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想領袖】布德羅:小心COVID迷失綜合症

(英文大紀元資深記者Jan Jekielek採訪報導/原泉翻譯)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2年01月31日訊】「人們談論漫長的COVID疫情,我擔心的則是長時間的封鎖。」唐納德·布德羅談到經濟學家在COVID-19期間死寂般的默不作聲和放棄經濟邏輯。

在布朗斯通研究所(Brownstone Institute)的成立大會上,我採訪了喬治‧梅森大學經濟學教授、美國經濟研究所高級研究員唐納德·布德羅(Donald Boudreaux)。

他說,在COVID-19流行中,大多數經濟學家沒有做好他們的工作,經濟學和成本效益分析的基本規律被拋到了窗外。

「我真的害怕我們會長期地陷入困境。現在,政府知道只要能嚇住我們,他們基本上就可以對我們為所欲為。」唐納德·布德羅說:“為什麼COVID的健康危害是唯一值得我們考慮的事情?我稱之為COVID迷失綜合症。”

楊傑凱:這裡是《美國思想領袖》節目,我是楊傑凱(Jan Jekielek)。


觀看完整影片及文稿請至:https://www.youlucky.biz/atl
————————-

布德羅博士,很高興您來到《美國思想領袖》節目。

布德羅:很高興來到這裡。

資源短缺 經濟學告訴我們權衡利弊

楊傑凱:唐,你是一名經濟學家,一直研究各種冠狀病毒應對措施對美國經濟的影響,我猜還不止這些。我先分享一件趣事,當我向認識的人解釋我今天要採訪誰時,他們說:「你怎麼能就疫情問題採訪一名經濟學家呢?這聽起來是不是有點沒心沒肺?現在是國家緊急狀態,經濟學家和疫情有什麼關係?」您怎麼看?

布德羅:首先,當人們這麼說的時候,他們認為經濟學是關於最大化個人或公司的利潤,根本不是這樣的。經濟學告訴我們權衡利弊的重要性,人們不能在追求一種利益的同時,而不放棄其它利益,這是經濟學提醒我們的第一件事。

如果抗擊COVID疫情無需付出任何代價、如果我們無需放棄任何東西,那麼,我們都同意,讓我們毫無限制地去抗疫吧,但那不是我們所處的世界。經濟學認為,我們生活在一個資源短缺的世界,用於抗擊COVID的資源,或未用於我們人類所珍視的其它事物的資源,包括我們所珍視的其它醫療保健成果。此外,我們花時間抗擊COVID,就沒有時間花在其它事情上。

當我們抗擊COVID疫情,或者認為我們通過給兒童戴口罩、關閉學校來抗擊COVID時,經濟學說:「人們得看看放棄了什麼。」然而,(這樣的措施)或許能會讓COVID疫情得到某些緩解。

我是一名經濟學家,我真的無法回答這個問題,疫情可能會得到一些緩解,但一個經濟學家會說,這並不是免費的緩解,人們為此付出了代價。在過去21個月裡,我所看到的是對這一事實的嚴重忽視,完全沒有認識到緩解COVID疫情的策略、戰略和措施是要付出代價的。

第一步就是要考慮到這一點,承認這一點,不要假裝這些成本不存在,不要假裝疫情緩解是免費的,不是的。如果抱著抗疫是免費的心態,或者人們一開始就假設,不管付出什麽代價,理所當然都是值得的。每次進一步降低接觸COVID的風險都是值得的,那麼人們就忘記了緩解COVID的成本。

尋求緩解COVID疫情的措施越多 成本越高

在成本方面,我們尋求緩解COVID疫情的措施越多,成本就越高。在某個時刻,進一步緩解疫情的益處不再值得我們為此付出的代價,這是經濟學給我們的討論帶來的第一個問題。

經濟學在這一點上引出的第二件事是我們放棄的成本,不僅僅是金錢,還有放棄的收入,這對一些人來說是失去工作、企業的倒閉,這些都是悲劇,但還不止於此。

還有那些我們無法用金錢衡量的東西——社交、孩子們的學業、五歲的孩子在成長過程中看不到同學們的面孔,這是我們知道的非COVID的健康後果,人們已經指出了這點,這是無法否認的。癌症篩查被放棄了。他們當時把這叫做「大流行體重」——人們待在家裡,不怎麼運動,體重在增加,這對健康造成了危害。

為什麼那些健康危害不值得我們考慮?為什麼COVID的健康危害是唯一值得我們考慮的事情?經濟學認為不應該這樣,當我們追求任何目標到極致時,我們都會放棄很多。在我看來,我們正在追求COVID的極端目標,這意味著我們放棄了太多。

楊傑凱:好吧,我要繼續這個話題。您實際提出的問題是,因為我知道您一直在思考它,在現實中,當需要考慮各種健康結果時,為什麼對COVID的反應如此極端?例如,僅僅談論(COVID的)健康後果。

布德羅:你提出了一個64萬億美元的問題。我不知道為什麼人們會有這樣的反應,我可以推測出為什麼許多政治領導人會這樣做,如果想把人嚇得夠嗆,那就得找出一個怪物,然後說:「那個怪物會殺了你,唯一能從那個怪物手裡救你的人就是我。」

如果一個政客能成功地做到這一點,顯然這對政客來說很有用,政客獲得了更多的權力,從而得到了更多的自由裁量權。我明白這點,這是非常現實的,我不認為我在憤世嫉俗,我只是對政治動機有現實的理解。

COVID被說成人類唯一風險 附帶什麼損害?

