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大家談】馬斯克成首富 靠三大「祕訣」?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2年07月08日訊】馬斯克成首富,靠三大「祕訣」?收購推特,有錢任性還是江湖救急?大戰左派、推特治企,又一個「天選之子」?三股力量集結,美國「右轉」大戲開演!

有一個人,江湖諢號「硅谷鋼鐵俠」。他喜歡看漫威漫畫,幻想自己是拯救人類的超級英雄;現實中,他說自己「有抱負,正試著為人類和文明的未來做好事」。

他確實一直在行動,而且動靜不小──從成功發射火箭,到建造龐大的衛星系統「星鏈」;從出手收購推特,到為俄烏戰場上的烏軍提供網絡等。他敢想敢做,吸引全世界的目光。

沒錯,這個人就是當今世界首富馬斯克

其實馬斯克一路走來並非一帆風順,他曾透露,自己有過「噩夢般的一年」。那一年,他婚姻破裂;SpaceX第三次發射失敗;破產一直在「敲門」。最終他挺過來了,成為出色的商界領袖。而現在,他又開始涉足美國公眾事業,掀起另一場波瀾。

本期節目,我們邀請到時事評論員秦鵬先生,以及時事評論員唐青博士,請兩位來聊聊馬斯克,他的英雄情結和他的巨大轉變。

【馬斯克的「首富祕訣」 天意+人謀+左派幫忙?】

扶搖:首先請唐青博士談談,您認為馬斯克能成為世界首富是可以預見的事,還是出人意料的事?

唐青:馬斯克成為首富,我覺得是個奇跡。因為在2020年初的時候,他的財富還不到300億美元,所以他排名就排到幾十名了,都排不上號,在美國排不上號。

但是根據《福布斯》公布的資料,到2020年底的時候,他2020年就增加了1,100億美元的淨資產,所以達到了1,370億美元,增長了5倍多。在那一年底,他就一躍成為世界上第三富有的人。

到了2021年底,他的財富又增加了將近1,100億美元,淨資產就達到了二千多億美元,那個時候就超過了貝佐斯,他就成為世界首富了。所以在今年4月5號,《福布斯》公布全球億萬富豪榜的時候,馬斯克就正式以2,190億美元的凈資產超過貝佐斯,成為全球首富。

去年馬斯克的財富超過貝佐斯的時候,在華爾街很多人不看好,認為他這可能就是曇花一現。為什麼呢?因為他真正賺錢的只有特斯拉,但是特斯拉大家知道是剛剛起步,開特斯拉車的人還是很少,在市面上占的份額還是很少的。所以他的年收入比起貝佐斯的亞馬遜的那些銷售額和雲服務啊,就是個零頭。

但是奇怪就奇怪在特斯拉的股票瘋狂地漲,而且你找不到基本面的原因。特斯拉從2010年上市到2019年,在將近10年當中都沒有盈利,但是它的市值到現在就漲了二百多倍。大家知道,特斯拉生產的電動汽車占北美汽車市場銷售量不到2%,但是它的市值比整個美國汽車市場行業加起來都大。

所以連馬斯克自己都覺得不可思議,他都發推特說:我覺得特斯拉這個股票現在價格過高了。他自己都認為可能過高了。

馬斯克成為全球首富,特斯拉是很關鍵的,它的股票,因為人們對它的信心,就是整個行業,包括股東啊,包括股民啊,對特斯拉、對馬斯克非常有信心。因為馬斯克他是億萬富豪,但是他為了特斯拉,為了SpaceX的工廠,他自己把家都賣掉了,就住在工廠去蹲點,就要攻克好多技術難關,所以整個市場對他的信心就是十足的。

但是這只是表面的原因,我覺得有更深層的原因。就是說,大家知道美國的十大富豪基本上都是左派的,現在只有馬斯克突然崛起成為右派,而且成為全球首富。我覺得這是天將降大任於斯人也,天意加上人謀(加上他自己的努力),在短短時間內,就是疫情開始以後整個就在變化,整個世界局勢和各個方面都在變化,馬斯克就成了世界首富。

許多因素加在一起,我覺得後面有更大的戲,他要承擔更大的角色。

扶搖:嗯,聽起來很有意思。秦鵬先生,您的看法呢?

