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鵬直播】獨家新證據:習或放行彭帥微博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11月05日訊】 。大家好,現在是美東時間11月4日(星期四),北京時間11月5日(星期五)。歡迎收看時事天天聊。我是Sydney(王愉賀);我是秦鵬。(秦鵬直播)

今天焦點:新證據:彭帥的微博可能是習近平故意放行的?美國報告預估中共2027年武力逼台灣談判,台國安局長:不會在武力脅迫下談判。

Sydney:彭帥張高麗的不倫戀爆出後,中共中紀委馬上放出張高麗主政天津期間的貪腐案件,外界認為,這是習近平有意利用醜聞打擊張高麗。不過,他是事後利用還是事前知情呢?今天,我們做了一個微博的獨家測試,一起來看看試驗結果。

秦鵬:美國國防部週三發布了一份中共軍力報告,披露中共在軍力達到和美國能對抗的時候,會用武力逼迫台灣和談。週四,台灣國安局長在立法院強硬表態:台灣不可能在武力脅迫下談判!

中紀委點名天津8違紀補刀張高麗 習近平放行彭帥微博?

Sydney:中共前政治局常委張高麗性侵著名網球選手彭帥,還始亂終棄的醜聞,近日被國際各大媒體爭相報導,再次讓世界和國內外華人看到了中共高層官員表面黨紀國法,實際男盜女娼的真實面目。事發後,中共對微博等的信息封鎖,也讓世界見識了中共所謂的新聞自由和言論自由的本質。

秦鵬:我在週一(11月3日)《新聞大家談》的節目中,曾經和中國問題專家橫河先生一起討論過這個事件。我談到過這裡面有一些蹊蹺,包括:一、時間點過於微妙和巧合;二、彭帥本人揭露張高麗的那一條微博居然有長達20分鐘沒有被刪除,這在中共高度嚴格的審查體制中,是非常罕見的。

Sydney:這個「核彈級」醜聞爆開的時機點敏感,恰好在中共高層即將在8日召開六中全會的前幾天。在高層內鬥白熱化下,習近平不斷地清洗「江澤民、曾慶紅派系」的人馬。

張高麗正好屬於反習的江澤民派系的人馬,還是個大將,所以你和橫河先生認為,習近平會利用這個事件,對張高麗本人和中共江派高層進行打擊,然後在19屆6中全會前的這段時間和20大之前,鞏固權力,和在高層權力瓜分過程中獲得更多利益。

果不其然,習近平這邊已經有了敲打張高麗的舉動,外界就認為,張高麗懸了。

11月3日,就在張高麗醜聞曝光的第二天,中紀委官方網站發布了一個特殊的通告《天津通報8起違反中央八項規定精神典型問題》,部分案情涉及張高麗任職天津市委書記期間,大力推動的房地產開發。事實上,中紀委披露的案件都是已經處理過的舊案。

例如天津城建集團原黨委書記姚國強的案件,早在去年3月就已結案,姚國強已被「雙開」並獲刑11年6個月。所以中紀委舊案重提,似乎是有意要勾出之前張高麗在天津主政時的黑歷史。

秦鵬:從時間點來看,中紀委的這個舉動確實很像是習近平一方對張高麗及時做出的補刀:彭帥的微博是11月2日晚上10:30多發出的,20分鐘後刪除,事件幾小時之內傳遍了互聯網;然後,第二天上午中紀委就發布了涉及張高麗主政天津時期的一些案件。這肯定不會是巧合。

其中,中紀委通告裡面提到的天津城建集團原黨委書記姚國強案,天津城投集團是天津市最大的國企,專司重大城市基礎設施的融資、投資、建設。表面上姚國強現在被公布的罪名時間和張高麗沒有交集,但是通告還加上了「其它嚴重違紀違法問題」,這其中可能暗藏殺機。

天津城建系也是腐敗高發的地方。2014年7月28日,張高麗主政期間的城建大總管、天津城投集團原董事長、水務局前副局長馬白玉落馬,2018年判刑。而在馬白玉之後落馬的天津副市長尹海林,也是從天津市規劃局副局長一職被張高麗接連提拔,最終當上天津副市長。

Sydney:是,報導說,張高麗2007年3月至2012年11月主政天津,大搞地產投資,此後天津房地產業投資進入瘋狂增長時期,成為城建領域腐敗嚴重的根源。

秦鵬:所以這一次,張高麗會不會被藉機所謂的順藤摸瓜抓出來,很值得觀察。

Sydney:現在資本也感受到了張高麗可能前景不妙,週三(3日),張高麗女婿李聖潑為首的4支「信義系」港股,大跌了5%至10%,市值蒸發近200億港元(約26億美元)。真是「山雨欲來風滿樓」的感覺。

彭帥微博被習近平一派故意放行的可能性存在

不過說到習近平是彭帥發微博後利用了這件事,還是事前知情呢?你之前認為,彭帥本人自己發出去了那條微博,然後才被習近平利用的可能性更大,您現在還是這樣認為嗎?

