際上它已經走錯了的,當然它並不認為走錯,因為它留一天的時間,很可能就是讓網民去發洩一通,然後來表達這是民意,但是這不是官意,其實這就是官方的意思,官方只是想做出一個姿態來而已。

所以對於賴清德到日本去,它也不能夠以最高層、最高級別的去提抗議,因為提抗議的話就覺得很可笑,因為人家做得很好,人家是以私人身分,不是以總統的身分,那怎麼辦呢?我估計也是拖個一天左右,讓外交部發言人在回答問題的時候表示一下抗議,大概也就這樣子了。

主持人:好的。破空先生,再請您分析一下,因為剛才二位都談到了修憲,看起來日本修憲有可能是蓄勢待發了,因為現在自民黨在參議院選舉大勝,所謂支持修憲的各個黨派加在一起超過了三分之二的席位。一個您覺得是不是修憲會很快通過,另外一個,真的通過的話,這對於日本的能力會帶來什麼樣的變化?

陳破空:修憲在國會的門檻是通過了,但是其實還是有難度。眾議院有三分之二,現在參議院也有三分之二了。但是根據日本的憲法非常的嚴格,它還要在全民中通過三分之二,修憲的門檻相當高。老百姓裡面的左派、左傾的東西還是很多,尤其教育界……

主持人:破空先生信號有一點點,之後我們等一下請他再繼續談。也請橫河先生跟我們講一下,如果說修憲,它會帶給日本什麼樣的能力。

橫河:修憲其實日本很長時間就一直想修憲,這個是靠一步一步推的,現在確實是一個,可能是對日本修憲這一派來說的話,是一個非常好的機會,它至少還可以往前邁一大步。如果修憲以後,他關鍵問題,修憲修的就是這個日本戰後實際上是沒有武裝的,所以它叫和平憲法。日本後來制定的憲法,叫作和平憲法。和平憲法就是它沒有軍隊,日本到現在還是自衛隊,它沒有軍隊的,自衛隊就是自衛,它只能自衛,別人不打你,你不能打別人。所以它對國際上,作為日本這麼強的經濟強國,而且科技強國,但是它的軍事力量相對來說是非常非常非常小的。

那麼對於自衛來說的話,為什麼呢?因為日美條約,美國當它的保護傘,你不用去武裝了,這樣避免在東南亞其他,第二次世界大戰的時候,曾經被日本侵略弄得傷透了心的東亞這些國家,不讓他們,不刺激這些國家。但是現在的問題是在整個亞太地區的局勢已經改變了,大家都認識到了其實日本已經是一個非常成熟的民主國家,非常成熟了,不可能再走軍國主義道路。但是現在中共是在走軍國主義道路了,威脅最大的是中共,所以在這個情況下,雖然說還會提抗議,對外界來說,但是真正的會認真的從內心去反對的話,這個聲音會比原來小很多,這是在國際上。

主持人:好,因為現在破空先生又上線了,我們請破空先生也接著來談一下,請接著您剛才談到修憲的前景,您請接著分析一下。

破空:這個修憲前景,我就說現在參眾兩院都過了三分之二,是一個非常重大的突破、是一個門檻。但是日本修憲門檻很高,還有全民的三分之二,選民的三分之二的通過。所以日本的社會左派勢力也不小,特別是知識界、大學、教育界,說左派,正常的左派就是和平、反戰、對二戰的反思。但是有病態的左派,就是有些左派甚至親中甚至親共這些左派。隨著中共的張狂,最近一些年日本的社會是整個向右轉,加上安倍的推動和安倍遇刺身亡,都在預測日本社會進一步的向右轉,左派的勢力會縮小,渴望在民間也達到三分之二的人數之後,就有可能通過修憲,修憲通過之後是重大的發展。

因為日本現在的國力,它是第三大經濟體,它是一個斜長的島國,它的人口是1.2億,比英國這個島的人口要多,島嶼也要狹長,離中國很近。日本如果修憲之後,它目前經濟是第3,軍事力量目前是第5,排名第5,並不弱。如果修憲之後發展軍力提高軍費的話,迅速的可以躍到前3位,這對中共構成重大的,也可以說是非常有利的遏制,因為中國非常狂妄,一方面利用日本式的約束,再一個是背後有俄羅斯,再加上其他國家相對比較弱小,在稱霸亞洲、稱霸亞太,無惡不作,然後是飛黃騰達的搞所謂的窮兵黷武。

