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將在西非建大西洋海軍基地?華府關注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2年04月08日訊】幾個月來,有傳聞稱中共當局擬在西非產油國赤道幾內亞(Equatorial Guinea)建立海軍基地,該消息一直讓華府安全鷹派感到不安。

2021年12月5日,《華爾街日報》引用「美國機密情報」發表一篇爆炸性的報導(鏈結),引起了各界關注。

《華爾街日報》報導稱:「官員們拒絕描述祕密情報調查結果的細節。但他們說,這些報告提出,中國軍艦未來或許能在美國東海岸對面重新補給彈藥和整修,這種威脅敲響了白宮和五角大樓的警鐘。」

自去年5月以來,軍方高級官員一直為這一前景感到苦惱。

「他們正在尋找一個可以重新補給彈藥和修理軍艦的地方」,美國非洲司令部司令斯蒂芬‧湯森(Stephen Townsend)說,「這在衝突中變得很有軍事意義。」

他在2021年5月的一次採訪中說:「大西洋沿岸讓我非常擔心。」他指出,從非洲的西海岸到美國的距離相對較短。

然而,各方對此反應不一。《外交政策》(Foreign Policy)在報導(鏈結)中稱,這些說法「危言聳聽,含糊不清」。

同樣,接受《大紀元時報》採訪的政策專家表示,赤道幾內亞面向大西洋的港口城市巴塔(Bata),將成為中共海軍基地的所在地。巴塔是該國最大的城市,已擁有中國的商用深水港口。

東西方通信公司總裁克倫威爾(Thomas Cromwell)警告,中共在西非的基地將使威脅更接近美國海岸。(克倫威爾提供)

東西方通信公司(East West Communications)總裁托馬斯‧克倫威爾(Thomas Cromwell)在一封電郵中告訴《大紀元時報》:「巴塔港目前未被充分利用,主要用於出口木材。」

克倫威爾曾為赤道幾內亞製作過廣告,並在那裡與政府官員共事,他說,儘管巴塔港的規模相對較小,但它可容納中等規模的海軍艦艇,但「這很可能干擾商業活動」。

他寫道:「對於一個撒哈拉以南的國家來說,赤道幾內亞擁有優秀的基礎設施,包含港口、機場、公路等,它有雄心壯志成為幾內亞灣地區的商業中心。」

「中國會很高興在巴塔建立一個海軍基地。這將非常符合其包圍美國的戰略。在西非的一個基地,將使這種威脅更接近美國海岸。」

2017年,中共當局斥資5.9億美元,在非洲之角的吉布提建立了第一個海外軍事基地。

吉布提位於也門對面、紅海走廊的戰略入口處,如今有屬於美國、德國、西班牙、意大利、法國、英國、日本和沙特阿拉伯的軍事設施。

但華盛頓特別關注中國在大西洋沿岸的軍事存在。

尼日利亞大學政治系高級講師弗瑞德‧奧諾哈(Freedom Onuoha)說,赤道幾內亞幾乎位於非洲幾內亞灣的中間,表明它是海軍基地的完美地點。(弗瑞德‧奧諾哈提供)

尼日利亞大學政治系高級講師弗瑞德‧奧諾哈(Freedom Onuoha)說:「如果未來爆發衝突,中國在大西洋的基地可發揮決定性作用,切斷美國從許多非洲國家獲得戰略資源的途徑。」

「在未來出現激烈敵對或大國對抗的情況下,這也會使中國海軍更容易在非洲大西洋海岸線上來回巡航。」奧諾哈告訴《大紀元時報》。

美國對赤道幾內亞的石油業進行了大量投資,為該國當局提供了巨大的金融財富,並使其成為一個中等收入國家。

但華府最近公開反對該國糟糕的人權記錄和政治上的貪腐。

專家們猜測,美國的壓力可能使這個西非國家傾向中國,而中國近年來同樣在該國進行了廣泛的投資。

奧諾哈說:「全球兩大強權正在爭奪資源和友好關係,近來這樣的發展對赤道幾內亞這樣一個脆弱的小國來說,同時充滿了希望和危機。」

「赤道幾內亞擁有大國所追求的資源,在正確的領導下,這可望帶來最大的價值。」他說。

「然而,前景也是危險的。因為任何一個大國,都可對這個非洲小國進行投資,或策劃力量來破壞它的穩定,使其在不斷變化的外交和商業環境中敗下陣來。」

「這對國家管理也有巨大影響,因為執政當局可能為了生存而依靠中國,同時破壞公民的人權。」

奧諾哈說:「中國在赤道幾內亞的石油和海洋部門的投資,使情況變得更加危險。」

目前,北京在赤道幾內亞建立海軍基地的真正意圖仍不明朗。一些觀察家認為,中國對海洋通道的渴望,可能主要是為了經濟利益,而另一些人則認為,中國在非洲大西洋沿岸的基地將改變全球勢力的動態。

克倫威爾持後一種觀點。

他告訴《大紀元時報》:「歐洲與非洲有著強大的歷史聯繫,但在促進非洲發展方面並不積極,直到最近,歐盟才決定在非洲與中共的『一帶一路』倡議競爭。」

「有幾個關鍵部分,是歐洲和美國應該關注的,包括能源、基礎設施、農業和貿易。」

克倫威爾說:「與其擔心治理不善、人權問題因此避免接觸,倒不如推行積極的投資和貿易計劃,幫助非洲在治理和基礎設施上實現現代化。」

中共不關心非洲的治理或人權。

「這種態度使他們很容易與不那麼令人愉快的非洲政權做生意,但也使他們對非洲人民的行為非常負面」,克倫威爾說,「包括給非洲政府帶來災難性的經濟糾紛,並用中國工人取代非洲勞動力,阻礙了本土經濟增長。」

奧諾哈更關心的是,中國打開海洋通道可能帶來的附帶利益。

「就像在其它非洲國家一樣,進入或立足於赤道幾內亞意味著中國擴張。」他說。

奧諾哈表示,若中國贏得貿易特許權,並為基礎設施提供資金,中國似乎有可能在非洲取代美國和歐洲。

「如果不成功抵制,代價將以不同的形式出現:與非洲國家的貿易份額下降,影響非洲國家內部政治的槓桿作用受限,並在聯合國安理會的問題上,失去非洲的投票權。」他補充說。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蕭靜)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