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寧:上海女孩陪睡換食物 歷史重現透悲哀

吃不上飯,看不了病,核酸檢測陰性被強制隔離,收到的政府發的物資是變質和假貨,甚至老人被活活餓死,很多人因為無法及時就醫離世,還有人不堪忍受痛苦跳樓而亡……被封控下的上海的慘況和眾多詭異現象,簡直讓人目不暇接、瞠目結舌。然而,很多人根本無法想像的是,當年在大饑荒和知青上山下鄉時荒誕的一幕,如今在以繁華著稱的大上海再度上演。

近日有網友披露,有上海志願者,以一袋蔬菜和一箱水果,讓一位缺食物的獨居女士陪他上床,現在在網上炫耀。還有一位帳號為「行俠客」的網友寫道:「全國最富裕的上海,很多在上海打拚的獨居女性,居然為了糧食陪志願者或鄰居睡覺,曝光了幾十起了,沒曝光的多了。因為這種事女孩子不好說,都是齷齪的志願者和鄰居們曝出來的。這時代,不載入史冊都對不起他們的偉大了。」

這難免讓人聯想到發生在1959至1961年的大饑荒。雖然官方說辭是因為天災和蘇聯逼債,但真實的原因卻是中共「大躍進」造成的嚴重後果。彼時在城市,民眾們憑票購買食物,每天食不果腹;而在農村,農民們在有限的口糧吃完後,不僅吃起了草根、樹皮,甚至還吃起了人。根據各方的研究,死於三年大饑荒的人數應該不低於3,500萬。

更加讓人毛骨悚然的是,即便在國內缺糧,不少人餓死的情況下,中共仍慷慨解囊,出口了大量糧食。根據中共外交部的解密檔案,中共在此期間援助非洲的幾內亞共計一萬五千噸大米。

而當年在大饑荒時,農村許多中共基層幹部憑藉手中的權力,偷搶糧食供家人食用,同時還利用手中分配糧食的權力,來壓制不聽話的老百姓,甚至以此要挾女性「陪睡」來換取食物。

翻譯家王智量先生曾根據自己的下放經歷,寫了本自傳體小說《飢餓的山村》,就是以大饑荒為背景的。書中開篇就講述了一個女人為了一個饃出賣自己身體的故事,而其後還講述了更多令人難以置信的故事,比如一個人一連吃了20多個饃,竟然被撐死、餓到可以為了吃跟驢子爭草吃、剛剛下葬的孩子轉眼就挖下鍋吃、為了沾點葷腥氣,女人月經帶子上的凝血都被人舔吃。

2014年中共新華網在《三年大饑荒時期 基層幹部拿塊餅就能誘姦婦女》一文中,說「受辱」和「飢餓」是莫言文學創作中的核心,在他筆下大饑荒的1960年,有權勢的男人常常以食物為釣餌誘姦女性。而這釣餌,只是一個饅頭。

撰寫《墓碑》以披露大饑荒真相的原新華社記者在調查後得出結論:三年困難時的基層食堂已成為幹部多吃多占的基地,糧食、大餅、肉、魚飽。當時有很多順口溜,叫工人吃一兩,餓不死小隊長;工人吃一錢,餓不死管理員。管理員也是有特權的,甚至於隊長拿著餅引誘婦女、強姦婦女的有很多,給她塊餅,跟她睡覺。

這樣的故事還有很多很多。在飢餓面前,人的尊嚴就這樣被踐踏著,而始作俑者正是中共和其邪惡的體制。也許有人會說:那都是歷史了,現在都已經改革開放三十多年了,在上海怎麼會發生這樣的事情?但是從網絡曝光的上海的情況看,筆者相信大概率是真的,而這依舊是中共造成的人禍。歷史之所以重現,悲涼中透著苦澀。它除了告訴我們中共沒有變,只要在中共治下一天,人民就擺脫不了受苦的命運外,亦再次暴露出了人性的醜惡,讓人唏噓。

或許,此時我們無法責怪那些女孩,也許她們也曾努力地求助過但卻無果,為了生存下去,她們選擇了這條並不光彩的求生之路。而整件事情中,最應該譴責的是那些在網絡上得意洋洋炫耀的志願者或鄰居。

按照當下道德大滑坡的標準,這些人大概認為這是你情我願之事,自己沒什麼可譴責的。然而,從傳統道德標準來看,這就是趁人之危,並以此滿足私慾,完全不知道「禮義廉恥」,是要遭到報應的啊。不管這些人相不相信,三尺頭上是有神靈的,一個人的所為,上天盡看在眼中。

先說兩個古代故事。古時有一個名叫何澄的人,精通醫術。縣裡孫某得病久治不愈,就託人找他診治。孫某的妻子生得年輕美貌,她偷偷地對何澄說:「我丈夫病了很久,值錢的東西全都拿去典當賣光了,實在無錢付給你,我願以身相許作為酬謝你的診金藥費。」何澄正色地說:「夫人怎麼說出這等糊塗話,你家赤貧如洗,我怎麼會趁人之危?我會精心為你丈夫用藥治療而不取分毫錢財,請你自重一些,不要玷污我的人格和作賤你自己。」孫某的妻子十分慚愧和感激。

當天晚上,何澄夢見一個人帶他到一所官府,堂上的官員說:「你行醫有功德,尤其是不趁人之危去污亂婦女的貞操,精神可嘉,感動神明,奉玉帝的旨意賜給你一職之官,賞錢五萬。」

他醒來後覺得滑稽可笑,一個鄉野草醫,怎麼會掌印帶職呢?半年後,皇太子患病,皇宮御醫遍治無效,皇帝派人到民間尋醫,聽說何澄醫術精良,就下令召他入宮,太子只服了何澄一劑藥就見效了,再服即獲痊癒。於是皇上賜給他醫官職祿,賞金正好是五萬。這時,何澄才十分驚訝於夢中之事,確信神明之不虛。

與之相反,華亭縣的張某,年輕時曾設下圈套引誘女性進行姦污。結婚後先後生下兩個兒子,但都因發育不良而夭折死亡,他自己也得了結核病,治療了很多年也不見好轉。後來,感到後悔不已,知道自己的不幸是邪淫的惡報。於是他在神佛前發誓要永遠戒除邪淫,又出錢印了很多《玉曆寶鈔》等修陰功德的善書廣為傳播。一年後他的病就治好了,不久一連生下三個兒子。

八仙之一的呂洞賓曾告訴弟子,功名利祿、長壽等皆有因果。在弟子問道「世人有累代科名,相延不絕者,此是何因果」時,呂洞賓說這或是因為前世不犯淫,今世登大魁、致顯位,光宗耀祖。或是因為今世有人堅守貞操,不犯淫慾,不僅得現世福報,亦影響來生。「不犯淫」就是別的女子再妖豔,「並無一念起淫心」。簡言之,那就是遇到女子,無論是什麼關係,都要守禮拒色,方是正人君子。以此觀之,上海那些趁人之危的志願者和鄰居們會怎樣呢?

不管人是否相信,天理在衡量著一切,不管是戕害百姓的中共和中共官員,還是趁火打劫的各色人等,都將或早或遲遭到天譴,這從來都不曾改變過。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李明心)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