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青:中共治下滔天罪惡總歸杳無聲息

 

中共統治下的大陸社會,令人毛骨悚然的邪惡罪行從未間歇過。雖說任何社會都會有罪惡,但是大陸發生的極端邪惡的罪行不僅令人義憤填膺且無奈又無望,這是與世界上絕大多數社會所不同的。例如近期幾件令大陸民眾沸騰的邪惡罪行,被中共用太極拳一樣的陰柔統治術,將大陸民意壓製得手腳難動分毫。於是惡行依舊不見廬山真面目,滿腔悲憤的民意無需多久便消融得杳無聲息了。

徐州豐縣鐵鏈捆束生下八孩的被拐賣女子,引發大陸海嘯般尋求真相、懲治罪犯的輿情。但中共一是小小且名目含糊地懲處一些人,二是嚴厲粗暴迫害自行探訪披露內情者、施壓網絡追求真相發表譴責憤慨的言論者,三是將已經揭露的明顯謊言不斷重複、擺出就是騙你們又奈我何的潑皮嘴臉。歷經一個多月,甚至比同期北京冬奧更受關注的鐵鏈女,在中共的壓制迫害下終歸不甘又無奈地杳無聲息。

鐵鏈女一樣受到大陸全社會,乃至國際強烈關注的案件包括:唐山四女被流氓黑社會群毆,至今不僅生死不明,甚至無名無姓消失了;河南一些銀行涉及四百億元的四十萬儲戶,存款被銀行以荒唐理由不准提取不給解決,為防止儲戶維權喊冤,直接賦予紅碼不准出行了;超生兒子被計生黨官搶走,公然宣稱是進行「社會調劑」,此案的深層探究暴露出中共所謂的福利院將被搶嬰幼兒高價售賣給西方國家的收養家庭,等等。這些一經披露即引爆輿情洶湧譴責、痛斥的邪惡,無一不在中共迫害施壓加陰柔手段下杳無聲息了。

這些令人毛骨悚然且憤慨到無語的罪行,中共為何總是以嫻熟的混合權術使之杳無聲息?唐山群毆女子中,一流氓說出了其中一部分奧祕。他面對社會山呼海嘯般的痛斥和懲處呼籲不屑地說,已經花六十萬元搞定了這事,網絡上的譴責、呼籲不過是秋後的螞蚱蹦躂不了幾下。事實也果然如這流氓對社會的叫囂表述,沒有幾天大眾的公憤便被警方擺平。這充分表明中共治下警匪勾結如何深廣和神通廣大,社會義憤面對這種霸凌徒喚奈何。

當然,如此囂張的邪惡公然橫行於世,與中共的包庇縱容甚至蓄意豢養脫不了干係。中共實行的統治運用流氓手段是特色之一,研究中共統治術的學者對此有個專用術語叫「授權作惡」:就是中共政權為達目的不擇手段,默認甚至鼓勵下屬違法達成目標,也就是授權下面官員放手作惡不予追究。例如,中共嚴控計劃生育時期,計生官員殺嬰虐母搶奪財物盛行於世,而這罪行不僅不會遭受法律追究懲處,反而會盛大表彰、立功受獎、仕途輝煌。授權作惡的這種惡,不會僅局限在「授權」範圍內,也不會僅在達成目標時段內才作惡,必然泛溢到社會的所有領域和難以估測的未來。

其實中共興起和奪取中華民國政權,全賴潑皮無賴流氓的流氓無產者。毛澤東鼓勵流氓無產者到地主小姐的牙床上打滾,這個輕描淡寫的打滾下面,其實隱含了鼓動骯髒卑劣的無所不為。中共雜交馬列的仇恨意識,而從骨子裡衍生的行為都是與中國數千年形成的道德倫理相悖的。一般循規蹈矩民眾未被掐脖、洗腦前避之唯恐不及,唯有中共看重的、為其達成目標的流氓無產者才能在這種邪惡中興高采烈群魔亂舞。靠了土改、長春圍城等邪惡到無法言喻的暴行,中共才能在與囿於傳統觀念的民國政府相爭中勝出。

然而,七十年後的中共不僅未能在掌權後洗心革面,反而更加頻繁使用和依賴流氓黑社會行徑。這從中共實行的計生、稅收、拆遷和征地,到民眾上訪和中共全力維穩中不難看出,官黑勾結、警匪一家已是掩飾不住的常態。而且中共對此道的需要和依賴程度,還勝於流氓黑社會對中共的需要。因為中共缺失這種流氓黑社會的助力就難以控制局面,而流氓黑社會不依賴中共是能夠獨自謀生的。所以中共與黑惡勢力的互生依賴關係註定了,不論社會大眾如何形成公憤的滔天巨浪,中共虛與委蛇的表面文章後,必然讓其杳無聲息。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自由亞洲/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