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看點】嚴控天安門廣場 北京恐六四重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2年05月26日訊】大家好,歡迎大家關注《新聞看點》,我是李沐陽。今天是美東時間5月25日(星期三),亞太時間是5月26日(星期四)。

今天焦點:天安門廣場被控,北京恐「六四」重演;北師大校方讓步,四大訴求得到回應;閔行書記再被捅,嘉定突生變故;少女校內分娩,嬰兒啼哭才被發覺;嫌犯究竟是誰?四大疑點未明。

60秒新聞

日本防衛省官員25日下午透露,日本航空自衛隊北海道千歲基地派出4架F-15戰機,與青森縣美軍三澤基地多架F-16戰機聯合飛越日本海。美日空軍聯合飛行,既是對朝鮮25日上午試射彈道導彈的反制,也是對中俄24日在日本周邊巡航的回應。

美國政治新聞網站「政客」23日引述三名知情人的說法,國務卿布林肯26日將發表演說,闡述拜登政府的對中政策。演說將強調承襲前總統川普(特朗普)的強硬做法,但演說內容僅止於概述戰略,不提及細節,完整內容也不會公開。

正在中國訪問的聯合國人權高級專員巴切萊特25日以視頻形式同習近平進行了會面,但中共央視報導中隻字未提新疆。德國之聲報導,西方國家官員、外交人士和人權團體擔憂,中共可能將巴切萊特的到訪當作「洗白」的公關工具。

北京市人大常委會25日決定,免去北京市衛健委主任于魯明的職務,撤銷其兼任的北京市政協副主席及政協委員職務。于魯明4月因涉嫌「嚴重違紀違法」遭到調查,外界傳聞他的落馬是因為核酸提成。

下面進入今天的話題。我們今天有三部分內容,先說說北京控制天安門廣場的真正目的,然後是上海疫情,又有一個居委書記被捅了;最後要重點說說雲南初一少女在學校分娩這件事,其中存在著至少四大疑點。校方、警方的詭異,究竟是什麼原因?

天安門廣場被控 北京恐六四重演

北京官方今天(25日)通報,過去一天北京共計新增了47例陽性病例。從4月22日到昨天下午3點,北京在本輪疫情中累計報告了1,591例,涉及朝陽、海淀、西城、豐台等15個區。

從通報的數字看,北京的疫情並不嚴重。對2,100萬人口的大都市來說,就算是,2000個病例,也是非常非常小的一部分。但是我們看到北京的疫情管控是非常嚴厲的,不比正在封城的上海差。

北京市的各個行政區紛紛封控之外,從今天(25日)開始,天安門廣場也有了大動作,暫停了預約參觀服務。時間長達21天,一直持續到6月15日24點。北京當局對此解釋,這是在落實北京市疫情防控措施要求,「從嚴從緊」。

天安門地區管委會官網顯示,這段時間中,遊客必須「提前至少1天預約」。而且還要「持有北京市健康寶綠碼和48小時內的核酸陰性證明」,同時還要「主動配合體溫測量」等工作。「經安檢後」,才可以進行參觀。

各家媒體對這件事紛紛進行了報導,並且都表示,這是天安門廣場第一次因為疫情暫停開放參觀。但是北京的疫情真的嚴重到要暫停天安門廣場的預約參觀服務嗎?這究竟是因為疫情,還是有其它原因呢?

我們知道各個地方當局宣布封控,都採用的循序漸進的方式,先是封控幾天,然後再不斷延長。比如上海的封控,最初只是說鴛鴦鍋封控,黃浦江兩岸各封控5天,但是到5天頭上繼續延長封控。

但是大家看天安門廣場的控制時間,一下就宣布了3週的時間,一直持續到6月15日夜間12點,也就是16日的0點。

還有一點提醒大家注意,這3週的時間中,把中共一個高度敏感日6月4日包括進去了。所以不能不讓人多想一點,天安門廣場的控制僅僅是因為疫情嗎?會不會是以疫情為藉口,對天安門廣場實施政治管控呢?

