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橫河觀點】上海公安數據洩漏 史上最嚴重!廣西政府公開販嬰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2年07月06日訊】觀眾朋友們好,我是橫河,歡迎大家來到《橫河觀點》頻道,7月5日,星期二。

今天焦點:駭客公開拍賣海量上海公安數據庫,多方證實真實性,樣本就已是研究中國問題專家的盛宴,專家如何解讀,全民抓間諜防不了內賊或駭客,對個人隱私的危害中共當局大於犯罪集團,廣西全州拒絕受理30年前嬰兒搶劫案的回覆堪稱壞的範本。

上海公安海量數據被駭,無人懷疑真實性

上海公安系統數據庫被人放到網上出售,一個是為了讓買家確認,還給出了縮減版樣品,二是只要價10個比特幣,也就是20萬美元吧。這個樣品有75萬條記錄,25萬個人信息,包括全國各地,還有25萬條向上海當局報告的犯罪行為。

真實性,官方雖然沒有出面,但這麼重大事件不闢謠基本就是真的,其實闢謠也是真的。美國主流大媒體都報導了,因為這些已經公開的部分經過真正的專家稍作初步分析就能輕易地辨別真假。到目前為止,世界上還沒有主要的機構或媒體否定其真實性。

而較早報導這條消息的《華爾街日報》華裔記者下載提供的樣本後給其中的十人打電話,其中5人證實了具體案例,4人證實了他們的個人信息,第十個人在得知電話的緣由時,嘆氣道,我們都在裸奔。

另一家媒體VICE也和報案的三個人核實過了。 現在唯一的質疑是,駭客得到的數據庫可能沒有那麼大,駭客誇大了,以便獲取最大利益。

數據庫很可能是全國而不僅是上海的

對中共來說,這次洩漏有多重要?因為是公安系統,按開放社會的標準不會有太多不是公共信息的東西,但按照中國的標準,機密太多了。這是不同標準造成的,比如在美國上市的公司,美國公司有關信息就是公開的,至少是公開給必須知道的人或機構的,但中國公司的財務信息就是機密,儘管是私營公司也是。

據目前所知,應該還遠遠不是全部,至少有涉及10億居民的戶籍、身分證、手機號碼等個人信息,還有數十億條警情資訊,包括報案事件,報案人個人信息和案情描述。這說明這裡的信息遠遠超過上海的範圍,畢竟上海戶口只有1500萬,加上近千萬臨時居民,也就兩千多萬,10億居民,其實就是全國的人口了,估計全國人口也就這麼多。

我們知道公安部是有個全國人口數據庫的,各省市公安廳可以查詢,如果真的是公安廳分享,那這個數據庫很可能是全國的。

易富賢如何證實數據的代表性和解讀中國人口危機

還沒下載全部,已經是研究中國問題各領域專家、媒體、情報和其它政府機構的盛宴了。這些數據對外界來說有多重要?以人口為例,一個國家的人口、平均收入、各階層分布等,既是本國發展規劃的依據,也是各國試圖制定外交政策,各公司試圖進入該國市場的重要依據。但中國的人口數據從來都不一定是機密,但多半是假的。

美國著名的中國人口專家易富賢教授是最早開始分析這些數據並通過推特和大家分享他的研究的學者之一。首先他用自己獨特的方式證明數據庫是真實的。

首先他證實了釋放出的25萬人口數據是很均勻地分布在全國(這也再次證明不僅是上海的數據庫),包括他老家易氏家族占湖南洪江市人口的5.7%,而這次25萬人中也有109個洪江人,其中易家6人,占5.5%。 這說明不僅分布廣泛有代表性,而且非常符合統計的隨機性。

然後他從中分析出中國人口的變化, 這本來就是他的老本行,發現中國人口早在1990年就達到高峰,以後的2014年兩次人口政策的調整,2014年的單獨二孩和2016年全面二孩後的第二年都沒有出現預期的出生高峰,從而得出結論,2020年的人口普查數據是假的,中國的人口危機比想像的更嚴重。

是單純駭客還是裡應外合

這是一起單純黑客還是裡應外合?網路安全方面我不太懂,有人說多半有內應,這不是不可能,如果有內應,那就是網路服務公司,在這裡是根據駭客自己的說法很可能是阿里雲,安全措施太差,畢竟阿里巴巴有過安全隱患和數據洩漏的前科。

如果是單純駭客,那說明阿里雲的安全措施更糟。中共當局對數據有超級敏感和嚴格規定,但顯然上海政府在這方面還是很不重視對自己是很不嚴格要求的。

另一方面,美國一直在指控中共方面的網路攻擊事件,甚至還為此起訴過多名軍方駭客,毫無疑問,中共駭客的攻擊能力和竊取別的國家機密的能力是很強的,但這件事表明,中共並不能對網路攻擊和盜竊免疫,其原因倒不一定是別國的攻擊,而是很可能是來自內部的攻擊。

