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聞】剝奪法輪功辯護權 法官錄音曝光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9月11日訊】吉林省德惠法院近期對幾名法輪功學員非法開庭,並且非法剝奪律師和代理人的辯護權,主審法官還公然聲稱,「殺人犯都可以辯護,法輪功就不行」。這名法官的錄音被曝光出來。

《大紀元時報》9月10號曝光吉林省德惠法院法官王榮富的一段錄音

家屬:「哪怕一個殺人犯,這些律師都可以辯護對不對?」

吉林省德惠法院法官王榮富:「對!就法輪功不行!殺人犯都可以,啥犯都行。就法輪功不行。」

家屬:「那庭長你看為什麼法律都是國家的法律,他們在別的省就能上庭,為什麼在吉林省上不了庭。」

王榮富:「那我不知道,在吉林就別想做無罪辯護。」

王榮富目前是德惠市法院刑事庭法官。據法輪大法明慧網的報導,王榮富在今年7月受到8位家屬的聯名控告。在他擔任主審法官的一起法輪功學員案件中,沒有提前通知當事人開庭時間,違法剝奪知情權。法院還公然剝奪家屬合法的旁聽權和律師的辯護權

王榮富:「律師的問題我們請示了上級法院,上級法院就這麼答覆我的。」

家屬:「王庭長,有上級主管,他的命令也得是合法的對不對?」

王榮富:「別跟我說合法不合法。合法不合法不要談這個問題,現在就是這麼要求的。那我就告訴你,法輪功案件就是特殊,就這麼要求。律師就告訴你,休想上庭。別做那個夢了。」

家屬:「這是什麼意思?休想上庭是什麼意思?他連辯護權的權利都沒有嗎?」

王榮富:「不行!就是沒有!」

家屬:「你這是公然違法呀。」

王榮富:「違法就違法了。」

王榮富還聲稱,律師出庭為法輪功學員辯護,必須先由當地派出所、公安局國保大隊,以及律師事務所出具「不信仰法輪功」的證明;如果想做無罪辯護,必須經過當地司法局的同意。

王榮富:「因為你上庭就可能做無罪辯護。如果做無罪辯護你必須得經過當地司法局同意。」

家屬:「他們應該有在弄這個材料了。」

王榮富:「他弄不出來。他也在弄,我還不知道嗎?他怎麼能弄出來?國家就不允許他這樣事,他能弄出來嗎?」

而家屬想為法輪功學員辯護,也遭到王榮富的刁難。

家屬:「我剛剛和您說了我們的訴求,其實就是希望得到一個正常的司法程序。」

王榮富:「司法程序永遠得不到,就告訴你。」

家屬:「這是一個正規的司法程序對不對?為什麼?」

王榮富:「正不正規你也得不到,就別尋思了。」

吉林長春法輪功學員王建民表示,這個法官的言辭就體現出,中共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都是非法的。

吉林長春法輪功學員王建民:「雖然是他說那個審判如何如何,但實際對待法輪功沒有任何法律依據,完全是違法的。更不敢讓懂得法律的律師為法輪功學員辯護。為什麼呢?就是見不得人,不敢對簿公堂。真正有理不怕討論,他就是沒有理。不敢給法輪功學員一個平台。」

旅美中國人權律師吳紹平表示,中共迫害的是信仰,所以即使法輪功學員沒有違法行為,也遭到政治迫害。

旅美中國人權律師吳紹平:「他的這種打壓就完全不是在一個法制的軌道上,他是作為一種政治需要、做為政治的敵對勢力,來對法輪功進行鎮壓的。因此他們完全不講法律。」

吳紹平律師指出,信仰自由是基本人權,也是受《憲法》明文保護的。中共違法侵害公民信仰,是對人權的踐踏。

根據明慧網的報導,王榮富直接主審非法冤判法輪功學員十九人,非法庭審八人。他自己揚言已經判了一百多個了。王榮富在任刑事庭庭長期間,非法冤判法輪功學員劉建英,導致她2020年1月在吉林省女子監獄被迫害致死。還冤判孫桂昌、肖永芬夫婦七年,肖永芬轉到吉林省女子監獄不到一個月,2020年1月31號突然離世。

採訪/常春 編輯/尚燕 後製/鐘元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