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丹:中共飲鴆止渴 防疫導致的大危機即將來臨

上海防疫持續至今已經兩週多,不僅沒有緩解疫情,而且導致民怨沸騰。這些,外界都已經有很多評論。但我認為,在一片大亂之後,這次中共在上海採取簡單、粗暴的強硬防疫措施,所導致的後續危機恐怕更值得關注,或者說,對中國的影響更為深遠。這樣的危機,已經可以預見的,至少有兩個:

首先是經濟危機的進一步深化。4月15日,日本駐上海總領事館致信上海市政府,除了直言不諱地說「客觀情況不容樂觀」之外,關鍵的一句就是說,有些日資企業表示:「由於封控不知持續到何時······,隨之而來不得不將生產製造開始向其他地區和國外轉移」。這裡暗示上海的日資企業準備撤出中國的意味很明顯。要知道,上海有日資企業11000家,一旦出現撤資潮,對上海的打擊將是沉重的。而同樣的事情,也會發生在長春、西安、深圳等其他已經經歷嚴酷防疫政策和未來有可能經歷的大城市。習近平的防疫政策,等於在推動外資下決心離開中國,加快中國與世界的經濟脫鉤的過程。

除了外資撤離之外,我們還可以看到,在這樣的防疫政策下,經濟向上拉抬已經根本不要想,提升內需更是一點可能都沒有。老百姓連門都出不去,怎麼可能消費?至於李克強倡導的民間投資、萬眾創業,更將成為鏡花水月。在這樣的情況下,本來已經處於下行軌道的中國經濟,接下來面臨的,很可能是斷崖式的經濟崩潰。這個危機,對中共來說,將遠比疫情更加嚴峻。

第二個危機是信心:這次防疫,對於所有國人都有心理衝擊,但對於中產階級,或者說在過去的經濟發展中獲得過一些好處的中國人來說,心理衝擊更大。上海是既得利益集團的符號,具有代表意義。「此城之外都是鄉下」的上海,一夜之間如此不堪,會讓不少人看到嚴峻的現實:你平時以為不碰政治,就可以歲月靜好,生活一切都不錯,跟發達國家差不多。一旦危機發生,他們才發現,原來政治會來碰你,就算是首富之區的上海,也會突然面臨飢餓的危險,也有被抓、被打的可能。過去大家都說,中國有強大的治理工具,提起智慧城市大腦、天網系統、北斗導航、人工智能、物流網等等津津樂道。結果,現在連送個菜都成問題。這一切,都會讓外界開始重新認識中國的經濟發展和成果,更會讓中產階級對中國的未來徹底失去信心。而這些人,原本是中共政策的最大的支持者群體。

這裡特別值得注意的,是00後年輕世代。在疫情之後的經濟凋敝中,他們將是最為艱困的一群人。2022年,中國的大學畢業生有1076萬,他們的就業就是一個大問題。傳統上能夠接納年輕人就業的一些行業,例如教培產業、互聯網行業、房地產市場等,這幾年都受到政府政策的沉重打擊,裁員還來不及,怎麼可能提供更多的就業機會?考公務員和研究生,都只能解決很小一部分人的前途問題,大部分人將面臨被社會和經濟拋棄的困境。的確,00後世代是被中共大內宣洗腦最嚴重的一代,但是我相信,現實的反洗腦能力比理論上的洗腦威力更強大。一旦他們覺醒過來,反抗的意識也會非常強大。歷史上,上山下鄉的知識青年一代,就曾經是幻滅之後努力去推動社會變革的一代。這樣的危機,對中共來說也是比疫情更致命的。

總之,上海防疫有可能很快就會結束,但這一次如此荒腔走板的社會治理過程,將會成為中國社會轉型的一個重要的催生因素。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自由亞洲/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