秦鵬:我跟唐青博士(的看法)稍微有一點區別,我覺得他(成首富)實際上也是有個人的必然性。

我們知道馬斯克他有9家公司──特斯拉實際上是最沒有技術含量的一家公司──每一家公司都是開創性的、顛覆性的、夢想性的、全球的,甚至是涉及到整個星際之間的這麼一個龐大的計劃。做成任何一個,都可能會在整個市值方面表現非常特殊。

天意這方面呢,當然我非常同意唐青博士的看法,但我也同時認為,他只要做成一個,他必然會成為這樣一個億萬富豪。

那麼另一方面,我是覺得馬斯克的成功,還有左派議程的幫忙。大家知道特斯拉的成功就是因為所謂的環保節能,大家要去用這種新興產業、新能源的汽車。這樣一個風潮起來的時候,也把他這樣一個公司給托起來了。所以我覺得也是蠻有意思的一個現象。

【收購推特 路見不平拔刀相助?】

扶搖:嗯,非常感謝兩位的分析。馬斯克的財富、他的特斯拉和SpaceX確實一直倍受關注。但是最近幾個月,收購推特成了外界關注他的新焦點。

4月13日,馬斯克提出購買推特的所有股份;4月25日,推特公司接受了他440億美元的收購協議;5月15日,馬斯克質疑推特平台上的虛假帳戶數量遠高於該公司自稱的5%的比例,暫停了這項交易。

秦鵬先生,您覺得馬斯克想收購推特是出於商業目的嗎?這是他的一個「有錢任性」的衝動行為,還是某些完全出乎意料的事情的開始?

秦鵬: 我覺得這兩個方面應該都有原因,要沒有錢的話,他實際上也很難去做這麼大的一個決定。

兩三年前的時候也有人建議他收購推特,他當時也是可能琢磨了一下,但是他算了算自己的錢,發現把所有的錢掏出來,他實際上也完成不了這樣的一個工作。

但是今天就不一樣了,他坐擁2,000億美元的資產,收購推特對他來講只是拿出其中幾分之一的財富,所以對他來說當然就可以做到了。

但是我認為他最根本的、最主要的目的是他基於自己的一種價值觀。因為同樣的有錢可以任性的、可以去基於商業目的發展的,他其實還可以走別的路,比如像貝佐斯也是全球的超級富豪,他就是控制了像《華盛頓郵報》還有其它的一些媒體,他同時也做了其它的,這個是他選擇了左派的議程。

而相對來講,馬斯克所選的,今天大家看到他更偏向於右派的一些價值觀。所以我認為其實根子的原因是基於他個人對言論自由、對信仰自由這樣一個價值觀的認可。

就像他在宣布達成交易的聲明中所說的那樣:言論自由是民主制度正常運作的基石,而推特是一個數字化的言論廣場,在這裡人們可以探討對人類至關重要的事物。然後他向推特董事會說明併購案的時候說,這樣一個(應該)是言論自由的平台,但是現在推特卻沒有辦法履行它這個社會責任,所以他必須變成一家私人的公司。

所以他是在探討說要把推特進行一種轉變,變成一個言論自由的真正的平台。而這樣一個價值選擇,當然不是純粹用商業目的,或者是有錢任性來解釋的。這是我的看法。

扶搖:唐青博士,您覺得呢?馬斯克收購推特不僅僅是出於商業目的嗎?

唐青:這一點我倒是跟秦鵬英雄所見略同,因為新聞媒體和社交媒體是「兵家必爭之地」。我剛才講到《福布斯》公布的美國十大富豪,我們可以算一下,有好幾個都是擁有媒體的:

彭博他擁有彭博社,一個龐大的媒體集團;扎克伯格他有臉書,有Instagram,是吧;微軟的比爾‧蓋茨他也有Skype、領英(LinkedIn)啊,而且他還捐助,通過其它渠道滲透媒體滲透得很厲害;谷歌兩個聯合創辦人,他有谷歌,有YouTube;而且剛才提到第二富豪貝佐斯,他收購了《華盛頓郵報》。

那麼剛才講到馬斯克,他是新晉首富是吧,他是全球首富,銳氣十足、雄心萬丈,他肯定是不甘落後的。尤其他是非常有理想的,他有俠義之風,他老是提到什麼要為人類文明啊做什麼貢獻。