在中共的政治宣傳中,把1989年的學生運動誣衊成政治暴亂,但事實就是一場學生運動。他們的要求非常簡單,就是要求政府懲治腐敗,讓百姓享有民主自由。

其實每一年的這個時候,中共的神經都繃得緊緊的,生怕出現什麼問題。每一年這個階段,天安門廣場上都是警察密布,許多的便衣在四處活動,監視遊客的動向。

而今年的北京,被當局視為不穩定的因素都在往一起匯聚。前段時間海外瘋傳北京發生了「政變」,傳聞習近平被架空等等。

但是前中紀委書記尉健行的撰稿人王友群博士認為,這是反習勢力的政治放風。很可能是江澤民、曾慶紅派系要藉疫情,給習近平製造壓力,阻止他在二十大連任。

特別是最近一個階段,北京的幾所高校都出現了學生的抗議示威。這更讓當局擔心,有可能會發展成33年前的那場全國的大學生運動,威脅到中共政權。

北師大校方讓步 四大訴求得到回應

昨天(24日)晚上,幾百名北京師範大學的學生聚集在校園裡,表達對當局強硬封控措施的不滿,以及對學校封校的抗議。

最初大陸微博上曾出現過「北師大遊行」的帖子,不過沒多長時間就被刪除了。但是在推特上,北師大學生抗議的視頻流傳很廣。

視頻中可以看到北師大學生製作的「北師大放我回家」宣傳海報,呼籲每一位學生「聯合起來」,晚8點在邱季端北側集合。用手機播放校歌,打開手電筒,或者前往圍觀。

上面還提出了「四大訴求」:明確期末考試方式和時間;明確放假時間和能否返鄉;正面回應學生訴求;不追責、不約談。

從學生們的訴求來看,除了要校方正式回應考試的時間和方式,以及放假回家的時間外,學生們非常擔心在事後會遭到約談、追責。這些莘莘學子們也知道中共的拿手戲就是秋後算帳,這也是他們最大的擔憂。

說一點題外話。我第一眼看到北師大學生的宣傳海報時,我首先想到了2019年香港反送中。當時我們連續追蹤了相當長一段時間,見證了香港市民,特別是香港年輕人的和平理性。

當時香港年輕人抱著對香港當局的期待,提出了合理合法的「五大訴求、缺一不可」。但是現在來看,截止到前天(23日),香港的政治犯已經超過了1,000人。

美國「香港民主委員會」的數據顯示,絕大部分的政治犯是香港的普通市民,涉及社會的方方面面。其中超過一半的政治犯在25歲以下,15%的政治犯是未成年人。

我們再回到正題。從各方傳出的消息,大約有300名學生最初是在一個邱季端體育場集合。隨後學生們開始遊行,並與校方和警察發生了對峙,現場有女學生向校方人員哭訴。

經過與學校管理層對話,校方在口頭上表示讓步,允許學生申請離開學校,並且答應不對遊行的學生秋後算帳,然後學生們在午夜時分紛紛散去。

不過我也要提醒,對於官方的任何說法,我們都必須抱著質疑的態度。他們雖然口頭說不秋後算帳,誰知道是真是假呢?而且這也不是學校說了算的,如果上面壓下來,必須要求秋後算帳,學校敢不執行嗎?中共嘴甜心苦的例子已經非常多了,希望北師大的學生們不要掉以輕心。

其實在北師大之前,中國政法大學和北京大學也都發生過學生抗議。政法大學的學生抗議是在前天(23日),提出的要求與北師大學生的訴求相類似,也迫使校方做出了讓步。

更早前的5月15日,影響力更大的北京大學也出現了學生抗議事件。因為校方連夜建牆控制學生們的自由,所以學生在校內發起抗議,並在北大副校長陳寶劍的面前,推翻了圍牆。

北京的幾所大學先後發生大規模學生抗議事件,特別是都在「六四」前夕這個極度敏感的階段,北京當局怎麼可能不緊張呢?大學生都沒怎麼接觸社會,相對都比較單純,所以最具有反抗精神。

雖然這幾所高校的學生抗議都不涉及政治,學生們的訴求都很簡單。但是北京當局可能不這樣想,他們很可能擔心,發展下去會形成骨牌效應,甚至會發展成更大事件。

從這個角度分析,北京是極有可能是以疫情為藉口,對天安門廣場實施政治管控。不管有沒有人到天安門廣場抗議,都先把這裡控制起來,讓人們過了這個階段再來。

閔行書記再被捅 嘉定突生變故

再說說上海的情況。今天(25日)上海通報的病例降到了3月19日以來的最低,只有387宗病例,比前一天下降了19.4%。從3月1日到現在,上海在本輪疫情中累計感染病例是62萬5,800多人,總死亡人數586例。

