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聞】為法輪功辯護被調查 人權律師遭政治迫害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2年01月14日訊】北京市律協1月11號上午對宋玉生律師舉行了聽證會,聲稱他在代理法輪功學員宋麗琴案件中,涉嫌存在所謂的「違規行為」。有類似經歷的人權律師指出,中共通過打壓人權律師,試圖讓他們不敢代理法輪功學員案件,這是一種政治迫害

《大紀元時報》1月12號引述宋玉生律師的話說,北京律協的聽證會在11號上午11點多結束,但「聽證會存在最大的問題是,雖經我和兩位代理人強調、要求,但調查人始終不出示投訴函和我涉嫌違規的證據。」

宋麗琴是大慶市法輪功學員,她在2019年9月11號被國保非法綁架,非法抄家。10月被當地檢察院非法批捕。2020年7月21號,宋麗琴遭到大慶高新技術開發區法院法院的非法庭審,被非法判刑三年。

宋玉生律師因為代理這起案件,一年前被大慶高新區法院投訴「涉嫌違規」。之後經過朝陽區律師協會和朝陽區司法局調查,違規的事被證明純屬子虛烏有,但今年北京律協又對投訴立案。

究竟宋玉生律師為什麼被投訴?

他的代理人王全璋律師在聽證會上的代理詞中指出:通過聽證得知,宋玉生被投訴在代理案件的庭審中所謂「宣揚法輪功教義精神」;「否定法輪功為邪教組織」;「提出合議庭成員全體迴避」;「要求合議庭對被告人變更強制措施」,以及「反覆提出異議」。

王全璋律師認為,北京律協會員紀律處分的對象應是「行為」而不是「言論」。而律師辯護人在法庭上說了什麼很顯然屬於「言論」的範疇。不論以什麼樣的方式對律師辯護人在法庭上的言論追責,都開了極其危險的先例。

宋玉生代理人王全璋律師:「現在我們看到公權力開始以律師在法庭上的言論不當來追究他們的責任。這實際上就是突破了在法律上對律師辯護人法庭發言的一種保護,這樣的一個規定。這個口子一旦打開,整個的律師行業可以說是岌岌可危了。那沒有律師敢在法庭上去做一些基於事實和法律的發言了,因為面臨著被追究責任的可能性。」

旅居美國的人權律師吳紹平表示,他在代理寧夏法輪功學員案件時,被寧夏吳忠市鹽池縣的法院投訴過,使用的理由和投訴宋玉生律師的一模一樣。

旅美人權律師吳紹平:「也就是說中共實際上對律師代理法輪功案件,它已經在貫徹和執行一個套路了。他們為了打壓人權律師的時候,他們就會讓某一個法院去投訴這個律師,發所謂的這個司法建議書。通常面臨這樣一種投訴的話,很多律師就會被處罰。」

吳紹平律師進一步指出,中共對人權律師的打壓實際上就是對當事人權利的打壓。

吳紹平:「所有的律師都要聽中共的,按照黨的要求來辯護。那實際上就不是在行使辯護。因為律師應該要根據事實、根據法律、依照證據,來為當事人提供辯護。但是現在中共不是。它需要的是,你要根據我的需要來辯護。我起訴他是有罪,你就不能說他是無罪。它就是一個政治的一種迫害。」

而中共一直用刑法中的第300條套用在法輪功學員案件上,吳紹平律師也指出,這完全沒有依據。

吳紹平:「嚴格從法律的角度來講的話,就我們所代理的這麼多案件來講,我們沒有發現中共有任何的法律明文規定說法輪功是邪教組織。你說他破壞法律實施,他破壞的哪一條法律實施啊?我跟人家講真相,讓大家做一個善良的人,請問這個是破壞法律實施嗎?那破壞的是什麼法律呢?那說明你中共的法律本身就很邪惡的東西,是不是?」

吳紹平律師表示,北京律協對宋玉生律師的立案,實際上不僅僅是對律師辯護權的打壓,還是對律師執業權的侵害。試圖讓律師噤若寒蟬,不敢代理法輪功學員的案件。

編輯/尚燕 採訪/常春 後製/鐘元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