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觀察】中共二十大前的「政治謠言」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2年02月11日訊】習近平上台後一直打擊「妄議中央」,近期開始公開通報落馬官員涉政治謠言的罪名。中共今年底將開二十大,是否意味著當今中國已經進入一個政治謠言紛飛的「新時代」?

孫力軍「製造散布政治謠言」指向成謎

中共持續要求肅清前公安部副部長孫力軍「政治團伙」隱患,習近平親信、公安部黨委書記王小洪主導這項政治運動。公安部層面下令全國清理孫的「流毒」,福建公安廳更要求成立相關的省、市、縣三級專項工作領導小組,把有問題的人挖出來。

中共當局此前對孫力軍的通報中,稱孫「政治野心極度膨脹」,「妄議黨中央大政方針,製造散布政治謠言」。

不少落馬官員有妄議中央這一條,但製造散布政治謠言這條之前未見加諸通報中。

時事評論員唐靖遠對大紀元表示,妄議中央與製造傳播謠言是不同的罪名。前者實際上是針對習近平的政策抱有不同甚至是反對的意見,很大程度上屬於普遍意義上的政見分歧,只是習現在不能接受政策上的異議。後者主要是針對一些對習近平的錯誤、失策甚至包括其本人、親信及家族成員的私人生活領域的負面信息進行傳播,這類信息真假混雜,但對習近平個人形象的殺傷力很大。

唐靖遠認為,像孫力軍這一類官員因為職務原因能夠接觸到中共內部一些機密,而這類信息無論在體制內流傳還是被外界知曉,都可能對當局造成損害,所以這一類信息也往往被冠以「政治謠言」的名義加以禁止。「孫力軍等人散播這類信息,並不是為了要揭露中共黑幕,而僅僅是作為權鬥工具在使用。」

時事評論員李林一分析認為,孫力軍「製造散布政治謠言」,可能有以下幾種:

一種是流傳已久的黑料。這個黑料是有證據佐證的。如,騰訊的一個高管被抓,據說就與孫力軍案有關,向孫泄露了信息。再比如,上海市政府原副市長、市公安局原局長龔道安被抓,而他本人就是技術刑偵局的,也就是專門搞竊聽的那種部門。官方也公布了龔道安和孫力軍搞團伙的證據。

另一種,則涉及到孫力軍可能還打著習近平的旗號,在外面搞事。這些現在還都是傳言,並非看到實質的證據。比如,香港銅鑼灣書店綁架案,據說是孫力軍打著習的旗號,為了「保衛」習而幹的;還有,孫力軍據傳還對外稱去過習近平家裡吃餃子,其實根本沒有那回事;等等之類。

最後一種可能,是孫力軍向海外泄露了一些機密。比如也是一度傳得很廣的,他向澳洲透露中國疫情內幕等等,如果裡面涉及到了具體的高層,官方惱羞成怒,當然不會承認,也許就被官方歸為「政治謠言」了。

有關孫力軍的仕途推手,不少分析認為他是屬於江派上海幫的布局,孫的後台是孟建柱,更大的靠山是江澤民和曾慶紅。

曾慶紅老家廳官「傳播政治謠言」

今年1月26日,原江西省國土資源廳廳長劉積福被開除中共黨籍。官方通報中,「傳播政治謠言」罕見地列為其第一條罪狀。此外還有指他在職期間濫權妄為,培植個人勢力,大搞權錢交易以及「退而不休」等等。

公開資料顯示,劉積福仕途起步在江西吉安地區中級法院,歷任辦公室副主任、副院長等,1987年9月任井岡山市長,兩年後晉升為井岡山市委書記。1991年8月,劉積福任吉安地委委員、吉安市(縣)委書記,4年後任宜春地委副書記。1998年2月,劉積福任九江市長,2001年12月晉升為九江市委書記。2005年6月後,劉積福先後擔任江西省國土資源廳黨組書記、廳長,直至2010年1月卸任。

