郝平:習家軍兩將折損 內鬥空前激烈

最新消息確認「之江新軍」大將河南省原常委、鄭州市委書記徐立毅出事。

1月21日,中共新華社稱,國務院調查組認定河南鄭州「7·20」特大暴雨災害「雖為極端天氣引發」,但鄭州市委市政府「存在失職瀆職行為,特別是發生了地鐵、隧道等本不應該發生的傷亡事件。」

新華社稱,中紀委對徐立毅進行立案,經查,「徐立毅同志對鄭州市在災害中暴露出來的相關問題,負有重要領導責任,應予嚴肅問責。」「經中央紀委常委會會議研究並報中共中央批准,決定給予徐立毅同志黨內嚴重警告處分,由國家監委給予其政務降級處分。」

據同日的河南日報消息,習親信河南省省委書記樓陽生主持召開省委常委會,會議「完全贊同」國務院調查報告,「堅決擁護」中紀委調查問責。會議決定免去徐立毅的鄭州市委書記、常委、委員職務。

「7·20」鄭州特大洪水回閃

2021年「7·20」鄭州特大洪水,災難突發時,中共河南、鄭州官方從上到下不作為,反應遲緩,造成5號地鐵和京廣隧道大水倒灌,死傷無數。官方被疑存在無預警泄洪行為,為推責卻大肆宣傳鄭州遭遇「千年一遇」的洪水。事後官方統計因災死亡失蹤398人,實際人數,民間統計近萬人。

更受外界譴責的是,中共高層事發時,竟無一人趕赴現場,習近平當時正在去西藏考察,災難發生後,並沒有折返,李克強9天後才在視頻會議上發聲追責。中共當局對前去鄭州考察的外國記者、祭奠死亡親人的鄭州居民進行恐嚇與彈壓,引發全國民眾及世界各國的關注與譴責。

習陣營捨車保帥

樓陽生與徐立毅均為習近平在浙江的舊部。公開資料顯示,徐立毅於2019年6月從杭州市委副書記、市長空降鄭州市委書記,樓陽生於2021年5月,從山西省委書記空降河南省委書記,外界推測樓陽生可能是習二十大權力陣營布局中的重要一員。

習近平上台後高舉反腐旗幟對反習派清剿,打擊權貴與紅二代,謀求連任,在黨內引發諸多不滿。據傳李克強在各派勢力的支持下,發力調查鄭州「7·20」洪災事件,並於2021年8月2日成立國務院調查組。

但調查組半個多月後才進駐鄭州,被疑李克強受到壓力。2個多月後的10月29日,中共河南黨代會結果顯示,徐立毅不再擔任省常委、鄭州市委書記,樓陽生留任。分析者們認為,習陣營捨車保帥可能性很大。

《河南日報》2022年1月21日的消息稱,樓陽生在省委常委會上強調,「特大洪災爆發後,習近平總書記高度重視,十分關心,第一時間做出重要指示,為我們做好防汛救災、災後重建工作提供了根本遵循,注入了強大動力」,樓的表態,效忠和為「一尊者諱」的意味非常明顯。

中共掩瞞泄洪卻承認死亡人數瞞報

中共官方通報《河南鄭州「7·20」特大暴雨災害調查報告》中,有兩個耐人尋味的看點。

一是,官方表述,「經國務院調查組調查認定,河南鄭州『7·20』特大暴雨災害是一場因極端暴雨導致嚴重城市內澇、河流洪水、山洪滑坡等多災並發,造成重大人員傷亡和財產損失的特別重大自然災害。」

官方隱去了常莊水庫泄洪的質疑點,定性為「自然災害」。此舉可看作是習派陣營力保樓陽生不出事的關鍵。

二是,國務院調查組同時認定,「鄭州市委市政府及有關區縣(市)、部門和單位風險意識不強,對這場特大災害認識準備不足、防範組織不力、應急處置不當」「這次災害雖為極端天氣引發,但集中暴露出許多問題和不足」。

這說明,官方變相承認特大災害存在人禍因素。接下來,中共還破天荒地承認死亡失蹤人數存在瞞報。

報告顯示,「在不同階段瞞報139人:鄭州市本級瞞報75人、縣級瞞報49人、鄉鎮(街道)瞞報15人。」這一表述顯示,鄭州市本級罪莫大焉,似乎做實中共在各種災害中始終不敢承認的「上梁不正下梁歪」的規律。

報告還羅列瞞報的原因有,「一是未按規定統計上報。」「二是刻意阻礙上報因災死亡失蹤人員信息。」「三是對已經掌握的信息隱瞞不報。」但是,這三塊大板幾乎都是聚焦在鄭州市本級,也就是打在了徐立毅的身上。

報告在問責鄭州市在「中央領導同志考察河南期間」違規掩瞞死亡人數的同時,還撇開了河南省委的責任,稱「鄭州市連續4天未通過報災系統上報因災死亡失蹤人數,截至7月29日僅上報97人。直到中央領導同志多次要求,省委辦公廳、省政府辦公廳7月29日、8月1日兩次發出緊急通知後才統計上報。」

從通報的文字痕跡中,外界可以解讀到,「捨徐保樓」應該是習派和反習派激烈鬥爭的結果。

承認重大災害中,中共市級組織刻意瞞報死亡數據,這還是中共改開以來破天荒的第一次。武漢肺炎疫情死亡數據,中共曾做過一次數據調增,官方說是疫情爆發初期工作緊張造成的漏報,而非主觀瞞報。

