顏丹:中共為何要「限跌」房價?

最近,中國樓市降溫的跡象已經很明顯了。不少房企都在降價銷售手中的樓盤,可房子剛賣到一半兒,就被當地政府以各種方式約談。

比如,瀋陽瀋北新區近日推出了降價房源,原均價為11000元/平方米的住宅項目,其特價房降至8000元/平方米。當地有房產中介發布了一張8月樓盤降價地圖,涉及瀋陽9個區50個在售項目的最新降價情況,上榜樓盤每平方米下浮幾百元至幾千元不等。針對房企的降價銷售,當地多個政府部門找上門來,要求其「遵循房地產市場發展規律」。

又如8月11日,昆明房協召集當地的TOP30房企以及大型的經紀公司一起開座談會,說是為了「穩地價、穩房價、穩預期」,要禁止房企「惡意降價」。因為政府發現,有樓盤在大幅降價,價格從1.6萬元/平米降到1萬元/平米。而且狂降6000元之後,早先購買了該樓盤公寓的150多名老業主就吵著要退房。另外,還有其它樓盤的降幅也高達3、4千元。

再如山東菏澤,有新樓盤因為「定價遠低於市場價格」,就被政府扣上了「涉嫌不正當競爭」的帽子,並且即將被查處。湖南嶽陽更是白紙黑字的發布了「限跌令」,明確規定新建商品住房的售價「不得低於備案價格的85%」。也就是說,樓盤降價的幅度不能超過15%。

樓盤打折促銷,政府馬上就不樂意了。中共如驚弓之鳥,正說明房價漲跌與其自身利益密切相關。在中共的眼皮子底下,已有陸媒指出,「一旦房價下跌過快,……對土拍也有一定的負面影響」。這裡的「土拍」指的就是政府的賣地行為。

中國房價為何會持續高漲,即使多年前就出現了大量的「鬼城」,房價也依然在穩步上漲。正常情況下,房子若沒人買,房價早該跌了,但中國人耳聞目睹的房價仍居高不下。這足以表明,中國的房價與供求完全脫節。

在中共治下,開發商要蓋樓,得先從政府手裡購買土地使用權。作為將人民的土地納為己有的最大地主,中共已從賣地中賺的盆滿缽滿。地價一旦瘋漲,房價也將隨之暴漲。

問題是,中國人的收入微薄,連餬口都不夠,哪能承擔得起早已脫離了現實的房價?中國的房子「有價無市」,在疫情當下表現得尤其明顯。房子賣不出去,但也不能砸在手裡,因此房企惟一能做的就是降價銷售。

其實,在兩個月前,陸媒就有文章在討論「房價神話破滅,半年上百家房企倒閉,只漲不跌的時代過去了嗎?」文中寫道,「僅僅過去了半年,就有一百多家房地產行業走向了破產、倒閉」;連一些大房產商也「紛紛將自己旗下的房產、公司進行了賤賣處理」;「許許多多的房地產企業都巴不得儘快將手中的房產進行套現,防止到了最後血本無歸」。

看來,「血本無歸」已成為現在樓市賣家的最大恐懼了。同行都破產了,自己也得趕緊套現,這是身處在厄境中的房企們最本能的反應。但此時,賣地的中共就覺得無比尷尬了:你房價都降了,我地價還漲不漲?你這不是拆我的台嗎?到時全世界都知道高房價是我鬧的!

中共內心的恐慌彰顯無遺:房價一旦下跌,不僅會讓賣地的收入減少,還會使其維穩的成本增加。上文已提到,有的樓盤一降價,老業主們就鬧著要退房。陸媒也對「已經買房的業主不滿降價要求退款,出現過度維權」表示擔心。幾日前,北京海淀區還發生了上千人聚集在房管局維權的事兒。雖然這些人並不是因為自己的房子降價而維權,但從此事就足以窺見,中國人對買房這事有多上心。

為了買房,很多家庭都拿出了幾代人的存款,甚至還從銀行貸了款。幾年前,西南財經大學就已通過調查得出,中國人73.6%的家庭資產為房產;但同時,60%的債務也都集中在房貸上。大陸某網也有數據顯示,到2020年末,中國的個人貸款達到63.19萬億元(人民幣,下同),其中54.5%為個人住房貸款。

背負著巨債、不吃不喝幾十年才能買到一套房的中國人,一旦聽說自己花大價錢買的房降價了,或者看到很多新樓盤都在搞降價促銷,試想他們會有怎樣的反應。

此時,政府站出來「限跌」房價,一方面是為了「穩」自己的賣地收入,「穩」賣房過程中所產生的稅收;另一方面則更是為了維護自己的政權不倒。

「打倒共產黨」的口號,中國人不是沒有喊過。有人說,現在離中共倒台,就差一個沸點、引爆點。面對民怨眾怒衝上雲霄,中共也回天乏力吧!

中共坑了老百姓那麼久,也該到了它被清算的時候了。如果中國人還有求生的本能,就不會任由中共這麼魚肉、踐踏。房企自救就是表現之一。中國人若良知尚存,也不會任由中共把邪政、暴政繼續搞下去。總有一天,中共會等來「牆倒眾人推」的那一刻。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