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斌:管軼教授呼籲檢測抗體的訪談為何被刪

10月19日,病毒學家管軼教授在汕頭接受了媒體的專訪,該訪談在11月7日發布,隨即在大陸網絡熱傳,但很快這個訪談遭當局刪除。

那麼管軼教授在訪談中究竟談了什麼敏感話題?當局又為何要急匆匆的刪除這篇訪談呢?

關於事件的主角管軼教授,許多讀者可能並不陌生,現年59歲的他有「病毒獵手」之稱,是香港大學新法病毒性疾病學教授,港大和汕頭大學聯合病毒學研究所的所長,同時也是中共衛健委高級別醫療小組的成員。

我至今還清楚的記得,武漢封城前,正是赴當地考察疫情的他在第一時間發出警告說,武漢疫情的爆發規模將會是SARS的十倍起跳,並建議馬上封城。當時這聽起來確實危言聳聽,但一年過後,全球感染新冠的人數已經超過了1.3億,足見管鐵教授的先見之明。

在10月份接受採訪時,管軼教授再次給中國敲響了警鐘。他指出,COVID-19病毒已經完全適應了人類,就像甲型流感病毒長期在人類中流行一樣。要實現病毒「清零」的目標,估計沒有機會了。

管軼教授還提出,打疫苗之後,一定要檢測體內有沒有COVID-19的抗體產生。他表示,「我們不要再動不動就全員核酸檢測,我覺得,檢測抗體比較重要。不要害怕觸碰,這個老虎屁股應該去摸一下,早晚都得摸的。」

儘管管鐵教授沒有指名道姓的點中國政府的名字,但他的發聲針對的是中共的防疫政策則是顯而易見的。

自從武漢疫情爆發以來,中共一直實施以清零為目標的防疫政策,而且是全世界迄今為止仍在繼續實行這一政策的極少數國家之一。為了實現群體免疫的清零目標,中共還一直在力推疫苗接種,甚至變相強打疫苗。據媒體報道,截至8日,中國大陸累計報告接種新冠病毒疫苗233,849.3萬劑次。當局建議完成全程接種6個月的人群可接種新冠疫苗加強針,目前已完成接種加強針3797.3萬人。

但清零政策的結果卻明顯差強人意。從雲南邊陲的瑞麗小城到上海迪士尼樂園,這一政策讓許多民眾身心疲憊、不堪重負,但是新一輪疫情依然蔓延多省。截至11月8日,中國大陸31個省區市報告新增確診病例62例,本土病例43例,分布在八省11地。而且,許多確診者都打過國產疫苗,有些人還不止打過一次。

全國範圍內的疫情延燒不可避免的提出了兩大問題——一個是清零政策還該不該繼續實行?一個是國產疫苗到底管不管用?

不言而喻,管鐵教授對前一個問題的答案是否定的。對後一個問題他沒有明說國產疫苗不行,而是強調要做抗體檢測來驗證國產疫苗的有效性。

如果是在一個民主國家,管鐵教授公開發表這樣的觀點,不用說是很正常的一件事,決不會受到政府的干預和禁止,但在大陸現行的政治氣氛中,則無異於是在「妄議」官方的政策,那還得了!

在大陸,疫情防控至始至終都不是也不可能是一個單純的科學問題,而首先是一個政治問題,過去是這樣,現在仍然是這樣,將來還是會這樣。具體而言,清零不僅是中共標榜其所謂制度性優勢的一塊招牌,也是其強化維穩的一種極權手段,而國產疫苗的效果更是關係到黨國的面子。試想,如果放棄清零中共還怎麼吹噓其制度優勢?抗體檢測結果如果不理想中共的臉又往哪擱?

顯而易見,無論是否認清零的必要性,還是呼籲檢測抗體,管鐵教授的這番言論在中共眼裡都是在公開跟自己唱對台戲,都對維穩構成了威脅,它能容忍嗎?當然不會。由此可見中共的專制與虛弱。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作者提供/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