上海通報的新感染病例數字在下降,此前已經宣布「社會面清零」。但是在北部嘉定區的一個「低風險區」,今天發現了一起社區感染,而這個地區在過去14天中都沒有通報感染病例。

上海網友發給我一份群聊對話截圖和2段視頻,反映的都是嘉定區大潤發超市的突然封控情況。聊天中的文字顯示,有人剛進入大潤發幾分鐘,超市就突然封閉了,因為有人「現場抗原中隊長」。

對這個說法,可能有很多人不明白,特別是台灣朋友可能不理解什麼意思。這裡的「中隊長」,指的是中共少先隊的中隊長,中隊長都會有一個「兩道槓」的標誌。這個人說「抗原中隊長」,意思就是說抗原陽性。

聊天中顯示,超市給被封控在裡面的人每人發了一套防護服。派出所的人先到了,但疾控中心的人還沒到。

疾控中心的人到達後,通知所有被封控在超市的人,「原地等待,作為密接轉運」。但這個人表示,陽性病例是在二樓超市賣場進口被查到的,而自己在一樓手扶梯,不是密接,問能不能讓出去。警察告訴他「太平點,不要惹事」。

從視頻中可以看到,被封控在大潤發超市裡面的人,很多人聚攏在出入口的玻璃門前,焦慮地看著外面。在結算台的位置,也有很多人在觀望著,也有人在給家裡打電話。。

不知道嘉定區接下來會不會有封控和大規模核酸檢測這樣的行動。按照當局的要求,只要發現一例病例,就要對所在的區域進行封控,同時進行大規模的全員核酸檢測。所以估計嘉定區接下來可能會有一波動作。

但是上海已經封控70多天了,人們的忍受力早已經超過了極限。如果繼續封鎖下去,很難想像還會發生些什麼。

另一位上海網友爆料,在閔行區朱行鎮,今天又發生一起封城帶來的災難。一位居民想去醫院看病,去找居委開出門證。

過程中與居委書記發生了爭執,於是那位居民捅了書記一刀,就跑回了自己十八樓的家中,但隨後又從十八樓跳了下去。

視頻拍攝者邊拍邊表示,那個人從頂樓跳下來自殺了。從視頻中可以看到,警方已經在現場拉起了警戒線。很多穿白色隔離服的人圍在一起,120救護車停在現場的不遠處,還有不少居民在圍觀。

類似的事件,20日也曾發生過一起,也是在閔行區。也是因為開出門證的問題,居民與居委書記發生爭執後,用刀「劃傷」了居委書記的脖子,然後從樓下跳了下去。

我已經說過多次了,沒完沒了地封下去,次生災害會越來越多。這種極端的封城,早已經超越了人們的承受極限,甚至很多人已經絕望了。所以只要有一點點可能,他們都會用百分百的努力去逃離。逃離這座城市,逃離這個國家。

成都的19歲作家程新宇對《紐約時報》表示,「我無法接受未來是死在這個地方。」她列舉了一些擔憂,比如抗疫人員闖進住所噴灑消毒劑、殺死寵物,要求居民離開家時把鑰匙留下等等。

她說,「我喜歡孩子,但不敢把孩子生在這裡,因為我給不了他們力所能及的保護。」所以她加入了一個被稱為「潤學」的新潮流,尋求逃離中國,尋找更安全、更光明的未來。

《紐約時報》表示,無法估計有多少中國年輕人在最近的封控中,在中共的鐵拳下「感到幻滅」。已經有幾億人受到了這些封控的影響,越來越多人從當初的幻想變成失望,又從一次次的失望變成絕望。

