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學州絕望自殺 集中再現了中國社會黑暗面

【北京時間2022年01月26日訊】河北男孩劉學州在被至親兩次拋棄後,在中國南海邊絕望自殺。社會輿論在對他的遭遇表達悲傷和同情的同時,也指出劉學州短短一生中所經歷的各種欺辱和傷害反映了中國社會的多種問題。

「哈嘍,大家好,我是劉學州。」

15歲的劉學州(也有傳是17歲)在「遺書」中的第一句話還在向世界問好。

「許多個崩潰的黑夜。」

在生命的最後階段,他似乎已經決定不再糾結於這個世界帶給他的苦難,而是一心面向陽光。

在這份網傳的「遺書」最後,劉學州寫到,「陽光照在海面,我也歸於大海。從這裡結束自己的一生,也帶走了這個世界上最美的風景。」

而三亞海邊正是劉學州1月24日臨晨服毒自殺的地方。

在他自殺的消息傳出後,這個世界終於決定要清理一下劉學州所遭受的苦難。有關劉學州的文章和帖子這兩天幾乎在微信、微博和推特等社交媒體上刷屏。有網友痛苦地表示,幾乎無法讀完劉學州七千字的遺書。

同在河北的歷史教師謝明華在本台記者的採訪中幾乎無法抑制自己的悲傷,「就是感覺特別悲傷······這一切都發生得太突然太快了,人們都反應不過來。就是人生多有的淒涼,那些網暴,惡言惡語,都指向他、刺向他。」

對於一個還未成年的男孩來說,這個還未來得及盛開的生命確實走得有些太快了。

現在還無法完全確認劉學州的出生年份,可能是2006年,也有人說是2004年。但在這短短的十多年時間中,劉學州說自己經歷了「許多個崩潰的黑夜」。

出生時,劉學州就被親生父母拋棄。據劉學州自己介紹,父親為了娶他母親的彩禮錢,以兩萬七千元人民幣的價格將他賣給了人販子,但到手的只有區區四千元。劉學州在養父母家長到四歲,養父母因為煙花爆炸事故身亡,他在姥姥家生活過幾年。但在小學的校園裡,劉學州因為被收養的身世,遭到學校老師和同學的歧視和霸凌。上了初中,劉學州又曾受到男教師的猥褻。

生活帶給他的傷害一致在持續。去年底,劉學州在警方的幫助下找到親生父母。雖然得以和父母見面,但已經分別重組家庭的父母很快以各種理由推脫對他的撫養責任,生母甚至把他的微信拉黑。劉學州將父母的做法在網上曝光後,媒體聽信其父母的單方面說詞,進行片面報道,又引來社交媒體上的各種網暴,劉學州的抖音和微博私信收到各種攻擊性言論。

社會的多種缺位

網暴似乎成了壓倒少年劉學州的最後一根稻草。他在遺書中寫到,「把這些全部加在我一個人身上我實在是承受不起來了,因為我才十幾歲,還是其他大人眼裡的不懂事的小孩子······」

一件本來尋親的好事情卻演變成了一場致命的網暴,歷史教師謝明華直說沒想到。他從這場鬧劇中再次看到了中國教育存在的問題,「這種教育不是從人性的角度,從善的角度來啟蒙人或教育人,而是處處體現為一種仇恨式的教育。」

化名小波的法律顧問則認為,在劉學州經歷的這種種傷害中,社會的多個環節都出了問題。他告訴本台,劉學州的經歷就像是新版的《悲慘世界》:出生時,父母缺位;父母賣掉親生兒子,警察缺位;在學校被欺負,公共教育機構的保護職能也缺位;媒體片面報道、社媒網暴,表明公共輿論的道德和規範也是缺位的。

小波強調,「是這一系列的缺位造成了劉學州的悲劇,這一系列的傷害造成了他尋短見這樣一個令人悲傷的結果。」

另一種可能性

他對於這些社會缺位改善的前景也不表示樂觀,「當教育、醫療和公共安全等部門越來越衙門化、黨化的時候,這三大公共領域改良的路這幾年也是看不到了。」

小波解釋說,一方面是政府層面缺乏解決相關問題的誠意,另一方面社會通過自組織的方式來解決問題的渠道也很稀少。

在網絡哀悼劉學州早逝的同時,另一條新聞也引發了社會的關注。美國冬奧會代表隊中十七歲的女滑雪隊員華裔凱·歐文斯(Kai Owens)這次隨隊來北京參加冬奧會。她十七年前在安徽被父母遺棄在政府門前,隨後被美國父母收養。這次來北京,歐文斯想藉機尋找親生父母。

但在微信公號的相關文章下邊,卻有一些中國網友勸她珍惜養父母,不要尋找親生父母。還有人留言說,劉學州的實例告訴大家,找到拋棄自己的人也可能是找到更大的煩惱。

(下附劉學州遺書)

劉學州遺書。(網絡截圖)

(轉自自由亞洲電台/ 責任編輯:竺穎)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