其實我覺得根子上,他是看不慣推特封殺這個、封殺那個的,因為他的言論可以表露出來。他路見不平就要拔刀相助,因為推特搞得太過火了,而且推特才四百多億可以買下來,所以他有這個經濟實力。他宣稱自己是絕對的言論自由主義者。

而且我覺得還有一個原因是,他認為極左的好多做法對這個社會是有危害的,所以他覺得要讓那些右派的人,也要回到推特這樣一個自由的平台。因為現在新聞媒體、社交媒體全被左派給控制了,他自己目前已經受到這方面的威脅。

【左派猛烈出擊 哪根神經被刺痛?】

扶搖:是。我們看到,馬斯克宣布收購推特,也確實觸動了左派的敏感神經,開啟了雙方的大戰。左派各路人馬普遍反對馬斯克的收購提議,他們猛烈抨擊,甚至放出性醜聞抹黑他。馬斯克也不客氣,發圖諷刺左派越來越極端。

秦鵬先生,您分析過左派反對馬斯克收購推特的具體原因嗎?

秦鵬:我覺得是有六個主要方面的原因。

第一個,我們知道在過去這段時間,像推特在內的這些大社交媒體是掌握在左派手裡邊的。在2020年的大選中,左派成功控制輿論,很大的一個原因是因為他掌握了推特、Facebook(臉書),並成功地封殺了川普(特朗普)的聲音,還有很多有代表性的支持川普的名人的聲音。川普當時有粉絲八千多萬(推特的),他的影響力實際上也是超過了奧巴馬、拜登等等這些左派代表人物。

所以現在如果由馬斯克這樣的一個人去收購,那就相當於把這麼一個龐大的輿論陣地讓人了,當然左派就不幹。

第二個,馬斯克直接說出來了,說:如果購買推特成功,那麼他可能就會恢復川普的帳號。這相當於直接捅了馬蜂窩了。

第三個原因,馬斯克宣稱說要改變推特的規則,還有潛規則;他承諾要減少內容管理,加大言論自由。這當然就讓左派感覺到非常恐懼,因為長期以來,表面上他們也是在講言論自由,但事實上以各種各樣自由的名義,來封殺右派言論。所以這種言論自由當然就意味著,對他們(左派)來說很多真相又要曝光。

第四個,馬斯克要撤換這些左派的代理人。馬斯克公開說,他對現有的公司管理層是沒有信心的,還說他們的股份都幾乎為零。確實,董事會的一些主要成員,他們不代表股東的利益,所以這些代理人當然是不肯被收購的。

當然我們也知道,馬斯克後來用了兩個策略去解決這個問題:一個是曝光他們真實的股份情況,讓他們沒有辦法再鼓吹能夠代表公司、能夠代表股東;另一方面,他是用「鈔能力」去說話,就是鈔票的能力,會給這些管理層的離開有足夠的現金補償。那麼當然就無話可說了。

第五個方面(的原因),作為馬斯克來說,他後來在說,我未來要把票投給共和黨,還斥責民主黨製造分化和仇恨。這當然就導致左派對他進一步的恨之入骨。

第六個來講,作為推特等等這些公司──左派的公司,它實際上長期以來形成了一些自有的獨立的價值觀,他們認為,推行馬克思主義或者其它這些是必然的,是一種他們的價值觀,任何人如果說跟不上他們,或者是不夠極端和激進,他們認為這個都是錯誤的,都是不符合標準的。

所以對馬斯克來講,顯然不符合他們這樣的標準,所以也在推特管理層、在整個推特內部遭到強烈的抵制。

【明顯向右轉 馬斯克被「逼上梁山」?】

扶搖:嗯,謝謝秦鵬先生,非常清晰地分析了左派反對馬斯克收購推特的原因。

那我想再問一下唐青博士,就是從馬斯克來說,他的政治立場是什麼?是像他在圖片中畫的那樣,一直屬於「中間派」嗎?