上海一位年輕的上班族王女士說,「在國家機器下面,你作為個體,完全沒有反抗能力的時候,你唯一的出口是逃離。」

少女校內分娩 嬰兒啼哭才被發覺

接下來我們要說說發生在雲南昭通的一件事。雲南省鎮雄縣警方今天(25日)通報,5月6日上午10點,花山鄉村民黃某軍報警稱,他的堂妹被同村村民蔡某洪強姦。警方隨即對蔡某洪採取了刑事強制措施,提取了蔡某某的DNA與新生兒做比對。

警方的通報很簡單,如果僅從通報文字來看,這就是一起強姦案。但事實上,警方這麼通報的背後,有一些無法解釋的問題。

「澎湃新聞」昨天(24日)有一個稍微詳細一些的報導。表示一個化名小夢的16歲女孩,在視頻中講述自己被同學的父親37歲的蔡某某強姦了,事發時自己在當地讀初中一年級。

小夢自己講述,今年5月4日,她在學校宿舍分娩時大出血。宿管阿姨聽到了嬰兒的哭聲,循聲發現她後聯繫了校長,並緊急送往醫院。

據小夢稱,侵犯她的是鄰村同學的父親蔡某某,前後共遭到3次強姦。第一次是在2021年7月,讀小學六年級的時候。小夢乘坐蔡某某的麵包車去學校,途中遭到了蔡某某的侵犯,並威脅她不許對外人講。她也不敢向任何人說起,包括自己的父母。

小夢最初並不知道自己會懷孕,直到肚子一天天大了,她才明白是懷孕了。她說「這是一個很不幸也很丟人的事情」。直到在學校分娩,在嬰兒的啼哭聲中,才引起宿管阿姨的警覺。

據小夢的堂哥黃某軍表示,因為這件事,他們一家在當地飽受爭議,甚至遭到人身攻擊。目前正在考慮給小夢改名換姓,然後送到其它地方,離開家鄉。

嫌犯究竟是誰?四大疑點未明

正如小夢自己所說,這是「很不幸」的事,是一起令人痛心的悲劇,但這裡有一些說不通的地方。我這裡提出來跟大家探討,也歡迎大家在視頻下方留言,分享您的觀點和分析。

首先第一點,小夢是一個乖乖女,成績一直都不錯。但是在遭到侵犯後變得沉默少言了,成績也下降了。對這些變化,學校老師是否發現了?如果發現是否過問了?

第二點,許多人都知道,懷孕的人體型會發生變化,這種變化肉眼可見。正常情況下,小夢懷孕後,她的體型應該會出現變化。小夢一直住在學校宿舍,不可能是自己住一個房間。那麼對她的體型變化,周圍那麼多同學和老師,難道沒有人發現她的異樣嗎?

當然校方對此有解釋,聲稱「從來沒有半點徵兆和信息」,老師沒發現是因為「校服寬鬆」。但人們都想知道,什麼樣的校服會這麼寬鬆呢?有點太扯了吧。估計橫店那些250導演都不敢這麼編劇情,這個學校就敢這麼說。

另外,我們平時伺候一個孕婦,那是一個非常複雜的系統過程,建檔案、做體檢等等。最明顯的就是孕婦的嘔吐,那麼明顯的變化如果看不到,那我要懷疑那些人是不是又聾又瞎?

如果不是又聾又瞎,那麼他們是不是在掩蓋什麼?這個學校是不是有什麼問題?小夢的老師是不是有什麼問題?

第三點,也是基於上面諸多疑點我發出的疑問,蔡某某究竟是不是侵犯小夢的嫌犯呢?聲明一點,我不是在說小夢撒謊,我是懷疑這個背後有隱情,所以提出這樣的疑問。如果大家有不同觀點,可以給我留言,闡述您的觀點。

大家注意,小夢自稱第一次被性侵,是在上學乘車的途中,施暴者是同學的父親蔡某某。如果是這樣,那麼這個車上很可能只有蔡某某和小夢兩個人。

但是大家想一個問題,為什麼車上只有蔡某某和小夢?如果是蔡某某送小夢上學,那麼正常分析,蔡某某的孩子應該也在車上才對。也就是說,車上至少應該有3個人:蔡某某、蔡某某的孩子和小夢。

