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對入戶消殺,一位上海老漫畫家的難過和悲涼

整理:千百度

上海微博網友「敦煌妖跡」是玄幻小說作者,著有《妖怪記事簿》。

5月9日,他在自己的微博上發帖,敘述了他爸爸,一個上海老一輩的漫畫家,

「敦煌妖跡」說,上海疫情至今,他和他爸媽都在封控隔離中。不過在兩個小區,他在郊區,他們在市區。雖然他的小區已經成了防範區,但也不能過去看望他們,實在隔得太遙遠了。話說回來,就算離得近也不能去,小區和小區之間當然是不能串門的。

所以這一個多月來,他們都是天天電話聯繫,有時候和媳婦兒一起也幫爸媽搶搶菜。他們家在疫情嚴重的黃浦區,不過物資保障還算給力,能讓老兩口吃飽喝足,所以也不算十分擔心。

不過5月8日,「敦煌妖跡」的爸爸給他打電話,聲音十分沉重,開口就是一句話:我真的好難過啊。

「敦煌妖跡」知道他爸說的不是身體上的難過,而是心裡的。但這讓他更加驚訝。他爸是畫畫的,老一代的漫畫家。他不會畫現代那些連載的、故事的漫畫,或是四格的那種漫畫,主要以誇張的、幽默的藝術形式來諷刺或歌頌。所以他總說這種漫畫是美術界的雜文,短小精悍,但可當投槍匕首。

所以說,他是一輩子跟幽默打交道的人,嬉笑怒罵都是梗,雞毛蒜皮皆包袱,在「敦煌妖跡」有記憶至今,除了他爺爺奶奶去世、他媽動手術等那麼極為有限的幾個大事,爸爸都沒有說過他很難過這種話。

「敦煌妖跡」問怎麼了。他爸爸說,你看到了嗎?現在一人陽性,全樓轉運?「敦煌妖跡」說看到了,但不知道真假。他爸爸說,這就算了,但他們會拿著你的鑰匙,直接進門消殺。

「敦煌妖跡」沉默了一下。他爸說:這是真的。接著又說:我們家要是被人進來,全方位地噴消毒劑,我的書怎麼辦?我的畫怎麼辦?我收藏的那些捲軸、國畫,怎麼辦?

他爸接著說:我的老朋友,以前上海電視台的主持人葉惠賢,他跟我說,他家裡藏書過萬冊,有很多精品,甚至是孤本,要是有人要進門消殺,他就從樓上跳下去。上海文聯的某老師說,家裡有吳昌碩、齊白石的真品,如果被進門消殺,那他這輩子就算完了。

他說,他們這些老一輩的知識分子,有很多人一生的心血和情感,全都在這些書、這些畫上面,假如一套宋版的論語,一幅張大千的山水,一件西周的青銅,這些東西被無差別地噴上了消毒劑,一遍兩遍三遍,光是想像一下,都可能會出心臟病了。而這是真的有可能會發生的,那就真的是要了他們的命了。

所以他很難過。

他又說,他們這些老一輩的知識分子,真的,沒有用。

「敦煌妖跡」說,「我爸沒有解釋為什麼說他們知識分子沒有用,我也沒有問。但我大致能感覺出來,那一種秀才遇到兵的屈辱,和那一種螳臂當車的悲涼。畢竟,他曾經自傲漫畫是投槍匕首,但他現在卻在勸兒子,網上寫文章,不該說的不要亂說,不要逞一時之快。

所以他很難過。

最後,他嘆息道:我在上海生活了一輩子,風風雨雨到人天我不知道為什麼因為一個病毒上海就會變成了這個樣子。六十多年了,我看著上海越來越好,我從來沒有想到過,上海會變成這個樣子。

所以,他,很難過。」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