江西是江澤民集團二號人物曾慶紅的老家。曾慶紅正是江西吉安人,中共官場長期存在以曾慶紅為幫主的江西幫一說。曾長期主政江西的吳官正、孟建柱、蘇榮、強衛、鹿心社均被指是曾慶紅的親信,其中蘇榮已經落馬。

劉積福在曾慶紅的老家吉安發跡。吳官正在主政江西期間,劉積福1995年5月被提拔為宜春地委副書記;孟建柱主政江西期間,劉積福2001年12月被提拔為九江市委書記,2005年6月被提拔為國土資源廳黨組書記,2006年3月出任國土資源廳黨組書記、廳長。

時事評論員唐靖遠對大紀元表示,劉積福只是一個廳級官員,而且退休已經11年,但官方通報顯示他依然在江西官場擁有相當的影響力,這在中共「人走茶涼」的官場中很不尋常,能夠做到這一點的只有一種情況,就是劉積福隸屬某個派系成員,所以其退而不休的影響力實際上源自其派系勢力。

唐靖遠說,從這個角度看,劉積福在曾慶紅大本營能夠做到這一點,顯然與曾慶紅勢力有關。他傳的所謂政治謠言,極有可能都是針對習近平的不利信息。在他的罪名中,傳播謠言被列在第一條,顯示相關信息可能殺傷力還不小。

從禁止「妄議中央」到打擊「政治謠言」

中共十八大後,許多官員在被開除黨籍時,通報中都有「妄議中央」罪名。而在中共十九大習近平號稱「定於一尊」及修憲廢除連任限制後,不但禁止「妄議中央」,還正式拋出「政治謠言」相關罪名。

早在2014年10月23日,習近平在十八屆四中全會第二次會議上指:「一些人無視黨的政治紀律和政治規矩,為了自己的所謂仕途,為了自己的所謂影響力,搞任人唯親、排斥異己的有之,搞團團伙伙、拉幫結派的有之,搞匿名誣告、製造謠言的有之,搞收買人心、拉動選票的有之,搞封官許願、彈冠相慶的有之,搞自行其是、陽奉陰違的有之,搞尾大不掉、妄議中央的也有之。」

這就是後來流傳甚廣的所謂「七個有之」,裡面已有「妄議中央」和「製造謠言」的內容。

官方2019年出版的所謂《習近平關於嚴明黨的紀律和規矩論述摘編》,首次披露習在2015年1月十八屆中紀委五次全會上的一段講話,其中也提到了「妄議中央」和「散布謠言」問題:「有的人發展到目空一切的地步,對中央工作部署搞軟抵制,甚至衝著黨的理論和路線方針政策大放厥詞,散布對中央領導同志的惡毒謠言,壓制、打擊同自己意見不合的同志,一心以為鴻鵠將至,誰擋他的道就要把誰搬開。」

中共十八大後,被官方通報涉「妄議中央」的高官,已知有原北京市委副書記呂錫文、原天津市長黃興國、原全國政協常委孫懷山、原遼寧省委書記王珉、原甘肅省委書記王三運、原重慶公安局長鄧恢林等。

原河北省委書記周本順、原南寧市委書記余遠輝、原江蘇省委常委、祕書長趙少麟也有類似於「妄議中央」的言論。不過官方通報三人問題時,並未採用「妄議中央大政方針」的表述。

2019年3月28日,中共曾發布《關於加強和改進中央和國家機關黨的建設的意見》,這是中共幫規的一部分,裡面規定:「不准製造、傳播政治謠言及醜化黨和國家形象的言論」。矛頭所指的,是權力中樞,中南海、國務院和國家機關。

2019年官方披露習在十九屆中央紀委二次全會的講話,習再度強調要警惕「七個有之」問題。他提到,「對政治上的這種隱患不能採取鴕鳥政策,王顧左右而言他,必須採取斷然措施予以防範和遏制,消除隱患後患。」

