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國報告:中共大使被瑞典朝野趕走的內幕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10月02日訊】近日,法國國防部下屬的軍事學院戰略研究所(IRSEM)公布了題為「中國(中共)影響力行動」的分析報告。其中披露了中共對瑞典的全面滲透和干預的多個原因。

中共全面滲透瑞典的多個原因

在中共建政後,1950年1月,瑞典是第一個與中共政權建立外交關係的西方國家。之後雙方關係一直保持良好。

但自從中共戰狼外交官、駐瑞典大使桂從友2017年上任後,情況就發生了變化。IRSEM報告指,桂從友的挑釁性言論包括,威脅瑞典官員不要出席對被拘留的中國持不同政見者頒獎的儀式,批評當地媒體對中共的批判性報導,並迫使斯德哥爾摩一家酒店取消台灣國慶慶典。報告認為這些言論是災難性的。

除了桂從友引起的軒然大波之外,瑞典國內針對瑞典是否被中共政權選中,在中共向全球撒野之前測試其更具攻擊性的戰略,還曾有過辯論。為什麽選中了瑞典?報告披露有以下多個原因:

首先是因為瑞典這個國家的大小剛剛好。小到即使出事也不會反過來在當地華僑層面上(對中共政權穩定)造成威脅(全瑞典僅僅31,700名華人華僑,2009到2017年間只增長了10,000人,還有2671名留學生)。不過這個國家的影響力又足夠大,至少對於歐洲來説是舉足輕重的。

因為在全球範圍內,瑞典在捍衛民主和自由價值方面名列前茅,各類排行都名列前茅。(瑞典在「記者無疆界」新聞自由排行中每次都在前五名,而中國(中共)在180個國家排名中,每次都在倒數五名、甚至倒數三名之內。)可以説瑞典是民主自由的象徵,是中共要打擊的「典型」。(一旦北京政權得手,那麽就意味著西方自由民主基石的動搖。)

報告中強調,瑞典也是批評中共政府迫害人權最多的國家,從這一點出發,中共要讓世界知道批評中共政權是要付出代價的,是要給別的國家傳遞這個信息,尤其是歐洲人。

此外,瑞典也是中共在某些領域的競爭對手,特別是5G產業、電池工業和卡車工業。

報告說,最後還有一個原因,就是瑞典為維吾爾、西藏和法輪功受迫害群體提供政治庇護,並在2018年9月還接見了(西藏精神領袖)達賴喇嘛。這些群體都是中共政權的主要打擊目標。

報告舉了兩個例子,證實中共收買相關人員,收集這些團體的情報。

如2010年,一名在瑞典避難的維吾爾難民被中共收買進行間諜活動,被判16個月監禁(他潛入維吾爾世界大會,並向中共駐瑞典大使館內的一名情報官員提供情報)。

2018年,一名西藏難民替中共進行間諜活動,被瑞典法院判處22個月監禁(他滲透入瑞典的西藏人群體,並向身在波蘭的一名中共情報官員提供情報)。

報告認為,中共政權這樣做的目的是要使瑞典屈服,採用的手段就是阻礙言論自由。但報告強調,最終中共的陰謀徹底失敗了,瑞典頂住了壓力而沒有屈服,結果造成兩國關係惡化,中共在瑞典的形象惡化。

總而言之,瑞典的情況不僅是中共試探西方世界的一次嘗試,同時也是中共在全球開展同類行動的徵兆之一:出現同樣問題的還有加拿大、澳大利亞、英國和其它地方。所遇到的情況程度不同,但本質是一樣的。

這份報告全面揭露了中共在全球範圍內實施影響、滲透和控制世界的方式。法國智庫把北京政權的變化形容為「馬基雅維利時刻」,就是為了權力不擇手段、不講道德。

報告表示,中共政府近年來採取的「適得其反的行為」,「令中國不受歡迎,以至於它最終可能會間接削弱其黨,包括自己的人民」。「就影響力而言,中國(中共)最大的敵人是自己。」

