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看點】專業人士透內情 上海醫療系分裂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2年04月03日訊】大家好,歡迎大家關注新聞看點,我是李沐陽。今天是美東時間4月2日星期六,亞太時間是4月3日星期日。

今天焦點:隔離人群吃飯靠搶,70老人爬23樓;化療阿姨絕望崩潰,老父昏迷三口危殆;隔離嬰兒爛屁股,嬰幼兒隔離點混亂;健康雲數據造假?救護車病床房間全無,錄音被查刪;專業人士透內情,上海醫療系分裂。

60秒新聞

法新社報導,中共2日表態稱沒有「故意」規避西方對俄羅斯的制裁。歐盟1日警告中共對莫斯科的任何支持,都會損害中國與歐洲的經濟關係。

美國國家運輸安全委員會1日表示,正在華盛頓的實驗室協助下載東航失事客機波音737-800語音記錄數據。同時,一個三人調查小組已前往中國協助調查。

彭博社1日引述知情人士消息說,北京罕見做出讓步,最早在今年年中允許美國監管機構全面獲得在紐約上市的大部分中國公司的審計報告,但部分握有敏感數據的國有企業和民營企業將從紐約退市。

印度和澳大利亞2日簽署了一項臨時自由貿易協議,雙方削減了幾十億美元商品的關稅,臨時協議降低了澳大利亞對印度85%以上的出口關稅。澳大利亞出口羊肉、煤炭和其他商品,印度主要提供服務。

截止到美東時間4月2日下午1點,包括中共等幾個不透明國家的通報數字,全球新增確診中共病毒人數147萬6793人,總確診人數達到了4億9004萬3267人;單日死亡4262人,累積死亡總數是617萬1238人。

下面進入今天的話題。上海的疫情究竟什麼樣?外界很難看清真相,但是上海疾控中心的專業人士公開披露了一些內幕。從中可以看到中共是如何造假的,同時政治壓倒專業所造成的種種亂象。

而在當局眉毛鬍子一把抓的「清零」政策下,有幾種人需要我們特別關注。這些人在被隔離當中,情況相當危急。

「很多人」核酸時感染 健康雲數據造假

在兩天小幅回落後,今天(2日)上海新增的本土病例數字再拉到新高。中共國家衛健委通報,過去24小時,確診病例是260例,無症狀感染6051例。這是上海爆發疫情以來,單日新增病例第一次突破6000人大關。

儘管當局通報的數字摻足了水份,但就目前這個數字來說,也可以看出上海疫情的嚴重程度。僅從病例數字而言,已經超過了武漢疫情最高峰時的通報數字。

一位浦東居民A在「知乎」匿名發文,說出了一個詭異的情況。他和妻子兩人3月28日混檢發現異常,疾控中心30日才通知做單管測試。31日得到通知說「核酸異常」等待轉運,但是直到今天(2日)還沒有轉運。

讓A感到困惑的是,疾控中心只說「異常」,究竟是無症狀感染還是確診呢? 還是因為還沒開展臨床診斷,只是核酸異常,沒有體現在數字中呢?

A還表示,在混檢異常期間,包括疾控中心通知需要轉運之後的大半天時間,自己的健康碼一直都是綠的,後來才變紅了。這其中是不是有認定標準問題和數據同步窗口的問題呢?

另外A夫妻兩人感染的情況是很詭異的。都接種過兩次疫苗,而且在小區內都已經「龜縮」三週了,沒點過外賣,也沒出過小區的門 ,在小區驛站拿過2次菜。然後就是每天晚上10點人少的時候,下去扔一次垃圾。並在小區內溜達半小時權做運動,而且全程戴口罩,沒有與任何人近距離接觸。他的妻子更是基本不出門。但是兩人雙雙被感染了。

詢問了疾控中心的工作人員,分析認為可能是「社區傳播」。因為疾控中心發現很多和A夫妻類似的情況,在集中做核酸等待的過程被感染了。A發出了疑問,像這樣做核酸的過程被傳染的情況,上海有多少呢?