唐青:我覺得馬斯克,長期以來,他可以說是政治面目模糊。他自己說他是中左派,他說他是自由派(liberal),這個政治模糊也在這次收購推特當中對他有莫大的幫助。三週之內,大家還沒搞清楚他要幹什麼的時候,他就把推特收購談下來了。所以這一點對他是很有幫助的,左派要反擊已經來不及了。

馬斯克過去的好多言論,你看啊,川普執政的時候他批評過川普,批評川普的移民政策,因為他其實也是南非移民嘛。然後在後面拜登執政的時候,他批評拜登的居家令,抗議居家令是法西斯主義。而且他跟拜登、跟白宮最近還好多次槓起來了。但是之前他是力挺奧巴馬。

所以左派、右派都搞不清楚他是左派還是右派,而且他還在中國做生意,所以美國的一些鷹派和右派,就認為他不是我們同路人,他到中國做生意,所以大家都摸不清楚他的路數。

扶搖:嗯,是。但是近期我們看到他發了不少提倡言論自由等方面的推文,和右派的理念是比較符合的。您覺得為什麼他出現了向右轉的變化呢?

唐青:我覺得馬斯克發的這張圖已經講清楚了,就是左派往左跑得太遠了、太極端了,所以中左派、右派都跟不上,那些極左跑得太遠了,跑的太遠以後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其實馬斯克我可以說他是被逼上梁山的,因為他沒有跟著左派跑那麼遠,所以他就被左派排斥了。

馬斯克一開始是迴避政治的。去年底,馬斯克把特斯拉總部從民主黨的大本營加州,搬到了共和黨、右派的大本營德州。當時,德州州長阿博特就非常興奮,他說,馬斯克搬過來就是因為他對我們德州保守派的這種政策非常欣賞,所以他過來了。但是當時馬斯克還對媒體說,大概意思啦,就是你別這麼說,我還是少碰政治為好,我少碰政治。這是去年秋天的時候。

但是為什麼到了今年,他(態度)就急轉直下呢?我覺得很重要的一個原因就是,4月25號他公布要收購推特,然後一系列的加速,就是左派的攻擊啊,圍剿啊。因為剛才提到了,左派聽說他要搞言論自由,他想讓右派也上(推特)來,左派非常恐慌,所以就對他……就是讓馬斯克親身感受到了左派的這種醜陋。而且他預計,對他的政治攻擊將急劇地升級。

他在(5月18日的)推文中說,過去我都是投給民主黨,因為他們大部分是一個善良的政黨,但是現在他們已經成為分裂和仇恨的黨,所以我就不支持他。

馬斯克在5月18號發了推,公開了這個表態以後,馬上第二天,左派媒體就搞了一個性醜聞,說馬斯克有性醜聞啊,其實是莫須有的東西來攻擊他。

其實不光是言論攻擊、人身攻擊,還有經濟圍剿,這個也是搞得很過分。馬斯克4月25號宣布要收購推特,標普ESG指數不久就踢除了特斯拉,這就導致特斯拉的股票大跌。你想,這就直接影響……因為我剛才一開始就提到了,馬斯克成為首富,特斯拉的股價對他有非常大的幫助的。所以這個是從經濟上圍剿他。

而且馬斯克的特斯拉,作為電動車可以說是美國(業界)的龍頭老大,但是拜登就一直不見馬斯克。拜登也是宣傳電動車,要新能源、要搞電動車,開了兩次峰會,美國大企業峰會都請來了,就是不請馬斯克。

所以馬斯克這一點當然心裡是有想法的,他知道這個政治是迴避不了的。去年他還在說不講政治,但是今年他就不得不跳進去了。所以最近他自己說,選總統他要選佛州那個保守派、右派的州長,是吧。

而且他投了第一票,投給德州有個女議員。她是墨西哥裔嘛,她在那邊翻盤了,把多年的民主黨的一個席位給搶過來了。所以馬斯克非常自豪說,你看,是我投了票給她。

所以我覺得這樣一個……他(馬斯克)是逼上梁山的。不光是馬斯克,左派的這些我剛才講的好多舉措,就讓許多普通的老百姓都是看不慣,因為他搞得太極端了。

【物極必反 美最高法院右轉 拜極左派所賜】

扶搖:是啊,這一路確實是上演了「被逼上梁山」的劇情。說到「向右轉」了,我想再聊一個相關的話題,就是現在向右轉的不止馬斯克,還有美國最高法院。

像是6月23日,最高法院廢除了紐約州一條100多年的限制公眾攜帶槍枝的法律,首次承認《憲法修正案》賦予公眾攜帶槍枝進行自衛的權利。

6月24日,最高法院推翻了針對墮胎權的「羅訴韋德案」。

6月27日,最高法院裁定華盛頓州的一個學區,侵犯了《憲法第一修正案》賦予一名高中橄欖球教練的宗教自由權利;之前,這名教練因爲在球場上進行賽後祈禱丟了工作。

6月30日,最高法院推翻了下級法院的一項裁決。這項裁決稱,環境保護局有廣泛的權力,對發電廠發布碳排放規則。推翻裁決意味著削弱行政部門制定法規的權力。

我想先問問秦鵬先生,美國最高法院向右轉又是為什麼呢?

