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專欄】加國及世界應關閉中共離岸研究中心

(英文大紀元專欄作家Anders Corr撰文/信宇編譯)

不久以前,加拿大作出明智決定,最終禁止中共華為公司參與加拿大的5G電信網絡建設。華為公司總部設在中國北京,據稱它與北京的政權有緊密的軍事和情報聯繫。而這正是加拿大基於國家安全風險防範做出最終決定的主要考量。

即便如此,由於此前由左派自由黨執政,加拿大政府發出這個逐客令已經晚了好幾年。美國早在2019年就開始限制與華為的業務往來。加拿大是五眼聯盟(Five Eyes)中最後一個對華為實施禁令的國家。五眼聯盟是由五個英語圈國家組成的國際情報聯盟,成員還包括美國、英國、澳大利亞和新西蘭等。

加拿大此前與中共電信巨頭仍然藕斷絲連,允許國內電信行業從華為購買部件,導致目前全國大約有1萬個手機站點採用了華為技術。而現在,華為技術相關組件必須剝離出來,即使廣大納稅人、消費者和股東因此蒙受帶來巨大經濟損失也在所不惜。

多年來,加拿大政府推出高達數千萬美元的補貼,以支持首都渥太華盡力吸引約6億加元的華為研究資金,而這些巨額補貼只能由廣大納稅人承擔。

儘管加拿大政府禁止華為技術參與國內電信網絡建設,然而仍有大約1500名華為員工留在加拿大,而這些人大多從事技術研究和開發工作。在這些人員當中,相當一部分人可能是中國公民,直接聽命於被外界指責實施極權主義和種族滅絕政策的中共當局。

國際知名期刊《國際商業研究雜誌》(Journal of International Business Studies)2020年發表的一篇研究論文指出,華為的海外雇員隊伍裡有不少是加拿大公民,他們的工資是國內同行的兩倍之多,華為以這些海外雇員為抓手,從西方剝離最新高尖技術並轉移到中國。華為的海外研究人員使該公司在西方各國披上了一層合法的外衣,並為其在西方政府、國際組織和國際標準制定等領域提供了更大的政治影響力,而這正是國際市場成功競爭的一個關鍵領域。

這篇論文由凱斯丁‧謝弗(Kerstin J. Schaefer)博士撰寫,文章還指出,為了在渥太華建立辦事處,華為借雞生蛋,充分利用了2009年申請破產的加拿大大型電信設備供應商北電網絡公司(Nortel Networks Corporation)。北電網絡公司成立於1895年,2000年價值占多倫多東證300指數的35%,因此公司留有大量的人力和網絡資本可供華為利用。

謝弗論文披露,華為「似乎認識到北電破產帶來的機遇,馬上在渥太華開設了一家工廠,從而能夠僱用剛剛從北電失業的整個技術團隊」。

謝弗論文進一步認為,華為大力吸收西方高新技術,涉獵目標遠不止加拿大境內。華為不僅在渥太華設立研發中心,觸角還伸向德國慕尼黑、瑞典斯德哥爾摩,以及美國的達拉斯、聖何塞、聖地亞哥、布里奇沃特和芝加哥等城市。華為的這些離岸研究中心在專利申請和研究成果發表等方面「表現最為活躍和引人注目」。

華為在渥太華和慕尼黑等地專門設立研究中心,目標非常明確,就是緊緊跟隨競爭對手的步伐,寸土必爭,因為這提供了「在特定地點獲得特定技術的現有基礎設施,包括從事華為感興趣高新技術相關研究的大學研究機構」。

謝弗文章透露,如果北電員工有意留在渥太華,加盟華為就是必然選擇,因為他們在電信行業幾乎沒有其它可靠退路。華為提供的薪水是競爭對手的兩倍之多,還享有更多的職業自由和利用前同事團隊能力等額外福利。

「2009年至2013年,華為開始加大馬力擴大其海外研發業務,就在這個階段的初期,分布於慕尼黑、芝加哥、布里奇沃特和渥太華等地的主要研發中心已經落地生根,開花結果。」目前供職於英國倫敦經濟學院(London School of Economics)的謝弗博士補充指出。「此外,華為設於加州硅谷的多家實驗室從2011年左右開始就變得異常活躍。」

自2014年後,華為從西方國家轉移吸收高新技術開始發酵,整體收入超過了全球眾多競爭對手。

雖然美國政府一直致力於阻止華為進行企業收購,並禁止其參與國家電信網絡項目建設,然而,通過進入加拿大、歐洲和澳大利亞的市場,華為進行的海外技術收購和影響運作從未停止。

不僅如此,華為的海外影響力遠遠超出了上述這些地區。謝弗博士採訪的許多北美華為員工「來自印度或南美、中東、北非或東歐各國」。

2020年1月23日,加拿大溫哥華,華為首席財務官孟晚舟在結束引渡案第四天的短暫上午庭審後,與她身邊的安保人員離開不列顛哥倫比亞省最高法院。(Don Mackinnon/AFP via Getty Images)

華為的領英(LinkedIn)頁面顯示,該公司目前正在渥太華招聘數十個職位,包括採購和技術招聘,以及C/C++軟件開發人員、建築師和科技領域的工程師,如光學算法、光纖傳感、數字驗證、性能建模、網絡處理器和協議以及實時操作系統等。

加拿大政府和其它民主國家可能仍然對是否關閉華為的離岸研究中心猶豫不決,因為這些研究中心為該國提供了高科技工作。很少有政治人物面對這些工作機會毫不動心,他們大多數人都想大力扶持本地高科技產業發展。

然而華為畢竟不是本地公司,允許中共公司不受限制地吸收西方高新技術,最終破壞的工作機會絕對比創造的要更多。華為不僅限於通過用其研究中心購買轉讓技術。對於普通公司而言,現在為華為偷竊轉讓高新技術提供便利,它日換來的可能就是整個公司破產的厄運。就目前而言,華為的電信業務是全球信息流動的紐帶,它可能為全球範圍的技術盜竊和工業間諜活動大開方便之門,這種長遠傷害規模遠大於電信技術本身。

因此,我們不應該再允許像華為這樣的公司毫無羈絆地自由運作,這些公司聽命於北京咄咄逼人的經濟鼓聲機械前進。世界上任何有尊嚴的國家都不應該支持中共及其領導人習近平的極權主義統治,他們一直被外界稱為世界民主的敵人和全球霸權的追求者。

與此同時,民主國家的公民亦不應該因為與中共政權的衝突不斷而失去飯碗。相反,他們可以應聘到其它公司,或參與我們的國家級實驗室,在嚴格的安全檢查下,繼續從事他們的高精尖技術工作。這樣一來,他們就有機會遠離世界上最糟糕的獨裁政權,通過自身工作支持全球民主建設。

作者簡介:

安德斯‧科爾(Anders Corr),2001年獲頒耶魯大學的政治學學士及碩士學位,2008年榮獲哈佛大學的政府管理學博士學位。他是《政治風險雜誌》(the Journal of Political Risk)出版商科爾分析公司(Corr Analytics Inc.)總裁,其研究領域廣涉北美、歐洲和亞洲等地。他的最新著作是《權力的集中:制度化、等級制和霸權主義》(The Concentration of Power: Institutionalization, Hierarchy, and Hegemony, 2021)和《大國大戰略:南海的新遊戲》(Great Powers, Grand Strategies: the New Game in the South China Sea, 2018)。

原文:Canada and the World Should Shut China’s Offshore Research Centers刊登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本文僅代表作者觀點,並不一定反映《大紀元時報》立場。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李紅)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