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幕】文件洩河南監控信訪人的手段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10月10日訊】近日,大紀元獲得大量內部文件,洩露中共通過監控手機、微信、微博等獲得上訪民眾的生活動態。文件也顯示當局監控民眾的手段無所不在,祕密收集中國民眾的個人隱私數據

獨家:文件洩河南監控信訪人的手段

大紀元獲得河南省信訪工作聯席會議辦公室(下稱 信訪聯席辦)2021年1月至7月間,下發給商丘市信訪聯席辦的部分《關於交辦商丘市重要敏感信息的函》。僅這些與商丘市有關的內部文件,已曝光了數百起民眾到省政府或北京國家信訪局維權上訪的案例。

這些上訪民眾包括退伍軍人、軍轉幹部、各種投資受害人、討薪、退休教師、民師等各類群體。

文件洩露,中共公安機關通過監控手機、微信、微博、QQ等獲得這些民眾的動態。每個案例中,均列出被監控民眾的個資:身分證號、戶籍、手機。

獨家:中共公安監控維權信息

7月5日消息,河南廣播電視台《打工直通車》欄目因違反合同拒絕退押金,各級代理站長準備7月28日到省人民大會堂維權。信陽李X慶7月2 日在微信群說,「7月28日我們爭取也去上千人,在省人民大會堂周邊,都穿著『打工直通車還我血漢錢』衣服」。文件稱,此案涉及數千專業人員和代理商。

據了解,2015年河南廣播電視台農村頻道《打工直通車》欄目與鄭州微創人力資源有限公司舉行戰略合作簽約,發展了數千人專業人員和代理商,與代理商簽署協議如果不再做代理站長,押金會在七個工作日退還,現違反合同拒絕退押金(押金數額較大),各級代理站長集體維權。

內部文件截圖。(大紀元)

商丘的一位代理站長趙先生10月7日對大紀元記者表示,每一個村推出一個站長,有鄉站長、村站長,為《打工直通車》輸送當地的老百姓出外打工、介紹工作,介紹廠家去打工平台。

趙先生介紹,村站長每一個人押金是1萬元(人民幣 下同),給一台平台視頻的機器,就跟電視一樣。雙方簽的合同是一年,到期不願意幹就退費。當時他也介紹了一部分人,但都沒有介紹成功。

趙先生表示,當時這個平台運作不好,也很難運作。《打工直通車》有一個群,後來大家把機器退了,但押金沒有退回。作為河南電視台,這個錢應該按合同的承諾退回。當時他們做宣傳,上面沒有給費用,都是自己出的費用。

「這個項目是國家的扶貧項目,省政府直接領導參與的。當時永城市副市長直接抓這一塊。站長都是村主任、村組長當。我們做了將近兩年時間了,最後不了了之。」趙先生透露。

趙先生原是當地一名村委書記,現在退下來了。「今年5月,派出所警察和村幹部都找過我,就是做一下工作,(要我)不要去上訪。」他說。

此外,6月10 日(來自公安部、安陽、洛陽、濮陽)消息,河南王X俠等12名河南禹州鈞悅時代廣場集資受害者準備6月30日進京集訪。王X俠等在微信群表示,「6月30日,我是堅決要上北京的」、「6月底,咱們集體到市政府跳樓」。

4月27日消息,中共全國監獄(兩勞)系統「無編制」退休工人群體擬於5月7日赴北京國家信訪局、中紀委進行維權。

3月15日消息,「百金貸」投資受損人員策劃3月22日進京維權,準備到北京市朝陽區經偵部門集訪3天,並到天安門廣場聚集。

3月8日消息稱,大陸全國對越參戰退役群體通過 「全國老兵禁毒先鋒隊組委會」,積極籌備於2021年清明節期間集體赴廣西掃墓並報備名單,涉及全國15省、共計32人。

內部文件截圖。(大紀元)

獨家:文件洩中共公安監控微信群信息

今年1月21日消息稱,多省市疫苗受害者家屬在微信群「串聯」,準備中國新年期間進京維權,涉及河南6人。有人創作疫苗維權歌曲《悔不當初》(又名《疫苗之殤》),「攻擊我國研製的疫苗及接種制度」。

內部文件截圖。(大紀元)

河南商丘受害者家屬王X鳳10月7日對大紀元記者表示,2010年,她的孩子出生時,打了乙肝疫苗和卡介苗,然後孩子呼吸停止,後來搶救回來了。當時醫院沒有及時搶救,最後就腦癱了。這跟打疫苗肯定有關係,但有關部門不承認接種疫苗導致。