秦鵬:今天我和著名主持人、製片人蕭茗女士,進行了一些討論,我們還一起做了一組試驗,從實驗結果看,我現在傾向於認為,彭帥的微博被習近平一派故意放行的可能性是存在的,就是要藉此打擊張高麗。

大家可能都知道,中共常委的名字是中國大陸網絡的敏感詞,都有機器和人工審查,不允許出現對他們不利的事件和新聞。用中共內部的話講,不能有對黨和國家領導人不利的新聞。那些發布這些新聞的人,還可能會被噤聲和懲處,就像我們現在看到的彭帥失蹤了一樣。

Sydney:是,所以,現在就值得懷疑,彭帥的微博裡面有張高麗、副總理這兩個很明顯的關鍵詞,是微博審查團隊後來發現、處置晚了、失職?還是被有關方面故意放行,坐看事件發酵然後利用的?

秦鵬:嗯,蕭茗女士今天也想解開這個疑惑。我們就做了一組試驗,測試了一些常委的名字——因為張高麗現在的名字已經看不到了,我們測試其它的一些。大家來看一下:

這是測試政治局常委、張高麗推薦和接班的中共國務院第一副總理韓正的,大家看得到吧?

實際上看不到,其他人根據我的鏈接,看到的是這樣的……

Sydney:很像是你設置了隱私,所以別人看不到,只能你自己看到。但實際上,你並沒有設置隱私,所以實際上就是這些字眼被審查了,你根本一開始都發不出去?

秦鵬:對,我並沒限制觀看人,但是幾乎是同時被審查封鎖了,但是很巧妙,就是實際上只有我自己看得到,我還不知道別人看不見。

觀眾朋友們要是不信,你們可以在微博上打出「張高麗」這三個字,你會發現微博還在,但是其他人看不見。

Sydney:但是張高麗因為醜聞已經被全網封鎖,現在他名字被審查不能發很正常。

秦鵬:所以我又搜了一些其他的常委。發現,基本上前幾頁只有認證的官媒或者類似政法系統、政府部門的正面報導,幾乎看不見個人微博的信息,即使有個別的,也肯定是正面的類似回憶他們平易近人、豐功偉績的。

Sydney:也就是說,微博對這些常委的名字和信息發布,有一套自己的審查和管理系統。允許官方或個人報導正面的,不允許負面新聞。

秦鵬:也有兩個例外,一個是中共前政法委書記周永康的名字,可以看到有跟他重名的香港學生領袖的負面新聞,也有政法委書記周永康本人的負面新聞,因為他被中共自己抓起來了,所以應該是可以報這些負面消息的;另外一個是江澤民時代的政法委書記羅乾的,搜索顯示的是「根據相關法律\法規和政策,『羅干』搜索結果未予顯示」。這可能是因為他幹的幾乎都是壞事兒,迫害法輪功啊,建立防火牆啊,等等。(秦鵬直播)

Sydney:是,如果是海外搜索都是這些,迫害法輪功、迫害人權律師和家庭教會、迫害新疆維吾爾人等等。所以,政法委、中宣部這些人很有自知之明,主動把自己屏蔽了。

秦鵬:是,總結一下我們測試得到的結論:中共官媒或政府帳號,是可以不受審查地發布的,有些人的名字比如剛剛那個羅干可能罵的人太多,或者他直接管政法的是直接不讓搜的,而有一些官員的信息微博私人帳戶也可以發,但是目前沒有看到負面的,所以,應該是經過了機器+人工審查。

Sydney:有沒有可能,張高麗出事之前,審查規則還沒有這麼嚴格,是醜聞之後,微博審查規則才更嚴格了?

秦鵬:你這個是一個好問題。中共多年前建立互聯網防火牆的時候,就已經把政治局常委等高官的名字加入了敏感詞、嚴格審查,按理說不會犯這麼低級的錯誤,輕易地讓彭帥把張高麗的名字和官銜都發出來。

另外,蕭茗女士還和國內熟知這個領域的人進行過溝通,對方也回答說「一直這樣」。他還提供了更多細節,說機器會直接審查政治局委員名字和負面詞彙的信息,這個不需要到人工那裡就斃掉了。人工會審查正面的信息。

Sydney:這次可是讓彭帥的發文停留了20分鐘。不過,審查有沒有可能漏掉呢?

秦鵬:對方說,如果人工審核沒問題,但是瀏覽,或者討論,或者轉發超過一定限度,比如200人,那麼就會被高一級的二審:為什麼短時間流量增加?