日本一旦掙脫了束縛,掙脫了1947年憲法束縛,日本本來在戰後1945年就是一個民主和平的國家,是民主和平的保障,這也是民主和平的力量,重新武裝成為正常國家的話,會讓中共膽寒,也不見得就在周圍敢蠢動,因為日本素以精幹而著稱,科技發達,軍力也很靈活,在歷史上可以說是敗少勝多,只是美國把它擊敗而已。日本曾經有一個黨首,民主黨的黨首小澤一郎就說過,說日本是無核,但是如果日本要生產核武器,一夜之間可以千枚核彈,根據日本的科技力量,所以日本的修憲有重大的意義。

當然日本修憲如果能夠成功或通向成功,很大的意義上不是來自於內部,來自於外部,來自於中共威脅。中共的威脅和咄咄逼人,對台海的侵害、對南海的侵害、周邊國家的冒犯,刺激了日本國民。所以有人比喻日本是一頭沉睡的巨獅。有人說不好聽,就是牢籠裡的巨獅,它需要掙脫這個牢籠。好聽也是叢林中的巨獅,它在沉睡,但是日本一旦被喚醒,這個巨獅被喚醒將是發出它的威力。中共實際上通過這十年折騰了,可以說是在喚醒日本這頭睡獅、這頭巨獅。所以說安倍也是喚醒這一個巨獅的人,所以各種因素內外因素加在一起,確實東亞這個巨獅正在覺醒。作為日本已經是和平、民主的國家,這個巨獅的覺醒應該是東亞之福、世界之福。

主持人:好的,那這個話題我們先分析到這裡。下面再請二位分析一下另外一個話題,也請破空先生接著來談一下。就是我們想談一談河南儲戶維權這個事件。這個事件可以說是越演越烈,從4月分安徽河南一些村鎮銀行不能取款,一直到現在仍然不能取款,而且涉及的金額是四百億,涉及的幾十萬戶的儲戶。那麼週末的時候數千吧,有的說3000、有的說1000多到鄭州去維權,結果遭到警方的暴力驅趕。

這個事件中有一個非常引人注目,就是說這些維權的儲戶他拉出的橫幅口號直指政府,甚至點名樓陽生。說他所謂什麼「三零政策」,說他什麼「有通天的關係」,甚至有儲戶喊出了「李克強查河南」這樣的一個口號。所以一個就是您覺得這個事件本身能夠爆發在中國甚至針對政府,這個本身說明了什麼?另外一個就是有分析認為說,這種民間似乎隱隱,意思是說希望用李來打習,那您怎麼看這個事情?

陳破空:這個事情大概涉及多個層次,因為對中國老百姓來說錢就是命,命就是錢,他們沒別的東西了。所以說人家就那麼一點錢存在銀行裡,現在銀行爆雷了,拿不到錢。政府不給說法、不給交代,甚至就想不了了之,想推掉說有的商人撤走了,所以老百姓就不依了,你政府要管。所以在這樣的再三政府不理,河南習家軍無所作為的情況下,老百姓忍無可忍所以發生大規模的抗爭。另外他們之所以把矛頭指向樓陽生,很清楚。從去年到今年,實際上習家軍的政治基礎在動搖。去年是河南大水,人禍,習家軍想一手遮天。但是最後經過國務院的介入、中紀委的介入,動搖了政治部市委書記徐立毅被趕走了。那是習家軍的權力第一次的動搖,以前它還堅不可摧。

那今年又來了,又是河南。同樣是北戴河會議前夕,河南發生這麼大的事情。41萬的儲戶、400億人民幣,就這麼不翼而飛,而居然想不理不睬。而這個樓陽生居然提出為了迎接二十大,他要打造一個三無的河南,什麼「無上訪、無事故、無案件」,簡直是痴人說夢、幻想。這麼大的人口,第一大人口市居然叫做無事故,哪怕一個車禍都要發生嘛。所以結果出了大事故,這對他的諷刺,所以老百姓也知道他這麼回事。所以這次老百姓喊出了很多口號,非常清晰。有口號說要「人權法治」、要「反壓迫」,還說「河南政府勾結黑社會」就是黑社會,還有口號就是直指說「樓陽生通天關係」就想怎麼怎麼樣,說紅碼。

通天關係暗示了他跟習近平的關係,最高領導人的關係,就是你們團團夥伙、拉幫結派、認人唯親、欺壓老百姓。所以由於這句話也就說明了,再加上把樓陽生那些都說清楚了,矛頭對準了習家軍,甚至對準了習家軍相應的關係。那麼另外喊出來的口號就可以說是順理成章,喊出是「李克強查河南」。因為去年李克強想查河南受到習家軍的阻撓,以至於北戴河開完之後李克強才能到河南,拖了一個多月。他要求的嚴肅的問責,而國務院的調查組、中紀委的調查組也能夠進去。