王X鳳的孩子現在已11歲,完全不能自理,不會說話、走路,他的智商就停留在嬰兒階段。

現在王X鳳自己帶著孩子,也無法找工作。為了醫治孩子,她做過各種兼職、電商。「2019年以前,一直在北京給孩子治療,一個月得好幾萬。那時只要攢上一點治療費、康復費,然後就帶孩子住院治療。反正就這樣一天一天熬過來,我也不知道咋熬的。」她說。

那時,王X鳳邊給孩子治療邊上訪,因為維權,她被中共當局判刑兩年,緩刑三年。2019年從北京回到當地。

王X鳳表示,「維權真的太難了,現在換了好幾撥領導,(事情)還沒有落實下來。緩刑期還沒過,再去維權不可能了,我只能等。」

她覺得未來的生活很迷茫,現在母子倆一個月只靠1300塊錢的低保生活。

「孩子一輩子就毀了,我們的人生、家庭也毀了。現在我就想給孩子爭取一個保障,將來有一天我不在了,孩子肯定也是死路一條。我希望能給一點補償,包括孩子以後的生活、治療,能夠再給一些救助。」王X鳳絕望地說。

此外,1月25日消息,河南洛陽部分軍轉企退役人員在中共兩會舉行前,在微信群發起全國「軍轉企」退役人員在中共政府網「我向總理說句話」平台,以轟炸式留言的方式發起「二月大會戰」,以表達對安置政策的不滿。

內部文件截圖。(大紀元)

1月29日消息,因待遇問題,商丘虞城縣公安局公益崗退役人員準備到鄭州、北京維權。商丘網民1月27日在微信群「公安工作聯絡群」中發消息稱:「要不咱集體不幹了,到鄭州、北京上訪。」

2月26日消息,多省市「微金所」投資受損群體在微信群發起接龍報名,計劃3月15日到中共公安部、全國人大、北京市政府等部門集訪,要求儘快徹查資金流向、追訴股東責任、追討受損資金等。文件稱,截至目前,已有133人報名,涉及北京、陝西、河南等11省。

4月21日消息,4月19日,商丘新鄭華商匯投資受損群體在微信群「團結互助和諧先鋒 1 隊」(496 人)、「維權中心組」(10 人)、「恆祥樓盤協調工作組」(11 人)計劃五一赴省、進京上訪。

獨家:文件洩中共公安監控的QQ信息

1月5日消息,河南朱文君在QQ群內「煽動『有利網』投資受損群體」1月19日到北京上訪維權。

2月20日消息,多省市「管家幫」家政服務人員因拖欠工資在網上串聯頻繁,計劃中共「兩會」期間進京到中南海、天安門拉橫幅遊行,部分人員3月8日到中共婦聯持血書靜坐,並要求警方介入調查,追回拖欠工資。

內部文件截圖。(大紀元)

大紀元記者10月7日聯絡上「管家幫」家政服務人員薛女士,她表示,剛開始公司說要上市,公司要擴大、要連鎖,隨後資金鍊斷裂,慢慢地變成「無賴」。各地「管家幫」都有拖欠工資,加起來有七千多萬。

薛女士介紹,她在北京「管家幫」幹了兩年,2019年拖欠她兩個半月工資,後來給了一個月,但欠下的到現在都沒有消息。但拖欠別人的太多了,有的四萬、五萬,有一部分人還在維權。

這些家政服務人員後來就在網上組了一個群,商量如何討薪。薛女士表示,她到北京市政府遞交了申訴書、去了信訪局,但也沒人管,後來錢也沒拿到。有一段時間,她的孩子住院了,又因為疫情,也就沒有再去上訪。

當地派出所還打電話找薛女士,問她有關上訪的情況。「找我幹啥,我就要錢,老闆開著百萬的豪車住著別墅,還欠全國人民的錢,還不能要啊。」她對警察說。

薛女士表示,大家肯定繼續維權,欠人家那麼多錢。「像我們這些農民工、家政服務人員,維權就很難,要工資就很難。各個部門都去了,一到那,你都不知道?警察把一部分人逮起來了。」

薛女士還不知道自己上了當局的「黑名單」,她說,「我對政府很失望,因為我相信政府,然後我把這些東西(申訴材料),都上交到信訪部門,然後信訪部門把我的信息洩露出去了,新聞的人找我,然後派出所的人找我,我很失望。」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李紅)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