錄音被查刪 上海疾控官員說啥

就在我這裡這篇稿子的時候,一位網友轉給我一份電話錄音,「上海市民與疾控中心領導的談話」。但是現在這份錄音在大陸網站上可能已經被刪除了。

完整錄音有將近20分鐘,我做了一些精簡呈現給大家。大家如果想聽完整版的,可以到沐陽的部落格去聽。

【原聲】市民:喂,你好,這邊是疾控中心嗎?(對)我這邊反映一個問題,我想諮詢一下問題。我父親是在至微酒店做隔離,是密接隔離。(至微?)對至微酒店。他25日、27日做了兩次核酸,28日支付寶裡面的健康雲顯示他是陰性的。

昨天沒有做過核酸檢測,昨天整個酒店都不做核酸檢測,就是前天的檢測是最新的,是陰性的,昨天早上10點的時候出來的。然後剛剛他收到一個電話,是說被通知,疾控中心說你是陽性,準備轉移到方艙醫院。

我想問一下,我們作為老百姓,健康雲的數據是真實有效的嗎?還是說以疾控中心為準?如果以疾控中心為準,那健康雲的數據是誰來把握的?是誰去核實的?

然後我們作為老百姓,如果連健康雲的信息都沒辦法去核實、去確認的話,那我們老百姓如何去相信疾控中心呢?我如何有一個官方的渠道,證實我是陽性的?

(換成了領導)前面我剛剛聯繫了至微那邊的領導施先生,他那邊也跟我說他只是被告知。那我作為他們的兒子,我現在想問一下,我父親前天是最後一次做檢測的,然後昨天健康雲的報告是陰性的。

昨天大家都沒有做檢測,現在剛剛被疾控中心通知,說他是陽性的,那他陽性的報告是從哪裡知道的?

既然你們說他是陽性的,那我們老百姓唯一可以去證實的官方渠道健康雲上面,既然顯示的陰性,這個數據報告是假的嗎?

疾控領導:那你投訴12345。

市民:投訴12345,投訴誰?(投訴健康雲信息虛假)投訴健康雲?信息虛假?那信息虛假,我唯一的渠道,你們跟我說信息虛假。

疾控領導:你就告它,疾控已經通知我是陽性了,但是健康雲上顯示的信息是陰性的,就投訴它啊。

市民:健康雲是官方的嗎?(健康雲是官方的)就是和你們沒有關係?(對的)。
********************
大家聽明白了嗎?上海疾控中心官方的說法是健康雲的信息虛假。那麼大家想想看,上海有多少這樣的人被不明不白的轉運隔離了?有多少人沒有陽性,被硬說成是陽性了?

大家接著往下聽,這位疾控中心的官員還透露了更重要的內幕,還有非常值得借鑑的作法。

救護車病床房間全無 上海醫療系分裂

【原聲】市民:我母親是上上週五(3月25日)檢測出來的有異樣,然後無症狀的情況下,在醫院待了第七天。前兩天去了臨時的隔離醫院,8個人一間,沒有任何的其他的地方,只有吃的東西,也沒有洗澡的地方。

環境糟糕惡劣也就算了,這是第一點。過了兩天之後,就是在家裡等了三天之後,被轉移到臨時酒店、臨時醫院。臨時醫院(浦東新區肺科醫院)住了兩天之後,被轉移到周浦醫院。

被轉移到周浦醫院是當天晚上10點,門口的保安拒絕接收,連周浦的院長打電話給他們,他都決絕接收。然後我媽在外面吹了兩個小時的風,不僅是我媽,是所有的無症狀感染者都在外面。最後是另外一批無症狀的感染者、一批年輕的男孩子在那邊打了兩個,把門打開之後,才把她們安排住進去。

如果不是那些男孩子,他們在外面吹了兩三個小時的風,本來是無症狀的,被吹到有症狀,都說不清楚。這是第一點。

第二點,以現在目前的醫療資源來說,現在是次生災害明顯大於災害本身(12345),不僅是我們老百姓的,(12345)。你們都說12345,沒問題,但是疾控中心只是通知陽性的問題,那後面的醫療資源是誰來控制?

昨天剛剛發生一例,被轉移到方艙醫院。方艙醫院說沒有登記,然後大家都在大巴上面睡一覺。正常人在大巴上睡覺都很難過了,不要說醫療病患者,對吧?他們心裡已經很難過了,作為老百姓,請你們體諒一下。

我們作為老百姓,也沒有其他地方可以申訴了,請領導你給我一個方案,我只有投訴的方案嗎?那我父親後面後續的治療誰能夠確保呢?

疾控領導:那你就不去。120接你來你就不去。(不去怎麼說呢?)不去就不會受這些危害的啊。我給你說了半天,就是說現在醫療資源你也知道的,(不去了,醫療資源能有嗎?)不去了,醫療資源有沒有不是我能解決的啊!你剛才也說了啊,去了房艙他也沒給你治療啊。(對啊)你不是已經知道了嗎?(對啊)那好了。

市民:那現在是不是我也可以把我的母親也接出來?放在家裡面隔離?

