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析師爆料遭解聘 南京銀行債務危機疑雲未消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2年07月03日訊】日前在朋友圈中爆料南京銀行債務危機的西部證券分析師傳鳴非已遭火速解聘南京銀行行長辭職原因不明,央企金融高管突然空降南京掛職「主抓金融風險」,一系列異常現象使得南京銀行「爆雷危機」疑雲難以消散。

7月1日,一則「西部證券通信首席分析師傅鳴非對南京銀行的風險判斷」的聊天記錄在中國網絡社交媒體上傳出引起輿論關注,加上此前南京銀行行長突然蹊蹺辭職、銀行啟用新印章等一系列異常現象,一時間南京銀行可能面臨債務危機爆雷風險的猜疑甚囂塵上。

2日,西部證券在回應官媒《證券時報》的詢問時稱,經過調查證實,該公司「研發中心試用期員工」傅鳴非,於2022年6月30日18:00-18:50在某團購微信群裡「轉發涉及南京銀行的網絡信息並存在不實言論」,目前西部證券已終止了傅鳴非的試用期,「同時解除與其在2022年2月18日簽訂的勞動合同」。

外界分析,西部證券解聘分析師傅鳴非,意在幫助南京當局盡快平息近日因南京銀行行長突然辭職引發的輿論風波。然而,對於與此相關的一系列異常現象,官方卻並未作出任何解釋,因此南京銀行可能面臨債務「爆雷」的疑雲並未就此消散。

南京銀行行長蹊蹺辭職 銀行印章隨即更換

這場輿論風波起始於6月29日。這一天晚間,南京銀行發出公告,宣布該公司董事、行長林靜然「因工作需要」,已於當日向董事會提交辭職報告,辭去公司董事、董事會風險管理委員會主任委員、發展戰略委員會委員、行長、財務負責人以及公司授權代表職務,辭任自當日起生效,行長職責暫由董事長胡升榮代為履行。

公開資料顯示,林靜然出生於1974年6月,1995年畢業於南京審計大學,2006年在南京大學商學院取得工商管理碩士學位。林靜然在進入南京銀行前,曾經在中國銀行和民生銀行任職。其中,曾任民生銀行南京分行機電金融部總監,昆明分行黨委副書記 、副行長,蘇州分行黨委書記、行長,南京分行黨委書記、行長等職務。

2020年5月,林靜然調任南京銀行行長,距今剛滿兩年,還未完成一屆任期。因此,雖然南京銀行在上述公告中特別註明林靜然辭職後「另有任用」,外界對林某的蹊蹺辭職還是產生了猜疑。

第二天一早,南京銀行又發布一份公告,宣布該銀行將啟用新的印章。

《關於啟用「南京銀行股份有限公司」新章的公告》稱,因「南京銀行股份有限公司」印章使用年限較長、磨損嚴重,「為便於各項工作順利開展,我行決定更換印章」。

公告表示,新印章已在南京市公安局玄武分局完成備案登記,將從2022年7月1日起啟用「南京銀行股份有限公司」新章,原印章於同日作廢銷毀。

這份公告令外界對南京銀行很可能已經「出事」的猜疑頓時升級,「虧空」、「暴雷」成為相關猜測中最核心的關鍵詞。有網友分析說,更換印章說明南京銀行內部有人用舊印章做了違法的事,而且應該有很高層官員涉入。

南京銀行的股價隨即在6月30日發生暴跌,盤中一度觸及跌停,收盤時仍大跌6.46%,一天內市值蒸發逾74億元人民幣。

在股價大跌後,「南京銀行」衝上了微博熱搜榜。有網友調侃,「達成跌上熱搜的成就」、「現在看到銀行上熱搜就害怕」。

7月1日,有陸媒報導稱,林靜然辭職南京銀行後,出任了南京東南國資投資集團有限責任公司的副董事長及黨委委員(保留市管企業正職待遇)。

然而外界發現,南京東南國資投資集團資產規模僅為1900億元,與資產總額達1.88萬億元的南京銀行相比相差甚遠,因此林靜然的這次調職明顯屬於被「貶職」。

外界更注意到,此前,中國招商銀行原行長田惠宇在4月18日被免去行長及董事職務時,也是被宣布「另有任用」,但4天後中紀委就宣布田惠宇「涉嫌嚴重違紀違法」被查。因此,官方對林靜然這次被「貶」的原因避而不提,更加重量外界對南京銀行「出事」的懷疑。

南京銀行債務危機疑慮發酵

7月1日午間,西部證券首席分析師傅鳴非在網絡社群中的聊天記錄傳出,傳關於南京銀行的一些判斷與風險提示引發網民的廣泛關注,有關南京銀行身陷「千億債務危機」的消息迅速在網絡上發酵。

7月1日晚間,南京銀行發布聲明稱,近日網傳的相關信息為「惡意造謠」,已報案。該聲明還宣稱「公司經營管理一切正常,經營發展良好」。次日,西部證券火速宣布,該公司已解聘傅鳴非。

然而,傅鳴非究竟在群聊中講了什麼敏感言論,無論是南京銀行的「闢謠」聲明,還是西部證券的解聘公告都未提及。

據了解,傅鳴非當時是在朋友圈中聊天時表示,南京銀行的窟窿很大,但不是因為機構投資出現問題,而是給政府背鍋搞出來的債務危機,如果處理不好,江蘇官場要有震盪。

傅鳴非還分析說,南京銀行的核心資產不是儲戶,而是養老金、社保和公積金,銀行對公部門貸款主要是地產信貸和產業基金政府項目的信貸,而銀行的資本公積只有幾十億,一旦爆雷,該銀行可能就要破產了。

央企高管掛職南京主抓金融風險引爆疑慮

當南京銀行「出事」的猜疑之聲四起之際,外界還注意到,就在南京銀行行長離職的當天(6月29日),南京市官方宣布,任命鄧智毅為南京市副市長(掛職),負責主抓「金融風險」的防範與化解等工作。

據中國媒體的報導,鄧智毅是「東方資產」的總裁。而「東方資產」是由中共財政部、社保基金理事會共同發起設立的中央金融企業,其使命為「保全國有資產、防範和化解金融風險,促進國企改革」,業務範圍則涉及不良資產管理與處置、債權轉股權和風險金融機構託管等方面。

因此海外網絡社交平台上有觀點認為,林靜然的蹊蹺辭職和鄧智毅掛職南京副市長去負責處置金融風險並分管南京銀行,才是引發外界作出南京銀行可能存在「爆雷」風險判斷的主要根據。傅鳴非的個人分析與爆料,最多可算是起到了火上澆油的作用。官方的「闢謠」避重就輕,僅靠火速解聘一位券商分析師,顯然無法就此平息公眾的疑慮。

自媒體人「一劍飄塵」隨後針對上述事件評論指出,把錢放到建設、農行和中國銀行也不保險,買黃金、換美元才是真正的保值,有條件的應考慮到海外置產,因為「中國金融危機一旦發生,人民幣不如冥幣」。

帖文還指出,「過去20年,人民幣對美元匯率沒有變,但發行數量是美國的十多倍!這就是一個大定時炸彈,引信在美帝手裡。隨時引爆,隨時崩潰」。

(記者黎明綜合報導/責任編輯:林清)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