大陸南都網報導,多名落馬高官屬於存在「七個有之」問題的典型,被點名批評的,如孫政才、呂錫文、李士祥等。其中,孫政才被指「七個有之樣樣皆占」。

以2017年的中共十九大劃線,十九大前雖有中共內部對於政治謠言相關的現象批評,但沒有成為落馬官員的通報罪名,十九大後則開始將之具體作為黨官的定性罪名之一。

如2018年8月落馬的重慶市渝北區委常委、區經信委黨委書記吳德華,被通報與中央離心離德,購買、私存反動雜誌,傳播政治謠言。官媒報導,吳德華曾向重慶市委書記孫政才的兩名情婦輸送利益,看反動雜誌是為了刺探孫政才案消息。

2019年1月11日上午,中共雲南省紀委監委通報紅河州委原常委、政法委原書記和建案,指其違反政治紀律和政治規矩,製造、散布、傳播政治謠言,在黨內搞團團伙伙、拉幫結派,搞利益交換等。

此外,中共十九大後,涉謠的還有前面提到的孫力軍和劉積福。

時事評論員唐靖遠表示,從性質上說,「妄議中央」針對的是習近平已經部署或做出來的事情不滿或不讚同,而「製造傳播謠言」大都屬於針對習近平計劃要做但還沒有成型的舉措,所以這兩個罪名出台的時期的不同,從一個側面反映習近平固權措施中的側重點,在不同時期的差異。

唐靖遠說,對習近平來講,二十大謀求連任是背水一戰,不容有任何閃失,一旦連任失敗他可能身家性命都不保,所以他強調要消除隱患後患,都是在強調一個核心意思,就是在對可能影響他連任的政治基礎造成任何威脅的言論,都必須防微杜漸在萌芽狀態就根除。習已經把自己和黨深度捆綁,也在極力想達成黨就是習、習就是黨的絕對一元化權力地位。一旦達成了這個目標,他自然就終身執政,就像毛鄧一樣。

李林一則表示:最早出現「妄議中央」說法的時候,其含義是模糊的,包括對中央高層貪腐等流言蜚語的議論、傳播。從「妄議中央」字面上來說,無論當局怎麼解讀,其字面意思仍侷限在:國人看到政治傳言後作出評論,即所謂的「妄議」。而「製造散布政治謠言」,字面意思更為清晰,包括中國人看到傳言後連傳播都不允許。

「所以這兩個說法的出台,給我的感覺是中共當局試圖把這種打壓變得更加清晰、直觀。」李林一說。

中共二十大前主打「官謠」?

2022年秋季預料將舉行中共二十大,高層換屆中,以習近平是否能破例連任最受關注,跡象顯示,中共黨內為此氣氛緊張。

「漢和防務評論」創辦人、海外軍事評論人士平可夫曾在2021年2月25日YouTube頻道節目中說,「北京現在的政治氣氛是非常詭異的。我獲得的情報顯示,在北京中央一級的官員下發了文件,不能討論二十大的問題,就是不要妄議二十大。封口封到了內府外府、中央委員、部級幹部。」

平可夫表示,在二十大召開前後就是要討論問題的,現在卻禁止談論二十大,「你可以想像權力鬥爭之詭異」。

2021年3月1日,習近平在中央黨校發表講話,他連提13次「鬥爭」,並強調中共面臨的風險和考驗一點也不比過去少。

今年1月1日,進入2022年的第一天,《求是》雜誌發表習在十九屆六中全會第二次全體會議上的講話。習特別談到:「對那些在黨內搞政治團伙、小圈子、利益集團的人,要毫不手軟、堅決查處」,「該開刀就開刀」。

今年1月11日,進入2022年後的第一次中共最高規格的會議——省部級高官研討班開班式在中央黨校舉行。習在開班式上警告說,不論誰在黨紀國法上出問題,黨紀國法決不饒恕。

其實習近平上台的2012年中共十八大前,官方當時也曾大力清理謠言。當年的中共媒體報導說,當局自3月中旬以來已清理「網路謠言」21萬多條,關閉網站42家,加強了對網際網路的管理。