同樣,今年河南人很清楚,記憶猶新,去年是誰想幫河南?誰不想幫河南?誰想捂著蓋子?誰想幫河南?是李克強。所在這樣相對的在一黨專制的人治的條件下,他沒有辦法,突破不了制度,那他只能夠是在人與人之間選一個相對好的,那麼他就對李克強抱有希望。所以才公開喊出了「李克強查河南」這個口號,可以說非常的觸目驚心,這在當代中共這個歷史上還沒有過。那就說明了這個習、李鬥,習、李之爭公開化了,連民間都知道了。所以河南老百姓心裡非常清楚應該向誰喊話,不向誰喊話。

主持人:對,因為現在也正是北戴河前夕,我們看到習、李之爭已經非常公開化了。最近李克強在福建的時候召開東南5省開會,也是又是強調經濟,又不談清零,但是習近平在各種場合發出信息仍然是不放鬆清零政策。那您覺得就是像河南這個事件,它會不會造成政治上的影響?在北戴河也好、二十大也好,造成衝擊?甚至比如說像樓陽生,他會不會因為這個事件影響他的仕途?在二十大可能進不了政治局等等這些事情呢?

陳破空:這個習近平對樓陽生的規劃顯然是進政治局,因為他是個重點培養的人物。他是60後是新銳,包括徐立毅都是新銳人物。但是從去年徐立毅被動搖之後,一系列習家軍被動搖了,包括杭州的市委書記周江勇都下大牢了。再有其他的習家軍像應勇,河北省委書記應勇受到了仕途受阻,進入人大當閒差。還有黑龍江副省長王永康也仕途受阻,降下來當人大副主任。事實上像習家軍這樣的受阻的事情還很多,而習近平親近的人物,像陳全國也都是降級使用。外交部的有些人被踢走了,親俄反美的樂玉成也被踢走了。這就看出了反習派勢力在上升,而習派在走頹勢。

那麼去年拉動了習家軍、動搖了習家軍的基礎,儘管徐立毅沒被法辦,他僅僅是靠邊站、卸職。但是今年可望進一步動搖習家軍的基礎,那就是河南問題還沒有解決。因為樓陽生去年他就負有責任,但是當時丢卒保車,習近平只同意犧牲一個市委書記,不同意犧牲他的省委書記,還想把樓陽生拱進了政治局。最近樓陽生的表態也看出了這一點,他比蔡奇表態的更猛。蔡奇的表態除了吹捧習近平之外,說「未來五年」暗示習近平要連任一屆,一連任的話要清零。但是樓陽生走的更遠,樓陽生在黨大會上說什麼呢?要求河南省的黨政幹部「終生學習習近平的政治理論」。終身學習啊!那就是學到死,大家不為同年同日生,只為同年同日死。什麼意思呢?就習近平準備終身執政了,他們也就跟著到死為止了,到死方休。所以這個表態太極端了。所以看出他的政治企圖心非常強,只要保住了他的主子,他就可以飛黃騰達、榮華富貴。所以我認為北戴河會議上,河南這件事情不會放下,一定會拉上檯面,就跟去年河南的大水一樣。拿上檯面之後,這個反習派就會拿出理由來,這個樓陽生不得上升,他沒有資格上升,不查他都是好的了。那麼樓陽生的仕途很可能受阻。如果樓陽生政治委員仕途受阻就是個風向標,如果他不受阻還進了政治局,那看習近平還真是權力很大或者一手遮天。但是如果樓陽生受阻的話,那就說明了現在習派、反習派真的是鬥得勢均力敵,可以說難分軒輊。

主持人:好的,那橫河先生也請您分析一下河南這個事件。一個是它造成了政治上的影響,另外一個它造成的這個社會影響。

橫河:這個事件其實我覺得現在河南想把這件事情壓下去,其實安徽也是,就是都給5萬塊錢嘛。

主持人:說什麼5萬塊以下的人可以墊付,是吧。

橫河:對,可以墊付,是想把這個壓下去。其實這個事情是壓不下去的,因為真正這幾家村鎮銀行,你僅僅四家村鎮銀行已經400億了,40萬人。那還有其實這一類的東西有很多,這一類的銀行都是某些權貴或者某些有勢力的人來圈錢的一種辦法。所以說像這種村鎮銀行這一類的東西,爆雷的會接二連三的,因為這個不是一個理財產品,這是一個銀行儲蓄。銀行儲蓄是不能爆雷的。理財你是有風險的,那個不受保護的,但是銀行儲蓄應該是受保護的。所以說這個東西,現在如果政府要想講現在各級政府都沒錢了,都要破產了,你現在叫暫時墊付河南四家銀行勉勉強強可能還可以。就是一部分人嘛,5萬以下的可以墊付,這樣子減少人家抗議。但是其它地方接二連三的爆雷怎麼辦?這個在二十大之前這種事情是壓不住的,因為金融要爆雷不是說你用行政命令可以壓得住的。所以這會是一個很大的影響。