如果這個時候蔡某某對小夢施暴,小夢的同學、也就是蔡某某的孩子在幹嘛?是視而不見,還是在協助他的父親對小夢施暴?無論視而不見還是幫助施暴,這個孩子都至少是幫凶。

但是大家再深一步想,蔡某某可能在自己孩子面前,對孩子的同學施暴嗎?我很難想像這是一種什麼情況,我覺得這在情理上是說不通的。

如果當時的車上確實只有蔡某某和小夢,那麼也有解釋不通的問題。蔡某某為什麼只送小夢一個人,而不帶上自己的孩子?而小夢為什麼要跟同學分開呢?這都是需要各方說清楚的。

第四點,也是一個很重要的疑點。當地警方在5月6日刑拘蔡某某後,提取了他的DNA,與新生兒進行比對。但是現在已經過去了20天,鎮雄警方今天的通報中並沒有提及DNA的比對結果。這究竟是什麼原因呢?

大家應該記得,江蘇鐵鏈女事件中,當地聲稱對鐵鏈女李瑩和8個孩子的DNA都做了比對,那個比對結果出來是很快的。

根據江蘇官方通報,2月13日公安部物證鑒定中心將採集到的DNA樣本進行比對。2月20日就公布了「鑑定結論」,聲稱楊某俠(也就是鐵鏈女李瑩)就是雲南走失的小花梅。並且聲稱經過鑑定比對,確認那8個孩子都是鐵鏈女所生。

僅僅一週的時間,中共公安就把鐵鏈女的DNA與其他至少10個人的DNA進行了比對,而且都得出了比對結果,並進行了通報。

如果以這樣工作效率,將蔡某某的DNA和新生兒DNA一對一比對,這個結果應該早就出來了。但是很奇怪,鎮雄縣警方一直沒有公布比對結果。

這究竟是為什麼呢?因為這個DNA比對結果可以直接確定新生兒與蔡某某有沒有血緣關係,也可以做為給蔡某某定罪的一個佐證。而警方刑拘蔡某某,顯然是認定他有犯罪嫌疑,要將他定罪。

如果公布DNA比對結果,不是人證物證都有了嗎?不是更可以給蔡某某定罪了嗎?那麼比對結果究竟吻合不吻合呢?如果吻合,鎮雄警方為什麼遲遲不公布呢?如果不吻合,那孩子的父親究竟是誰呢?

我希望不要冤枉好人,也不要放過壞人。我希望能有一個讓小夢稍稍心安結果,將真凶繩之以法。

加入爆料行動 新聞看點與您同行

最後,還是提醒大家參與我們的爆料行動。在中共暴政之下,百姓民不聊生,各地都有中共強力掩蓋的黑幕。我們希望每一位知情的朋友能夠向《新聞看點》爆料,我們來為大家發聲,曝光真相。

只要是真實可靠的消息,都可以提供給我們。有視頻、圖片最好,然後配上一些文字介紹,包括事情發生的時間地點、起因、經過和結果,就是一份比較好的爆料了。

如果是網絡文章或消息,請您多做一步,先給文章截圖,然後把文章的鏈結一併發給我們。這樣既方便我們查證,又可以防止中共刪帖。

我們的爆料郵箱是xwkd2017@gmail.com。無論您現在有沒有爆料內容,都請您記下我們的爆料郵箱,以備不時之需。xwkd是《新聞看點》漢語拼音的第一個字母,2017是《新聞看點》頻道開通的年份。我們真心期待著大家,希望與您一同努力來解體中共。

************************************
歡迎大家到優樂客會員區了解更多。我們的會員網站網址是http://muyangshow.com,還有一個是http://youlucky.biz

以上就是今天的節目內容。如果您喜歡《新聞看點》,請別忘記點讚並訂閱。也希望您在視頻下方留言,與我們進行互動。更希望您能夠幫我們把這個頻道轉發出去,讓更多有緣人接觸到我們。感謝您的收看,也感謝您的支持和幫助,再會。

訂閱傳送門:https://www.youlucky.biz/member-plans
加入會員觀察獨家:https://ept.ms/3wsLpkk
沐陽會員網站:http://muyangshow.com
支持沐陽:https://www.youlucky.biz/mu-yang-about
歡迎訂閱+按小鈴鐺:bit.ly/SubscribeNewsInsight
【免費下載電子書】:https://www.youlucky.biz/ebook

《新聞看點》製作組

(責任編輯:李紅)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