中共外宣官員劉正榮當時對媒體說,最近有人在網上傳播所謂「軍車進京、北京出事」等謠言,造成惡劣的社會影響。

在薄熙來被免去重慶職務後,在2012年3月底,當局以散布北京反常軍事調動謠言的罪名關閉了許多網站,並逮捕6名網路散布謠言者。

唐靖遠表示,與中共十八大前類似,中共十八大後打擊的政治謠言大部分還是主要來自民間,實際上是藉此對民眾封口,收緊對著自己不利的言論。而中共十九大之後打擊的政治謠言開始轉向「官謠」,實際上就是開始對官場封口,甚至對手握重權的決策層官員封口。對民眾封口,主要是出於愚民洗腦的需要,而對官員封口,則主要是權力鬥爭的需要,防止拉幫結夥、立山頭搞小圈子。

時事評論員李林一則認為,在中共治下,包括之前幾屆高層換屆出現的政治謠言,應該大多數都來自黨內。普通民眾很難編出像樣的「謠言」。有些「政治謠言」,細節豐富,姓名等一應俱全,普通民眾如何編得出?

李林一表示,2012年的中共十八大前後,中共內鬥非常劇烈,那時「謠言」也特別多,「現在習大權在握,關注這些的人數比那時還是少得多。現在民間的效應不如當時。」

中國已經進入一個政治謠言的「新時代」?

中共政治黑箱操作之下,很多政治謠言,真假難辨。有些「謠言」事後被證實是遙遙領先的預言。

中共十八大前,2012年初,網路上傳出薄熙來打了王立軍一耳光,王立軍進入成都美國領事館的「政治謠言」。兩天後,重慶市政府新聞辦發布消息稱,王立軍正在進行「休假式治療」。《人民日報》卻發表社論要民眾「不為雜音噪音所擾不為傳聞謠言所惑」。這個政治謠言後證實是事實。

唐靖遠表示,中共自己一直製造大量的政治謊言,其目的要麼是針對大眾進行欺騙和洗腦,要麼就是針對國際社會進行欺騙甚至是有目的地發動信息戰。而黨內出於權鬥需要而有意識的放料,往往都有一定程度的可信度和事實基礎。這是為了針對性定點打擊政敵。針對對象的不同,以及釋放信息的用途的不同,往往就是謠言和遙遙領先的預言的差別。

中共十九屆六中全會出爐的第三份歷史決議,將中共黨史三分斷代,習近平獨領所謂「新時代」起首。但旅澳學者袁紅冰曾向大紀元指出,習近平在這個決議中無法否定鄧小平的權貴操控的市場經濟路線,也無法達成公開批判江澤民的亂黨亂政問題,中共二十大前權力鬥爭將更激烈。

近期在網路不時出現涉及針對習近平或習的親信的傳言。

去年底,有關習近平親信、中宣部副部長慎海雄娶美女明星佟麗婭的「醜聞」被炒得沸沸揚揚。之後北京海淀公安宣布已逮捕三名捏造、散布不實訊息的嫌犯,不過卻完全沒提到相關案情。

習的另一親信栗戰書缺席會議也引發傳言四起,至今缺席原因不明。

另一方面,太子黨劉亞洲上將傳出因反習被抓,外界未知實情。

今年剛開始,海內外開始流傳名為「客觀評價習近平」的四萬字長文,還帶動了新一波政治傳言。不少評論家認為作者是「反習不反共」,並且或涉江派背景。

唐靖遠分析認為,在任何一個極權體制中,因為貫穿黑箱操作,都是政治謠言滋生的絕佳土壤,而且謠言的殺傷力往往與極權的程度成正比,越極權,謠言的殺傷力越大。習近平對政治謠言的越來越強烈的戒備,實際上反映了他的危險處境與並不牢固的權力基礎。他想在二十大達成連任甚至終身執政,這等於是顛覆此前既有的權力格局,重塑一個新秩序,新舊更替的大變動之際,政治謠言將會源源不絕,但其後效應有待觀察。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李紅)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