疾控領導:那你去跟醫院說,你不需要通過我啊。(那你們是負責轉移的是嗎?)我既不是負責通知轉移,我也不是負責隔離點的,我們是負責流行病學調查的。(就是調查他是陽性不是陽性?)對的,過去你去過什麼地方,有什麼可疑的來源。

市民:那陽性是你們來出具的,對吧?(不是)是誰來出具的?

疾控領導:誰來出具,我們這邊地方上的檢測,亂七八糟什麼的,他們都可以出具的啊。(那你醫療資源保不保證啊? )不保證的。(不保證的?醫療資源不保證的對吧?)對的,我疾控怎麼可能保證你醫療資源,疾控是預防的,我什麼地方來的資源嗎?

市民:那我可以這麼理解吧,就是現在目前疾控中心也好,醫療資源也好,12345也好,健康雲也好,你們這幾個都是分裂的,你們都沒有形成統一的戰線。這就是現在上海政府統戰下來這個問題對吧?

疾控領導:對的。我現在告訴你一個事實,就是病床很緊張,隔離點沒有房間,120沒有車,這就是事實⋯⋯我們已經非常氣憤了,就是讓我們通知人家陽性,健康雲上是個陰性。⋯⋯我不是跟你說了,健康雲上的東西是不能看的嗎?(不能看的?那我們老百姓看到的都是假的啊?)對對,只有陽性是我們通知的,整個上海市都一樣,知道吧?

我第一次看到這個報告的時候,我覺得不可思議。那我說你告訴人家是陰性,然後你告訴我讓我去打這個電話,告訴人家是陽性,這是什麼鬼嗎?我看到這條信息的時候跟你的反應是一樣的,就是徹底的「扯」,一個字。你要麼就不報告,待檢查。
*****************
聽過上面的電話錄音,其實我們可以得到幾個信息。上海的醫療資源已經枯竭崩潰了,醫療系統內的各個部門之間各有各的行事方式,彼此沒有協調。

對於現在上海的防控措施,專業人士反饋意見,但是上面不聽。政治壓倒專業,同時要求專業部門進行數據造假,給老百姓看得都是虛假信息。

專業人士的觀點是,如果不幸感染了病毒,儘量不要去方艙醫院,也儘量別去隔離酒店,最好是自己居家隔離。如果防疫人員強制要求去,就向他們要陽性報告,他們是沒有的。

另外,大家也應該能聽懂一些,這個奧米克戎病毒並不那麼可怕。不是像中共當局宣傳的那樣,感染以後可能就很危險。不是的,中共宣傳摸快遞感染、摸香蕉感染、吃魚感染等等,都是為了製造恐慌和混亂,為的就是對人們更好的控制。

中共自己非常清楚,奧米克戎的致死率很低,所以它們不怕醫療資源崩潰。那麼大家想一想,當局這麼做的目的究竟是幹什麼呢?大家看看整個上海的政局變化,會不會是政治博弈的一種表現呢?而這個病毒很可能成了派系間的博弈點。

70歲爬23樓 隔離人群吃飯靠搶

在昨天(1日)下午全國衛生系統疫情防控電視電話會上,中共國家衛健委再次重申了習近平親自指揮部署並制定下的政策:確保如期實現「社會面清零」。

會議中表示,要「全面提升疫情防控水平」,「加大防控力度」,「堅持動態清零總方針」。已經發生疫情的地區,要儘快採取措施阻斷傳播;未發生疫情的地區,要防止新的疫情出現。

中共衛健委沒有說出「社會面清零」的具體時間,這可能又是黨國的一項祕密。但是從當局不斷加強防控措施看,當局定下的上海「社會面清零」,時間應該不會太久。這也意味著,上海百姓還要經歷一段更加文革式的極端手段。

上海市民程先生向大紀元表示,當局的控制疫情「用的不是醫學、科學的手段,用的都是行政防疫。就像是對待文革的四類份子一樣」。

程先生指出,當局搞的「健康碼」,上面冠上國務院的名號進行推動,這不是文革嗎?「只是現在套著的是白衣服」。「黃碼暫時不能通行,紅碼嚴禁通行,這有什麼區別?都不能通行,只是語氣上不一樣」。