如果二審也沒有問題,但是流量進步一擴大,比如500人,那麼就會有一個更高一級的,政治上更敏感的審核員再次審核。

所以,說是因為審查員失職的說法是說不通的。也就是說,考慮到習近平可能會對政治官員等進行「親密」監視,加上這一套審查制度,完全有一種可能:在彭帥發出那一條信息之後,習近平的人馬就發現了,然後故意放行,並且經過了20分鐘也沒有刪除,給了充分的被轉發存檔的時間,然後才刪除。而且,另外一些微博影響較大的帳號,比如有一個網球個人帳戶@Tennis歐陽文升發的3個微博,居然到了凌晨3:30之後才被刪除。

Sydney:就是說,不排除有中共高層,或習近平陣營的政治操作的可能性。不過很難以想像的是,中共有這麼一套完善的AI和人工審查,這是需要多少人去做審查,又要花費多少錢。

秦鵬:每一家互聯網大公司都有一個龐大的審查團隊。這還不算官方的警察和中宣部門的。這方面的耗費非常巨大。中國的官方報紙《南方週末》曾經發表中國審查產業的調查報導,指出濟南成為繼天津後新竄起的「審查之都」,全天候24小時不間斷對時政新聞進行過濾,該文章隨即遭全網刪除。

這篇報導揭露,位於濟南高新技術開發區的銘盛大廈,包括「字節跳動」、「鳳凰網」、「一點資訊」、「最右APP」等多家互聯網公司設立的審查基地入駐,審查小編超過五千人。

除濟南和天津外,武漢、西安、鹽城、重慶、成都等,也分布著不少內容審核團隊。在整個內容審核的產業格局上,天津、濟南是北方的兩大基地,西安是西北地區基地,重慶、成都負責西南地區,武漢則負責華中地區。

Sydney:粗略估計,全國就得有至少十萬來自互聯網公司和警方的各種審查人員,再加上高達千萬的專職和兼職五毛,耗費龐大的人力物力財力,難怪中共的維穩經費,會超過軍費開支。原來都是為了防範中國民眾。真的讓人不寒而慄。

秦鵬:對,這麼龐大的審查團隊配備了實際上最先進的計算機,AI可以快速地識別哪一條微博出現大規模異動,是正面的還是負面信息,都很快會發現。這時候,人工一定會介入,看看發生了什麼。所以,我認為不太可能經過20分鐘才反應過來,哦,這不是普通的瓜,是關於黨和國家領導人的。

Sydney:所以中國民眾無法獲得真實信息,還時常被故意引導。

秦鵬:嗯,關於張高麗這個事件還會怎麼發酵,我們會為大家繼續追蹤和分析,也請每天關注我們的頻道:「秦鵬政經觀察——時事天天聊」。

台灣國安局長:不會在武力脅迫下和中共談判

Sydney:再來看到台海,美國國防部星期三發布了最新的《中國軍力報告》,詳細列舉中共軍方加速核武擴張、部署核彈頭,評估中共在2027年前可能擁有700枚核彈頭,2030年前可能擁有1,000枚。

報導中還預估,中共解放軍會在2027年達到在印太地區與美軍抗衡的能力,到時候中共有可能逼迫台灣依照中方開出的條件進行談判。

秦鵬:這份報告披露的中共計劃擁有核彈頭的數量,遠超過現在300枚的擁有量,也就是說,中共計劃在未來不到20年,擴充到現在的3倍多。這顯然不是簡單的自衛目標了,而是希望獨霸世界。

在武器方面,這份報告除了分析中共的核武器,還特別關注中共軍隊的化學和生物研究,也就是常說的生化武器,這也是這份報告今年的新內容。這也讓外界懷疑中共是不是會遵守它之前簽署的《生物和毒素武器公約》和《化學武器公約》。

為什麼報告會專門提到2027年呢?是因為那是中共建軍100周年的日子,中共試圖達到自己的目標。香港的《南華早報》曾引用軍事消息人士和分析家的觀點,點出中共計劃在2027年前完成軍事轉型,打造出3支能夠作戰的航空母艦戰鬥群,在太平洋地區與美國並駕齊驅,遏阻美國馳援台灣。

關於台灣的這部分,中共試圖以武力逼迫台灣屈服,也是外界今天最為關注的話題。

Sydney:週四,台灣國安局長陳明通就在立法院回應了這件事,表示台灣不可能在武力脅迫下談判,因為「雞屎落土也有三寸煙」,這個台語的意思是,雞屎這麼微不足道的東西,掉在地上也會冒煙,所以人不要看輕自己,要有志氣,另外也說明,即使再卑微,人人都有尊嚴,也值得有尊嚴。陳明通說,北京不會放棄以武力統一台灣,因為這是他們的目標,可是忍辱求生不是台灣這個土地的子民該做的事,要清楚認識「屈辱不會得到和平」,卑躬屈膝不會換來和平。

秦鵬:他還說,台灣不畏戰而且要強化國防力量,台灣人是「番薯落土爛,枝葉代代傳」。Sydney這句話是什麼意思?番薯是地瓜嗎?