秦鵬:當然大家看到的呢,直接的原因是目前最高法院大法官發生了一個人數力量的對比,可以說是5個半保守派,加上3個左派。那「半個」當然是大法官羅伯茨。

但是我覺得從深層來講,它其實是有一個客觀的規律:物極必反。這一點實際上和馬斯克的變化,在深層來說是有相互聯繫性,也有根本的差異性的。

另外呢,就是體現出來在美國民間的民意也發生了根本的轉變,所以就帶來了目前的這樣一個結果。

我們當然也可以進一步地去做一些闡述。

第一個就是從天意上來講,我們知道事物是有規律的,陰陽強弱是相互轉換的,相生相剋的這麼一個道理嘛。盛極而衰、否極泰來、福禍相依,形成了強弩之末呢,那麼必然左派的力量就會衰弱,是這樣一個規律。

從美國的歷史來看,實際上也有這種規律的一種體現。比如像美國的獨立戰爭,最早是因為英國的這套殖民體系帶來了美國早期的繁榮和發展。但是,當英國殖民者想把更多的權力擴張,然後剝奪殖民地(人民)的個人權利的時候,大家就不幹了,所以爆發了戰爭。

南北戰爭的時候也是一樣。奴隸制在南方得到了極大的發展,但是它(南方)最終不甘和北方繼續統一,所以要去發動戰爭。這個時候當然北方也不幹了,最終就形成了強弱力量的轉變,物極必反這麼一個規律。

從美國的民意來看,實際上也是在發生這種變化。我們知道,美國的傳統價值觀是猶太教、基督教的一種傳統,提倡言論自由、信仰自由,還有小政府大社會等等這樣一套價值觀。

但是在過去的很多年中,特別是五六十年代的時候,在中國有文化大革命,同時在西方也有文化馬克思主義,就帶來了今天我們看到的這些左派的一些議程,走到今天就特別極端了,發展成什麼極端的環保主義,然後剝奪信仰──當然是以公眾利益的名義,還有極端地推行亂性等等一些東西,還要搞大政府。

一開始,大家認為它打著很美好的旗號,所以很多人也就支持它,甚至默許它發展。但是走著走著,大家就發現它實際上:第一,它說的和做的是不一樣的;第二,它是侵犯了自己的利益。最後,你還發現得利的只是少數的官員的建制派,還有一些大跨國公司或者大科技公司等等。所以,美國的民意相當於也發生了一個轉變。

2016年就是一個非常關鍵的轉折點和分水嶺。民眾對建制派的失望,所以抱著試試看的態度,就選上了政治素人川普。結果就發現,不怕不識貨,就怕貨比貨,後來就更加地(使)民意向右轉。

但是這個過程中,還是有很多中間的人,對左派的認識是不足的,被那些中左派,也就是類似拜登這樣的人所迷惑。所以我們看到,相當大的一個人群在2020年大選中選擇了拜登。

但是經過了兩年多的親身感受,大家得到了什麼呢?民間就發現,能源、物價帶來了通貨膨脹;而且言論自由是得到削弱;政府是在極度地擴張權力;極端的環保主義,帶來了美國民間今天的能源的危機,等等等等。

所以,美國民間當然也就出現了物極必反這麼一個道理,就想拿回屬於自己的陣地。這一點我覺得也很符合《道德經》所說的:將欲取之,必固與之。就是當把這樣的權利交給左派的時候,他的很多弱點和真實的想法就曝露出來了,結果反而把他自己的前途或者他過去那些非常迷惑人的承諾給葬送掉了。所以我覺得整個背後,實際上帶來了這麼一個結果。

那麼今天,我們看到美國的民意,最終推動大法官們在五個重大問題上發生向右轉。根本的原因,我覺得也是因為物極必反。相當多右派的人,或者是中間的這些人被逼著認為,必須去遏制住左派相關的議程。所以,我覺得才發生了民心的轉變,最終也推動這些大法官們發生了變化。

