借錢不還昧良心 債主投胎來討債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11月05日訊】前世今生,一直是令人感到好奇的話題。這裡給大家講一個發生在我們縣城醫院的故事。

那時,我還在縣醫院混日子,醫院的婦產科住進了一個年輕的孕婦。這個孕婦已經到了預產期,各項檢查指標都很正常。

孕婦的丈夫老王和3、4個哥們開著一家磚廠,屬於是很能掙錢的那種。

老王送老婆來的時候,開著當時很少見的桑塔納。孕婦送來了,老王就把磚廠的活給了幾個同事,安心在醫院陪護,專心等待老婆生產,因為是第一胎,再加上公婆都很上心,所以產房裡一直圍滿了家屬。

可是,明明已經過了預產期,孕婦仍沒有生產的跡象。因為老王手裡有錢,所以他給老婆申請了高級病房,有專門的醫生護士為老婆備產。

可是在這幾天的時間裏,老婆依然風平浪靜。那天晚上,等待接生的大夫護士們,實在是頂不住了,於是就回宿舍休息。臨走時撂下一句話:啥時候有事了,就去叫他們。

那晚是臘月初九,之所以我記得這麼清楚,是因為第二天是我生日,我還在尋思要不要請假,帶上婦產科最好看的小護士去找個沒人的地方打牌。

就在我去找小護士商量的時候,小護士急匆匆從產房裡面跑了出來,差點和我撞個滿懷。 見到我,她皺了皺眉頭說:「老王的老婆正在生產,奇怪的是,我們打了催產素,宮口已經開了十指了竟然還不生。」

我說:「那還等啥?直接剖了唄!」

小護士說:「正在安排老王去請劉主任。」劉主任是婦產科的一把刀,據說經她每年接生的孩子手挽手,能繞地球很遠。

可是老王卻焦急地說:「我不知道劉主任的宿舍在哪呀。」

「劉主任的宿舍我知道,出了產科一樓,往右的月亮門裡第二層樓上第三個門就是。」

老王直接就扯上我說:「你和我一起去!」

帶著老王剛走進月亮門,忽然莫名地起了一陣大霧。

當時正是臘月,正是華北地區霧霾盛產的季節,起霧是正常的。

可是這場霧很奇怪:一來是來得太快,像是我們忽然鑽進了幕布裡;二來這場霧實在是太大,用伸手不見五指形容都有點輕,我甚至以為我的眼瞎了。

老王也害怕了,在黑暗裡喊了我幾聲,並摸索著找到我的手,我們這才感到一絲安全。

我定了定神,大聲咳嗽了幾聲,因為我們樓層裡外安裝的都是聲控燈,平時跺跺腳都能亮起來,可是這次我幾乎把心肝肺葉子都咳嗽出來了,燈也沒亮。

按理說我們已經到了樓層門口,而且門口就有一盞燈啊。

就在這時,我忽然看到,身邊竟然有亮光透出來,只是這亮光很奇怪,因為隔著亮光,我分明看到了一間屋子,這間屋子裡有好幾個人在商量著什麼。

我湊過去一看,裡面有五六個人,這些人我都不認識,他們坐在沙發上翹著腿,喝著茶,有的還看著報紙。其中的一個小夥子,26、27歲,長得挺帥,他的眉間有一塊銅錢大小的紅痣,他剛站起來,看樣子要走了。

在看報紙聊天的幾個人,都站起來送他,說:「你去的是哪家?」

紅痣男皺著眉,有些不悅說:「去老王家,這傢伙太不地道,他剛開磚廠的時候,因為無錢經營,就向我借了八千塊錢。因為是同學,我也沒讓他寫收據,可是我死之後,我老婆兒子孤兒寡母的的,生活也不容易,他不僅沒有還錢的心,還屢次調戲我老婆。」

