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誰奪走了人們心中的良知和善念

作者: 大陸大法弟子

中共建政以來,中華大地歷經多次浩劫,「文革」將中華傳統文化連根拔起,殘酷鬥爭使得人與人之間的信任蕩然無存;一九八九年六四,中共不惜殘殺學生來保其政權的穩固,令一代知識分子心灰意冷;一九九九年,中共又發動了對法輪功修煉者的瘋狂迫害,打壓按真、善、忍標準修煉做好人的人,使人們心中僅存的一點良知喪失殆盡。六四讓中國知識分子失去信仰

六四發生的一九八九年,正是中國經濟生機漸現,但中共體制對經濟的阻礙愈發明顯的時刻。東歐的共產主義陣營坍塌了,中國卻沒跟上。

學生們只是希望在國家經濟體制改革已初見成效的基礎上,政治體制改革能早一點在中國推進並實現,針對當時的社會現狀,學生們提出了「反官倒、反腐敗」的口號。這些二十出頭的大學生,跪在人民大會堂前遞上血書,請求中共能夠跟學生對話,聽一聽學生的心聲。

當年的學生,自認為負有社會和民族的使命感。虛幻的理想主義教育使他們根本看不清中共的本質,不知自己已經成了中共眼中跟中共要民主、要自由的異議分子。

對話、協商只存在於民主體制中,學生們忘記了中共是一個獨裁政權,跟中共要民主就是要中共的命。

中共自身就是背地裡搞運動起家的,中共當年曾祕密組織了多次學生、工人和農民運動去推翻國民政府。執政後一直存在合法性危機的中共,對學生們自發的行動害怕了,因此,中共一面把學生污衊為「暴徒」,一面派出軍隊和坦克去對付手無寸鐵的學生。

六四過後,很多中國知識分子對中共的做法百思不得其解,不明白為什麼可以通過對話解決的事情,卻演變成了一場屠殺。他們心灰意冷,理想破滅,因此也拋棄了一直以來的共產主義信仰,不再將社會責任視為與自己相關的事情,很多知識分子紛紛出國、移民、下海、撈錢。

中共發現之前對學生的洗腦宣傳,導致學生們關注國家的命運前途,造成了六四這樣的事件,這就如同中共放的一把火,稍一不慎就會燒到中共自己。因此中共從教育的方向上來了一百八十度大轉彎,開始引導學生們不要關心政治和國事,從讓學生把「解放全人類」作為自己的偉大理想,變成了讓他們只去考慮自己畢業後能找個好工作。

隨著後續大學畢業生國家不包分配和社會上商品房的出現,立刻將學生們投入到沒畢業就要開始為找工作而奔波,工作後又要為買房而奮鬥的境地。由此產生了只關注自己利益的一代人,社會由此崇尚金錢,每個人都只關心自己,而不問世事,從當年的敏感日時需要老師蹲坑盯防學生,到學生主動放棄對社會現象的關注,只是埋頭學習、考研、出國、找好工作。

對真善忍的迫害毀滅了人們僅存的良知

一九八九年六四之後,在中共的有意帶動下,全民轉而信奉金錢,追求感官刺激享受,放縱人的慾望,造成黃賭毒泛濫,導致社會道德下滑。

一九九二年五月,法輪大法開始傳出。這種能夠提升道德,可以祛病健身的功法,使很多人受益。人們口口相傳,紛紛介紹給自己的親朋好友,一時間,中國大地到處都有法輪功修煉者的身影。公安部調查數據顯示,至一九九九年七月,七年間有7000萬至1億的大陸人在修煉法輪功。

一九九八年,以喬石為首的部分全國人大離退休老幹部,經過詳細調研,向中央政治局常委提交了一份調查報告,報告的結論是「法輪功於國於民有百利而無一害」。

國家體育總局於一九九八年五月組織的調查結果也顯示,法輪功祛病健身總有效率為98%。國家體總派到長春和哈爾濱的調研組組長發表講話說:「我們認為法輪功的功法功效都不錯,對於社會的穩定,對於精神文明建設,效果是很顯著的,這個要充分肯定。」

但江澤民出於其自身的妒嫉,無視法輪功給社會帶來的各種益處,仍一意孤行,在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發動了對法輪功的迫害,他動用所有媒體、公安、武警等等國家資源,對法輪功進行造謠污衊,對法輪功修煉者進行監控、抓捕和關押。他在部署迫害法輪功的中央工作會議上狂妄地宣稱:「我就不相信共產黨戰勝不了法輪功!」

江澤民把對法輪功的迫害搞成了一場運動,由於法輪功深入人心,大家對此運動的積極性不高。因此,二零零一年一月二十三日除夕,江澤民策劃了震驚世界的天安門自焚騙局,用捏造、謊言、假冒、仇恨、煽情等各種手段,讓所有人對法輪功產生了誤解、疑問甚至仇恨。