所以不僅僅是大法官本人有那麼強的意志、那麼強的想法去做這些事情。事實上在2020年之前,這些大法官當選的時候,他們就講過是不會挑戰像羅訴韋德案等等。但是今天你就發現,這些人勇敢地站出來挑戰了。根本的原因,我覺得就是物極必反的道理,民間力量發生了極大的反彈和對比。

【左右力量大對決 保守派強勢回歸 重塑美國】

扶搖:嗯,秦鵬先生用物極必反的道理,解釋了為什麼美國最高法院右轉,以及民意的轉向。唐青博士,您對這件事的看法呢?這對美國社會接下來的走向有什麼影響?

唐青:我覺得就像剛才秦鵬講到的,這是物極必反造成的。我從另外一個角度來分析,美國左右兩派的力量對比。

大家知道,在拜登上台以後,左派全面執政,操控了國會的參眾兩院,他都是多數黨,這是在政府層面。

其實在媒體、社交媒體也是左派「一統天下」,都是那些左派的富豪,那些人或者這些勢力在控制著。所以右派是很難生存的,他可以「咔嚓」連總統的帳號都給你封了。所以在這些方面,他們搞得非常過火。

但是老百姓有良心啊,他覺得你搞那些玩意,他實在是接受不了,甚至要把美國國父都要cancel(取消)掉,然後今年的7月4號,他們認為美國這個7月4號(國慶日)也應該cancel掉。

所以有傳統理念的老百姓覺得,這個實在是接受不了。接受不了的話,在民意、在各方面力量,包括馬斯克這樣的人蹦出來,這樣突然造了一個右派的首富出來。

所以最高法院……在川普跟拜登選總統之爭的時候,他們不敢露面,但是現在他們好像回過神來了,所以一個又一個地這種推翻了過去的好多左派的裁決。他甚至可以跟拜登、跟國會,跟左派執政的政府分庭抗禮。

打比方,拜登簽了個行政令,說要控槍,這是好不容易兩黨都同意的,都通過了的一個法案。但是最高法院的一個裁決,就是說紐約不應該控槍。馬上,這個裁決就會讓所有各個州對……拜登的行政令就等於是,說得嚴重一點,就等於會把它廢掉。

剛才秦鵬先生也分析了,他(拜登)的許多執政造成了現在的油價上漲、物價上漲,通貨膨脹是幾十年的最高點。然後再加上犯罪率上升,這個跟每個人的日常生活是息息相關的。

所以老百姓都有感,就是左派搞的那些政策、那些極端的東西,對我們的生活造成了多大的影響,造成了多麼壞的影響,大家都有感覺。所以這次中期選舉,馬上大家投票的話,連左派媒體都預期民主黨會慘敗。他們現在不是看誰贏誰勝,而是要預測敗得多慘。

我覺得目前,有三大力量在顯示美國向右轉的力度非常強大。

剛才提到了最高法院,最高法院的一系列判決,甚至包括環保的這樣一個裁決,馬上就讓拜登推動的能源政策、氣候政策全部會廢掉。

最高法院的六個保守派大法官,其中有三個是川普任命的。所以拜登、佩洛西都很氣憤,他公開就說,這是川普搞的。

所以,這六個人就足以對抗現在的白宮,還有國會參眾兩院的民主黨。

還有民間,像剛才講到首富馬斯克,他也在民間推動,這是商界。

那政界,川普的力量和許多支持川普的盟友等等,包括現在中期選舉,川普支持的(support的)那些人,endorse(背書)的很多人,尤其是參議員幾乎都是贏了,到目前為止。