作案者並非哪個國家的間諜,如果是間諜也用不著放到網上去拍賣找買主了。

只有兩種可能,一種是真的要錢,雖然20萬美元不多,但多家私下購買,加起來就不少了,這方面以前多半聽說的是其它國家的人向中共出售情報,因為中共捨得花錢,而這些擁有情報的如美國人,要價似乎也不高,如果是內賊,對中共來說很丟面子。

全民抓間諜防不了內賊

對於中共來說,這也是防不勝防的。中共最近這兩年特別注意防範境外勢力,去年,國安部發布了一個《反間諜安全防範工作規定》,動員「全社會」參與「反間諜行動」,鼓勵民眾檢舉揭發,掀起了監視、發現和據報間諜的熱潮,小學生也開始注意自己父母的異常表現。

北京街頭還出現了抓間諜的宣傳畫。其實搞群眾專政的方式是一種威懾,威懾的是一般民眾,而不是真正的間諜,也不是真正要洩漏重要情報的人。發動群眾也沒有用,因為人民群眾基本上沒有可能去發現和阻止這位駭客盜竊上海公安局數據庫。

中共掌握個人隱私危害大於犯罪集團獲取

關於隱私,很多西方媒體重視這一點,說這些數據如果落到犯罪集團,如身分盜竊、詐騙集團手裡,對民眾的安全會是很大的威脅。這是當然的,但他們似乎忽略了另一點,對民眾來說,中共當局掌握這些個人信息本身就是非常危險事情,畢竟和中共每時每刻的監控和割韭菜比較,犯罪集團的詐騙還是相對比較小概率事件,而且很多情況下還是可以防範的。

而中共的公開明槍是躲不開防不了的,比如詐騙電話你可以不理他,但存在銀行的錢沒了你怎麼防?

廣西調劑超生孩子實為販嬰,當局回應公開承認罪行

今天有關「廣西全州超生孩子被統一社會調劑」的話題登上熱搜榜。 這件事情聽上去要多荒唐有多荒唐,簡單介紹一下經過,廣西桂林市全州縣的唐月英超生,1989年生了個兒子,90年在縣城一家旅館被3女2男共五人搶走,估計當時也是逃計劃生育躲在外。

問題是當時這些人沒有出示任何身分證明,受害者是當時自己打聽才知道其中一人姓高,認為是人販子,報警而無果,後來才知道是鄉計劃生育工作管理站站長的高麗君要為別人購買孩子而策劃了搶劫。這就是我剛才講的,任何犯罪集團的危害都沒有中共當局嚴重。

受害者今年上訪,全州衛健局的答覆,不但荒唐,還非常精采,把中共的罪惡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回覆大概有這幾方面:首先承認這不僅是政府政策,是超生全州調節,而且是政府執行,不存在拐賣兒童行為。但因為當時沒有留下任何記錄,所以不予受理。這和一般政府的作法是不同的,

1)很少有把這種公然的犯罪行為從政策到執行過程一口承認和承擔下來的,一般都是抵賴;

2)當時沒有留下記錄是政府的錯誤,是要追責和懲罰的,也就是說,即使是政策行為,沒留記錄還是政府具體個人或部門的責任,應該追責的,居然成了冠冕堂皇的不受理理由,可見地方官員的無賴程度,當然這個無賴還是受政策支持的;

3)這個孩子的去向,即使是黨的政策,執行過程中如果有個人受益,比如收了買家的錢,仍然是販賣兒童,當局為何沒有調查就一口咬定沒有販賣兒童?

4)這個案子並非沒有記錄就不能查了,因為有當事人犯罪嫌疑人的姓名和身分,就是當地的計劃生育官員,所以可以很容易地查到該孩子的去向和現狀。

中共官員荒唐不是偶然的,他們的思維正常人很難理解的。我認識一個也是上海人,在上海有房產,但現在住著很多人家,她2001或2002年到上海去要求收回房產,上海當局理直氣壯地說,你家房子是文革期間被沒收的,當然你就沒有資格要回去。

這是被人認為最西化,最開放的上海,2000年以後的認識。當然廣西這個是我看到的最直白承認中共計生罪行的官方文件。中共官員壞和蠢的樣本。

如果喜歡我的節目,請別忘記訂閱、點讚和轉發。好,感謝大家收看,也感謝觀眾朋友對我節目的支持。我們下次節目再見。

《橫河觀點》製作組

(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