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友群:從「華東王」到「野心家」的饒漱石

中共建政後打的第一個反黨集團,就是「高饒反黨聯盟」。高是高崗,被稱為「東北王」,當過中共中央東北局書記,後官至中央政府副主席、國家計劃委員會主席;饒是饒漱石,被稱為「華東王」,當過中共中央華東局書記,後官至中共中央組織部長。

但在1954-1955年,「東北王」、「華東王」同時被打倒。高崗1954年8月17日自殺身亡。饒漱石1975年3月2日病死獄中。

高饒反黨聯盟

1955年3月31日,中共全國代表會議通過《關於高崗、饒漱石反黨聯盟的決議》。決定「開除反黨陰謀的首腦和死不悔悟的叛徒高崗的黨籍,開除反黨陰謀的另一名首腦饒漱石的黨籍,並撤消他們的黨內外各項職務」。

決議稱,高崗從1949年起「就以奪取黨和國家的領導權力為目的」進行陰謀活動。在1954年2月七屆四中全會向他提出嚴重警告後,不但不「低頭認罪,反而以自殺來表示他對黨的最後的背叛」。饒漱石從1943年到1953年「多次為了奪取權力而在黨內使用可恥的欺騙手段」。七屆四中全會後,「從無悔改之意,並且仍然繼續採取向黨進攻的態度」。

高崗、饒漱石被批判為「野心家」、「陰謀家」、「偽君子」等,企圖「分裂黨」,「奪取黨和國家的最高權力」。

十年文革結束後,關於高饒反黨聯盟,不少專家學者進行了認真研究,出了不少成果。比如,國防大學教授林蘊暉所著的《重考高崗、饒漱石「反黨」事件》,高崗的祕書趙家梁等著的《半截墓碑下的往事——高崗在北京》,《炎黃春秋》發表的《知情人談饒漱石事件》等。

諸多研究成果表明:第一,高崗、饒漱石都不存在反黨問題;第三,高崗、饒漱石不存在聯盟問題。

饒潘揚反革命集團

饒漱石被打倒後不久,他任華東局第一書記和上海市委第一書記時的兩個部下——上海市副市長潘漢年、上海市公安局長揚帆,分別在1954年、1955年,因涉嫌「反革命罪」被抓捕。饒因為對潘、揚的問題負領導責任也被抓捕,並被打成「饒潘揚反革命集團」首犯。

1965年8月,饒漱石被判刑14年。1963年1月,潘漢年被判刑15年。1965年8月,揚帆被判刑16年。三人一度被假釋。但在文革爆發後,又被收監。1970年,潘漢年被改判無期徒刑。饒、潘死於監禁中,揚帆1979年出獄。

1982年8月,中共中央發出為潘漢年「平反」的通知。1982年8月,公安部對揚帆做了最後的平反。但至今為止,饒漱石的「反革命罪」沒有平反。

當年轟動全國、搞得人心惶惶、株連許多人的「饒潘揚反革命集團」,實際上是一大冤案。

饒漱石為何被打倒?

(1)階級鬥爭理論的實踐。

中共一直信奉馬克思的階級鬥爭理論。這一理論運用於中共黨內,表現為對黨員幹部的「殘酷鬥爭,無情打擊」。從1921年中共建立之日起,中共你死我活的內鬥一直沒有停止過。1949年中共建政後,第一次黨內高層內鬥中,高崗、饒漱石成為犧牲品。高、饒都「被認定」為資產階級在黨內的代理人。

(2)毛澤東整人戰術的應用。

林彪之子林立果談到毛澤東時曾經說:「他知道同時向所有人進攻,就等於自取滅亡,所以,他每個時期都拉一股力量,打另一股力量。今天拉那個打這個,明天拉這個打那個」;「今天他甜言蜜語拉的那些人,明天以『莫須有』的罪名置於死地;今天是他的座上賓,明天就成了他的階下囚」。這句話是毛整人戰術的精闢概括。

毛澤東整高崗、饒漱石,就是拉當時的中共第二號人物劉少奇等跟他一起乾的。在此後毛發動的歷次政治運動中,參與整高、饒的許多高官,一個接一個挨毛的整。到了1966年毛發動文革打倒劉少奇時,當年高崗反對劉的言論,都成了劉的「罪行」。

 (3)毛澤東削平「山頭」的結果。

高崗曾是「東北王」,饒漱石曾是「華東王」。毛澤東打倒高崗、饒漱石,深層原因之一,就是要削平這兩個「山頭」。

高崗被打倒後,1954年4月,毛又打了一個以高崗為首的「東北反黨集團」,成員包括時任中共中央東北局第二副書記張秀山,東北局第三副書記張明遠,東北局組織部長郭峰,曾任東北局副祕書長兼辦公廳主任、時任國家計委祕書長馬洪,東北局祕書長趙德尊。這五人被稱為高崗的「五虎上將」,全部被撤銷一切黨內職務。據張秀山回憶,「東北各省、市的主要領導幹部幾乎全部被撤換」。

饒漱石被打倒後,毛又打了一個「向明反黨集團」,成員包括中共中央華東局山東分局代理書記向明,副書記賴可可、高克亭、任質斌,祕書長張輯五,組織部副部長王建民,統戰部副部長吳若岩,宣傳部副部長王眾音等,除遠在北京「養病」的山東分局書記康生外,以向明為代理書記的山東分局幾乎全軍覆沒。山東全省受株連的領導幹部達上千人。