更困難的問題是,為什麼那麼多的普通男女讓自己被嚇到這種程度?為什麼那麼多普通男女讓自己專注於一種風險?毫無疑問,COVID是一種風險,為什麼只關注於一種風險,而轉移了對降低該風險的成本的注意力?容許自己忽視過度關注COVID帶來的非COVID的健康後果,我不知道為什麼。

這就好像是2020年初,人類爆發了一種疾病,但不是SARS-CoV-2(新冠病毒)。人的大腦感染了某種疾病,導致了大腦重組,認為COVID是人類面臨的唯一風險,或者是唯一值得防範的風險。當然,它不是唯一的。為什麼人們容許自己相信這一點?我不明白,我不知道我們到底會不會明白,這對我來說很費解。

楊傑凱:讓我們來看看一些附帶損害。我遇到的事情是,自殺的念頭明顯增加,我還記得一些令人震驚的數字。當然,(疫情期間)沒有做乳腺癌和前列腺癌的篩查,現在還不清楚這將有什麼影響,但可以做一些非常令人信服的模型,坦率地說,顯示出(付出的)成本相當驚人。

如果人們能夠去醫院或感覺自己可以去醫院,這些疾病本可以很容易地預防,這些只是我能想到的幾件事,你能想像出那個情形嗎?

布德羅:嗯,我認為你想像的畫面已經挺貼切了。我們越是過度關注COVID,用於其它醫療措施的資源就越少,花在其它醫療措施上的時間就越少。正因為如此,我們在這些方面的健康狀況會更糟,就算我們在COVID方面取得了更好的健康結果。我也完全不清楚,我們是否在COVID方面得到更好的結果。

過度反應:COVID迷失綜合症

但對我來說很清楚,你不可能在COVID方面獲得更好的健康結果,而不在其它方面獲得更糟的健康結果。因為對COVID的過度反應,人們被阻止,只好避開或推遲身體檢查等其它健康措施和醫療程序。

這就像一個算術定律,如果你想花更多的時間去追求這個目標,那麼你就會花更少的時間去追求那個目標。大家都記得,在COVID之前,我們被告知看醫生有多麼重要,預防性保健是最好的保健,這些公共服務信息到處都是,它們一直是生活的一部分。這種智慧怎麼了?當COVID來襲時,它似乎被拋出了窗外。

就這麼被打斷了,就這樣消失了。唯一重要的事情是抗擊COVID,我稱之為COVID迷失綜合症。這不是專業性的疾病名稱,是我自己的叫法,我所指的迷失症是指未能認識到為緩解、為降低感染COVID的風險是要付出代價的。

如果沒有認識到這一點,就意味著人們生活在一個瘋狂、離奇的現實中,唯一重要的事情就是避免感染COVID。這種想法非常危險,不僅對個人來說,對社會來說也是如此。

楊傑凱:我一直在想該怎麼跟您說這件事。這種COVID迷失綜合症影響到各類人,顯然包括制定政策的人。

布德羅:影響非常大。

楊傑凱:通過與像您一樣的所有隸屬於布朗斯通的不同人士交談,鑒於我對現行政策的影響的了解,很難想像(疫情)有什麼出路,但從經濟學的角度來看呢,顯然這是您一直在思考的問題。

布德羅:在所有的經濟學書籍中,我最喜歡的一本是1987年出版的非常經典的教科書,作者是經濟學家和歷史學家羅伯特·希格斯(Robert Higgs),書名是《危機與利維坦》(Crisis and Leviathan)。希格斯在這本書中探究美國歷史上的所有危機,從建國到上世紀80年代中期——大部分是戰爭,但也包括經濟危機。鮑勃·希格斯是一位非常著名和能幹的經濟歷史學家。

政府和媒體為何渲染對COVID的恐懼?

他發現,每當發生危機時,有些危機比其它危機更真實,政府官員就會有動機去製造危機,因為危機能增加他們的權力。每當發生危機時,政府的權力就會擴大。通常他們會在危機後收縮一些,但他們永遠不會放棄在危機中獲得的所有權力,因此政府的權力逐漸增加。

我們現在感覺到了一種我有生以來從未見過的危機,整個COVID事件。人們四處走動,有時他們認為自己會在幾秒鐘內死於COVID,他們會因為COVID而倒斃,這讓人們陷入這種心態,嚇唬人們相信COVID比實際情況更危險,沒有認識到COVID(的風險是因個體差異極大的),對老年人的危險性比對年輕人的大得多。

通過政府和媒體製造對COVID的恐懼,政府獲得了權力,也許其中一些權力會被放棄。但如果鮑勃·希格斯是正確的,而且我沒有理由相信他是錯的、他的論點在今天不適用,我們將會把政府的權力提升到比沒有COVID時更大的程度。

在我看來,政府在COVID之前就已經太過強大、龐大和具有侵入性,現在它變得更大了,我認為政府的規模、擴張和過度的權力,其中很大一部分將保留下來,創造一個糟糕的先例。當人們被嚇到的時候,我不知道該如何擺脫這一切。

我真的很擔心,即使在某些時候對COVID的恐懼會減少,但我們已經看到,用病原體的威脅來嚇唬美國人——實際上是全人類——有多麼容易。在接下來的幾年裡,將會出現另一種更致命的病原體,這是我從一些科學家的文章中讀到的,我尊重他們的觀點,當這種情況發生時,我擔心同樣的事情會再次發生。

到那時他們的敘事(narrative)將是,你實際上已經看到,「看,如果不是紐森州長和庫莫州長的果斷行動,在新澤西州和紐約州,甚至會死更多的人。所以現在有了新的病原體,COVID-24。我們還得做同樣的事情。」已經開創了先例,當這些病原體之一出現時,人們似乎很願意被媒體和政府嚇得失魂落魄。

觀看完整影片及文稿請至:https://www.youlucky.biz/atl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李紅)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