住在浦西的李靜(化名)就吃到了健康碼的苦頭,上一次她沒有參與全民核酸,然後健康碼就變成了黃色,限制她的出行。「哪裡都去不了,任何的菜場、超市、商店都不讓進,只能靠家人去買」。

李靜說,「把人都管控成這樣,造成了這種形勢,再讓人去搶購。還有個人的超市、網點都關了,不許賣,只能到大型的國營超市去買,人都像潮水一樣擁擠、搶購,大規模聚集不會造成傳播?這不危險嗎?這邊在管控,那邊又在聚集,這不是白忙活了嗎?」

一位化名韓霞的上海居民告訴「丁香園」,父母密接被拉到了某高樓隔離。她的目前拍攝了隔離點的現場情況,看了讓人著急。「吃飯要靠搶、沒有飲用水;居住在23層的高樓,電梯壞了沒有開放使用,年近70歲的父母要走到一樓才能拿到午飯」。

韓霞介紹,那棟大樓裡聚集了大量的密接和陽性人員。不論老人還是年輕人,都聚集在一起等著拿飯,幾乎就是前胸貼後背。而有的住在高層的老人,因為無力上下樓,乾脆就不吃飯了。

化療阿姨絕望崩潰 老父昏迷三口危殆

與韓霞父母相比,那些需要持續做透析的患者,情況更危險。今天(2日)網絡上流傳著一段視頻,是一位身患癌症6年需要做化療的66歲老人,面對警察的詢問崩潰哭訴的場面。

【原聲】「我今天要去化療的,我走不動了,我沒有騙你。我是需要化療的病人。

視頻中的事情發生在前天(3月31日),這位老人走在空無一人的馬路上,她準備乘地鐵到復旦大學附屬腫瘤醫院化療,但是發現地鐵已經停運了。到醫院有2.5公里的路程,體力已經透支的老人絕望的哭了。幸運的是,遇到的警察把阿姨送了過去,否則不知道會發生什麼。

50歲的李曉梅(化名)接到「丁香魚」記者的電話,也帶著哭腔說,「我們可能不會被新冠打垮,卻可能因為無法血透被逼上絕境」。

李曉梅和80多歲的父親都是尿毒症患者,已經5天沒有做透析了,而且家裡還有一個癱瘓在床需要照顧的老母親。封城以前,他們父女分別在一三五和二四六去瑞金醫院盧灣分院做透析,為的是家裡有人照顧母親。

但是26日小區被封控後,父女倆再也沒做過透析,現在兩人都是渾身乏力,老父親還時常陷入昏迷。直到現在,居委會只上門做過一次核酸,表示已將她們的情況上報,讓她們繼續「等待」,但之後就再也沒有了音訊。打過很多電話,但居委會都是打不通。

即使是有幸被安排做了血透,其實也要經歷另一番折磨。77歲的直腸癌患者劉京(化名)在30日晚8點做了最後一次透析,但因為是密接,所以必須乘坐120才能回小區。

可是120非常繁忙,他只能坐在醫院的長椅上「等待」,直到第二天凌晨5點,才有120來送他回家,到家就發燒了。當晚還有一位88歲的老人,跟他一起等了一夜。

「等待」,是最近出現非常頻繁的詞。但是有的人可能可以等,而很多特殊人群,每等一分鐘,就意味著增加一分危險。一位身患尿毒症20多年的患者,已經10天沒有透析來。4天來,他不敢吃飯喝水,也沒有小便排出。

每個地方發生疫情,老人、特別是患有各種疾病的老人都是最危險的,也是需要人們最關注的人群。但事實上,這次在上海,還有一部分人群的情況,讓許多人跟著揪心。

隔離嬰兒爛屁股 1歲半嬰兒被嚇呆

今天(2日)《中國慈善家》雜誌報導了對趙倩(化名)的採訪。趙倩一家三口都被檢測出陽性,丈夫被拉走集中隔離了,她和2歲半的女兒在上海同仁醫院接受治療。

3月29日下午,防疫人員強行分開了趙倩母女,把趙倩送到了方艙醫院,女兒被帶去了上海金山區的公共衛生臨床中心。到今天為止,已經和女兒分開3天了,每一次微信中詢問女兒所在醫院的護士,得到的答覆都是「還好」兩個字,此外再沒有任何消息。