由此,可以看出20大前,中共內鬥的激烈程度,非外界可探,副部級官員因處理災害不力而下台、立案,在近年來應該是罕見的。

2015年8月12日,天津濱海危化品倉庫大爆炸案,國務院調查組建議問責最高級別官員有5位省部級幹部,問責結果分別是黨內嚴重警告、記過、政務降級等,但沒有一人被中紀委立案審查。2021年5月,甘肅馬拉松極端天氣災害,最高級別問責受懲的官員是蘇君,白銀市市委書記,正廳級,甘肅省政府給予其政務警告處分,也沒有被中紀委立案。

2021年1月20日,中紀委發布第十九屆歷次全會公報,將「自我革命」提高到了前所未有的政治高度,習近平將「自我革命」定義為與延安「窯洞對」,為黨續命的終極路徑。

然而反腐終究只是一把血刃,中共官場幾乎不分派系,無官不貪,誰把反腐血刃搶在手裡,就算誰狠,反習派同樣可以揮舞它,冷觀習陣營如何被「自我革命」。

周江勇案深卷馬雲資本,習陣營清理門戶?

近日中紀委播出的《零容忍》第五集《永遠在路上》中,浙江省原常委、杭州市委書記周江勇現身說法。

周江勇在片中首次披露自己和弟弟,上海理工大學管理學院副教授周健勇,利用手中權力,大搞「一家兩制」,一個經商、一個從政,從中尋租漁利。周江勇將周健勇作為防火牆,隔牆傳令,通過周健勇與人合作的公司寧波翔潤石化有限公司,在舟山、溫州多個項目中收受巨額賄賂。

2021年8月21日,周江勇被查後,大陸《財經雜誌》發表深度報道《寧波周氏的政商往事》一文,揭祕了周江勇家族,包括妻子、姐姐、弟弟、其他親友在內的,在浙江建立的政商關係。

文中披露,周健勇科研範圍,由早期的石化領域,到後期轉向人工智能、大數據分析方法與應用、基於大數據的新媒體模式研究、地鐵移動支付AFC改造方案分析研究等等。周健勇2016年成立的優城聯合(寧波)信息技術發展有限公司,於2019年和馬雲的螞蟻集團成功聯合,成為阿里系投資版圖的一部分。

2018年5月,已經於2017年6月躋身浙江省委常委的周江勇出任杭州市委書記。據《杭州日報》消息,2019年9月7日,杭州市府舉行公開儀式,周江勇授予馬雲「功勳杭州人」的榮譽稱號,馬雲致詞稱,沒有杭州,就沒有馬雲,也就不會有阿里巴巴。「我覺得杭州政府和阿里巴巴之間,代表了一種全新的政企關係,一種親情關係。」

2022年1月21日,香港《明報》刊登題為《螞蟻集團據報以折扣價購杭州地皮 卷市委書記貪腐案》一文,文中稱,「英國《金融時報》引用中國中央電視台的公開記錄以及消息人士報道,螞蟻集團與前杭州市委書記貪腐醜聞有關。」

同日,多家媒體報道了《金融時報》的文章要義,援引該報內容稱,有一家民企向前杭州市委書記周江勇及周健勇兄弟支付了「不合理的高額款項」,幫助「這家不明身分的企業」獲取廉價土地並享受優惠政策。《零容忍》反貪大片中雖沒有直接點名馬雲的公司涉入杭州貪腐案,但公開記錄顯示,2019年3月,螞蟻集團旗下的上海雲鑫以170萬人民幣,收購了周健勇的優城聯合(寧波)信息技術發展有限公司14.3%的股份和一個董事會席位。

同年,上海雲信又斥資140萬人民幣購買了杭州地鐵支付提供商13.5%的股份,該公司也是周健勇所有。另外,土地拍賣記錄還顯示,在螞蟻完成第二次投資後不到一年,便以每平方米5194元人民幣的價格,取得杭州一塊地皮,成為唯一合格的競標者。根據房地產網站的數據,該社區的平均房價超過每平方米4.5萬元人民幣。

2021年8月周江勇出事後,網絡瘋傳,一條舉報線索顯示浙江某金融公司2020年底上市前,周江勇曾以5億元人民幣搶購股份。後因公司上市出現意外,周江勇獲得退款5.2億元。該公司被疑是2020年11月3日尋求IPO上市被中共監管機構叫停的阿里巴巴旗下螞蟻集團。螞蟻集團次日否定了該傳聞。

無論從周江勇當年落馬時的傳聞和《金融時報》的消息來看,周氏兄弟深卷馬雲系資本糾葛是大概率事件。而馬雲被傳是江澤民家族的白手套。由此看來,習近平對浙江本土成長起來的「之江新軍」新星周江勇下手,大有為習陣營清理門戶之意味。

內鬥空前激烈,反腐成大殺器

徐立毅2016年1月出任溫州市委書記,2017年2月,周江勇出任溫州市委書記,2018年5月,兩人成兄弟檔共同主政杭州。徐立毅、周江勇被外界認為是習近平「之江新軍」的新生代人物。

20大逼近,中共政壇權鬥白熱化。從「張高麗種瓜、慎海雄得豆」,到劉亞洲被傳內控,再到「栗戰書隱身」傳聞滿天飛,直至日前官媒的《零容忍》孫力軍、周江勇現身,徐立毅被立案審查,內鬥顯得空前激烈,20大前還有哪些變數,最終鹿死誰手,外界難以預料。

在《零容忍》片中,無論是孫力軍、周江勇還是王富玉,貪官們面對辦案人員和央視鏡頭,個個鎮定自若、意氣風發、談笑風生,毫無落馬後的羞恥感與悔恨意,讓網友們大跌眼鏡。紛紛評論:「沒有一個是真心懺悔的。」「兩窩老鼠打假,誰打贏了誰宣布自己是貓陣營的。」

看來,對百姓來說,誰贏了都不重要,中共下課才最重要。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