所以整個美國保守派、右翼的力量會重塑美國,目前左右是一種對抗,而且這種左右對抗,極左的就繼續往極左的方向跑得越來越遠,那麼左右的對比就越來越鮮明。

那麼在中間的老百姓更容易看清楚這個局勢,更容易看清楚,更容易分清是非善惡。

所以我覺得這對美國就是一個好事,但是兩種力量的對抗和激烈的對比,激烈的爭奪當中還是會有很多鬥爭發生,就是這樣一個激烈的狀況。

【反常沉默9天 馬斯克幹了啥?】

扶搖:嗯,是。非常感謝兩位的精采分析,為我們解釋了是什麼力量在推動美國社會向右轉向,以及接下來可能會出現怎樣的一種形勢。

那我們再回到「新晉右派」馬斯克的話題上來。

6月底,馬斯克的推特關注者突破一億,但他卻從6月22日到6月30日,連續9天一推不發。這很不尋常。

馬斯克在推特上一直很活躍,按他的正常發揮,一天少則兩條推文,多則十來條不在話下;而且推特粉絲過億也不是個小事,這是商業領袖中的首位,也是推特所有用戶中的第六位;再有,馬斯克「封推」那週,美國發生了一些事關價值觀的大事件,包括我們剛才說的美國最高法院的多項重大裁決。

在這種情況下,馬斯克連續沉默就引發了外界的討論。

直到7月1日晚間,他重新發推,分享了他和4個兒子與教皇方濟各的合照。配文說,「昨天很榮幸能與教皇見面。」

秦鵬先生,對於馬斯克沉默9天的原因,您有沒有自己的看法?

秦鵬:我基本的判斷是,馬斯克這幾天不是去普通地休假去了,而是去思考和作出他重大的決定。那麼作出什麼樣的重大決定呢?我也是有自己的一個看法,認為是和當前他的公司,以及和推特之間的衝突是有關的;和左派的攻擊也是有關的;和他兒子目前的變性這些事件也是有關的。他在思考和決定自己接下來選擇要走的路。

我想先說為什麼他不是普通地去休假去了,因為馬斯克這個人實際上是一個非常出了名的有休假恐懼症。

在2000年當他還是做PayPal的時候,董事會就在他去澳大利亞度假的時候解僱了他;然後再之後,他在前往巴西和南非的旅行中,就感染了所說的近乎致命的一個瘧疾;再有一次他休假的時候,SpaceX的火箭就爆炸了。

他從那以後就說:假期會殺了你。所以他從2002年創立SpaceX之後,只休過兩次假。所以我其實不認為,他在這段時間的靜默9天是休假去了。我認為他更多的是要去思考和做出重大的決定。

馬斯克這個人其實還有一個特點,被稱為「尷尬沉默法則」,就是當他去做一些很重要的這些事兒的時候,他並不害怕表現出來他在思考,或者是在深度考慮。比如說2019年,他那時候思考推特有什麼好處的時候,他有三天是沒有發推文的。

那麼目前,當然大家會說,他要去做出什麼樣重大的決定呢?我覺得目前看到是發生了很多事。比如第一個,特斯拉在這段時間是(股價)暴跌,特斯拉的股東們在說馬斯克不務正業,你去收購推特的時候,那你就因此會影響到把精力投入到特斯拉上邊,你會不會導致特斯拉的經營、盈利出現變化呢?這是一個。

SpaceX內部也有點起火。前幾天,就在馬斯克停推特之前,SpaceX有400個員工聯名對SpaceX提出很多問題,矛頭當然看起來是直指馬斯克。所以他經營的公司內部在起火。

還有,他要做出一個重大的決定。我們知道在沉默前一週,馬斯克要求獲得推特的更多數據,所以這段時間是不是涉及到他就要去分析、獲取更多的數據,然後去篩選,做出一些決定呢?我覺得這個可能性也是有的。

另外一個就是,看起來他的兒子和這一次他的露面,有某種意義上深層的一個聯繫。在馬斯克停推之前,我們看到他和第一個妻子生的兒子,有18歲,在左派的鼓動下他不僅變性,還要跟馬斯克斷絕一切聯繫,也不再去姓他的這個姓了。

然後我們看到馬斯克推特復出之後,他的照片是和4個兒子,當然不包括現在這個出事的兒子,然後和教宗方濟各一起合影。這個我就覺得非常有深層的意味,代表他在這個過程中,其實應該是做出了一種選擇的。

什麼樣的選擇呢?我自己一個推斷,他是要去走神指引的路,去堅定自己對言論自由的選擇、對這種價值觀的選擇。像兒子這個事情上來講,我認為應該是刺激到他了,儘管他之前是說尊重變性,但是他又覺得要把代名詞改掉,比如什麼she、her啦,反正一大堆各種各樣的,據說好幾十個詞,這些他又覺得挺可笑的。這是馬斯克的一個觀點。

