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究六四屠城責任 天安門母親:繼續堅定走下去

【北京時間2022年06月02日訊】六四事件將滿33周年,「天安門母親」今天發表祭文,痛批中共野蠻殘暴地用子彈、坦克碾壓屠殺國民。他們強調,依法追究當年政府的屠城責任是合法權益,為尋求公平正義,將繼續堅定走下去。

六四遇難者家屬及傷殘者組成的「天安門母親」,1日下午在「天安門母親運動」臉書專頁發表六四33周年祭文。全文如下:

「33年前的今天,中國發生了一起震驚中外、慘絕人寰的慘案。中國執政黨和政府動用軍隊在首都北京真槍實彈、濫殺無辜,全然不顧十里長安街上數十萬學生、平民百姓的生命,將槍口對準學生、市民,甚至出動坦克碾壓人群,造成數以萬計民眾的死傷。

這次由政府一手製造的大規模屠殺事件是在首都居民毫無準備的情況下發生的。6月3日晚10點左右,戒嚴部隊以黑夜為掩護、以坦克和裝甲車開路從各個方向開赴天安門廣場,沿途一路開槍掃射、追殺,所經之處,學生與市民傷亡慘重。當學生於4日淩晨列隊撤離天安門廣場走到西單六部口時,軍隊首先使用麻痹神經的有毒催淚彈,致使在場的學生和市民呼吸困難、有窒息感,倒在地上無法自由行動。一排坦克從倒地人群中碾壓過去,當場十多名學生喪生或者碾成重傷。

在目前我們已經找到的203位遇難者中,其中有各大院校的大學生和研究生61名、中小學生14名、失蹤人員14名,年齡最小的僅9歲,最大年齡是66歲。

1989年4、5月間有百萬學生、民眾參加的遊行、請願和抗議活動,是中國公民依照憲法和法律所賦予的權利,是合法的行為,沒有任何違背憲法的行為存在。運動自始至終堅持了和平、理性、非暴力的原則,在軍隊鎮壓之前整個社會秩序穩定,首都學生和市民自覺維持了良好的社會秩序。遊行示威的學生與民眾的訴求只是反腐敗、反官倒、要求言論自由、要求公佈官員財產、要求民間社會有建立監督政府官員執政是否廉潔的機制,這些訴求完全沒有脫離憲法的框架。雙方產生分歧時,也只是要求政府通過法制的程序,經過協商、對話的方式使得雙方分歧在憲法和法律範圍內得到合理解決。

然而,中國執政黨和中國政府完全無視民眾的合理要求,採取與現代文明完全背道而馳的方式,利用公權,野蠻、殘暴地用子彈、坦克碾壓屠殺本國的國民,接著是如同法西斯般的全民清查,致使整個社會處於恐怖之中,人人自危。

我們不禁要問:當年的學生運動僅僅是提出建議,為了使執政黨和政府更加廉潔地為人民服務,難道需要採用軍隊鎮壓的方式,可以任意剝奪無辜國民的生命?北京的學運波及到全國,也是國民用這種方式表達自己對政府的良好願望。你們的「人民」定義是什麼?難道國民提出建議就變成了對立面?中國執政黨和中國政府用「平息反革命暴亂」開脫殺人的罪行與責任,太殘忍了吧?!

和平時期動用軍隊屠殺學生、平民毋庸置疑是反人類的暴行!在「六四」慘案中被槍殺的鮮活生命面前,中國執政黨和政府罔顧事實單方面的定性和說辭是那麼地蒼白、毫無人性,經不起歷史的拷問。

33年來,我們「六四」難屬群體已經有64位成員相繼離世。這一年來我們又有兩位離世的難屬,尹敏和劉乾。劉乾是我們群體年齡最大的難屬,於今年4月下旬去世,終年97歲。

依法追究當年政府的屠城責任是我們的合法權益。33年來,我們一直以和平、理性的方式提出「真相、賠償、問責」三項訴求,要求通過法律程序與政府對話,解決「六四」慘案的相關問題。為了死難的親人呼喚良知,為了尋求公平正義,我們將繼續堅定地走下去!」

每年六四前夕,中共都會派人監視「天安門母親」主要成員,阻撓她們與外界聯絡。

「天安門母親」發起人之一張先玲日前表示,懷疑當局今年改變監控方式,由派人監視變成阻止接聽境外來電,令她們無法與外界接觸。包括她在內,許多成員的手機無法接聽境外來電。

(轉自台灣中央社/責任編輯:李明)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