那麼目前來看的話,因為目標很顯然是對著習近平去的,並不是對著李克強去的。所以說無論在北戴河還是在二十大之前,重點是北戴河,就說這個問題會不會提出來?肯定要提出來,因為反對派他現在直截了當挑戰習近平連任,在這個時間肯定太早,而且說是難分勝負的。就是不一定能夠取勝,甚至很可能就沒有了,沒下文了。但是如果挑戰就某一個重大的政治事件或者重大的金融事件,去挑戰他的一個地方大員,這個是百分之百要利用的、一定要利用的。所以說這會是一場激戰,就是對於中共。當然對中共整體來說的話,這個向下走的這個趨勢,包括各種金融危機、包括各種危機、地方政權的危機都會爆發出來,這個都是沒有問題的。但是在這一段時間之內,他會在內部會發生非常大的爭論,就這一件事情,一定會這樣子的。

我甚至覺得河南事件之所以拖到現在,它裡面已經有權力鬥爭的因素在裡頭了。就說一直這個事情在發酵,有人想把它壓下去,就是壓不下去,那這裡頭已經有這個問題了。至於說有人說當時他們提出來的這個牌子、提出來的口號,甚至還有人提毛澤東什麼。這個我倒覺得不奇怪,因為抗議者是來自全國各地的,真正河南的並不多。他們來的人只有一個共同的地方,只有一個共同的就是要把錢還給我。除此以外政治上的訴求,我覺得已經有人能打出這個牌子就已經很不錯了。就是說他是各個不一樣的,有的人可能就懷念毛澤東,也有人很可能就是指桑罵槐,藉著毛澤東說事。當然很簡單的事情嘛,毛澤東時期你連存款都沒有的嘛。現在是有了存款,人家可以隨便地拿走你。性質是一模一樣的,就是社會主義就是共你的產。要麼就是讓你一點財產都沒有,要就是你發了財以後把你的產共掉,是一回事。只要是社會主義制度,只要是共產黨領導,就一定是這樣子的。

那我想這些人聚到一起以後互相交流交流,可能也有好處,讓大家明白這個根子在什麼地方,他總有明白人吧。所以說我覺得這種抗議活動,它會擴展開來,因為不缺導火索、不缺出事的地方。所以河南這件事情會給很多地方一個樣本,就是說大家可以學,到時候就可以抗議、就可以去組織。這個各地都會學的。我記得那一年就是文革結束的時候,不是雲南上海知青要回程嗎?就組織起來了嘛。結果那個組織者後來中央同意了雲南知青回城,結果組織者收到了無數來自全國各地的信件,紛紛要求他到當地去指導工作。就是大家都想學他嘛,所以這也是一樣的,別人會學的。

主持人:但當局現在它有採取一手打壓一手安撫的做法,比如說有人說它給個5萬以下的,其實5萬以下是很少的儲戶。但是可能小儲戶覺得那有錢了就先算了,大儲戶覺得可能也有希望就慢慢暫時先不要鬧。就它有沒有可能通過這種分化的手法再把這些事件先壓下去?

橫河:我剛才講的兩個問題,第一個你不可能全部壓下去,你壓掉一半人還有一半人,這是第一。第二是這不是一個地方的問題,如果是一個地方的問題那就太好解決了,問題是它是各個地方同樣存在的問題。你看安徽現在也出來了,所以各地都出來了,現在中共沒有錢來幫助所有的人解決這個問題。因為這些錢實際上都是權貴集團拿走了的,你現在等於叫權貴集團跟人民分利。就說你搶的東西現在叫你吐出來,可能嗎?不可能做到的。所以說這個不是說把河南這幾個地方壓下去,就可以壓下去的,還會不斷地爆出雷來。它要是都來這樣子去用錢來買的話,它沒有這個錢來買,所以說經濟是支撐不住的。要是能夠收買所有的人的話,那什麼都好辦了,問題是就在於你不可能收買大眾。為什麼到外國去撒錢?因為同樣一筆錢在國內撒出去一點用都沒有,連水花都不飄一個。拿到外國去收買一個國家元首,馬上就把這個國家給買下來了,就收買下來了,就很簡單,所以說它並不說能夠去收買的。

主持人:是的,好,那時間已經到了,非常感謝橫河先生和破空先生的點評,我們也感謝觀眾朋友的收看,還是下次節目再見。

(責任編輯:李紅)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