那麼到今天我們看到左派走到了極端,走到了完全是不顧天理人倫、一切正常父子關係等等這一切的時候,我覺得對馬斯克來講可能也刺激他,會加劇他向右轉,去選擇更遵從傳統的一些價值觀。

這是我對馬斯克這段時間神隱9天的一個判斷。

【天降大任於斯人?馬斯克推特的「特殊功能」】

扶搖:嗯,好的。非常感謝秦鵬先生的分析。

還有關於馬斯克的推特粉絲過億這件事。《紐約郵報》前幾天發文算了算,說馬斯克的推特粉絲比美國總統拜登、副總統賀錦麗,和眾議院議長佩洛西的粉絲加起來都多。《紐約郵報》認為,「影響力越大,責任越大」(with that tremendous reach comes great responsibility),所以建議馬斯克趕緊利用自己的影響力給美國人發幾條推文,給人們一些正確的價值觀導向。

唐青博士,換作您,您會建議馬斯克發這類推文嗎?

唐青:我覺得馬斯克他以前已經抨擊過,就是叫做極左的那個覺醒運動,它是會摧毀人類文明的;他還批評過那個TiKToK,他也認為它是摧毀人類文明的力量。

我覺得按照馬斯克……因為他自己是有情懷的,他是有那種像西方社會古代那種騎士那種俠義之風的,所以他跟川普是挺相像的。人家說川普是用推特治國,馬斯克用推特治企。他甚至不光是推特治企業了,因為他的推特已經超過一億的followers(關注者)。

馬斯克在很多問題上發表他的言論,他其實是有一定的傳統理念的,我認為。而且馬斯克有個特色,他敢說話,他甚至跟拜登在經濟政策上吵起來了,弄得白宮還批評他。

所以馬斯克這一點跟川普也是很像的,兩個人都是出言無忌,他誰也不管,我要說什麼我就說什麼。他不會受人家那種勢利的影響。

我看到有一個西方的評論家說,馬斯克就是有騎士的風格,不會受世俗力量的左右,就是我認為什麽好、我認為什麽正,我就要說。

而且他的音量現在很大,他是世界首富,他有一億的推特用戶(跟隨),全世界也就6個人有這麼大的能量,而且馬斯克是唯一的推特論政,就是談論政治。所以這個對於老百姓的導向是非常好的。

因為《紐約郵報》也是比較右派的、稍微保守的媒體,所以他建議馬斯克,有許多問題、有許多比如說左派的很多議程,如果馬斯克出來說話,可以把他們給駁斥了,或者是讓老百姓能夠醒過來,或者有更大的力量,就像他說他endorse共和黨右派的人選等等這些,我覺得都會對美國甚至是對人類社會(產生影響),因為美國的價值觀是影響全人類的。

所以在這些傳統的理念和價值上,馬斯克他成為世界首富,他有這個能量,我覺得應該是天降大任於斯人,他應該在這方面發揮更好的作用。

扶搖:嗯,好。那秦鵬先生呢,您建議馬斯克多發一些價值觀方面的推文嗎?您希望他發什麼內容呢?

秦鵬:當然了,我覺得作為我們是從中國大陸出來的人,我其實更希望看到中國大陸發生改變,共產黨儘快垮掉,全世界的這些正義的力量能夠集結起來,對中共的解體一起來去盡心盡力。

但是我們也看到了,馬斯克還是有特斯拉那麼龐大的產業在中國,所以我覺得讓他主動的在這個方面發聲,可能是有難度的。

但是,他只要能夠堅持他目前的選擇和價值觀,能夠認識到美國今天想要走向正軌,就必須回歸傳統、必須有正義的力量去當選議員、總統等等,他在這些價值觀方面做出及時的鼓勵和引導,那麼其實我覺得也足夠了。

只要那些力量上台,必然也會帶來中國發生變化,整個世界也會向好的方向發展。所以,這也是我覺得對於馬斯克來講,他只要繼續堅持自己的這種敢於發聲的理念、這樣的一個做法就足夠了。

新聞大家談》製作組

網絡收看方式:

新唐人網站:https://www.ntdtv.com/
新唐人YouTube:https://www.youtube.com/user/NTDCHINESE
大紀元新聞網:https://www.epochtimes.com/b5/nf1334917.htm
支持新唐人:https://www.ntdtv.com/b5/donation.html

新唐人大紀元《直播節目》製作組

(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