(4)饒漱石「得理不饒人」。

饒漱石的一大「罪狀」是所謂「討安伐劉」。

1953年,毛澤東提出中央分一線和二線,讓劉少奇等主持中央一線工作,毛退居二線,謀劃大事。劉少奇管中共中央組織部,中組部副部長安子文是劉的老部下。安子文草擬了一個中共政治局委員的名單。這個名單最後報告給毛澤東。1953年4月,毛讓他的機要祕書將這份名單送給高崗看了,高崗將這份名單擴散開了。

饒漱石得知後,非常惱火。為什麼?第一,他根據常識判斷,誰當中共政治局委員,誰不當中共政治局委員,這是大事,中組部副部長安子文沒有資格草擬這個名單;第二,退一步說,即便安子文草擬了這個名單,按照工作程序,應該首先報告中組部部長饒漱石,但是,安子文沒有向他報告。

在1953年9月召開的全國組織工作會議上,饒漱石對安子文草擬中共政治局委員名單提出批評。由於劉少奇是分管中組部的中共政治局常委,安是劉的老部下。饒批安後來被說成「討安伐劉」。

據楊繼繩所著的《天翻地覆——文化大革命史》講,毛澤東在中央的一個小會上也曾嚴厲批評安子文:一個中央組織部副部長,哪來那麼大的權力搞這麼一個名單?安子文當即作了檢討。毛說,這件事「到此為止,不許擴散」。

安子文與毛澤東之間差幾個級別,安草擬的名單是怎麼到毛手上的?毛為什麼說「到此為止,不許擴散」?這兩個關鍵問題,至今沒有確鑿的史料說明。

唯一合理的解釋是,主管中組部的劉少奇可能跟安子文談過這個問題,安根據劉的意圖起草了這個名單,報到劉那裡,劉報給了毛。

饒漱石認為安子文沒有把他這個中組部長放在眼裡,不依不饒,對安一通猛批,結果,導致安、劉、毛都對他大不滿。

當時,毛還沒有走到打倒劉少奇那一步,毛、劉、安還在一條船上。

(5)饒漱石是個「大知識分子」

1949年後,毛發動的歷次政治運動,整肅的一大重點就是知識分子,無論黨內還是黨外,有知識有頭腦的人,是毛的愚民政策的大敵。

饒漱石是中共黨內少有的在蘇聯、美國、法國工作過的「大知識分子」,能講一口流利的英語,理論水平較高,能寫能說。

饒漱石的衛士長菅榮齋回憶說:當時饒管很多事:共青團、勞動部、組織部都歸他管。很多人包括蘇聯專家,都對饒評價很高。

饒漱石妻離子散 家破人亡

饒漱石被打倒後,他的妻子陸璀也被隔離審查一段時間。1956年和饒漱石離婚。文革期間,陸璀被關秦城監獄近7年。饒漱石的女兒饒蘭沁,在中共教育下,和父親劃清界線,一刀兩斷。之後,改隨母姓,叫陸蘭沁。

饒被打倒時,他的父親饒思誠,是時任江西省副省長,教育子女「堅決與饒漱石劃清界線」。從此,鬱鬱寡歡,三年後,悽然離世。饒的妹妹、妹夫、弟弟,都受牽連。一個妹妹在「文革」中一再被批鬥、毆打,最後被整死,死後連骨灰都未准留下。

饒漱石屍骨無存

1975年3月2日,饒漱石患中毒性肺炎在北京復興醫院病逝。據秦城監獄工作人員何殿奎回憶:饒1974年冬就訴說胸部不適,但醫生對饒的病情並沒有在意,也沒有作全面檢查。直到1975年3月1日晚病情惡化,才由何殿奎陪同送往復興醫院,第二天早上八點半就去世了。遺體由復興醫院「在押犯病房樓」(稱207特區)的工作人員火化。

饒漱石火化時用的什麼名字,骨灰如何處置,至今,外界一無所知。

結語

饒漱石1925年加入中共,至1955年被捕入獄,為中共出生入死30年。當過中共中央華東局書記、新四軍政委、北京軍調部中共代表、中共中央副祕書長兼組織部長、第三野戰軍暨華東軍區政委、中共中央華東局第一書記兼上海市委第一書記、華東軍政委員會主席、中共中央組織部長等。

饒沒有「反黨」言論,也沒有「反革命」行動,對自己,對家人,對身邊工作人員,幾近苛嚴,沒有什麼業餘愛好,沒有幾個私交,在中共黨內被稱為「單幹戶」,一些回憶文章稱他是「工作狂」。從其職務看,屬於為中共立下汗馬功勞的人。

但是,饒對中共的「整人術」及背後的邏輯,不清楚。饒「得理不饒人」,講的是「人」的理,但是中共批高、饒講的是「黨」的理。「黨」的理是什麼?為達目的,不擇手段,說你是,你就是,不是也是,說不是,就不是,是也不是,不服不行。

高饒被打倒後,類似的「今天整人、明天挨整」的政治醜劇一直反覆重演。其根源在於,誠如「九評共產黨」所言,中共是一個沒有道德底線的流氓黨。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