北京政權的「人質外交」 令中瑞之間裂痕加深

近年來,中瑞關係開始生變。其中影響最大的是2015年中共政府關押瑞典公民桂民海(原名桂敏海)的事件。

香港書商桂民海於2015年10月被中共國安從泰國綁架到大陸監禁;2020年2月,桂被中共以「為境外非法提供情報罪」為由判刑10年。中共還稱其已申請恢復中國國籍,瑞典外長抗議審判結果,要求中方釋放他。

2019年,瑞典筆會曾把「圖霍夫斯基獎」頒給被監禁在中國的桂民海,表彰他為言論自由方面做出的貢獻。

當時,中共駐瑞典大使桂從友事先威脅瑞典文化部長阿曼達‧林德(Amanda Lind),若林德出席頒獎予桂民海的頒獎活動,中共將會對瑞典採取「反制措施」,並將禁止林德入境中國。但林德無視中共威脅,仍然出席桂民海的頒獎典禮。

另外一個就是瑞典人權活動人士彼得‧達林(Peter Dahlin)事件。2016年初,長期為中國維權律師提供援助的達林被十幾名中共國安綁架並關押23天,他被強制在電視上公開「認罪」。同年1月25日,達林獲釋後被驅逐出境返回瑞典,被告知10年內不得入境中國。

IRSEM最新報告指,北京政權的「人質外交」給瑞典留下了不少劃痕。

桂從友「劣跡斑斑」被瑞典朝野聯合起來趕走

自習近平上台後,中共外交政策變得更加強硬。同時,中共「戰狼」外交官們的行徑粗暴、野蠻,在全球樹敵,引發各國反擊。

桂從友上任後「劣跡斑斑」,曾多次恐嚇瑞典記者、政治人物、智庫甚至政府,被瑞典媒體視為民主與言論自由的威脅。

今年8月30日,瑞典智庫「斯德哥爾摩自由世界論壇」(The Stockholm Free World Forum)發布了報告,揭露中共大使館從2020年起,因為「自由世界論壇」一份分析中共使館威脅言論自由的報告,而改變其威脅手法。

報告發現,該論壇2020年的報告發布之後,中共使館的威脅引起瑞典各界關注,中共使館因而改變策略,從原本在官方網站上公開批評,轉為私下寄威脅信給記者、政治人物、學者等異見領袖,試圖透過不公開的方式造成這些批評者自我審查,讓大眾更難察覺中共使館的影響。

4月9日,中共駐瑞典大使館發電子郵件給瑞典獨立記者悠野(Jojje Olson),指責他與「台獨分子」合謀,捏造假新聞抹黑中共,發表極端反華言論等,要求悠野立即停止「詆毀」中共的報導,否則將「承擔後果」。

而中共駐瑞典大使館的「撒野」,引起瑞典朝野的強烈反彈。瑞典兩大主要反對黨,民主黨和基民黨呼籲驅逐桂從友。

其實,早在2019年,瑞典基督教民主黨與左派黨就曾要求將桂從友列為「不受歡迎人士」,並將他驅逐出境。

今年9月23日,瑞典廣播電台(Radio Sweden)Ekot頻道報導,桂從友傳出將於9月24日離任,新任大使預計今年底上任。Ekot頻道是從桂從友給瑞典商界的信件中得知他將離任的消息,隨後並得到中共大使館證實。瑞典另一家媒體《快報》(Expressen)也向中共大使館查證,得到的回應是桂從友已在打包。中共尚未正式發布相關消息。

桂從友即將離任,瑞典媒體說罕見如此「沒有外交手段的外交官」,讓駐在國的政黨團結一致要求把他趕走,一篇媒體評論說,會想念桂從友的瑞典人應該不多,瑞典也不需要對桂從友的繼任者抱持太大希望。

IRSEM最新報告認為,桂從友自2017年抵達瑞典以來,瑞典外交部傳喚了桂從友約40次。該國議員曾兩次要求驅逐他。瑞典公眾對中國的支持率也大幅下降。80%的瑞典人現在對中國持負面看法,而四年前這一比例還不到一半。

去年以來,瑞典對中共的態度轉向強硬,境內孔子學院和孔子課堂全部關閉;此外,瑞典曾經有116個城市與大陸的城市建立了友好關係,截至去年4月,已有近百個城市解除了這種合作關係。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