幾個人憤憤然,說:「這樣的人真是畜生,你到了他那邊一定把他霍霍死。」

紅痣男朝著那幾個人擺擺手,笑了笑,告辭走了。

紅痣男推門出去,這裡的霧氣瞬間就像是被風吹散一樣,馬上無影無蹤。

我揉揉眼,這裡哪還有那間屋子?那我剛才看到的是什麼?我不禁感到一陣寒意。

就在這時,劉主任噔噔地從樓上下來,老王嘴甜,趕緊上前說:「劉主任,我家老婆正在生產呢,請您這高手趕緊過去!」

劉主任一邊走一邊說:「我剛才心神不寧的,預感著你老婆該生了。」

幾個人走到產房門口後,我就坐在門口的椅子上,支著下巴假寐,順便再回憶一下剛才發生的事。

在這時,我忽然就感到身邊有個人快速地走進了產房,不是幻覺,因為我還看到那人因為是走得急,身後還捲起一張小小的紙片,打著旋,慢慢飄進屋裡去。

就在這時,產房裡傳來一陣嘹亮的哭聲。

小護士走出來朝我笑笑說:「生了生了。」繼而皺著眉說:「這小小的孩子,眉間竟然有一塊銅錢大小的紅痣。」

我忽然想到了那個紅痣男,以及他說過的話。

生了一個兒子,老王很高興,畢竟是有後了。

我擠進去,看到那個粉嘟嘟的嬰兒,腦門中間果然有一塊紅痣,長的位置和大小與我在霧中見到的那個人,幾乎一模一樣。我心裏咯噔了一下。

想必在高興之餘,老王也有一絲美中不足,因為這塊痣長在面部肯定影響美觀,到將來能不能討上老婆都是問題。

在我們這裡,有一個祛除痣的民間辦法,那就是用死人的手指輕輕摳臉上的痣,嘴裡還要輔助性地念道:某某某你要走,把我兒子(女兒)的痣拿走,黃泉路上你餵狗,省得狗咬你的手。念三遍之後,再往痣上面吐幾口口水。這老辦法,還是很靈驗的。

據說,我生下來滿臉的黑痣,像是從煤窯下面剛上來的剛果人一樣,奶奶就讓我死去的爺爺把我臉上的黑痣,拿到黃泉路上餵了狗,要不我也不可能這麼帥。

我知道這個法子,老王自然也知道,他的心眼比我還多,不然也不會借錢不還,是吧。

於是他也找了一個躺在棺材裡的屍體,抓著死屍的手,在他兒子的紅痣上面使勁搔了搔,還把咒語念了好幾遍,唾液吐了滿臉。

效果很明顯,老王的兒子小王的那塊痣很快就沒了,而且完全不留痕跡,比起韓國的整容技術不知好了多少倍。

就在老王一家人開開心心的時候,小王的那塊痣又回來了。還是老地方,還是舊模樣。

老王感到很奇怪,就找了一個著名的大師瞧了瞧。

這個大師一般人都知道:他叫葛秦鑒,嗯對,就是我們共同的大伯。

大伯說:「這塊痣叫做索債痣,黃泉路上的惡狗也不吃,太腥氣,人家又給吐出來了。於是這塊痣就留在了小王的臉上。」

我曾私下裡把我在霧中的所見所聞,偷偷告訴了大伯。

大伯笑著說:「父母跟子女有四種緣,分別是報恩、報怨、討債、還債。這孩子這輩子就是來索債的。」

果然,自從小王出生後,老王恨不得把孩子含在嘴裡,捧在手裡,要星星摘星星,要月亮摘月亮。

可是,這小王是隔三差五地生病,醫院幾乎被他家承包了。老王辛辛苦苦掙來的錢,都被小王霍霍了。老王經常說:娶了個祖宗生了個爹。

老王在此期間懷疑小王的八字有問題,於是找了先生批了八字。

據說,那位先生看了小王的八字呵呵笑了。

八字這問題,一直有人問過我。八字這事,其實是對前世的一個總結,有這一句話叫做:欲知前世因,今生受者是。

大伯在為人看病的時候,有時簡單地只看一下八字,就知道前世累計的業債大不大,然後直接決定這病有救還是放棄。

老先生說:「等他索清了你欠他的債,他就該走了。」

小王上學時,學校門口有一個煎餅攤位。

小王很喜歡吃,隔三差五地買,夾肉是5元一個,可是這個攤位做得並不出眾,但小王就認準這家了。

九歲那年,小王忽然害了一場大病,幾乎花光了老王所有的積蓄,但是仍然沒有保住小王的命。

小王在臨死前說:「還想最後再吃一次學校門口的煎餅。」

老王去買煎餅的時候,才發現對方竟然是當年自己賴了人家八千塊錢的同學的老婆。

老王哭著說:「我家兒子在你這裡吃了整整八年煎餅,這最後一個就贈給我吧。」

等把這張煎餅送到床前,小王嗅了嗅忽然說:「吃了這個煎餅,我就替你還清8000元的債了,可是這個餅裡,怎麼沒有人情味?」

老王這才跑回去把帳結了,回來的時候,小王這才含笑走了。

這件事,一個是昧了良心的老王,一個是前來索債的小王,他們之間的因果報應,是這麼巧合。

我見證了整個事情的來龍去脈,所以說,天下事吉凶禍福都有原因,而這些報應都是均等的、平衡的,沒有絲毫的差錯。

眾善奉行,諸惡莫作。

讓我們在這紛紛擾擾的世界,保持著初心,堅持著自己的善舉。

(轉自看中國/責任編輯:張莉)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