這讓趙倩很擔心,女兒究竟是什麼情況?特別是昨天(1日)看到網上流傳的照片和視頻,趙倩更是坐不住來,徹夜無眠。

趙倩看到的照片和視頻,最早出現在抖音上面,但是現在連同視頻和那位抖音帳戶,都已經被刪除了。但是有網友將視頻和照片保存了下來。

視頻拍攝者和很多網友都證實,視頻就是拍攝於上海的嬰幼兒隔離點,位於金山區的上海公共衛生臨床中心。發布視頻的抖音帳戶表示,自己6歲的孩子被帶到了這個隔離點。因為自己是陰性,所以被拒絕前往陪同。

這位媽媽稱,視頻是一位在場的好心人拍給她的。在評論中,這位母親很自責,說自己「態度不夠強硬」、「感染晚了」,才讓孩子被帶走。在另一條視頻的評論區,她說自己和寶寶吃住在一起,用他用過的筷子,同吃一個水果。

她表示這麼做的目的,就是希望感染病毒,然後可以跟孩子一起隔離,但一直都是陰性。在孩子被帶走的第二天,她說自己和孩子的父親才「成功感染」。

「成功感染」,該是什麼樣的心情才會讓她急於想感染,並且慶幸自己感染病毒呢?這些被強制與父母分開、單獨進行隔離的嬰幼兒,隔離的情況究竟如何,才會讓父母們心急如焚呢?

視頻中可以看到,有3名嬰兒擠在一張床上,其中一個孩子的頭上蓋著床單。而旁邊的床上也至少有3名幼兒,有的躺著,有的扶著床欄站立。

有一位叫「喜崽」的微博用戶貼出一份微信群聊截圖,是一位與孩子一起在金山嬰幼兒隔離點隔離的媽媽在那裡的所見所聞。

這位媽媽表示,全家確診後,自己和孩子一起到了嬰幼兒隔離點。當時一起轉運的有一個只有2歲的小男孩,那個小男孩「什麼都懂,心裡非常的難過,孤苦伶仃的」。

這位媽媽表示,醫院的資源嚴重匱乏,「樓上200個孩子,只有10名護士」,根本忙不過來。寶寶大便沒有地方洗,水又不行,「無望的想哭」。有的孩子太小,還不會翻身,尿布更換不及時,「結果孩子屁股都爛了」。

有一位微博用戶表示,「我一個沒做父母的青年都看得揪心,何況當了父母的人能看得了這種?真他媽離譜!能相處嬰兒隔離的。一個護士照看幾個就罷了,醫護不夠一個人照看10個小孩?能看得過來嗎?孩子5、6歲可以理解,有些才幾個月、一兩歲」。

還有一位網民說,「我一歲多的孩子被迫分開隔離,在此期間受到護士發的三個視頻,不是胳膊肚子整個漏在外面,就是整個腿光的在外面。進去的時候好好的,在醫院待的第10天,醫生通知說細菌感染,高燒40度」。

這位網民表示,奧米克戎是病毒感染,細菌感染屬於在裡面照顧不當導致,這一點醫生沒有否認。帖子中寫道,「接回來的時候奶瓶水瓶地步都是污漬,發臭,孩子整個人被嚇呆了,嗓子嚴重嘶啞,褲子上便便還在上面,奶粉被換成別人家1段的,一見到穿防護服的醫護歇斯底里的哭」。

**************************************

請計算一下﹕樹上的棗子有多少個﹖梧桐的葉子有多少片﹖這種問題真的不是在耍人玩嗎﹖中國古代「數學」與易學關係密切,不僅可以算「數」,還可以算「命」,甚至推算自然、宇宙、社會的一切。相較之下,現代數學只是初級學問了。歡迎大家到優樂客會員區了解更多。我們的會員網站網址是http://muyangshow.com,還有一個是http://youlucky.biz

以上就是今天的節目內容。如果您喜歡新聞看點,請別忘記點贊並訂閱。也希望您在視頻下方留言,與我們進行互動。更希望您能夠幫我們把這個頻道轉發出去,讓更多有緣人接觸到我們。感謝您的收看,也感謝您的支持和幫助,再會。

訂閱傳送門:https://www.youlucky.biz/member-plans
加入會員觀察獨家:https://ept.ms/3wsLpkk
沐陽會員網站:http://muyangshow.com
支持沐陽:https://www.youlucky.biz/mu-yang-about
歡迎訂閱+按小鈴鐺:bit.ly/SubscribeNewsInsight
【免費下載電子書】:https://www.youlucky.biz/ebook

《新聞看點》製作組

(責任編輯:李紅)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