Sydney:對,蕃薯是地瓜,我們也會用地瓜這個詞。這邊這樣說,是因為蕃薯有強韌的生命力,所以台灣人把自己比喻作蕃薯,最一開始是區分本省人和外省人,本省人叫「蕃薯」,外省人叫「芋仔」。這句完整應該是「番薯不怕落土爛,只求枝葉代代傳」。行政院院長蘇貞昌也講過,意思是,台灣人像是番薯一樣很堅韌,不怕落土爛掉,枝葉會代代繁衍下去。

秦鵬:台灣是怎麼定義本省、外省人?

Sydney:其實現在已經很少有人去定義本省、外省人了。因為隨著時間過去,一代一代過去,大部分人的認同就是台灣人,沒有這樣去區分。本省人是比較早在台灣定居的人,是國民政府接管台灣之後產生的名詞,指的是1945年日本二戰投降前,也就是清治時期、日治時期就已經定居台灣的人。「外省人」則是指後來到台灣的,尤其是1949年國共內戰失敗,跟著國民黨一起到台灣的人。現在比較少這種定義了,我小時候還有這樣的區分,小時候不懂那麼多,那時覺得外省人就是來台灣居住的中國人的意思。

秦鵬:就是說,現在絕大部分台灣人已經把台灣當作自己的家園了,基本共識是自己是台灣人,已經不像早期或者年齡很大的人那樣,還覺得自己是這裡來的、那裡來的。而台灣這幾十年的民主發展經歷,又和中共統治下的大陸形成鮮明對照,難怪我看10月1日《聯合報》發布的「兩岸關係年度大調查」中,支持和中共統一的只有一成。

Sydney:國安局長陳明通的話用的比喻很有意思,在三立新聞頻道上,我看他接受媒體採訪說,「以戰逼談」一直是北京的慣用伎倆,國安局長期以來關注。我們看一下。

回答問題時他說,兩岸戰爭一兩三年內不可能。那美國報告這次評估的是2027年,所以很多人覺得台灣保持警戒是很重要的,就像他也說,台灣要強化國防力量,要密切注意。

「以戰逼談」是北京的慣用伎倆

「以戰逼談」是北京的慣用伎倆,秦鵬能不能給我們舉些例子?

秦鵬:中共在中國內戰中,就一直是這樣的做法。「以戰逼談」,或者以和談掩蓋戰爭目標,最終想達到更大成果。等打不過了,就開始高喊談判,休養生息一段時間;等有了實力,又開始打。

在朝鮮戰場上,中共也是這麼幹的,一共三年的時間,實際上真正的戰爭很快就結束了,後面都是因為聯合國軍方面希望讓戰俘自願選擇回到中國大陸,還是到台灣,中共不答應,所以開始打,試圖逼迫聯合軍同意,結果後面被聯合國軍狂揍,不得不坐到談判桌上,基本上同意了自願遣返的做法。

Sydney:國民黨籍立委質詢時,問陳明通,中共若攻打台灣是否會用到核子彈?他回說,「若發生這種事情,是兩岸人民的悲劇。」其實這也說明,中共讓人民看長津湖戰役這個電影,很多人說是給人民打雞血讓他們上戰場,其實就是想讓人忽略一大事實,就是打仗自己人會死傷很多。甚至這部電影就是洗腦讓人民自願去當「血肉盾牌」,為了所謂的民族精神,但其實只是在給共產黨效命。

秦鵬:是,長津湖戰役是用人海戰術血戰美軍,換句話說美軍戰鬥傷亡六千八百餘人,非戰鬥傷亡1.3萬,是以中共志願軍15萬人也被打殘,減員9萬,其中3萬戰死,凍死二三萬人換來的,對中共來說,是殺人一萬、自損三萬。這場戰役其實是中共的敗筆。

而整個朝鮮戰爭更是不義之戰,扶植起來的是金家三代獨裁政權,犧牲的是南北朝鮮和中國的人命,以及北朝鮮今天二千五百多萬人的悲慘生活。真的不值得。

所以,陳明通說的,我認為這才是整個正常人類對戰爭的正常看法和做法,那就是戰爭應該是不得已而為之。兩岸領導人如果真的是為人民和世界和平發展考慮,應該保持和平,靠制度、靠人民幸福自由、民主來競爭,而不應該只為了中共當權者一己之私,要樹立一個什麼豐功偉績,從而拿兩岸人民和軍人的生命做自己的墊腳石。

《秦鵬直播》製作組

(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