江澤民為了迫害法輪功,動用官職、金錢,還有「腐敗」來收買黨徒以達到目的,在對法輪功的迫害中誰能積極參與,誰就能得到獎勵和晉升。羅干、周永康等是對法輪功最凶殘的迫害者,直接被江澤民提拔到「政治局常委」的高位,中共由此進入了一個「無理念、無底線」的黑社會時代。國家的公權力,成為江澤民迫害真善忍修煉者的私犬。

為了迫害能夠進行下去,江澤民綁架了所有的人,政府的考核、企業的效益、個人的收入,甚至學生的成績,都同迫害法輪功掛鈎,目的是讓每個人都仇恨法輪功。

江澤民縱容「腐敗」的惡果,導致官員們良知泯滅,利用手中的職權大撈特撈,包二奶、多個情人等現象成為中共官員的標配。全社會上行下效,每個人都為自己而撈,都在近水樓台先得月,人人為己,人人為敵,坑蒙拐騙、假冒偽劣層出不窮,造假、說謊、欺騙已經成了人們生活的一部分。隨之而來的是社會道德一日千里的下滑,人們僅存的一點良知被湮滅。

曾幾何時,教師、醫生、法官是人們心目中最神聖的職業。關乎社會的教化、生命的尊崇和社會的公平正義,但在中共的道德逆向操作中,這些受人尊敬的職業也發生了變異。

當教育成為一種產業之後,偏離了古已有之的「師者,所以傳道授業解惑也」的職業操守,知識成為掙錢的手段,課堂上再也學不到善惡是非的道理。

以治病救人體現對生命最本質關懷的醫生,將病人視為搖錢樹,過度檢查、過度開藥,消費病人。在中共對法輪功修煉者和良心犯進行「活摘器官」的罪惡中,暴利讓被稱為「醫者仁心」的醫生成了幫凶和劊子手,良知、道義都被拋擲腦後。

本應公平公正、用法律來懲惡揚善的法官們充當了江澤民迫害法輪功的先鋒,將私權高懸於法律之上,毫無法律依據地枉判以真善忍為做人標準的好人。

這種「棄善揚惡」的瀆職行為也給社會帶來了更多的惡果,背棄善良帶來的是整個社會道德的極速下滑,也使人人都成為受害者。

二零零六年的南京彭宇案,法官的話「不是你撞的,你幹嗎要墊付醫藥費?」從根本上否定了人的善念和良知。法律應該是懲惡揚善的,這個案例卻起到了從法律層面上打擊道德的作用。從此中華大地上,跌倒的老人無人敢扶,見義勇為更成為稀缺之物。

二零一一年廣東小悅悅事件發生,司機蓄意第二次碾壓後逃逸,後續有18名路人經過,卻視若無睹,無一人關心孩子的死活。路人的表現反映的是中國人的道德冷漠,折射的是社會整體的道德淪喪。

「社會安全感不夠」

有調查顯示,導致社會冷漠的原因是「社會安全感不夠」。然而,為何社會安全感不夠呢?

這正是道德敗壞後,司法不公所帶來的反噬作用,本應該給社會帶來正義的司法部門成為私權的奴僕;而國人在面對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時,選擇了沉默和順從。中共利用對公檢法的操控,和對中國民眾的欺騙,得以對法輪功修煉者為所欲為。而這種零成本的作惡邏輯一旦運轉成熟,人人都將成為受害者,普通百姓更無法得到任何安全保障。

中共將「維穩」作為第一要務,維穩針對任何可能給中共帶來「不穩定因素」的人,維權律師、上訪人士、退伍軍人、毒疫苗受害者、P2P暴雷受害者、房地產暴雷受害者、公民記者、甚至武漢封城和西安封城時得不到就醫和食物短缺的網民。

中共對中國人的監控無處不在,攝像頭、面部識別、手機、上網等大數據監控已經讓每個人都成了中共眼裡的透明人,中共早已將所有的中國人都視為潛在的「維穩」對象。這樣的大環境之下,誰敢說自己還能生活在「歲月靜好」之中呢?

結語

如果說「六四」以後,中國知識分子失去了信仰,不得不放棄社會責任,轉而甘願下海撈錢,是精神追求破滅,轉而追逐物質和利益的開始,那麼中共發動的這場對「真、善、忍」修煉者的迫害帶給中國人的後果就是毀滅人的良知善念。

中共迫害法輪功,不允許人們心中有正義和善良,堵死了靠道德提升而使社會長治久安的通道,開啟了道德淪喪的高速下行路,也使中共進入了其政權倒計時的快車道,中共泯滅道德、迫害善良的惡行,也將反作用於中共自身,加速中共的滅亡。

原文鏈接:是誰奪走了人們心中的良知和善念 

(轉自明慧網/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