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至上、生命至上(1)?

作者:捨近圍求遠

新冠疫情作孽三年,國人幾乎是拼盡全力在老老實實地配合政府抗疫,儘管在瘟疫爆發的最初時間的確取得了令世人矚目的的巨大成功,但有關方面接下來的操作,不得不說,卻變得越來越難以讓人理解,國人為此也正在付出越來越難以承受的巨大代價。

固然西方世界對生活、生命和自由的理解與東方民族有著鴻溝般的差異,尤其瑞典全民在疫情初期就勇敢地以身飼虎堅信自然免疫而拒絕大規模的關、封、禁(這也招致了來自國人的無數的嘲諷譏笑和發自肺腑的反感),雖然不能說瑞典人的大膽嘗試取得了多麼大的成功,至少人家為全球其他國家提供了一個參考。接下來的各大工業國家生物醫學科技行業的疫苗競賽,也為世界科技發展留下了珍貴的歷史記錄。在之後兩年多的時間裡,世界多國開始了大規模的全民疫苗接種。大多數歐美國家使用以信使新冠疫苗mRNA為主,部分亞州、南美國家在發現mRNA疫苗抗疫表現優於其它疫苗後也迅速改弦更張,換用mRNA疫苗作為加強針疫苗,這兩種不同的接種路徑,都有效地提高了全社會的免疫能力,這也就是後來我們看到了世界多數國家2022年以後陸續地取消各項抗疫限制、開放國界的主要底氣之所在。

甚至就連國人一向不肖一顧的幾個東南亞國家,也在今年的四五月份步入無限制或者很少限制的行列。截止5月中旬,世界主要國家中,唯有中國還在孤獨地堅守嚴格甚至是更加嚴格的各種防疫規定。這種不同的選擇所造成的不同後果,譬如大量外商湧入越南,越南近期訂單暴增、經濟發展前景大發光彩。而中國社會矛盾加劇、次生災害頻發、經濟萎縮。人們難免要問,為什麼?難道國家領導人真的是因為學識不足、感覺遲鈍而導致了錯誤認知、決策失誤?為什麼這麼號稱世界經濟第二號強國,寧願任憑自己的國民被迫坐困家中、實業失學,甚至不得不忍飢挨餓和有病不得治療甚至坐以待斃,這種種怪相,不僅僅在五千年文明古國聞所未聞,更令世人大惑不解。

不同疫苗的比較是不言而喻的。各項細節不需要一一列舉,單單就接種疫苗後的國民被要求的繼續抗疫要求而言,大多數使用了mRNA國家,接種以後,國民居家、購物、出行基本恢復正常,雖然很多國家繼續發生人群染疫甚至暴增,依然沒有影響這些國家的大踏步開放(就是被很多人蔑稱為「躺平」)和繼續實施與病毒共存的理念和實踐。反觀中國國內,疫苗接種高比例完成,國民依然被要求、被使之以各項限制,甚至可以說並不比沒有接種疫苗有任何放鬆。儘管如此,在中國疫情繼續肆孽,各地繼續屢屢爆發、屢屢封城.

正常和理智的政府,似乎應該順應世界潮流,果斷擯棄效率低下的自產疫苗而迅速大量進口mRNA疫苗,為國民健康計、為經濟社會平穩發展計、為本民族立足世界和自我生存計,這都應該是當局的不二選擇。但是,令人大跌眼鏡的是,或許是為了自產疫苗的生意,或許是為了繼續弘揚疫情之初親自部署親自指揮的偉大勝利,也或許是為了更大地體現某個什麼優勢(或筆者無法理解的其它目的)卻選擇了繼續汚名化mRNA疫苗,甚至放任部分也許是無知或者愚昧的自媒體人造謠攻擊國外疫苗乃至國外已經研製成功並且已經有具體數據支持的新冠治療藥物,拒不開放mRNA疫苗進口,甘願繼續實施大規模的各項限制措施,最極端的就是將中國第一大城上海2500萬人,活活地封鎖在各自家中至今已逾50多天。

難以理解嗎!理智正常的人們肯定坐穿了自己家的所有板凳也沒有辦法恍然大悟。但是如果聯想一下共和國歷史上曾經發生的兩次災難,也許可以有所提示。

眾所周知,上個世紀的五六十年代,曾經發生過所謂的三年自然災害造成了大量的人口降低(我們此處不討論這場災害是自然還是人為以及具體減少了多少人口),雖然後來官方蠻橫地掩蓋事實真相,拒絕對所造成的災難反思和追責,而輿論限制和人為設置的歷史禁區,更造成了國人對這次災難的逐漸淡漠以至於現在就開始有80-90後已經在懷疑這次災難是否真實存在。而就在這次中華民族被成巨大規模地困於飢餓乃至被為餓殍的同時,為了昭顯所謂的國富民強和領導人的堅強有力,儘管當時的已經已經成為敵國的蘇聯主動提出了中方可以延期還債以緩解當時的實際困難,但是中國人民所給予了無限美好期望的偉大領袖卻匪夷所思地果斷地拒絕了對方的人道主義提議,繼續照常償債,大量寶貴的糧食和其它可食用物資被出口;同時,繼續在力所不能及的情況下,繼續大規模地支援某些落後國家和一些亞非拉國家的各種革命運動,大量的糧食和可食用物資被出口。僅僅這兩個愚不可及的野蠻行為,即便不是大饑荒的直接原因,也至少是進一步放大了中華民族的這次災難。這本來已經是實實在在的滴血教訓了,但是,十五六年之後的76年唐山大地震(官方後來公布的地震造成的死亡人數高達24萬,而受傷和其它此生災害的受難人數,則實在是難以統計。就在這次地震之後的一年左右的時間,中國政府的官方說法是,這段時間,由於10年文革的破壞,中國經濟已經頻臨崩潰,也就是說,除了大地震造成的直接人民生命財產的巨大損失,當時的國家經濟已經非常困難)根據後來的公開報道,當時世界很多國家,主動對中國政府表示,願意提供物質援助,救助受災地區民眾渡過這次劫難,官方也羞羞答答地承認的確當時收到了很多國家的這種表示。而我們當時的領導人,繼續選擇了背棄人民利益、背棄人性良知、背棄普世價值底線,對所有他國的善意表示堅決地予以拒絕。

好在後來的領導人群體,至少沒有公開地表示過對上述行為的稱許,沒有去給予生命至上人民至上的定論。那麼,針對目前國人所處的困境,領導人難道不能夠汲取一點以前的慘痛教訓,痛定思痛而迅速地改變思路、立即開放mRNA疫苗進口、解禁種種不合理的管控限制、還國民寬鬆和自由、避免國家陷於更嚴峻的困境?

一面高呼生命至上、人民至上,一面枉顧自己國民的實際生活之種種不便與艱難,也不免讓人回憶起也是在所謂的三年自然災害大饑荒前後,為了繼續核彈研究,一位元帥號稱就算當掉褲子也要把原子彈搞出來的故事,英雄氣概固然可歌可泣,但是,當掉褲子(忍飢挨餓、民不聊生和大量國民死亡等等慘不忍睹)的代價並不是權貴們付出的,沒有任何一位元帥實際承受過這次災害的影響,代價都是川豫徽魯甘等地的廣大農民群體用自己的身體健康和生命為代價真是地去承受的。無論是以前的那些苦難,還是當下的被認為放大和延長了的疫情,善良樸實和本分的國民以前就可以不必承受、現在也更不必繼續承受,放開愚不可及的荒唐管制,中國不需要人為製造苦難,多難興邦?見鬼去吧!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作者博客/責任編輯:李明心)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